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第2章</br></br> “嗯,你好。”喻司亭点头示意,略显冷淡地回应三个字后收回了目光。</br></br> 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被人听了墙角,或者说事已至此,没必要再越描越黑。</br></br> “我还要开学科教研会,失陪了。”随后,喻司亭拎起两本教材,迈步走向门边。在离开办公室之前,他又停下脚步,回头对教务主任补充了句:“刚才说的事,您再慎重考虑一下。”</br></br>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后,教务领导明显有些尴尬。</br></br> “别站着了,坐。”他转身亲自去倒了两杯茶水,一边动作,一边开口打圆场,“学校做好的决定不会因为他的个人原因改变。而且喻老师就是对生人有点冷,相处久了就好了,回头我会做他工作,以批评扭正的方式。”</br></br> “不至于的,主任。”初澄勉强地笑笑,“如果我能教好学生,喻老师当然不会再说什么,如果教不好,那他就没有说错。”</br></br> 教务领导见初澄不计较,自然松了一口气,在对面沙发坐下,接着说:“按照惯例,新师入职的第一个学期都是只教一个班级。学校这边决定就让你暂时带高二七班。我们这个职业确实是很讲资历和经验的,但并不代表年轻人逊色,毕竟很多东西都在改变。既然学校招了你过来,就是对能力认可,慢慢来吧,路还长着呢。”</br></br> 初澄虚心受教:“是,我听学校的安排。”</br></br> 教务主任赞许地点点头:“好,那我再给你说说年级的具体情况……”</br></br> 与领导谈话向来让人神经紧绷,初澄全程坐得笔直,时间久了感觉肩膀都有些酸了。</br></br> 又聊了会儿,教务主任才抬腕看了看表盘:“就先到这里吧,等会儿各班级的所有任课老师要在一起开新学期碰头会,你去提前认识认识同事。工作上遇到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br></br> “谢谢主任,那我就先去了。”初澄起身告辞。</br></br> 初澄离开教务处,还没走几步,听到走廊里有人喊他的名字,回头见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青年人站在不远处朝他招手。</br></br> “师兄。”能在这里看到对方,初澄并不觉得惊讶。</br></br> 周瑾,周师兄,同样毕业于北师大,曾是他师娘的学生,几年前也是通过定点校招签过来的,目前在十中任化学教师。早些时候听说初澄要到这边来工作时,周瑾还帮他租了房子。</br></br>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报到了,我们俩还想着中午一起去车站接你呢。”周瑾边说着,边又从隔壁办公室里拉出一个人,“这就是我未婚妻,沈楠楠。”</br></br> 站在他旁边的女老师身材小巧,娃娃脸,皮肤很白,留着一头柔顺的黑卷发。</br></br> 初澄对其早有耳闻。她是亭州本地人,高中的时候就和周瑾在一起了,毕业后回家乡考了教师编。</br></br> 当年,周瑾是师娘的学生里唯一一个没考博没留学也没扎根在北京的,就是因为不想让姑娘等太久。</br></br> 初澄绽出明朗的笑容:“嫂子好。”</br></br> 沈老师被叫得有些不好意思,含</br></br> 蓄地点点头。</br></br> 周瑾接道:“我们俩正要去开碰头会。这学期我继续带5班和6班,她教7班和15班的英语。对了,给你定岗了吗?”</br></br> “恩。”</br></br> 初澄颔首,“我也在7班。”</br></br> “那巧了,你们俩可以一起进去。”周瑾仰起脖子示意。</br></br> 头顶正好是高二7班的班牌。</br></br> 初澄猝不及防:“这个会,具体是什么形式的?需要做哪些准备?”</br></br> 沈楠楠温声解释:“别紧张,没那么严肃。就是老师们围在一起坐着喝喝茶,谈谈新学期的各种学习规划,科任配合主班开展工作。”</br></br> “那七班的班主任?”</br></br> “你说喻老师啊?”不必明言,沈老师已会心一笑,“他对学生是挺严厉,但你们是同事关系,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br></br> 想起之前那种让人打怵的眼神,初澄自我安慰式地重复:“对,是同事。”</br></br>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余光瞥见身侧走来另外一位年长的教师,像是瞬间条件反射般让开了路,颔首礼让道:“老师,您先进。”</br></br> 沈楠楠愣了愣,而后噗嗤一声:“看来你的角色切换还需要点适应时间啊。李老师,上午好~”</br></br> “你也好。这位是……”同样被吓了一跳的物理老师恢复了慈祥的笑脸。</br></br> 沈楠楠顺势引荐:“新学期代班尤姐的初老师。”</br></br> 李老师投来友善的打量:“看着像只有二十岁,本科生?”</br></br> 初澄噙着笑摸摸鼻尖:“23,今年硕士毕业。”</br></br> “真年轻啊。”李老师感叹时,就着推门的手,还抚摸了一把自己已泛白的鬓发。</br><</p>/br> 教室的前门吱呀一声打开。</br></br>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喻司亭随意倚靠在讲台边的大长腿。漂亮流畅的肌肉线条自腰椎两侧而下,把西裤布料撑起得平整顺滑。</br></br> 无论见他几次,初澄还是很难把这人的形象和班主任结合在一起。</br></br> 喻司亭在黑板上角粘好课表,转身看过来,由于讲台高度原因而略垂着眼睑,一双黑眸漆亮深仄。</br></br> “人齐了吧,先坐。”</br></br> 两位面生的科任老师正在教室前排闲聊。沈老师、李老师都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各自找座位坐下。初澄也跟随着。</br></br> “虽然学校的碰头会只是惯例不是必须,但正式开学后大家都很忙,很难有时间像这样一起坐下来聊。在座也都是从高一开始的老搭档了,应该不需要我来主持,就趁着这个机会说说新学期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或者定的规矩,我会尽力去配合辅助,完成大家的教学安排。”</br></br> 喻司亭低头整理着讲桌上的各种材料,嗓音缓而平淡。</br></br> 等到他做完手边的事情,目光顺势落在初澄身上,似乎是才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br></br> “在开始之前,新加入进来的初老师,想先说两句吗?”</br></br> 已决定多听多学少说话的新师突然遭cue,猛的抬头,与讲台上的人对视在一起,也成功被对方捕</br></br> 捉到了自己眼底那两分不易察觉的无措。</br></br> 仿佛那人要看的就是这个效果。</br></br> 好在作为优秀师范毕业生,有着千锤百炼后的肌肉记忆。初澄又是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进行了肢体自动应对。</br></br> 他站起身做了个自贬不足,谦逊有余的自我介绍,坦然地把自己说成经验不足的“楞头小子”</br></br> 来请各位前辈关照指正。</br></br> 喻司亭漫不经意地摆弄着即将要用到的课件,只在听到某四个字的形容词时唇线微抿,但没有说话。</br></br> *</br></br> 碰头会结束,教师下班。</br></br> 周瑾帮初澄把行李拿回了他们合租的房子。</br></br> “在新的教工宿舍落成之前,你肯定是申请不进去了,只能暂时租着住。这屋归你,其他是公用区,地方不太大,但等我搬出去之后就能宽敞点了。”</br></br> 周瑾简单地介绍了一遍房子格局。</br></br> 卧室很小,和读书时的宿舍差不多大。初澄只瞄了两眼没再细看,反而抓住了不同的关注点:“这么说,你和沈老师的好事将近了?”</br></br> 周瑾点头:“恩,新房装修得已经差不多了,打算今年领证办婚礼。”</br></br> “恭喜呀,事业家庭双落定,师兄的人生方向已经很明朗了。”初澄笑着祝贺。</br></br> “那你呢?”周瑾问。</br></br> “我啊?”初澄靠向沙发,语气悠然,“副校做毕业讲话的时候说了,选择教育就等于选择清贫。所以在哪还不是一样?反正我一时半会也还买不上房,总不能留在家里啃老吧?”</br></br> 周瑾一笑:“话是没错,但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来这儿教书。”</br></br> 虽然和初澄差着几届,但周瑾也经常听导师夫妇夸起,这小子绝对是他们两大师门里脑子最聪明、前途也最光明的。</br></br> “我就不是搞学术的料。”初澄不以为意,惬意地后仰拉伸,“当初读研也是因为年纪小不想那么快进入社会,索性再混两年。”</br></br> “随你怎么想。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其实亭州这个地方还不错。”周瑾给出了个良心评价,鼓励性地拍了拍后辈肩膀,“行了,你自己慢慢收拾吧,楠楠还等着我呢,走了。”</br></br> 初澄摆了摆手,而后深吸一口气从沙发上爬起来,开始归置行李,打扫卫生。</br></br> 终于收拾好一切后,窗外的天色已经黑透了。初澄觉得无比疲惫,随手挂好白天穿的衣服,准备早点休息。</br></br> 忽然,衣架下传来细索的飘落声。一张百元纸币从衬衫口袋坠向了地面。</br></br> 在手机支付时代已经很难看到现金了。初澄捏着它思索三秒钟,才记起是昨夜喻司亭被当街撒钱后漏捡的那张。</br></br> 顿时,他的睡意全无,索性掏出笔记本电脑插上网线,发消息喊室友徐川出来一起打游戏。</br></br> [嘟——]</br></br> 微信语音被接通。</br></br> 伴着机械键盘的敲击声,徐川懒洋洋的嗓音传来:“你这夜猫子真是恐怖,明天不上班吗?怎么还像上学的时候那么有瘾?”</br></br> 初澄自小就不是个爱好学习的孩子。高中的时候,他总是学一半玩一半,仗着脑子聪明,虽与清北浙大无缘,但也考上了京字头的老牌名校。上了大学后甚至还沉迷过一阵子网游,那时候他可没少带着川哥在网吧通宵。</br></br> &ldquo;&rdquo;</br</p>></br> ©本作者提裙提醒您《放学后别来我办公室》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br></br> 徐川听了解释不禁发笑:“太正常了。职场新人嘛,总是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上班第一天遇到什么事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br></br> 初澄没在意他的阴阳怪气,反问道:“你猜我教的班级班主任是谁。”</br></br> “这我上哪猜去,你直接说。”</br></br> “昨晚的宾利车主。”</br></br> “嚯。”听说了这事,徐川的声音里明显带上了浓厚兴趣,“帝都的风月都延续到亭州去啦,那你看见富婆了吗?”</br></br> 初澄啧声:“你正经点。”</br></br> 徐川笑得夸张:“行行行,快和我说说发生什么了?他又把你自行车堵住啦?”</br></br> “……”</br></br> 初澄被噎得语塞,可暗自想想倒也真没什么冲突。不就是被人质疑能力了么?自己刚毕业,这事本属于正常。</br></br> 耳机里无人说话,徐川便噼里啪啦地按着键盘,自顾自打游戏。</br></br> 停顿半晌后,他忽然接着开口:“哎,你们学校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开宾利的都去当老师了。万一以后真闹点矛盾,你说领导会向着谁啊?毕竟他们之前签字的时候也会看过你的政审表吧?”</br></br> “打住。我又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br></br> 初澄说这话的时候手速极快地敲键,在游戏界面里用一套连招同时暴击两个玩家角色。泄愤下的超高伤害输出让对手都变成灰名倒在了他脚下。</br></br> 确实,初家一不经商二不从政。但自今往前数三四代,从历史考古到文坛书画,再到学术教育,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能搜出长篇百度百科的分量级人物。</br></br> 一脉相承的常青藤唯独在初澄这里起了枝丫。他从小就立志做个远避光环的普通人。如果能随心所欲一点,那就更完美了。</br></br> 这也是他一毕业就离开北京的初衷。</br></br> 笔记本屏幕光一闪,跳出pk胜利的结算页面。</br></br> 初澄道:“再来一把。”</br></br> 徐川打趣:“还玩?你不怕熬出黑眼圈明天上班被宾利老师艳压啊?”</br></br> 被说到了今日郁结的敏感处,初澄忽然一本正经:“嘶,单就职业气场来说,我和他,差距真的这么大吗?”</br></br> “说实在的,他也不是很像老师。但你……”徐川憋着一阵笑,尽量评价得客观,“坐在学生堆里伪装个男高不成问题。”</br></br> “一时间很难分辨你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初澄又气又笑,轻声嘟囔了句。这一次,他飚着手速,更迅速地解决了竞技对手,而后松开鼠标,抻着懒腰畅然一叹:“爽了,去睡觉。”</br></br> “嘿……”徐川还没反应过来,已见好友下线提醒,从语音通话另一头乐着评价,“你这人,自我调节能力相当卓越啊。”!</p>

最新小说: 叶无道宋雨涵 今上令我很担忧 只想和你暖下去 明主养成计划 入侵[向哨] 从德玛西亚开始崛起 工匠之王 贫穷使我无所不能 修真少年春衫薄 君梨有个狠夫君 风流狂医叶孤尘 穿书八零:山里汉的娇娇媳 叶军浪苏红袖 你透视呢,乱看阿姨心事干啥?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