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第1/2页)

01这个替身经济实惠又耐用,一分钱片酬不拿,效果还奇好。没事就呆在片场边,抱着暖水壶小零食看白宿演戏,表面上乖得没话说。</p>

场里还在拍白宿跟沈砚池的最终对峙,主人公发现了叶峰才是真正的赌王,自己的一切都在对方的计算之中,且亲生弟弟也因为被卷入而丧生。</p>

“我早跟你说过,赌徒本该一无所有。”叶峰坐在赌桌的另一段,一身的流氓气褪去,的确是那个唯我独尊的赌王。“房子、车子、钱、爱人、亲人……哈,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赌徒的。”</p>

赌徒只是一个不断周转的机器,拥有的一切都转瞬即逝。</p>

他从五年前就想离开赌桌,但输家永远都不会答应,他就永远只能站在这儿。</p>

“只有心跳属于赌徒。”</p>

叶峰笑了起来。</p>

白宿的双目赤红,定定地注视着他:“所以我现在跟你一样了,你满意了?”</p>

他重病的弟弟,他倾慕的女人,他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财富,他拥有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p>

“不,现在我们还有一样东西。”叶峰摸出一把左轮手|枪,在弹夹里塞了一颗子弹进去,推向赌桌的另一端:“赌一把?”</p>

白宿拿起那把手|枪。</p>

“这座城不需要两个赌王。”叶峰笑了笑,“来吧,徒弟。”</p>

这枪里只有一颗子弹,谁也不知道会在六发中的哪一发射出。</p>

白宿的枪口对准了他。</p>

手指缓缓扣动了扳机。</p>

他嘴唇在颤,睫毛在颤,瞳孔收缩,手指在不断的颤抖。</p>

巨大的一声枪响。</p>

白宿扔掉了手中的枪。</p>

他的身后是无数追随而来的从者。</p>

他们替他披上外套,擦亮皮鞋,递上香槟。</p>

现在他是新的王了。</p>

白宿转过头去,铮亮的皮鞋碾过柔软的地毯,一步又一步地离开。</p>

“……替他收尸。”</p>

他面无表情地说着,双眼已经赤红,一滴眼泪无声地从他的面孔滑落。</p>

嘴角却缓缓地上扬。</p>

旧王已死,新王当立。</p>

“卡——”</p>

剧组只要一喊卡,就会变的热闹起来,演员还沉浸在状态中没有出来,工作人员们已经运作起来了。</p>

白宿一下来,01就把手里的暖水壶递给他了,笑着摇头:“你们林导能活到现在不容易。”</p>

天天发刀子,虐的人死去活来,之前还是死配角,现在主角之一都不放过。</p>

他就没被人套麻袋打过闷棍?</p>

白宿看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悄悄跟他说:“……林导真被人打过。”</p>

01瞪大了眼睛,两个小朋友叽叽咕咕又凑到一起,聊起了当年林导挨揍的故事。</p>

林导还不知道这两个人正在背后腹诽他,场里拿着喇叭指挥:“砚池你再躺会,补几个尸体的特写,对——”</p>

一群化妆师冲上去,给他补尸体的妆容和血迹,在那躺了一回。</p>

等他这副模样晃到白宿边上的时候,白宿都吓了一跳:“沈哥?”</p>

可爱。</p>

沈砚池内心再次微微波动,外表倒是稳如泰山。</p>

“下午没戏,请你们俩出去吃顿饭?”沈砚池看着01和白宿,神色自若。“林导说01没有片酬,让我替他表示表示,带你俩出去吃顿好的。”</p>

白宿倒无所谓,主要请的是01,自然轮不到他来做主。</p>

01注视了沈砚池片刻,蓦地笑了起来:“行啊……沈哥。”</p>

他随了白宿的叫法,却带着只可意会的挑衅和攻击性。</p>

火</p>

&amp;lt;/p&amp;gt;</p>

|药味儿十足。</p>

白宿总感觉,01和沈砚池之间的气氛不大对,一直到餐厅,气氛都怪异的可怕。</p>

从点菜开始01就粘人的要命,一会让他夹这个,一会让他尝那个,还当着沈砚池的面儿,挟了糯米团子送到他嘴边。</p>

四双眼睛盯着他,他完全是硬着头皮吃下去的。</p>

01又在桌子底下,偷偷去捉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地交握,丝毫不许他挣脱。</p>

他忍不住踹了01一脚,换回了01一声低低的闷哼。转头笑容灿烂,看他的眼神缠绵又湿润:“你偷着碰我干什么?”</p>

白宿头皮都酥了。</p>

他这是被枭上了身了?还是又切到陪侍剧本回不来了?</p>

白宿无言良久,瞪了他一眼:“吃饭。”</p>

01委委屈屈地“哦”了一声。</p>

沈砚池把一切收在眼底,低低地笑了一声:“今天你拍摄状态不错,比刚来的时候进步很大。”</p>

白宿闻言高兴了几分,跟沈砚池说了几句剧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知怎的,都是01插不上话的剧情。</p>

01的眼神越来越阴沉,气压越来越低,一股子醋味儿几乎要飘出来了。</p>

“白宿,”01懒洋洋地撑着下巴:“我手机没电了,你帮我去车里拿下充电宝。”</p>

白宿不疑有他,点了点头,起身去了。</p>

桌上就剩下01和沈砚池两个人。</p>

沈砚池瞧着他,慢悠悠地停了刀叉,扯松了领带,身子向后倚,也丝毫没有方才温柔内敛的模样,反倒带了几分倨傲:“有话跟我说?”</p>

01笑得灿烂,说出来的话却是毫不留情:“一把大年纪,就别想着挖墙脚了吧?”</p>

“怎么?”沈砚池目光闪了闪,对这个说法有意料之中的把握,“白宿是你的恋人?”</p>

01表情凝固了片刻,继而冷笑:“是又怎样?”</p>

最新小说: 假千金被读心:全网带凳吃大瓜 第一贤婿 建设鬼屋,我的员工全是诡异 校花的绝世兵王 十九年 九州皇 重生恶女:团宠王妃她忙着虐渣 帝王归来 人在海军,只有被动 孤独灵魂的栖身之旅 逆天仙医 从拳愿刃牙开始的食战专家 反复的错过 顾展眉秦誉 当颜控遇上财迷 险路 我的外贸生涯 大佬每天想把老公变前夫 夫人每天都想要离婚 大佬们太宠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