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都市言情 > 聂鲁达传 > 第四章 大洋彼岸“灿烂的孤独”落入“凹洞”的领事

第四章 大洋彼岸“灿烂的孤独”落入“凹洞”的领事 (第1/2页)

【 】,

《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受到读者热烈欢迎,它是聂鲁达的成名作,奠定了他在智利诗坛上的地位。但成功的喜悦并没有让诗人忘乎所以,他清醒地意识到这只是第一步,要走的路还很长。他不能重复已出版的诗集,必须和它们“决裂”。他渴望寻找新的大陆,进行新的创造。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向他召唤:出发!

就在此时,聂鲁达身边出现了一位酷爱旅行的朋友:阿尔瓦罗·伊诺霍萨。他刚从美国回来,唯一的梦想是再次登程上路。阿尔瓦罗的家在与圣地亚哥近在咫尺的瓦尔帕莱索,那是一个向茫茫无际的大海,向市廛的喧闹,向梦幻者的眼睛敞开大门的地方。1925年到1927年,聂鲁达经常去瓦尔帕莱索,和阿尔瓦罗一起,逛市场,游码头。而诗人最喜欢的,是爬上草木杂生的山峦眺望大海。那“浪花、暴风雨、盐、喧嚣和闪烁不定的大海”,那种“会化为梦境的齑粉和飞沫的孤独的运动”,永远地融注在他的灵魂之中。

在把聂鲁达引进家门之前,阿尔瓦罗提醒家人,不要缠着客人说话,因为诗人不喜欢闲聊。没想到诗人进门后不久,就和阿尔瓦罗的母亲聊上了,而且一聊就是两个小时。阿尔瓦罗的姐姐惊奇地问母亲他们谈什么谈了这么久?母亲回答:“谈怎么做生意。这是个迷人的小伙子。”这是真的。当时的聂鲁达和阿尔瓦罗满脑瓜都是“生意经”,他们草拟了各种各样的经营计划,简直成了智利的洛克菲勒洛克菲勒(1839—1937),美国最大、最老的垄断财团洛克菲勒财团的创建者。。无论如何,得摆脱贫困。一旦不必再为每天的面包发愁,就可以安下心来全力以赴地写诗。真是万变不离其宗,诗人不管有多少奇思异想,都离不开一个根本:写诗。

离开智利到另一块土地上去耕耘、开拓的念头强烈地吸引着二十来岁、对未来充满幻想的年轻诗人。在给阿尔维蒂娜的信中他写道:“我到瓦尔帕莱索准备乘船去欧洲……什么时候能走得成还不知道。‘阿德里亚娜’号轮船本来答应带我去德国,结果没成功。”在另一封信中他又写道,“今天得到派我去法国进修法语的通知,这两天就能知道有没有旅费。如果能拿到现钱,我就乘火车飞回去吻你。”……诗人急切地寻找各种可能走向世界,似乎也有过一次又一次机会,但他始终未能如愿。

直到1927年,“幸运”才来眷顾聂鲁达。这一年,他被任命为驻缅甸仰光领事。6月,诗人和他的朋友阿尔瓦罗·伊诺霍萨一起,由瓦尔帕莱索乘火车横越安第斯山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那儿,他们用聂鲁达的一张头等船票换得两张三等船票,乘“巴登号”轮船去神奇的东方。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远航,从地处南极附近的小小共和国一直到了地球的另一边。他们穿大西洋,过地中海,经过里约热内卢、里斯本、马德里、巴黎、马赛、科伦坡、新加坡、曼谷、上海、东京,最后终于到达目的地仰光。这是诗人第一次走出智利,走向世界。他大睁着两眼,兴致勃勃地观望着广阔而陌生的世界。圣地亚哥《民族报》陆续发表了多篇他在旅途中寄回的“记事”。这些相当于诗人旅途日记的文章,文笔诙谐,文思敏捷。他的目光,不但深入了自然,而且掘进到了人的隐秘内心。

担任驻仰光领事,是聂鲁达多方设法奔走了两年才谋到的差事。那一天,诗人在外交部的保护人一连串报出了几个分散于世界各地、有领事职位空缺的城市,问他想去哪儿。被好运突降弄得不知所措的诗人,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名字:仰光。当他拿到派驻仰光领事的委任书时,甚至还弄不清这个城市究竟在哪儿。他和朋友在外交部大厅那架有道很深凹痕的旧地球仪上找了很久,没想到仰光正在那个凹陷处,那儿是亚洲。当他兴高采烈地走到街上,又忘了那个对他来说是如此陌生而又如此重要的名字。他只能告诉前来祝贺的朋友们,他将要去的是神奇的东方,他被派驻当领事的地方,就在地球仪上的一个凹洞里。

曾经那么渴望早日离开智利的聂鲁达,绝不会想到,他穿洋过海,结果真是落进了凹洞——深井一样的孤寂之中。亏得他足够强健,未遭灭顶之灾。从1927年到1932年,聂鲁达先后在缅甸仰光、锡兰科伦坡、爪哇巴达维亚、新加坡任领事。评论家说:这是诗人一生中最苦闷的时期,这是诗人精神危机的时代。诗人本人则作如是说:“这是我诗歌创作的最痛苦的时期。”

聂鲁达在锡兰

作为领事,他的薪金是从领事馆收入(如果有这笔收入的话)中提取的,不但非常微薄而且没有保障。他的平均工资,仅相当于当地的三流店员。而且,当没有货物运往智利时,他就没有工资收入。他曾有一连5个月拿不到工资的可悲又可怕的记录。而领事馆必不可少的一切费用:家具费、房租、邮资等却都要由诗人一天不差地按月支付。他无权开支旅差费,当突然接到调令时,他甚至没有钱买票上路。他不得不像当年住膳宿公寓的穷学生时代那样,继续睡在简易行军床上。每个月末能拿到一份固定的、可以糊口的工资成了诗人的奢望。他仍然不能摆脱没有钱的窘况。当年圣地亚哥的穷大学生,如今虽然当了领事,依然甩不掉一个穷字。

然而,使他感到痛苦的不仅仅是穷领事生活的艰辛;他所面对的一个真实的东方社会的贫穷苦难,更如噩梦般压在他心头。欧美人远隔重洋所津津乐道的、有着迷人异国情调的神奇东方,在诗人面前揭开了它那神秘虚幻的面纱,丧失了它罩在头上的诱人光环。曾经强烈吸引过他的描写东方风土人情的洛蒂洛蒂(1850—1923),法国作家,原名于利安·维奥。等作家的小说,如今对他已完全丧失了魅力。他每天都在读一本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的、令人惊心动魄的东方现实生活的书。他生活在英国和荷兰殖民统治下的国家,残酷的殖民统治,给这些国家的生活打上了野蛮的烙印。他不能不直面浮游在周围的惨淡的人生,正视触目惊心的苦难。每天都有千百人死于霍乱、天花、热病和饥饿。诗人眼见的是剥削、贫困和愚昧,接触的是使他憎恶的殖民政府的官僚、商贾和公开劫掠东方珍贵文物的强盗。东方留给他的印象是:“一个不幸的人类大家庭。”

在圣地亚哥,聂鲁达朋友成群,生活在友谊的海洋之中。而在这遥远的东方,他却落入无边的孤独中,过着形同流放的生活。他所在的国家,等级森严,分为两个互不接触的世界。当地人不能进入专供骄横的宗主国官员、商贾使用的地方,而这些生活在国中之国里的所谓上等人对当地人则充满鄙视。聂鲁达和这些偏见很深的欧美人之间找不到共同语言,他称他们是高雅的无耻之徒。最初他得到各种“忠告”,后来他们就不再跟他打招呼。但他们的抵制反而让诗人高兴:“说到底,我到东方来不是要同来去匆匆的殖民者共处,而是要同那个世界的古老精神,同那个不幸的人类大家庭生活在一起。”(《回首话沧桑》)

诗人知道,在这块土地上千百万人劳作,睡眠,出生,死亡;他们没有住所,没有粮食,没有医药。这就是以文明自诩的殖民主义者对它的殖民帝国的恩赐。它离开自己的原有臣民时,没有留下学校、工厂、住房、医院,只留下监狱、垃圾,还有贫穷和苦难。诗人动情地听过眼神忧郁的当地青年以古老歌谣的韵律写成的反抗的歌,他们力图反抗贫穷和神明。这一片萦绕着阴影和香气的大地发出的神秘旋律,和它那说不清道不明的谜一般的激情,以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吸引诗人进入真实生活。但是,“怎样才能不被当作敌人而与那个激动人心的世界接近呢”?这是他遇到的又一难题。全然不相通的语言,迥异的文化传统,使他始终只能是个游离于东方社会生活之外的外国人,一个局外人。对于这一点,诗人在《回首话沧桑》中说得很形象:“处在每晚都穿无尾长礼服的英国人和身材高大得难以够着的印度人之间,我只有选择孤独。因此,那是我生平最孤独的时期。”

诗人作为领事的外交官职权,他每隔3个月才有机会行使一次。到时候会有一只船从加尔各答开来,满载加工船帆的固体石蜡和成箱的茶叶去智利。于是诗人就得发疯似的整整忙碌两天,在所有的有关文件上签字盖章。然后,无所事事地等上3个月,才有下一班船从加尔各答开到。在这漫长的3个月中间,没有一个缅甸人想去对他们来说是极其遥远的智利;也没有一个智利人,哪怕是偶然绕道,路过缅甸。诗人只能隐士般地独自在市场和寺院闲逛,消磨时光。

聂鲁达,就像“一个移植到狂烈而又陌生的土地上的外来人”,感到无依无靠,感到孤独又寂寞。这孤寂,“硬得像监狱的墙壁,即使你拼命尖叫号哭,让自己一头撞死,也不会有人理会”。他“孑然一身,揣着一颗被异乡之夜浓浓的黑暗折磨得痛苦万分的心”。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理解他的痛苦。他不禁叹息道:“我可爱的小小的祖国是如此遥远!我和我所爱的一切人以及我的书是如此隔绝!”他怀念那如此遥远的可爱的小小的祖国,怀念他所爱的一切人,而最让他思念的人就是阿尔维蒂娜。

聂鲁达从东方,从他居留过的各个地方写信给阿尔维蒂娜。像当年在圣地亚哥膳宿公寓里一样,她的大照片被郑重地摆在独腿小圆桌上。这样,那双他觉得总不肯专注地凝视他的眼睛就不能不白天黑夜地注视着他。诗人把新写的诗寄给她,并告诉她:“你会发现,我的诗仍然是为你写的。”“那些最好的诗都是写给你的。”他寄去航空信,对她说,“从来没有一架飞机,会装载这么多亲吻。”阿尔维蒂娜于康塞普西翁大学毕业后,进了一所实验学校当教师,不久即被派往比利时进修。诗人的信件很快就追踪而至,源源不断地寄到了阿尔维蒂娜比利时的住处。

这些信,一如既往,满载着思念和爱恋。但不容忽视的是,其中增加了新的重要内容:敦促。诗人要求阿尔维蒂娜尽快到东方来和他结婚,为此他已做好了一切准备:他已得到了结婚批准,申请了必需的经费……他再不能忍受孤独的折磨,他已经受够了。诗人郑重地对阿尔维蒂娜说明:这是决定他们在生活中能否走到一起的最后机会。如果她执意不来,他将不得不和别人结婚。这不能怪他无情,最残酷的是她不肯来。因为,诗人从来没有像爱她那样爱过任何人!他周到而具体地告诉阿尔维蒂娜应该怎么乘船来,什么时间,该在哪儿上船……焦灼的领事每天都在想:她今天可能会到?

诗人在让人厌烦、痛苦、麻木的孤独中焦急地盼望着、等待着,受着煎熬。他经常不得不一连几周缄口不语,因为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交谈,甚至和仆人都找不到谈话的机会,根本不需发号施令,这个比影子还要安静的仆人就安排好了一切。诗人的焦灼、失望以至愤怒,都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倾诉。他曾把在街上游荡、无家可归的狗抱回来做伴,没想到这些狗也如此无情无义,吃饱了肚子就跑没影了。他甚至怀疑起自己还会不会说西班牙语。在给朋友的信中他要求他们寄一本西班牙语字典来,在这种几乎没有机会用西班牙语的环境中,他非常担心自己在写诗时会犯文法、拼写上的错误。

诗人焦急地、长久地、无望地等待着,他等到的是从比利时退回的他寄给阿尔维蒂娜的挂号信,信上批着:退回原处,他绝望了。当阿尔维蒂娜返回康塞普西翁后,诗人写去了一封绝交信。他原本希望阿尔维蒂娜能成为自己的妻子,以了他们多年爱情的夙愿。但是……现在,他要求:销毁留在她手中的他的所有信件和物品,退还他给她的所有照片。特别是那张用挂号信寄到布鲁塞尔的、诗人穿孟加拉服饰照的照片,他请她立即退回,说有急用。“永别了,阿尔维蒂娜。忘掉我,但要相信,我唯一的希望是你能幸福。”这是一封绝交信,但并不是诗人给阿尔维蒂娜的最后一封信。

1932年,聂鲁达回智利时还从圣地亚哥给阿尔维蒂娜写过几封信。他报告一个她已经知道的消息:“你一定知道我已于1930年12月结婚。你不肯帮助我摆脱的孤独使我越来越难以忍受。你应该理解,我这么多年过的是被流放的生活。”诗人在一封信中写道,“我不想让你难过,但是我觉得你做得太不对了。我在所有的电报、所有的信件中都说得很清楚,你一到科伦坡我们就结婚……阿尔维蒂娜,我已经得到了结婚批准,申请到了必需的钱……但现在我妹妹却说我是要求你去科伦坡和我同居而不是结婚,因此你拒绝了,还说:决不!你为什么要说假话呢?你的不理解,已经让我非常痛苦,现在还得忍受你的中伤……但是,还是忘掉一切不愉快的往事吧,让我们成为朋友,让我们满怀希望。”

最后一封信写于1932年6月11日,于圣地亚哥。诗人的心并没有找到归宿,他茫然而痛苦:“我每天都在想念你……而你依然和从前一样无情无义。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你在欧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不肯去我那儿。”半个世纪之后,阿尔维蒂娜回忆起当年,简略而平静地谈起遥远的往事:“巴勃罗从仰光写信给我,要求我去和他结婚。后来我去了巴黎、伦敦,和一位女朋友一起过复活节。巴勃罗给我的信我收到得很晚,有一些被退了回去,这使他很生气。”事情果真是这么简单,仅仅是由于误会吗?恐怕稍微了解一些内情的人对阿尔维蒂娜这种轻描淡写的解释都不敢苟同。被孤寂折磨得几乎要发疯的聂鲁达结了婚。他的妻子是定居爪哇的荷兰姑娘玛丽亚·安托涅塔·哈格纳尔。诗人在给他父母的信中描述说:“她比我稍微高一点,黄头发,蓝眼睛。因为我不懂荷兰语,她不懂西班牙语,我们就用我俩都能说得相当好的英语交谈……”是的,她不懂西班牙语,尽管她曾开始学习,但并没有学会。显然,她没有学会的不仅是语言。

但是,在这孤寂的荒漠中,聂鲁达还是找到了绿洲。他写道:“读书、听音乐、洗海水澡是多么愉快啊!”他意外地获得了一个绝好的读书机会,读书成了他唯一的乐趣。他从来没有像在那个孤独年代那样读那么多书,而且读得那么高兴。在他结交的有数的几位好朋友中,有一位叫莱昂内尔·温特,他拥有一座大图书馆,而且能收到英国最新出版的书。他每周都派人骑车给聂鲁达送一袋书去,成为诗人精神食粮的慷慨供给者。

诗人说他那段时间里阅读的作品,排列起来可达好几公里长,对他有吸引力的只有文学。“我不时回到兰波、克维多或者普鲁斯特的作品中去。《斯万之家》《斯万之家》,法国作家、意识流先驱普鲁斯特的多卷长篇小说《追忆似水年华》的第一卷。让我重温了少年时代的苦闷、爱情和妒忌。”(《回首话沧桑》)那个时代英国名作家T。S.艾略特T。S.艾略特(1888—1965),当代英语世界有重大影响的批评家和诗人。和D。H.劳伦斯D。H.劳伦斯(1885—1930),英国诗人、小说家、散文家。的作品他更是读得手不释卷。他熟读斯蒂文森斯蒂文森(1850—1894),英国作家。著名小说《金银岛》为他带来巨大声誉,为以挖掘宝藏为题材的小说开了先例。和狄更斯狄更斯(1812—1870),英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共写有14部长篇小说和许多中、短篇小说以及杂文、游记、戏剧等。文学成就对世界文学影响巨大。的作品,以至通过这些小说对伦敦的大街小巷、酒吧都了如指掌。……毫无疑问,这种广泛、深入的阅读对他的诗歌创作,首先是那个时期的诗歌创作不能不产生重要影响。

聂鲁达曾说过,他在东方当领事这几年,过的是形同流放的生活。他被派驻当领事的地方,不仅仅是在智利外交部那架“旧地球仪上的一个小洞里”,而且是在真实的地球上的一个凹洞里,是一个“不幸的人类大家庭”。而诗人自己,则落入无边的孤寂之中。但孤独和无所作为并不是同义词。远隔重洋在“狂烈而又陌生的土地上”的“移植”,使他有了痛苦然而并非无益的新的人生阅历。诗人在自己的回忆录《回首话沧桑》中,把他在东方遭受的这种孤独名之为“灿烂的孤独”,这的确是很有见地的。诗人的资质和他所具有的语言和见解都发自内心肺腑的特性,使他的孤寂、忧郁、苦闷和焦虑转化为诗歌。在这个阶段,聂鲁达完成了他的又一部重要诗集:《大地上的居所》(第一卷)。

“研究着死的辞典”

评论家说《大地上的居所》的开头部分是属于智利的。在诗人去遥远的东方之前,即1927年之前,其中的诗至少已有4首在智利先后发表在不同杂志上。《小夜曲》:1925年12月(《Z字形》);《病痛》:1926年7月(《雅典娜》);《死的奔驰》:1926年8月(《光明》);《重重磨难》:1926年12月(《雅典娜》)。《病痛》和《重重磨难》后来收入《大地上的居所》时分别改名为《冬天里写下的情歌》和《幻影》。完成于智利的诗除了已发表的这4首外,还有大约8首或12首。确切数字虽无法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正是这部分诗构成了《大地上的居所》的核心内容。而其他部分——从数量上说是大部分——则完成于东方。

这个时期,尽管聂鲁达取得了一些成就,有些甚至还相当辉煌,但是诗人自己却觉得这是他的心灵饱受磨难的时期:无论是他的存在还是他的作品都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他的计划总是落空,他的希望总是变成失望,这使他感到痛苦。首先是,他强烈渴望的旅行——到别的土地上去,不管是去哪儿——尽管有过种种诱人的可能,可哪一次也未成行。再有,就是他那位在外交部的保护人、领事司司长的许诺长达两年一拖再拖地不能兑现——尽管这位官员一再保证:诗人“在国外的职位十拿九稳”,“随时都可能拿到委任状”。特别是,作为诗人生活重要内容的爱情带给他的也是焦灼不安。在诗人和所爱的女人之间,有爱情的欢乐,更有离别、苦思,甚至疏远,还有他始终无法摆脱的魔影——贫穷,这是他中途辍学的重要原因。

诗人感到他的一切努力——“尝试”,他的一切希望,都付诸东流,围绕着他的是严酷的破灭:

如灰烬,如遍布的海洋,

在沉没的徐缓中,在无定形之中,

……

哎呀,我苍白的心不能包容,

热泪几乎滚滚流出。

——《死的奔驰》

在1925年到1927年写成于圣地亚哥的《拂晓之弱》中写道:

不幸者们的日子,破晓苍白的一天

带着灰蒙蒙的力量,带着揪心的寒气……

那是诗人精神沮丧的日子,纷乱的思绪、揪心的惶惑:

没有可忙的,没有可乐的,也没有可自豪的,

一切都变得明显的贫乏。

本应灿烂的阳光,在诗人眼中竟然:

最新小说: 曝光历代皇帝六维图,老祖宗慌了 大秦:朕让你监国,你登基了? 开局逛青楼,被老皇帝抓现行了 昏君听劝后,百官都麻了 诸天大反派:开局乞丐杀皇子! 无敌六王爷 皇子身死,替身继位很合理吧? 国公府真千金回来了! 最强锦衣 家祖朱元璋 穿越水浒之我是林冲 无双皇子:开局迎娶姐妹花 前妻难撩 嫁给落魄反派后 天命九皇子 人在古代,躺平开摆 大乾:从给公主戴绿帽开始! 低嫁(重生) 她好凶可是菜好香(美食) 你选竹马,我封狼居胥你后悔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