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第1/2页)

卫视春节晚会选在小年夜,白宿和01坐着飞机到家,正好是大年三十的中午。</p>

枭和皇子这两个人也是闲得发慌,昨天趁着半夜,口罩墨镜全副武装去超市买了年货,大包小卷地扛上了楼。</p>

明明是往家里带东西,硬是被他俩弄得跟做贼似的。</p>

等白宿和01到家,家里正是一股子炒菜蒸肉的热气,枭还围着围裙在那当当当剁肉,堪称贤妻良母的典范。</p>

01和白宿要帮忙,结果刚上手就被他统统赶了出去,飞了一万个白眼:“你俩比那个皇帝的傻儿子也强不到哪去,再给我添乱试试?”</p>

这时候白宿才发现,枭做饭的时候,通常是最惹不得的时候。</p>

而某个皇帝的傻儿子,还在直播写字,给观众拜年,一连串地说着吉祥话。</p>

他过年的吉祥话,那都不是一般的水准,要经得起天子考验的,把往年背得那些拿出来,边念边写,惊得弹幕众人直怀疑自己是文盲,疯狂刷屏:</p>

【66666666】</p>

【主播小哥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小孩,怀疑是巨佬级别家庭出来的】</p>

也不断有平时的观众,冒出来跟他拜年的。</p>

【小哥哥新年快乐!】</p>

【新的一年也要一起嗑一宿呀!】</p>

【新的一年,我想拥有小哥哥亲手写的扇子,拥有一宿的亲亲呜呜呜】</p>

“我头一回过年这么热闹,”皇子笑着跟弹幕说,“我在家里的时候,过年规矩大。年纪小的时候,倒也有些可玩的、高兴的事,年纪越大,繁文缛节越多,反而越没劲了。”</p>

年纪小时,过年还是新鲜的,也不是样样仪式都要参加,他尚且能跟着几个兄弟玩乐。年纪大了,竟日赛一日地相互戒备起来,说句话都带着软钉子,规矩也日渐重了,还哪有什么玩乐的心思。</p>

如今宫里头过年,大抵还是那些吃腻了的玩意、看腻了的把戏、他那几位兄弟,也不晓得明争暗斗成了什么样子。</p>

今年他这位正宫嫡子失踪了,也不晓得他们宴席上能不能多用两碗。</p>

皇子想了想,心里头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p>

【今年过年开心吗?】弹幕有人问。</p>

“是开心的,”皇子又写了两笔字儿,慢慢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像就是有人陪着,玩一玩,闹一闹,就挺开心的。”</p>

“昨晚我说想吃虾仁儿水饺,今晚上就能吃到了。”皇子笑了起来,有点傻乎乎的。</p>

【小哥哥你来我家啊!什么馅的都包给你吃!!!】</p>

【皇子小哥哥太可爱辣!!请问我可以抱回家吗!!!】</p>

白宿和01似乎也在网上跟粉丝互动,还录了几个拜年的视频,明明家里只有这么几个人,却莫名的热闹。</p>

正说着,枭端着一小碗排骨过来,驾轻就熟地往他手上塞,似笑非笑:“今早腌的,你尝一口咸淡。”</p>

摄像头是冲着桌子的,能看见枭放下的排骨和筷子。</p>

弹幕一片:</p>

【啊啊啊啊这个排骨看起来好好吃!哧溜!】</p>

【看饿了qaq】</p>

【小哥哥这是你朋友吗!】</p>

“这是我哥哥,”皇子咬着排骨,含糊不清地拉过枭,眼巴巴地瞧着他:“你跟大家拜个年?”</p>

枭猛得被喊了一声哥哥,又被推到话筒前,竟然微微有些无措,咳嗽了一声,对着麦轻轻说了一句:“……新年快乐。”</p>

【啊啊啊啊哥哥的说话腔调好特别,果然皇子小哥哥的家人也都特别棒】</p>

【哥哥唱首歌好不好!我刷好多火箭给你!】</p>

【哥哥来跟我们聊天呀!】</p>

枭沉默了片刻,耳</p>

&amp;lt;/p&amp;gt;</p>

根竟然难得一见的红了红。</p>

皇子笑嘻嘻地说:“你们别欺负我哥,我哥害羞。”</p>

弹幕这才消停了。</p>

枭却低低地笑了起来,舌尖舔过嘴唇,留下湿润的痕迹:“害羞?”</p>

皇子结巴起来:“……我,我糊弄他们的。”</p>

枭轻哼了一声,揉了他头发一把,满意地端着碗走了。</p>

连菜的味道都忘了问。</p>

到了晚上,四个人围坐在电视边上看春晚,众人都只是瞧个热闹,只有皇子这个没什么见识的古代人看得最入迷,春晚小品都能让他笑断了气儿去。</p>

枭不知从哪摸出一副扑克来,提议打牌。</p>

01倚着沙发,懒洋洋地问:“讨个彩头?赢了的人提个要求?”</p>

枭在客厅是被禁烟的,只喝了点酒,胆子愈发肥了起来,眼神在他和白宿之间盘旋,眼神暧昧不清,“你舍得?”</p>

01笑得春光灿烂:“兄弟,你是打量着楼底下那两个坑没用上?”</p>

皇子还真在楼下花圃挖了两个坑,到现在都是一桩无头公案,没人知道那是皇子连夜下去挖的。</p>

“不敢玩直说,”枭向来是作死不倦,慢悠悠地灌了一口酒水,深红的酒水染红了嘴唇,他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沙发里,颓靡到了极点。</p>

“玩,”白宿淡淡地答,玩了一个花式,洗牌的动作行云流水,让枭忍不住吹了个口哨。</p>

皇子被拉过来凑数,可怜他听相声听得正入迷,就被硬生生教了规则,连出牌都是一头雾水。</p>

枭瞧着白宿,笑得诱人又轻慢:“先说好,赢了,我要你。”</p>

他在这方面,那是见一个想一个,一早就惦记上白宿的滋味儿了。</p>

皇子看他的眼光就跟看一个犯上作乱的逆贼似的,还是那种被擒住了的傻蛋逆贼。</p>

最新小说: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玥下枝头眉间落 我被偏执薄爷诱婚了 请叫我正义英雄 大主宰之纵横诸天 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 极品神豪从签到开始 玖公子 代有豪杰 绝世唐门之拯救天魂 诸界之深渊恶魔 我在漫威开局殴打祖国人 我真没想当位面之主 世始匙 她的爱情已迟暮 我眼里只有金子 重生之最富农场主 疯了吧!你管这叫辅助? 她们不应被遗忘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