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第1/2页)

【 】,

声线带着孩童特有的稚嫩,然而语气却是不容拒绝。

小徒弟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缸边,试图将他从里头扶出来。没忍住朝缸里看了一眼,道人像是一句在地底存放许久的干尸,黑漆漆的飘在水里。

毫不怜惜自己之前的肉身,孩童一脚踏在脑袋上,接着小徒弟的力气从缸中翻了出来。水滴滴答答的落在石砖上,孩童走起路有些蹒跚不稳,似乎对这具身体还不习惯。

原本只是想要试一试,不入轮回自造轮回。不成功便成仁,死也死在探究大道的路上,可谁成想竟然成功了。

在这九个月里,原本放在孩童口中的血玉,此刻已经被他吞到了腹中。若是将手放在下腹的位置,可以清晰的感受一股尸玉特有的寒气。

孩童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你师尊我,怕是真的要成仙了。”

孩童换上道袍,手持拂尘在观中一天天长大,一个甲子后变成了垂垂老者。小徒弟仍是那副不老的模样,从村里给师父抓来了九个孩童,挑了一个出来,按着之前的法子重来了一边。

九个月后,老者的肉身烂在了水缸之中,另一个孩童爬了出来。

中间的一段不知怎么,兴许是寒松的境界不够,模糊成了一片看不清楚。

几百年的时光一闪而过,寒松看到了六十年前的过往。

即便吞服了师尊给的丹药,小徒弟还是从半大小伙子,长成了青年模样。这幅样子寒松熟悉的很,和他们所见到的城主,除了脸色还算红润之外,已经几乎没有差别了。

恭恭敬敬的把大缸中老者的尸骨掏出,放进了小坛子中存放。缸中放上师尊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羊水,重演那场对他来说已经称得上是轻车熟路的邪术。

匕首划破皮肉,孩童和老者相拥在了一处。小徒弟,或许此刻称之为百子尊者更为合适。成年的他已经不用借助他人的力量,自己扛着两人扔到了大缸之中。

透明的液体将他们淹没,开始还有泡泡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水面,几息之后便陷入了静默。

百子尊者手中拿着大缸的盖子,站在一旁犹豫了起来。

“老不死的。”

他骂了一句,说话间有一只蛊虫从他的领口钻了出来。

把盖子扔到地上,扒开衣领手指在皮肤上按了一下,瞬间就陷落了下去。叫虫子吃了百年,皮肤虽然暂时完好,里头的脏器却是撑不住了。

再说了,是真的疼。

师父的药只能让他长生百年,再给老不死的守下去,他是成仙了,自己可就完了。

就算守完还能活数百年,可带着这幅残破的身躯,还修个鬼的仙。捏着虫子送入口中,囫囵着咽到了腹中。百子尊者脖子一歪,捡起大缸的盖子,重新走到了缸边。

撸起右手的袖子,朝水中伸了下去。

孩童的面贴着糟老头子的胸口,用力扒了半天,才叫他的脸朝向了水面上方。手指撬开这个孩童的牙齿,动作粗暴的将他喉舌深处的血玉揪了出来,一把扔在了地上。

咕咚咕咚!

孩童猛地睁开双眼,气泡一个个的涌到水面上来。双手挣扎着想要从浮到水缸上来,可老者的双手就像铁一般的禁锢着他,动弹不得。脸憋得通红,水泡冒出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豆大的泪珠和缸中的液体融为一处,孩童抬眼看向缸外站着的百子尊者,一副求救的模样。

最新小说: 从电磁波开始的异世修仙 神医宦妃:九千岁,一撩到底! 武侠:开局满级金刚不坏神功 成神回归,呃!回归失败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 懂爱 离侯门 洞房夜,给禁欲残王治好隐疾后塌了床 逃荒系统带我去挖宝 山上的仙,枕边的妻 上门收债,首富用女儿来抵债? 君同天论弈 穿越后仙尊在凡界探案 吃大瓜!后宫妃嫔读我心后不宫斗了 丹天符帝 觉醒后小师妹拿稳女主剧本 穿成兽世万人迷,七个大佬夜夜娇宠 农门贵妻,拐个王爷来种田 神医毒妃:战王休书请拿好 裙下权臣:摄政王的掌中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