第二十一章 (第1/2页)

有白宿的拍板,公司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事实上,阿炎在听见选角是张氏兄弟的时候,眼睛就立刻亮了起来。</p>

刚进组的前几天,阿炎甚至亲自跟了过来,慎重道:“白宿,这是个不错的机会。”</p>

如果不是刚好出现了一模一样的01,恐怕这个角色的机会未必会落到白宿头上。</p>

“我知道,”白宿看似混沌,头脑却异乎寻常的清醒。“对我,对01都是个机会。”</p>

对于白宿来说,这是他离开华宇之后的第一个自我选择,他想试着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而不是一切作品都只为人设服务的明星。</p>

而对于01来说,大制作、主要角色,又贴合01自身形象,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起点。</p>

从接到剧本开始,白宿就连拉带拽地催着01读剧本、背台词,理逻辑,讲戏。</p>

他自己不是正经科班出身,但基本流程还是门清的。</p>

“你对01倒上心,”阿炎笑着说,“还说你俩不是兄弟。”</p>

不是亲人,谁会这么真切地为另一个人做打算。</p>

“是我把他带到这圈子的,”白宿的睫毛颤了颤,语义不明。“……我得对他负点责任。”</p>

说话间,单拍01的场景刚刚停下,他到底是头一回演戏,纵然有那么一阵子的演艺课程,也只学了个囫囵。</p>

白宿在家里同他来回走了好几回过场,但终究不比现场,被卡了好几次才算过去。</p>

白宿一眼看过去就明白,这小子怕是压根就没入戏。</p>

01下来的时候倒也没什么丧气,下来脸上还带着几分嬉笑:“一会是不是咱俩的戏?”</p>

白宿点了点头,上下打量着01的扮相。</p>

造型师这次打造出来的形象实在惊艳,明明是同一张脸,01的眼下点了一颗泪痣,一身绯色衣袍、金玉缀饰,确是张昌宗跋扈艳丽的姿态,却不显得矫揉造作,反倒张扬不羁如一团火焰。</p>

相较之下,一身暗红色的白宿反倒沉郁温柔,神秘优雅如深渊来客,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一条金绣的抹额。</p>

将完全相同的两人,清清楚楚地区分开来。</p>

“蹲下点,”白宿说,“我仰着头累。”</p>

01笑着俯下身来,与他平视,慢慢勾起一个笑容:“有话说?”</p>

白宿的目光闪了闪,轻声说:“你叫我一声阿兄试试。”</p>

这是剧里的称呼,01没憋住笑,喊的很是没正形:“阿兄。”</p>

白宿皱了皱眉:“认真点。”</p>

01略微有了点正形,低低地喊了一声:“阿兄。”</p>

白宿沉默了片刻,又把人拉到近前:“再依赖我一点。”</p>

“依赖你?”01挑了挑眉。</p>

白宿先是捏住他的袖边,紧接着把人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凑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了什么,似乎是在说戏。</p>

01侧耳听着,眸色渐沉,嘴角勾了勾,语气里却仿佛撒娇:“听你的,阿兄。”</p>

白宿似乎这才满意:“跟我对对词。”</p>

两个人拿着剧本一句接一句地对了起来,阿炎在边上瞧着,依稀想起了剧本上这一对反派的设定。</p>

六郎张昌宗性情乖张、妖姿艳丽,深受女帝的喜爱,且将自己的兄长张易之引荐给了女帝。</p>

张易之看似儒雅风流,精于炼丹之道,却比他的弟弟更为心机深沉,且热衷于权势阴谋,野心膨胀至疯狂。</p>

这兄弟两人,明面上是张昌宗更为嚣张,可实际上,张易之才是最为贪婪的人,贪婪到连自己的兄弟都要紧紧握在手中。</p>

她原本担忧以01的强势,懒散随性的白宿演不出这样的神韵,可如今瞧着这两人的模样,竟隐约瞧出了一点影子来。</p>

&amp;lt;/p&amp;gt;</p>

最新小说: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玥下枝头眉间落 我被偏执薄爷诱婚了 请叫我正义英雄 大主宰之纵横诸天 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 极品神豪从签到开始 玖公子 代有豪杰 绝世唐门之拯救天魂 诸界之深渊恶魔 我在漫威开局殴打祖国人 我真没想当位面之主 世始匙 她的爱情已迟暮 我眼里只有金子 重生之最富农场主 疯了吧!你管这叫辅助? 她们不应被遗忘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