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第7章</br></br> 作为惯性熬夜爱好者,初澄露面的首个早自习就顶着满脸倦色。</br></br> 即便遭遇职场滑铁卢,身体精神双疲惫,凭着敬业心,他还是坚守岗位,把鹿言旁边的空位发展成了自己的另一张办公桌。</br></br> 好在这一日是教师节,十中全校停晚自习。</br></br> 五点钟,教工提前下班。初澄离校前,按照群内消息通知到收发室领取节日福利。</br></br> 周瑾进门时,他正蹲在高摞的果汁箱前认真挑选口味。</br></br> “精神状态尚可啊,初副班。”周师兄见他认真的模样,开口调笑。</br></br> 初澄没起身,自然地向他征求意见:“橙子还是山楂?”</br></br> “两种都拿呗,我那箱也给你喝。”周瑾凑近,随手拎几箱东西后在领取名单上签了字,边摆弄手机,边继续道,“正好我还要找你呢。”</br></br> 嗡——</br></br> 初澄的手机随之轻振,是一张电影取票码,观看时间就在今晚。</br></br> “我记得前几天你念叨着想看这个,就买了。”</br></br> 初澄察觉异常,略掀眼尾,轻声狐疑:“无事献殷勤,打什么主意?”</br></br> “难得我和沈小姐都没有晚辅导,想趁机约个会,请求我方同志批准。”周瑾遭拆穿也不觉尴尬,大方坦白。</br></br> “这关我什么事?”初澄无奈,感慨自己上完一天班还得被迫吃狗粮。</br></br> 周瑾眯眼笑着解释:“当然有关系。我想在家里给她做顿烛光晚餐嘛,你在,不合适。”</br></br> “啧……你们这些情侣腻歪起来真是不顾单身人死活哈。”初澄虽心灵受创,但遭不住师兄诚挚拜托的眼神,把选好的教师福利都留给他带回去,“好好好,我去看电影。喝水别忘挖井人,回头成家记得让孩子喊我作干爹。”</br></br> “叫干哥哥都行。”周瑾心愿达成,竖着大拇指目送“伟人”离开。</br></br> 电影开场的时间很近。初澄走出校园直接打车到商贸大厦,就近在美食广场吃了口晚饭,然后拎着杯冰咖啡上楼取票。</br></br> 伴着电梯厢门打开,里面传出惊喜一声:“初老师!”</br></br> 初澄从手机屏幕抬头,先瞧见穿一身衬衫黑裤、身高腿长的喻司亭,第二眼才是在他身后说话的鹿言。</br></br> “巧。”见对方稍愣了一下,喻司亭开口提醒,“几楼?”</br></br> 初澄跨进门,瞥向已经亮起的影院楼层:“一样。”</br></br> 喻司亭只点头没说话,身子依然站得笔挺。</br></br> “初老师你也来看电影啊?哪一部?”鹿言明显更热情些,向前凑了凑,闲聊着问。</br></br> 初澄指了指电梯内粘贴的海报,答道:“新上的动作片。”</br></br> “噢,我们看这个。”鹿言所指的是部动漫喜剧。</br></br> 如果是早前,初澄也许想象不出喻司亭那种不苟言笑的人会带孩子出来看动画片。</br></br> 自从记下“阅了”两字的仇,他越发觉得,这家伙虽然顶着张冷酷脸,但实则腹藏恶劣,干出什么事都不足为奇</br></br> 。</br></br> [叮——电梯上行。]</br></br> 影院楼层到达,几人一同来到接待处。前台旁立着一张应景的“不忘师恩”</br></br> &ldquo;☠”</br></br> 初澄从自动取票机处拿了自己的观影票,转身向两人知会。</br></br> 喻司亭颔首示意。</br></br> 新上线的影片,票房依然火热。入场处排着长长的队伍。初澄一边嘬冰咖啡,一边刷看手机,跟着人群缓缓前行。</br></br> “初老师,等一下。”</br></br> 就在初澄从工作人员手里拿回票根时,鹿言的嗓音再次从背后响起。</br></br> 初澄应声回头,看见学生抱着一桶巧克力味的爆米花迎面走来。</br></br> “这个给你。”他把纸桶递过来,还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盲盒玩具。正是刚刚海报上画的那种。</br></br> “给我?”初澄觉得奇怪。</br></br> 鹿言笑笑:“恩,我舅和柜员说你是他的同事,她就多送了一份。”</br></br> 男生说着还朝他晃晃手机。</br></br> 屏幕上是一张实况照片。主人公正是自习时在教室最后排困到拄头瞌睡的初老师本人。</br></br> 早晨清透的阳光从窗帘边洒落,朦胧光影交替,莫名给人一种睡梦酣甜的感觉。</br></br> 可当事人无心关注自己上镜与否,因为这个角度显然是喻司亭站在讲台上拍的。他甚至还有可能举高了手臂。</br></br> 初澄心情复杂,接过来自同事的“热心馈赠”,嘴唇间挤出几个字并非发自肺腑,而是来自于牙缝的字:“帮我谢谢他。”</br></br> “至少,爆米花还挺好吃的。”鹿言努力地忍笑摆手,“好像要开</p>场了,你快进去吧。”</br></br> 电影即将开始,放映厅内亮着一排绿色的安全灯。初澄找到自己的位置落座,趁屏幕上播放安全片的时间,把盲盒拆开。</br></br> 一枚老师伏案姿势的印章出现在他的手心。小巧精致,但又恰到好处地带着嘲讽力。</br></br> 初澄左右摆弄,哭笑不得。</br></br> *</br></br> 大咖云集的电影没有辜负院线高评分,刺激的剧情让人回味无穷,结局处设的悬念也很对推理迷的口味。</br></br> 初澄觉得近日来的工作压力都被缓解了。</br></br> 他一边走出影院,一边发语音给周瑾:“我准备回家了。”</br></br> 周瑾那边应该已经结束了烛光晚餐,消息回得很快。</br></br> [外面下这么大,你有伞吗?]</br></br> “啊?下雨啦?”</br></br> 初澄走到商场一层才听到稀里哗啦的雨声。如注的水流从屋檐处落下,大雨泼洒在地面被风吹成波纹状。</br></br> “嚯,还挺大。没伞,你要给我送吗?”</br></br> 发完这两条语</br></br> 音,初澄把手机塞进兜里,顶着手提袋跑向透明的公交站遮雨棚。单单是这么几米距离,他脚上的帆布鞋就已经被淋湿了。</br></br> 街上的出租车都是满客状态,完全不在意路边是否有招手的乘客,一辆接着一辆带着雨雾急驰而过。</br></br> 有点难搞了。</br></br> 初澄叹了口气,正想用打车软件试试运气。一辆从商厦停车场开出来的白色suv停到了他身边。</br></br> 副驾驶车窗降下,露出鹿言清秀的脸孔。</br></br> “老师,你去哪啊?”</br></br> 初澄还没答,后面紧跟着的车辆按喇叭催促。</br></br> Suv主驾驶上的人目不斜视,沉嗓道:“先上车。”</br></br> “噢。”初澄拉开后排车门迈上去。</br></br> 喻司亭开的是一辆丰田霸道,市价落地70万上下,比起他在北京的那辆宾利添越低调很多。</br></br> 车内的铺设装饰相当干净,连地垫都整洁得不染灰尘。初澄的鞋和裤角都有点湿还带着泥浆,这会儿只能老实坐着,不敢乱动。</br></br> 他的手机响起一声,是周瑾发来的消息。</br></br> [想太多了,我准备在家给你煮姜汤。]</br></br> 这是在咒我被淋感冒吗?为人师表的家伙,真是恩将仇报。</br></br> 初澄刚想回复。前面坐着的鹿言忽然转身过来,打断了他的思路。</br></br> “初老师,要一起去吃宵夜吗?”</br></br> “噢,不了。我住在运城家园,你们把我放在顺路的地方就行。”初澄觉得喻司亭让自己搭车是一回事,但他们好像还没熟到一起吃饭的程度。</br></br> “运城……那好像挺顺路的,我们住繁天景苑。”鹿言默念一遍听到的地名,转向驾驶位,“小舅,你先送初老师回去吧。”</br></br> 喻司亭应了声“恩”。</br></br> 因为打算在亭州定居,初澄研究过这里的楼盘。繁天景苑,全市最好的河畔洋房,与他现在住的地方隔桥相望。</br></br> 初澄脱口而出:“那边的房价贵得离谱吧。”</br></br> 喻司亭看着倒车镜打起方向盘,随口道:“买了挺久了,之前还算便宜。”</br></br> 就算再往前倒10年,那也是天价楼盘好不好。</br></br> 对方的语气过于平淡,反而惹人腹诽。喻司亭年纪不到30,就算他上学再早,参加工作的年限也不会太久。</br></br> 那说好的“选择教育就相当于选择清贫”呢?为什么他会这么有钱?</br></br> 人比人真是逼死人。初澄想到自己微薄的工资和待还的花呗,郁闷不语。</br></br> 喻司亭通过后视镜看他一眼,没有再继续说话,在暴雨中把车子开得平稳。</br></br> Suv驶到运城园区。窗外的雨势已有减弱,但密集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还是噼啪作响。</br></br> 喻司亭在横杆前鸣笛示意。穿着胶靴的门卫站在遮雨棚下摆了摆手,意思是需要登记才能放行。</br></br> 初澄忙开口:“门禁挺严的,而且你进去之后不好绕出来。我在这里下就行,没剩多远了。”</br></br> “没事,坐着吧。”喻司亭嗓音清冷地说了几个字,然后十足配合地停下车,打开窗签字留联系方式。</br></br> 他写字时,袖口被风刮进来的雨染湿了些,也浑不在意。</br></br> “住几号?”</br></br> “29栋最里面。”</br></br> 物业盘问结束后才打开横杆。喻司亭把车开进去,停在了差两步就能进单元门的距离。</br></br> 初澄下车,迎着路旁的光亮道谢:“麻烦了,还特意送我进来。”</br></br> “如果你一上岗就请病假,对我和我们班的风评影响都不好</p>。”喻司亭说的是玩笑话,但挖苦之外好像又有点道理。</br></br> 初澄一笑,看在他载自己到楼下的份上不予计较。</br></br> “初老师明天见。”鹿言探头摆手。</br></br> “再见。”初澄目送喻司亭倒车,突然注意到对方车前。</br></br> 一路上灯光不太亮,他现在才看到那里也摆着一个拆开了的盲盒。</br></br> 是一位老师捧书滔滔不绝的造型,浑然不知某捣蛋的学生正在他背后扮鬼脸。</br></br> 因为代入感太强,初澄第一时间联想到了监管自习时的自己。</br></br> 他掏兜翻出另外一个。灵光一闪间,终于理解喻司亭毒舌时的乐趣来源于哪儿了。</br></br> 大概是因为太过得心应手而感到无聊的职场老鸟,在自己领空之下发现了一只笨拙学飞的鹅。!</p>

最新小说: 叶军浪苏红袖 你透视呢,乱看阿姨心事干啥?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 三重天之埋妆记 这个天神无下限啊 分久必婚 貌合情离 放爱入局 开局无敌的地球男人 分泌血族多巴胺 这反派,不当也罢 女配她妈是豪门大佬的白月光 我是真的重生啦 我失忆前好像很强的样子 红雾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