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第1/2页)

枭回来的时候,几乎就是半具尸体。</p>

大量鲜血的浸湿了地板,连玉佩的挂穗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皇子连手都是颤抖的,根本不敢碰他,只敢攥着他的衣角,连声音都喊不出来。</p>

那双跟他一模一样的眼睛紧紧闭着,死气沉沉,仿佛再也不会睁开。</p>

“你别吓我……你别吓我啊。”皇子从没有这样恐惧过,他从没想过枭会就这样死去。</p>

他受了那么多的锉磨,炼成了一副祸害似的模样,好容易才能逃避这一时半刻,得到分毫喘息的余地,怎么能就这么死了?</p>

“白宿!01!来人!来人啊!”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救救他……救救他啊……”</p>

两个人闻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01瞧见地上的鲜血,立时面色一变,没有半刻的迟疑,撕裂了枭的衣衫,看到了正在流血的刀口。</p>

是贯穿了心脏的致命伤。</p>

01随手抄起了沙发上的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液顺着手腕淌下,沁湿染红了手掌的纹路。</p>

然后01将手按在了枭的伤口处。</p>

那血液仿佛有意识一般,流淌进了另一个身体。</p>

奇迹般的,那被刀划破的血肉,肉眼可见地蠕动生长,连血管都在自动修复,一层一层,极有条理的复原。</p>

皇子瞪大了眼睛。</p>

白宿一言不发地瞧着。</p>

01额头逐渐沁出冷汗,脸色也愈发苍白,直到枭的伤口愈合得差不多了,才停手略微松了口气。</p>

“怎么样?”白宿问。</p>

01踹了地上半死不活的枭一脚:“……算他运气好。”</p>

心脏都被刺穿了,再晚上一点,他们就真的只能给他收尸了。</p>

天天跟发情公猫似的,撅着个屁股到处喵喵叫,结果去皇子的位面都能翻了车。</p>

皇子这才惊魂稍定:“我……我抱他回屋?”</p>

01的底细只有白宿一个人知道。</p>

但皇子此刻顾不得那么多。</p>

“嗯,”01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他应该会受点病毒影响,发个低烧昏迷个几天,不过也没什么大事。”</p>

他身上的病原体是早就跟他自身融合了的,要是落到别人身上,说不定会有丧尸化的后遗症。</p>

但枭跟他之前的身体是一致的,不至于受太大的影响,说不准儿能强身健体什么的,这得等枭醒了再看。</p>

……没准儿这混蛋更难管了。</p>

01已经想好了,如果枭醒来了还满脑子骚操作,就直接打死,埋进楼下坑里了事。</p>

***</p>

枭睁眼以前,都以为自己死了。</p>

他是做这行的,什么伤致死,怎么死,他再清楚不过。</p>

一刀插入心脏,只需要几分钟就会死得干净透彻,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p>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个极为干净的死法了。</p>

没死在哪个不为人知的暗牢,被人折磨虐杀,挖空大脑里所有的秘密,死后也不会变成哪位变态大佬的藏品或是什么奇特宠物的饲料。</p>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再完满不过的死亡。</p>

直到他睁开眼睛,看见皇子在床前,攥着他衣袖的一角,趴着睡了,见他醒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蹦跳出去,把另外两个喊来。</p>

01过来拿眼斜睨着他:“没死就行,给他留点伤慢慢养着玩,省得他再乱跳。”</p>

白宿皱着眉瞧他:“玉佩以后让皇子拿着,你再别碰。”</p>

说着,又拿手肘给了01一下:“你也别乱碰。”</p>

01从后头抱着白宿,下巴搁在他肩上,懒洋洋地撒娇:“不碰,谁跟他似的,一天天到处乱搞,还以为</p>

&amp;lt;/p&amp;gt;</p>

多厉害,结果一把刀就能给捅穿了。”</p>

枭的喉结动了动。</p>

他第一次意识到,他是不想死的。</p>

一点都不想。</p>

他还没抓住他的光。</p>

还没有跟这三个人道别。</p>

他不愿意死。</p>

“我……”枭张开嘴,听见自己的声音又干又涩,“我还活着?”</p>

“你很快就要死了,”01冷笑,“你知道外头地板我拖了多久吗?你他妈血都是我给你输的,再出去搞事,我直接打爆你的头。”</p>

鬼知道血迹有多难清理。</p>

他们还不敢请人来家里,转头再传出当红明星家中发生凶杀案的传闻来,这事就大了去了。</p>

三个人连搞了三天的大扫除,连养尊处优的皇子都被按着搞清洁,累得腰酸背痛。</p>

白宿慢悠悠地说:“墙还没刷,专门留给你的。”</p>

墙上染了不少血迹,看着就跟凶案现场似的,到现在都懒得清理。</p>

枭舔了舔嘴唇:“我还是个病人。”</p>

“死人也得刷,”白宿冷酷无情,“我要换个浅蓝色的客厅,油漆都给你买好了。”</p>

枭:“……”</p>

你们让一个顶级特工刷墙,都不觉得浪费的吗!</p>

出去的时候,01还在跟白宿商量:“要不刷个粉色的吧,看着温馨……”</p>

枭:“……”</p>

温馨你个大头鬼。</p>

当然刷油漆这活,还是得等他能起床再说,他现在还是个虚弱的病人。</p>

晚饭都是白宿给他端到床上的。</p>

白粥包子小甜点,枭打眼一瞧,都能叫出是谁家的外卖。</p>

他这一走两个月,这三个人又回到了外卖度日的解放前。</p>

白宿也看出他的眼神来,慢慢说:“好好养伤,厨房食材都给你准备好了。”</p>

枭挑了挑眉:“你们倒是把活儿都给我安排好了。”</p>

刷墙、做饭、看孩子……不对,是看皇子。</p>

枭感觉自己立刻从特工变成了特护。</p>

最新小说: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玥下枝头眉间落 我被偏执薄爷诱婚了 请叫我正义英雄 大主宰之纵横诸天 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 极品神豪从签到开始 玖公子 代有豪杰 绝世唐门之拯救天魂 诸界之深渊恶魔 我在漫威开局殴打祖国人 我真没想当位面之主 世始匙 她的爱情已迟暮 我眼里只有金子 重生之最富农场主 疯了吧!你管这叫辅助? 她们不应被遗忘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