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仙侠小说 > 我佛慈你娘的悲 >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二更】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二更】 (第1/2页)

【 】,

此为防盗章, 购买不足百分之六十, 36小时候刷新可看哦

透明的虫子正沿着他的经脉在胸口处攀爬,一人一虫之间似有心神感应。即便虫儿没有开口, 他却像是与它对话一般,边走边安抚:“好了,我知道了。”

“小儿子被一个和尚打伤了,你要吃掉他我理解。这个儿子年岁已长, 也没什么出息,吃掉就吃掉吧, 但下次要和我说一声。”

修士试图和怀中的虫子讲道理:“城中女子已经数载没有诞下子嗣了, 我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

他怀中的蛊虫不爱听这话,竟然从衣服里钻出了脑袋来, 双眼不含任何感情, 冷冷的看着修士。

“唉, 我怎么能和你比?”

修士苦笑:“你只要产下虫卵,虫子虫孙就会源源不绝。修行之人本就难以孕育子孙, 这你是知道的。”

虫子蠕动了一下, 转身咬在了修士的脖颈上,留下了一处细小伤口。略带不耐烦,修士将虫子塞回了怀里,抬头向前望去。

城中刚刚下过雨, 石板路上的水渍还未全部散去, 加之方才酒馆发生打斗, 除了不远处已经被烟熏晕过去的自己的子孙, 此时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他回头望了一眼儿孙们,灵识探过发现没有大碍,便也没有上前施救。而是走到了石板路的中间,右手不顾地上的水渍,闭上眼贴了上去。

百子千孙是他的骨肉,这座城也是他的城。道路两旁的树是他亲手栽种,就连石板都是他细心铺就。这方小世界辽阔无垠,他却几乎一生都未出过城,几乎和它融为了一体。

甚至不用催动法诀,只要将手心贴在石板上,脑海中就清晰的浮现了那二人逃离的路线。

一腿用力支撑着勉强站了起来,年轻修士从识海中唤了一样莲台法器出来。莲台暗淡无光,甚至隐隐有死气弥漫,他对此视若无睹坐了上去。

因着腿上的伤口暂时无法痊愈,他没有盘腿端坐,而是曲着一条腿催动法器向前冲去。百子千孙城本就不大,法器的速度又远比双腿步行来的要快。这位病秧子修士几乎没用多久,视野中便出现了那二人的背影。

“二位留步。”

他声音不大,可以用细弱来形容,修为催动之下方才清晰的传入了灵璧和寒松的耳中。

寒松和灵璧听到声音回头望去,一个身坐莲台的年轻修士正朝他们奔袭而来,两人心中立马凉了半截。

“你看,我说御剑吧!”

灵璧拍着大腿后悔不已,逃命的时候还顾念什么修行啊,这下好了,人家追来了。命都保不住了,下辈子再修行吧。

和尚听到灵璧抱怨,侧过头:“那施主说眼下怎么办?”

灵璧右手虚晃一下,手中握了四张甲马:“和尚,你与我勉强算是有恩,我也不忍坏了你的佛心。”

她飞速的附下身子,啪啪啪啪清脆的四声,在二人的小腿上贴上了画满符文的甲马。

“跑!”

拉起寒松,灵璧高呼一声,两人抬腿便是急速的飞奔。

稳坐莲台的修士显然没有料到二人还有这样的招数,本来缓慢的步行,在贴上了什么东西之后,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眼瞧就要追及之时,居然慢慢的维持起了这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还隐隐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不只是莲台上的城主惊讶,陪同灵璧一起奔跑的寒松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低头一瞧,自己的小腿上贴着两张纸质的骏马,身上一片雪白就连马鬃也不例外,而四个蹄子却毛色赤红。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寒松问道:“长石观的蹄血玉骢?”

和尚也并非全无见识,早些年长石观观主曾骑着这匹宝驹来北山寺做客,身为武僧懒得进去听道,反正听了也听不懂。彼时的寒松倒是更愿意去照料道人这匹闻名小世界的骏马,故而今日一眼便认了出来。

灵璧目视前方,指尖不住的掐算着对他们最为有利的路线,头也不回答道:“你还有点见识嘛……这边走!”

寒松紧紧跟在灵璧身后,好似身后没有人追赶一般,仍有闲心继续询问:“可你是高岭门的法修,怎么会用道家的……”

“什么时候了还操心这个?等咱俩逃出城我再细细解释如何?”

回头看了看身后,两人几句闲话的工夫,一直紧咬着他们的莲台不见了踪影。灵璧不由得心生慌乱,手中掐算的速度更快。

“这边不行。”

她刚跑了几步,又拉着和尚调转方向,转身朝着另一条路飞奔而去。可还未走远,心神一动又是不安袭来。

“这边也不行!”

灵璧慌忙之下接连走遍了每一个方向,可掐算的结果都不如人意,最后只能站在原地停了下来。

“和尚,你看看我们该往何处去?”

寒松听了灵璧的话,开了慧眼朝四面八方望去,看完之后摇了摇头。

最新小说: 从电磁波开始的异世修仙 神医宦妃:九千岁,一撩到底! 武侠:开局满级金刚不坏神功 成神回归,呃!回归失败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 懂爱 离侯门 洞房夜,给禁欲残王治好隐疾后塌了床 逃荒系统带我去挖宝 山上的仙,枕边的妻 上门收债,首富用女儿来抵债? 君同天论弈 穿越后仙尊在凡界探案 吃大瓜!后宫妃嫔读我心后不宫斗了 丹天符帝 觉醒后小师妹拿稳女主剧本 穿成兽世万人迷,七个大佬夜夜娇宠 农门贵妻,拐个王爷来种田 神医毒妃:战王休书请拿好 裙下权臣:摄政王的掌中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