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1/2页)

白宿这才反应过来,低低地“嗯”了一声。</p>

房间里昏暗,白宿摸索着要去开灯,又被01把手攥住了。</p>

“怎么忽然这么乖?”01问他,“被我迷住了?还是喜欢上我了?”</p>

他虽然欣悦,却也了解白宿不至于离开他半天就喊着想念。</p>

白宿迟疑了片刻,低声道:“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在末世被人……杀害了。”</p>

他就像无意中窥见了别人的秘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提起,却又下意识不想对01隐瞒,连声音都轻缓了下来。</p>

“所以,其实你是心疼我了?”01似乎没有被这些话影响,反而眯着眼睛笑了起来。</p>

“……抱歉。”白宿低声说。</p>

他不擅长与人交往,哪怕是同一个人,他也担心自己揭了01的伤疤。</p>

“抱歉什么?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01笑了起来,“我死了不知道多少回,那也就是其中的一次,连我自己都记不住了,哪值得你来道歉。”</p>

反而是白宿的心疼,让他更为高兴一点。</p>

白宿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你……后来活下来了吗?”</p>

“算是吧。”01笑着答。</p>

如果变成丧尸,也算是活下来的一种方法的话。</p>

那几个人的结局是什么来着?</p>

01仔细想了想,似乎是被变成丧尸的他亲手杀掉了。</p>

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女孩,直到最后,还在跟他说对不起,哭得像是一个泪人,反倒被他刺穿心脏的时候,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p>

他在丧尸化的初期,有理智的时候少,无意识的时候多,很多记忆,到如今都已经模糊了,灰蒙蒙的一片,令人不快极了。</p>

他不大愿意去想那些,分明那个能让他高兴的,鲜活又可爱的人就在他的眼前怀里,他干嘛非要跟那些冷冰冰的回忆过不去呢。</p>

他哄着白宿:“你再说一次想我了。”</p>

白宿:“……人都见着了,发什么疯。”</p>

“不管,”01把人困在自己和门板中间,他俩身高一样,01膝盖顶在白宿两腿之间,又把自己的下巴搁在白宿肩上,撒娇似的威胁,“再说一回,我瞧着你说。”</p>

这人说话间的呼吸都喷在他的耳廓,白宿终于有了几分不自在:“……你让开。”</p>

“再说一回。”01乐于欣赏他的局促,“不然咱俩就这样贴着。”</p>

他还真是说的到做得到。</p>

白宿的脸已经烧起来了,看着眼前的人,终于低声念了一句:“我想你了。”</p>

他声音有些无奈,比想象中还温柔,像是青年局促不安的告白,又像是素日冷淡的恋人,羞涩的一句关怀。</p>

总之落在01的耳朵里,这就是比天边云还要柔软舒服的一句,让他抱紧了白宿,磨蹭了好几个来回,才觉得满足。</p>

“看我拍综艺了没有?”01又问。</p>

白宿板着脸:“没看。”</p>

01用嘴唇碰了碰他的耳垂,声音却委屈:“那我要哭了。”</p>

白宿被他碰的一个激灵,这下不但是脸,连脖子、肩膀都泛起了红潮:“你松手!”</p>

“不松,你说你看了没有?”01真的伸出舌头去舔了舔,明显感觉到白宿浑身紧绷,脸颊热的厉害,呼吸也急促了起来。</p>

被他舔过的耳垂充血似的红。</p>

欺负自己的感觉比想象中还要好,01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把精巧的耳垂整个含入口中。</p>

“我看了。”白宿的声音带着沙哑,“行了吗?”</p>

他的确看了,昨天直播他正在拍戏,今天一早鬼使神差地,就又点开看了。</p>

01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比往常还要活</p>

&amp;lt;/p&amp;gt;</p>

跃几分,各种花式玩枪耍帅,淘汰祁盛的时候还给了镜头一个飞吻,吓得摄影师大哥差点摔了一跤,用一个精准的形容词,那就是“骚”。</p>

最新小说: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玥下枝头眉间落 我被偏执薄爷诱婚了 请叫我正义英雄 大主宰之纵横诸天 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 极品神豪从签到开始 玖公子 代有豪杰 绝世唐门之拯救天魂 诸界之深渊恶魔 我在漫威开局殴打祖国人 我真没想当位面之主 世始匙 她的爱情已迟暮 我眼里只有金子 重生之最富农场主 疯了吧!你管这叫辅助? 她们不应被遗忘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