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游戏竞技 > 鉴罪者 > 第260章 番外2.sorority row-14

第260章 番外2.sorority row-14 (第1/2页)

同一时间,戚山雨接到了柳弈的电话。</p>

“嗯,对,人找到了。”</p>

他一边回答,一边打开了自家爱人刚刚发给他的邮件。</p>

邮件里面,是一份人面部图像匹配报告。</p>

柳弈将戚山雨传给他的几十张证件照一一输入图像分析系统,与二乔山上发现的死者的颅骨扫描图进行骨点匹配,竟然真在其中找出了一张匹配度高达75%的照片,而这个人,恰好还是他家小戚警官特地挑出来放在“优先对比”文件夹里的。</p>

“所以你们已经跟失踪者的家属联系过了?”</p>

电话那头,柳弈看了看那名叫肖鹏的青年的照片,向戚山雨问道:“确定死者就是这个人了?”</p>

“确定倒是不能确定,不过可能性很高。”</p>

戚山雨顿了顿,又补充道:“尤其是收到你的报告之后。”</p>

柳弈觉得自家小戚警官最近的情话技术似乎又进步了不少,不然怎么随口一句就能让他心中熨帖不已呢?</p>

“行啦,别给我戴高帽了。”</p>

他含笑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p>

原来,报告书上这个名叫肖鹏的青年,祖籍就在L省的某个小镇上,而小镇与八年前发生了白领□□杀人案的县城只相距三十多公里。</p>

肖鹏今年十月才满二十三岁,严格来说,死亡时,与柳弈尸检估算的年龄差了两岁。</p>

根据他女朋友的说法,肖鹏在去年十月初曾经跟她说过,自己要到鑫海市一趟,至于是去做什么,他则对女朋友含糊其辞,被逼急了,才勉强说是去寻亲的。</p>

然而肖鹏这一走,就彷如一滴雨水落入大海一样,音讯全无,手机不通、信息不回,他女朋友觉得非常担心,就到派出所报了警,所以才会在失踪人口信息库里留了档案。</p>

不过在肖鹏失踪了大约半个月以后,也就是去年十月底的时候,有一天,他的女朋友忽然收到了他手机发来的信息。</p>

肖鹏在信息里告诉她,自己在外“耍钱”时欠了一大笔债,既还不上,又不想连累她,现在只能暂时在外头躲两年,等风头过了再回来。</p>

他的女朋友当然不肯轻易罢休,立刻给他去了电话。</p>

没想到,这回倒是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头的人可能是感冒了,声音听起来很低沉也很憔悴,没什么说话的兴致,只简单说自己现在回不来了,在外躲躲再说,未免债主找到他,连这个手机号也要销掉了,让姑娘不要再跟自己联系。</p>

肖鹏在电话里的态度,彻底把他的女朋友给激怒了。</p>

女孩凶狠地挂了他的电话,又给他发了分手短信,然后不等对方销号,自己就把他的号码给拉黑了,还顺便去派出所销了案。</p>

姑娘在电话里说得咬牙切齿,痛斥肖鹏就是个渣男,但戚山雨他们却不觉得事情真有她说的那般简单。</p>

经过调查,警方很快发现,肖鹏有一个哥哥,名叫肖奎,但亲戚邻居都说,肖家长子好几年前就离家务工去了,一别经年,逢年过节也不见回老家一趟的。</p>

肖家双亲都不在了,除了失踪的大哥肖奎,与肖鹏血缘最近的就只有一个叔父,要从老家赶过来鑫海市,怎么都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所以没法立刻采到DNA样本跟二乔山发现的尸体进行对比。</p>

不过戚山雨他们还是第一时间问肖家亲戚要到了肖奎的照片。</p>

照片是十年前拍的,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穿着泳裤站在沙滩上,上半身光着,在他的脖子下方,有一片巴掌大的紫红色血管瘤。</p>

林郁清战战兢兢地跟在黄毛男人身后,紧张得手心都冒出汗来。</p>

此时他只恨自己是文职出身,专业水平不到家,连跟踪个人都活像个STK。</p>

好在黄毛男也不是什么警惕心强的主儿,要去的地方也离得不远。</p>

林郁清跟了片刻,就看到男人在一个路口拐了个弯,然后进了一间典当行,进门之前,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p>

小林警官连忙一个闪身,把自己藏在了一根电线杆后面。</p>

等人进了典当行之后,林郁清才又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伸着脑袋往门里看。</p>

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真是要多可疑有多可疑,像极了一个正在踩点的偷儿——小林警官真的很担心有路人决定当一回朝阳区群众,打110把他给举报了,闹出一桩大水冲了龙王庙,可就搞笑了。</p>

万幸的是,典当行的伙计们都没注意到店门边上还有这么一号可疑人员。</p>

林郁清看到,黄毛进店以后,就直奔柜台而去,从衬衣内袋里掏出一件金灿灿的东西,隔着防弹玻璃从小窗里递了进去。</p>

——就是这个!</p>

林郁清差点激动到嚎出声来。</p>

昨天他在暗巷里发现弥留的秃顶胖子时,第一时间只注意到对方装着大量现金的背包还挂在身上,但后来他受戚山雨的指点,仔细回忆,才想起那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竟然不知去向了。</p>

虽然金链不见了不能百分百说明受害人就一定是遭抢劫了,但随身的贵重财物消失,本身就是一个很重大的疑点。</p>

现在,他亲眼看到黄毛男掏出了一条金项链,准备在典当行抵押出去。</p>

尽管距离有些远,小林警官不敢确定它和秃顶胖子戴在脖子上的是不是同一根,但有了这条新线索,他家晴哥洗脱杀人嫌疑的可能性就又大了许多。</p>

就在林郁清心中砰砰直跳,琢磨着自己是应该先报警呢,还是先打听清楚对方身份的时候,黄毛男已经很快填好表格,完成了典当程序,然后将柜台伙计递给他的一叠钱揣进怀里,转身就急冲冲地出了店门。</p>

这下子,小林警官不用选了。</p>

他再次缀在黄毛男身后,一边跟踪,一边掏出手机,十指如飞,给昨天帮他做笔录的警官发了一条信息,告知对方自己的发现。</p>

此刻,他非常庆幸那位警官给了他名片,而自己的记忆力又足够好到他能记住名片上的手机号码。</p>

黄毛男的脚步很快,而且显然对这一带很熟悉。</p>

他飞快地经过临街的商铺,钻进一条胡同里,又熟门熟路地掀开胡同边的一道虚掩着的铁栅栏,往更深处的小巷一路行去。</p>

林郁清开始有些慌了。</p>

理智告诉他,再跟下去,他肯定会被黄毛男发现的。</p>

可若是在此时将人跟丢了,他又觉得很不甘心。</p>

踟蹰之间,他的两只脚就好像自己具有意识似的,已经紧跟在黄毛男的身后,穿过了那扇铁栅栏。</p>

栅栏后面,是一条狭窄而黑暗的小巷,里面似乎久久无人清理过,一股又酸又馊的异味弥散在空气中,破旧的家具和垃圾堵住了大半的通道。</p>

——卧槽,这就真的不能跟下去了吧!</p>

就在林郁清如此想着,并且准备折返的时候,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p>

若是在街上,这音量大约也就林郁清本人能听得见,然而这儿可是一条狭窄而安静的暗巷——距离林郁清十米外的黄毛猛地转身,表情狰狞,恶狠狠地盯住了林郁清!</p>

可怜小林警官长到这般年纪,还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p>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撒丫子就跑。</p>

但实际上,林郁清在黄毛几欲噬人的凶狠瞪视之下,只觉得腿肚子瑟瑟,光是站着就已经耗光了他全身的力气。</p>

“你是什么人!?”</p>

黄毛双目圆睁,脸颊抽搐,咬牙切齿地问道。</p>

他在说话时,脚下也没歇着,一步一步地朝着林郁清逼近,“你刚才就一直跟着我吧!说,你到底想干什么!?”</p>

——完蛋了,果然被发现了!</p>

林郁清十分绝望地想。</p>

——不不不,别慌,你别慌!</p>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p>

——你可是个刑警!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的!到底在抖什么抖!</p>

他一面给自己鼓劲儿,一面左顾右盼,试图在周围捞一样防身的物件。</p>

可惜黄毛没给他机会。</p>

在林郁清回答他的提问前,男人已然径直脑补出了答案。</p>

“你知道我杀人了,对不对!?”</p>

黄毛表情沉郁,瞳孔在激烈的情绪中骤然缩小,仿佛狩猎的饿狼一般,狠毒而凶厉,“你知道我杀了胖子,对不对!?”</p>

——EXM???</p>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不打自招了是想怎样!?</p>

林郁清差点没被黄毛的智商气得厥过去。</p>

这下好了,他想假装无事发生都不行了!</p>

眼前这凶手既然自爆杀了人,那肯定不是打算跟他忏悔来的!</p>

按照他身为资深豆梗评论员的丰富的观影经验,这会儿就该轮到犯人杀人灭口的桥段了!</p>

果然,黄毛胳膊一伸,从身边堆积的杂物里拖出一条瘸腿的板凳,“哐当”往墙上一砸,板凳立马断成了两截,前半段掉在地上,后半段擎在犯人手里,顶端看着还很尖锐,那杀伤力,估计往小林警官的小身板儿上一插,就能给他开个对穿的窟窿。</p>

“反正,老子我早就豁出去了!杀一个人是杀,两个人是杀,三个人也是杀!”</p>

黄毛举起手里的半条板凳,向林郁清露出了两排黄牙。</p>

“那再杀第四个,也没差吧!”</p>

——等等!第四个!?</p>

林郁清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先震惊于这竟然是个背了三条人命的连环杀人犯呢,还是先担忧自己眼看就要凉凉的小命才好了。</p>

或许人在面临生死绝境的时候,总是能够爆发出超越平日极限的潜能的。</p>

刚才还抖得腿肚子转筋的小林警官,这时终于冷静了下来。</p>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转身逃跑。</p>

只要他背对着黄毛杀手,他就要GAMEOVER了。</p>

光凭两人的这点儿距离,林郁清根本不可能甩掉对方,一旦自己被黄毛追上,这人再往他的后脑来上一棒子,他就会当场扑倒,失去反抗能力,然后让对方把他的脑袋当成西瓜随便敲了。</p>

事已至此,小林警官只能硬着头皮,随手从路旁的垃圾堆里捡了只瘪掉的破锅,摆出一个对敌的姿势,并且努力回忆当初自己学过的格斗知识,只希望关键时刻自己真能爆个种,顺利将黄毛凶手撂倒。</p>

黄毛“嗷”地大吼一声,举起破板凳,朝林郁清当头砸下。</p>

林郁清连忙挥锅格挡。</p>

“咣当”一声,木条砸在了破锅上,竟好似战场上的宝剑与盾牌相互撞击,余音不绝。</p>

黄毛眼见一击不能得手,顿时更火大了。</p>

他发出一声狂暴的咆哮,木棍毫无章法地一通乱打。</p>

林郁清以锅为盾,拼死阻挡住对方的猛攻,左支右绌,好不狼狈。</p>

但一味的防御始终不是个办法。</p>

在挡了六七下之后,黄毛横扫来的一下重重地落在林郁清的右手背上,打得他筋骨一麻,手里的破锅子一时拿不稳,就沿着受力的方向甩飞了出去,“铛啷啷”落地。</p>

不过小林警官倒也没就此坐以待毙,他顺势抬脚,往黄毛男的腰眼狠踹了一下,把人踢了个踉跄,自己也趁着这机会,扭头就往小巷出口的方向狂奔而去。</p>

“你TM给我站住!”</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可因为胖子当时的惨叫声实在太凄厉了,肖奎生怕他的声音会引来旁人,不敢在现场逗留,自以为“已经将人打死了”之后,没敢花时间去解他的背包,就匆匆带着染血的板砖逃走了,临走时,只来得及扯下受害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p>

行凶第二日,肖奎发现警方正在追查胖子的死因,当即决定第三回跑路。</p>

为了筹措路费,他决定在地下赌庄旁边找一间典当行,把抢来的金链尽快脱手。</p>

但肖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同样在赌场附近蹲点的小林警官撞了个正着,最终人赃并获,落网了。</p>

…………</p>

……</p>

至于张晴,他折返会宿舍,是想拿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林郁清的礼物的,没想到这一折腾,会把自己弄出来嫌疑犯。</p>

而作为嫌疑人,他确实被关了一整夜的小黑屋。</p>

不过他回宿舍时曾经碰到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同事,对方替他做了证,警方再结合小林警官的时间证言,最后排除掉了他的嫌疑,在第二天中午就把人给放了。</p>

可惜张晴人虽然是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熄火了。</p>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充电的地方,把手机电量冲到好歹能开机的时候,就看到林郁清的一溜未接来电和一排未阅信息,最近的一条,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地下赌场附近。</p>

于是张晴连忙点开位置共享功能,一路找过去,正赶上英雄救美的关键时刻,从肖奎手里救下了脑袋差点儿被锤成木木郁清的小林警官。</p>

一个月之后,某日中午,市局的午饭时间。</p>

林郁清端着餐盘,在食堂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自家搭档。</p>

他连忙蹭过去,在戚山雨对面坐下。</p>

这时,戚山雨已经快要吃完了,正准备解决掉餐盘里的紫菜蛋花汤和饭后水果。</p>

“哎,山雨啊,我问你个事儿呀。”</p>

林郁清左右瞧瞧,见旁边没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探头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和柳哥……那什么的时候,是怎么协调强度问题的?”</p>

戚山雨:“……”</p>

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林郁清,欲言又止。</p>

说真的,他不太想在午饭时间讨论这种深夜话题。</p>

“就是……”</p>

林郁清却误会了戚山雨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含蓄,对方没能听懂,“就是,‘运动’的时候,主动的那个……太、太热情了该怎么办?”</p>

“我……咳!”</p>

戚山雨差点说溜嘴,连忙清了清嗓子,找补道:</p>

“……我们家主动的那方,一般都比较温柔。”</p>

“啊,是这样吗?”</p>

林郁清露出了佩服又羡慕的眼神,“那看来,柳哥果然是个很体贴的人啊!”</p>

戚山雨:“……”</p>

他仰头快速地喝完了碗里的汤,又将橘子揣进衣兜里,果断准备撤退了。</p>

“哎哎哎,等等!”</p>

小林同学连忙拉住搭档的袖子,“你说,我要是拜托柳哥,找个机会跟我家那位交流交流……你觉得,会有用吗?”</p>

戚山雨伸出手,重重地搭在了林郁清的肩膀上。</p>

“其实,这些都是靠磨合的。”</p>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p>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少说多练才是硬道理,你明白了吗?”</p>

说完,戚山雨端起餐盘,扬长而去了。</p>

(番外完)</p>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正文连同番外就全部完结啦!我总算又写完了一篇大长篇!!\(′Д`)/</p>

===</p>

就,身为一个扑街作者,我大概是责编超不待见的那种类型,之前这文迟迟未能入V,连责编都说“我已经没有榜单可以排给你了。”</p>

说实话,当时我受的打击蛮大的,而且正好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所以也很迷茫,不知道将自己仅剩的休息时间全部耗在写这么一篇扑街文上,到底值不值得?</p>

不过,总之,反正,在读者小天使们的留言鼓励之下,我都坚持过来啦!</p>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的读者!一一抓过来MUA一口!</p>

===</p>

接下来我依然会继续写文,新文文案《惊叫循环》已经开好了,是我最喜欢的惊悚悬疑类无限流题材,点进作者的作品列表就能看见啦!</p>

不管小天使们是不是感兴趣,请戳个预收,算是给我个鼓励嘛!o(TTVTT)o</p>

然后,我先休息半个月,攒攒存稿什么的,新文九月中旬开坑,希望在下一本还能见到大家,MUA~~~=3=</p>

(PS.如果有读者愿意给本文做完本评分的话,跪求个好评……作者很怂,求好评啊拜托~~~)</p>

林郁清听到身后传来黄毛勃然大怒的咆哮,还有追赶他的脚步声。</p>

但他根本不敢回头,只拼命地往前跑。</p>

就在他跑到铁栅栏前,伸手想要去拽的时候,栅栏却猛地向着相反的方向打开了,另一个人影蹿了进来,拦在了林郁清与黄毛之间。</p>

小林警官呆住了。</p>

他看到,他家晴哥,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背后。</p>

“你、你……”</p>

林郁清的嗓子哽住了,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p>

张晴没有回答。</p>

因为此时他右臂朝前一伸,用胳膊挡住了黄毛落下的一棍子。</p>

坚硬的木头砸在血肉之躯上,自然是很疼的。</p>

张晴只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一瞬间已经疼到麻痹了。</p>

不过,他从来没这么庆幸过,他是个左右手都可以灵活使用的左撇子。</p>

张晴强忍痛楚,抓住这个机会,用左手反握住半截破板凳的前端,手臂一压,半身一扭,用自身的重量和惯性,硬生生地夺下了木棍。</p>

那之后,林郁清愣在原地,眼见着他家晴哥单手持着截板凳腿儿,把对手撂倒在地,打得嗷嗷直叫。</p>

黄毛惊慌失措,满地乱滚,然后一头撞在了巷口的杂物堆上,被一张单人沙发砸中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p>

林郁清:“……”</p>

这转折实在太过突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喜悦都没有,表情一片茫然,完全就是个空白的囧字脸。</p>

“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p>

张晴捂着自己疼到抬不起来的右手,回头对小林警官说道:</p>

“你来H市的时候,为了方便让我接车,对我打开了你手机的位置共享,就一直没关上过啊,笨蛋!”</p>

后来,黄毛被抓获归案,经H市和鑫海市警方合力侦办,揪出了一桩环环相扣的连环杀人案。</p>

黄毛真名肖奎,正是二乔山上发现的白骨尸肖鹏的亲哥。</p>

八年前,当年才二十四岁的肖奎打算南下务工,到县城坐火车,却在车站不幸被偷了钱包。</p>

他本打算趁着夜里无人时,找个冤大头抢点钱,好弥补自己的损失。</p>

只是受害的女白领长得年轻貌美,肖奎抢劫时见色起意,不止求财,还劫色害命。</p>

杀了人之后,他觉得很害怕,连夜搭上一辆绿皮火车,逃离了县城——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办案的警察虽然在当地过了一遍筛子,却还是没能从中揪出真凶,反而让他逃之夭夭了。</p>

后来肖奎在南方某座城市落脚之后,越想越担心,总是整天疑神疑鬼,生怕哪一日警方就找到他了。</p>

为了摆脱这个顾虑,肖奎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换个身份。</p>

八年前的人口信息库还不完善,确实让不少犯罪分子找到空子可以钻。</p>

肖奎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打听,辗转认识了几个专门做这种地下生意的贩子,从他们手中买了个新的身份,完全抛弃了“肖奎”这个名字,同时也跟老家的亲属断绝了联系。</p>

如此,八年过去了。</p>

肖奎用新身份在鑫海市站住了脚跟,也算是攒下了一点身家。</p>

可偏偏这人生性好色,成日夜宿花街柳巷,去年有一回,嫖=娼被逮了个现行,光着身子被警察从洗浴城牵出来,又刚好赶上全国性的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就这样上了官方新闻。</p>

虽然上电视的时候,肖奎是低着头没拍到脸的,不过他脖子下面那块巨大的血管瘤实在太有特点了,别人可能还不会注意,但他的亲弟弟肖鹏却一眼就认出新闻里那人就是他失踪了八年的大哥。</p>

于是肖鹏收拾了个包袱,来了一出千里寻兄。</p>

不过,他来找肖奎的理由,也并不是单纯为了什么手足之情。</p>

当时肖鹏快要结婚了,急需一大笔钱做礼金和购入婚房之用,而他只是个一直在打散工的小年轻,手头紧得很,就想从这位久未谋面的哥哥身上挖出块肉来。</p>

两兄弟见面以后,肖鹏向哥哥要钱,而肖奎又生怕弟弟将他的身份捅出来,就对他产生了杀意。</p>

所以他借口约弟弟到二乔山钓鱼,在后峰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用石头将人砸死,又推落山崖掩藏尸体。</p>

在第二次杀人之后,肖奎才再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恐慌。</p>

毕竟鑫海市可不同于当年那座又小又破什么都不完善的县城,是处处有监控,步步要查证的。</p>

他很怕自己的罪行会败露,又故技重施,连夜离开了鑫海市,跑去隔壁H市,投奔了一个住在城郊的酒肉朋友。</p>

找好新的落脚地之后,肖奎还很狡猾地用弟弟的手机给弟弟的女朋友发了“躲债”的信息,而且两人毕竟是亲兄弟,说话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竟然还用电话蒙混了过去。</p>

肖奎在H市一躲就是半年。</p>

直到他觉得风头已过,才跟一只冬眠醒来的土拨鼠一样,重新冒头,外出活动。</p>

只是此时他手上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肖奎就开始谋划起如何快速来钱的渠道。</p>

本来,那一日,他只是陪哥们儿到地下赌庄“长长见识”的,却凑巧碰到手气很不错的秃顶胖子,眼见他赢了个盆满钵盈,大把的粉红色毛爷爷快要把背包都塞爆了,肖奎就坐不住了。</p>

当晚,他一路尾随胖子与其跟班回到平房区,等两个跟班各自回了工地之后,他才突然在僻静处蹿出来,要抢对方的背包。</p>

但秃顶胖子人虽笨重,却也不是善茬,两人遂扭打了起来。</p>

情急之间,肖奎用在工地随手捡到的板砖多次猛力敲打胖子的头部,活活将人打成了重伤。</p>

最新小说: 在下白无常:夫君请赐教 盛世冥婚:鬼夫,夜夜撩 诡玉秘事 捉捉鬼泡泡妞 阴阳当铺事件簿 旷世绝恋:千生连 巫女灵婚:吸血鬼恋人 鬼吹灯前传:魁星踢斗 鬼门棺 恶魇凶咒 半僵实录 天师传说 恐怖复苏:我是白无常 惊悚游戏:开局劝女鬼好好学习! 诸天:开局变成黑眼僵尸 全网震惊:这是你亲妹? 猞谜 道霸 绑定国运:我横推怪谈世界 绝望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