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第1/2页)

白宿是跟他订购的教材练习册大礼包同一时间到家的。</p>

01看见那一箱子东西,脸都是绿的。</p>

但让他不得不注意的是。</p>

家里少了一个人,青术。</p>

白宿问“他哪去了?”</p>

皇子咳嗽了一声“……埋了。”</p>

埋了?!</p>

饶是白宿生来淡定、稳如泰山,也有点呆滞。</p>

“……埋哪了?”白宿硬着头皮问。</p>

“楼底下。”枭回答。</p>

得了,就是皇子挖那俩坑。</p>

给他俩合葬用的。</p>

01下去,就见青术身体被埋在土里,就露个头在那,一脸的泫然欲泣,头顶还有绿植给他做掩护。</p>

这要谁凑近了瞧见,非得吓出心肌梗塞不可。</p>

01跟挖土豆似的把人挖出来,拎着这个灰扑扑的小土豆上了楼。</p>

“你们还挺有创意的,”大魔王01摸着下巴,欣赏了一下手里的土豆,然后就被白宿踹了一脚。</p>

“解释解释?”白宿感觉自己简直成了幼儿园园长,现在还要解决小朋友之间的霸凌问题。</p>

皇子缩了缩脖子,不说话。</p>

枭似笑非笑“这小子半夜爬床。”</p>

就是昨晚的事。</p>

皇子睡觉的时候,青术偷偷摸到他床上,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p>

被枭当场抓获,一通暴打,埋到了楼下花园。</p>

反正就留了一口气在。</p>

白宿“……?”</p>

01看着已经变成土豆的青术同学,一脸震惊“行啊,你连自己都不放过?”</p>

一琢磨,觉得这话说的不对,好像他也没放过自己。</p>

“我没有,”青术脸都涨红了,“我才不是那种无耻之徒!”</p>

无耻之徒01“……”</p>

白宿上下打量了青术一会,神色迟疑了片刻,慢慢说“……你解释一下?”</p>

青术不肯说话。</p>

白宿淡淡地瞧着他“你不说,他们也有办法让你开口。”</p>

他们四个其实都知道,青术不可能是什么龌龊的人,他身上一定有秘密,只是不肯说罢了。</p>

“我想要看看他的玉佩。”青术低声说,“就是那个能穿越世界的玉佩。”</p>

“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白宿问。</p>

青术倒退一步,不肯说实话,又想要往自己头上贴装死的符,被01一把拿下。</p>

“两分钟,”01露出白灿灿的牙齿,“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把你埋回去浇点水,明年没准而能收获一串新白宿。”</p>

这是真的有可能。</p>

“……不会有新白宿了。”青术小声地说。</p>

四个人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p>

青术咳嗽了一声,戒备地看着他们“我说实话,但是……你们一会不许打我。”</p>

青术那边的故事,其实是比较简单的。</p>

青术那个位面相对玄幻,而他是宗门里供奉的神算阵师。</p>

他因为血脉力量,生来孱弱,但在阵符卜卦一道,天赋惊人,是巨佬级的存在。</p>

但是从前年开始,他开始出现了意外。</p>

他的血脉能力波动越来越大,卜卦画符时灵时不灵,阵法总是报销,明明思路没有出错,但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p>

几乎形同一个废人。</p>

他找了无数办法,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p>

“我得了一本前人手札,其中记载的密法,多与自己有关,其中有一条就是跨越时间,召唤将来的自己。”青术说。</p>

他是想召唤将来的自己,看看将来的自己是不是已经有了解决办法。</p>

&amp;lt;/p&amp;gt;</p>

青术在说到阵法的时候,眼神认真又冷静,一点都不像是那个颓靡的小可怜了。</p>

“但是……这个手札,只有半本,所以……出了一点意外。”说到这,青术的声音弱了下来。</p>

听到这,白宿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召唤了几次?”</p>

“三次。”青术万分心虚。</p>

四人面面相觑。</p>

“因为这个阵法很困难,从来没有人听说过,所以我在反复钻研调整。”</p>

青术小心翼翼地说“我召唤的第一次,没成功……”</p>

白宿“01来了。”</p>

“第二次,修改了一下,也没成功。”</p>

“皇子来了。”</p>

“第三次,又修改了一下,还是没成功。”</p>

“枭来了。”</p>

白宿面无表情“你修改了三次,区别就是换了送来的人,落点一直是在我这?”</p>

那三个人已经磨刀霍霍要冲过来了。</p>

青术汪地一声哭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p>

白宿把另外三个拦住,示意青术“你继续说,说完。”</p>

青术在失败了三次以后,反复推演,依旧没有得到正确答案,但是却发现了一个问题。”</p>

他的阵法是起作用了的。</p>

但是全送错地方了。</p>

而且召唤来的可能也不是未来的自己,而是其他世界的自己。</p>

“所以我觉得你这里可能已经天下大乱了,所以……我自己重新做了一个阵法,想把他们三个一起召唤到我那。”</p>

说到这儿的时候,青术的头耷拉了下来,垂头丧气。</p>

“又失败了。”</p>

“我把自己送过来了。”</p>

这时候四个人已经有点想笑了。</p>

这孩子真的是太惨了。</p>

他们几乎已经能想到青术过来时一脸绝望的样子了。</p>

更惨的是。</p>

青术在宗门那边,是比皇子还要娇生惯养的存在。</p>

他血脉强大,但脆弱,又生的一副惊艳的模样,性格还又软又乖,怎么宠都不骄横。</p>

所以他常年都是山门众人哄着惯着的存在,轻易不舍得他下山,生怕让人骗走了欺负了,吹阵风都怕把他给吹到了。</p>

但来了这个世界,事情就不一样了。</p>

没人宠着也就算了,他根本不习惯这个世界的运作模式,血脉更是时灵时不灵,还要想办法追踪自己的下落。</p>

没几天就把自己折腾成了流浪汉。</p>

也幸亏他是这么个德行,白宿才没有莫名其妙又多出一个热搜来。</p>

青术越说越难过“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们,想把你们送回去……但是又怕送错人。”</p>

“跟踪了你们好久,走了好多路,又饿又困,还跟着你们跑了几里的路,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p>

他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多的苦。</p>

四个人想起自己狂遛私生饭五万步。</p>

感情这孩子在后面跟着呢。</p>

听到这,白宿的表情略微软化了“为什么不直接说?”</p>

“我怕你们生气,都是我的错,才让你们多了这么多麻烦。”青术眼圈都红了,“我想等我研究出让你们回去的办法再说,不然你们生我气怎么办……”</p>

结果没想到,不说照样生气,还要挨打,还要被当土豆埋起来。</p>

太惨了。</p>

青术一直猜是因为那本手札只有半本,所以才会屡次出现问题。</p>

“白天皇子看着自己玉佩发呆,说自己不想回去……”青术小小声说,“我才想去研究一下那个玉佩里面的阵法。”</p>

结果刚摸上皇子的床,还没摸到玉佩呢。</p>

就被枭</p>

&amp;lt;/p&amp;gt;</p>

拎起后衣领一顿暴打,还被埋到下面当土豆种。</p>

“对不起……我现在还没能力送你们回去……”</p>

青术耷拉着脑袋,一副惨兮兮的样子。</p>

白宿忽得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头“没事。”</p>

送不回去就送不回去,他养着这些人就完事了。</p>

青术好久没被人摸头,就下意识蹭了蹭白宿的手,可怜兮兮“但是我会努力的。”</p>

皇子把玉佩塞给他“这个月你拿着吧,想怎么看怎么看,别被它送走了就好了。”</p>

他这个月不回去了。</p>

青术眼圈差点都红了。</p>

“你们……不生我气啊。”</p>

白宿拍了拍他的头。</p>

生什么气。</p>

他把他喜欢的人送到了身边呀。</p>

只有青术这个傻孩子,一无所知。</p>

众人散伙以后,只有枭留在原地,扯着皇子衣服的兜帽,把人拉了回来。</p>

“刚才那小子说,”枭挑了挑嘴角,问他,“你不想回去?”</p>

皇子眨了眨眼睛,才想到这一节,结结巴巴地应“……是、是啊……”</p>

“为什么?”枭看他。</p>

“……就是……没玩够。”皇子退了一步,目光闪烁,“我联盟天梯还没打上去,还有两个新买的游戏没玩,还没吃腻汉堡可乐炸鸡零食,还……”</p>

“还没跟我睡过?”枭笑了起来,上前捏着他下巴打量他。</p>

“!”皇子吓得向后跳,后头却是墙壁。</p>

他脑袋没磕在墙上,反而撞在了软乎乎的东西上。</p>

枭的手在他的脑后挡了一下。</p>

皇子的脸更红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什么东西……”</p>

枭也没说话,就笑吟吟地盯着他,仿佛要把他脸上盯出个洞似的。</p>

“昨晚那歌叫什么?”枭轻声问。</p>

皇子念了个歌名。</p>

枭笑了起来“下次唱给我听?”</p>

皇子张了张嘴“……好。”</p>

枭的脸凑了过来。</p>

舔了舔他的嘴角。</p>

濡湿的舌尖里他的嘴唇不过一厘米。</p>

皇子眼神闪烁,不自觉的屏息。</p>

枭却直起了身,仍然是那一脸漫不经心的笑,身上有淡淡的烟味“想睡的时候来找我。”</p>

“你的话,什么时候都行。”</p>

他什么时候都不想睡!</p>

皇子脸红得快要冒烟了。</p>

……等会?</p>

他怎么知道他昨天晚上唱歌了的?!</p>

a2</p>

有了青术的解释在先,01的心似乎也稍定了下来,开始认认真真地准备考试和新戏。</p>

01进组前的这几天,早上背单词背公式,晚上背剧本,半夜还要做题巩固。</p>

那乖巧听话勤勤恳恳的样子,让枭幸灾乐祸、差点笑岔了气,被狂揍一通才消停。</p>

最新小说: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玥下枝头眉间落 我被偏执薄爷诱婚了 请叫我正义英雄 大主宰之纵横诸天 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 极品神豪从签到开始 玖公子 代有豪杰 绝世唐门之拯救天魂 诸界之深渊恶魔 我在漫威开局殴打祖国人 我真没想当位面之主 世始匙 她的爱情已迟暮 我眼里只有金子 重生之最富农场主 疯了吧!你管这叫辅助? 她们不应被遗忘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