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星期五,下早自习的铃声响起。</br></br> 初澄从教室回到语文组,隔着几步距离就听到里面有笑谈声,隐约能辨出有周瑾的声音。</br></br> 他走进门,果然看到师兄在办公室里给各位老师们送喜糖。</br></br> “这么快就回归工作岗位了?”初澄坐回自己的位置,笑吟吟地看他,“在老家的婚礼办得怎么样?看群里的视频可是相当热闹。”</br></br> 已为人夫的周瑾仪态斯文依旧,摆手道:“别提了,这几天累死人了。”</br></br> 初澄问:“你们怎么没去蜜月旅行啊?”</br></br> 周瑾:“你嫂子放心不下学校。反正一到寒暑假我们俩也有的是时间出去玩,不赶着这一个月。”</br></br> “喔,我嫂子~”初澄特地重复一遍这个称谓。</br></br> 果然是结了婚如胶似漆,以前师兄可是直呼楠楠的。</br></br> 周瑾笑,顺势递来一包喜糖。</br></br> 他垂眸间,看见初澄桌上有一杯塑封的粥,几乎没怎么喝,但已经冷透了。</br></br> “嘿?你这是早饭还没吃呢,昨天又熬夜了?”自己成了家的师兄也忍不住要唠叨,“我不在的这一个星期,除了点快餐,您老人家该不会是一口热饭没吃过吧?得,回头金姨再问,我只能说这活我干不了了啊。”</br></br> 初澄心虚:“早上有点胃胀气,就没喝。”</br></br> 周瑾的神色沉了沉:“你不只一两次觉得胃难受了吧?要不找个时间去医院看看?以你的那种起居方式,如果再不注意,身体早晚会受不住的。”</br></br> “这,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初澄的指尖轻抵着腹部,自行思量,“最近都只是饭前饭后才有轻微的不适,可能消化不良。去检查的话需要做胃镜吧……感觉有点瘆得慌。”</br></br> 周瑾没扭着坚持,只嘱咐道:“反正你自己观察吧。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去看,别拖着。”</br></br> 初澄点头:“我知道。”</br></br> “今天下午放学后,我和你嫂子回请同事,别忘了过来吃饭。”周瑾边说着,边拍拍他的肩膀。</br></br> 初澄目送他离开,然后拿起桌上的冷粥,俯身扔进垃圾桶。</br></br> 这一伏一起间,他忽然想起一件事。</br></br> 诶?我也不是没吃上热饭啊。之前还在喻老师那里蹭了一顿酸菜鱼。</br></br> *</br></br> 放假前的星期五下午只有两堂课,最后一节还是自习,留给老师们布置作业。</br></br> 各科的课代表忙着穿梭在课桌间分发卷子,班里的秩序稍微有些杂乱。</br></br> 喻老师不在教室。初澄坐在他讲台旁的位置上,看管纪律。</br></br> 教室后排,穆一洋懒懒地趴在桌子上思考人生。他和徐婉婉之间摆着厚厚一摞教材,泾渭分明。</br></br> 初澄张望片刻,踱步走下去,轻轻敲他的桌角,示意他坐好。</br></br> 穆一洋却精神恹恹的,用两根手指撑开自己的眼皮,做出一副在努力看书的样子。</br></br> 这一连多天,他与丁慧之间似乎总是爆发争吵,导致</br></br> 上下课的状态很不好。</br></br> 见学生如此摆烂,</br></br> 初澄又气又笑,</br></br> 居高吐出两字:“出来。”</br></br> 穆一洋一顿,而后慢腾腾地起身跟上。</br></br> 这会儿临近放学,五楼的办公室里几乎没有其他老师在。初澄领着学生走进空无一人的语文组。</br></br> 关门时,初澄注意到到穆一洋行走时的动作还是跛得明显,关心道:“脚恢复得怎么样了?”</br></br> 穆一洋答:“好些了。初老师,您找我有事?”</br></br>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最近看你都是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初澄转身,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br></br> 面对这样的问题,穆一洋的情绪不高:“您应该都知道了吧。”</br></br> “我需要知道什么吗?”初澄仰起头看他,眉宇间的神色与往常并无分别。</br></br> “初老师~”穆一洋有些无奈,拖着尾音拆穿,“您和我大哥同流合污得已经很明显了。”</br></br> 初澄好整以暇,好听的嗓音如旧,却带着些温和的压迫感:“既然知道我们俩是一伙的,那应该也清楚,我现在就可以把他叫过来,处理一下你最近的学习状态问题。”</br></br> “……”</br></br> 穆一洋与初老师对视片刻,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默默站直。</br></br> 果然,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大哥都是好用的。</br></br> 初澄心中暗笑,但保持着脸色淡定:“能聊聊了?”</br></br> “还不是您想聊就聊……我哪里有话语权。”穆一洋垂头背手,一副标准的听训模样。</br></br> “好吧,那我现在就把这个权利给你。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可</p>以说,没有的话就可以回去趴着了。”初澄转过身不再看他,自顾自收拾起自己的办公桌,“我会和喻老师打招呼,就说你身体不舒服。”</br></br> 穆一洋保持沉默,但也没走。</br></br> 发觉学生没有动作,初澄微掀起眼睑,出口的话音平静而冷淡:“我刚才给你的,应该没有傻站着这个选项。”</br></br> 穆一洋犹豫片刻。</br></br> 说实话,他最近被吃飞醋的女朋友吵得身心俱疲,自知状态极差,既害怕会被初老师汇报给大哥,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回去再继续心烦。</br></br> 事已至此,他似乎已经能想到最坏结果,所以干脆豁出去。</br></br> 穆一洋:“初老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br></br> “语文问题?”初澄并不正眼看学生,权当不知道他此刻的纠结。</br></br> “不是。”穆一洋开门见山,“我想知道,在你们眼里是怎么看待早恋的。”</br></br> 初澄没忍心晾他太久,停下动作正色道:“可能我的观点和喻老师不太一样。我并不反对学生时期的懵懂恋爱。”</br></br> “为什么呢?”穆一洋不理解。</br></br> “因为那种喜欢很纯粹简单。可能始于一天阳光正好,可能是一件合眼缘的白衬衫,也可能是篮球场上的跳跃,或者是课间教室的笑声。如果这些能成为日后的回忆。我觉得还挺有纪念意义的。”</br></br> “可恋爱里不</br></br> 只这些。”穆一洋提到,“还有吃醋、吵架、冷战,和分手威胁。”</br></br> 看着学生过于认真的细数,初澄笑言:“看来你正在经历。”</br></br> 穆一洋没承认也没反驳。</br></br> 但谈话的中心能从别处牵到他自己身上,也可以算是一种成功的开始了。</br></br> 初澄干脆问:“你喜欢那个女孩子什么?”</br></br> 穆一洋先是默然,而后吸了吸鼻子:“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啊。”</br></br> “啊~明白了。”初澄悠悠兴叹,“因为遇到的每个人都独一无二的,所以见一个爱一个。”</br></br> 大概因为总结得过于精辟,穆一洋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br></br> 初澄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接着说:“你有没有想过,班级里的情侣其实很多,喻老师知道的也远不止一对。他为什么一定要优先处理你呢?”</br></br> “一谈恋爱就智商降负,他一定是这么和您说我的吧。”穆一洋低声嘟囔,“因为她的成绩没那么好,负面影响到了我,所以大家都会觉得我们不合适。”</br></br> 小小年纪,你还真是个恋爱脑啊。这小子被大哥制裁也不冤。</br></br> 这一次,初澄实在没能忍住,低头笑了起来。</br></br> 穆一洋的表情显得更委屈了:“您嘲笑我?”</br></br> 初澄摇头:“你的想法太天真,我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嘲笑。”</br></br> “哪里天真?”穆一洋不太服气。</br></br> 初澄循循而进,耐心地回答:“大部分的恋爱都是需要对等的,通俗讲就是旗鼓相当,或者说至少三观契合。这样两个人才能互相成就,一起变得更好。也有一小部分是被磨砺过的,但它并不是你理解的那种意思,简单的谁会拉低谁。”</br></br> 学生依然困惑:“那什么是不对等的恋爱?”</br></br> 初澄说:“是有一方不计较得失地俯身迁就,而另一方,被山崩海啸一样的差距颠覆世界之后还能鼓起勇气,为了爱意追赶、去过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br></br> 话毕片刻后,穆一洋轻声道了句“不懂”。</br></br> 初澄一笑:“你现在本来就没必要懂。”</br></br> 穆一洋越发不理解,说话的节奏都变快了些:“可刚才您说,喜欢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br></br> “正因为有些喜欢来得容易,它的消退也会容易。所以也只有很少数的早恋能坚持下去。我觉得凡是遇到的人,要么是最后一个,要么就总还会有更好的。”</br></br> 穆一洋对此若有所思,而后追问:“那怎么样才能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最后一个?”</br></br> 初澄笑笑,音量轻而语速缓:“就看你愿不愿意为她放弃未来的无数种可能。”</br></br> 看着再次陷入沉默的学生,初老师换了换坐姿:“我觉得你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的状态了。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吗?”</br></br> “怎么想的?”穆一洋反复咀嚼问题,却始终无法给出答案,他蹙紧眉头,摇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想好。”</br></br> 初澄只好叹一声:“我可以做</br></br> 主给你一点时间。在你认真思考的过程中,</br></br> 不让喻老师再去施压。你可以选择稳住自己的成绩,</br></br> 或者解决外部的干扰,但不要怀着侥幸心理去拖。”</br></br> 他迎上学生数次躲闪的视线,一句一顿地</p>告知:“在原则问题上,我和大哥的立场完全一样,我们绝不会失职。能明白吗?”</br></br> 穆一洋无声地点点头。</br></br> 走廊外,放学的铃声早已经响过。初澄没有留学生更久,扬了扬下巴道:“走吧。”</br></br> 穆一洋蹭着小步离开了语文组。那种沙沙的摩擦声刚消失不久,办公室的门就再一次被开合了。</br></br> “来得这么巧。”初澄仰头,看到一道高挑颀长的身影。</br></br> “不巧,在外面等了有一会儿。”喻司亭倚着桌角直言,“直接进来怕影响初老师教育学生。”</br></br> 初澄问:“那你听见我说话了?”</br></br> 喻司亭实为坦诚地颔了颔首,带着恶劣趣味评价:“恩。听起来像是有十年早恋史的。”</br></br> 初澄噗嗤一笑:“找我有事?”</br></br> “恩。”喻司亭正了正身形,解释说,“等会儿沈老师和周老师请大家吃饭,地方定得有点远,拉个了群聊,只有你没回。”</br></br> 初澄闻言拿起手机查看:“还真是哈。”</br></br> 大家在群里面聊了很久,甚至都已经提前预定好了坐哪位老师的车去饭店。</br></br> 在那些密集的消息记录中,喻司亭只发了一条,说自己车上还有三个位置,然后立即有三位老师艾特了他。</br></br> “连喻老师的车都坐满了啊,那我打车过去呗。”初澄拨动着手机屏幕,语气幽幽,“其他开车的老师肯定也都先留座给自己班的人……”</br></br> 喻司亭听着他绵软却带刺的语气,沉声解释自己在群里的发言:“没算副驾。”</br></br> 初澄早有预料,在他开嗓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完美的嘴脸切换:“我就知道大哥和他们一样仗义。”</br></br> 喻司亭笑而不拆穿,只开口道:“班里已经放学了,我先下去,你抓紧。”</br></br> “行。”初澄心情愉悦地归拢教案,“我马上就收拾好。”</br></br> *</br></br> 新婚小夫妻俩预定的饭店是郊区的烤全羊小院,位置还真有点偏,照着群聊里的定位也要找好久。</br></br> 好在喻司亭对本市的路况比较熟悉,准时把一车人送到了地方。</br></br> 天色刚渐暗淡,幽静的竹院里溢着烤肉的焦香味。室内餐区摆着好几张圆桌,其间人来人往。</br></br> 那些没有班主任职务的老师们下班要早些,到的自然也早。此刻已按照平日里的关系远近,自动分成了桌。</br></br> 难怪同班年纪稍大的物理和化学老师都推脱不来。今天全场聚集的都是些年轻老师,看起来更像是场团建。</br></br> “喻老师,初老师,张老师……那边有空位,你们先坐。”沈楠楠正忙碌着与烤羊师傅沟通,瞧见同事们进门,连忙热情欢迎。</br></br> “新婚快乐,楠楠。”</br></br> “婚礼进行得怎么样?”</br></br> “……”</br></br> 女老师们一齐围上去说话。初澄和喻司亭则只是礼貌地点头示意,随后便找位置坐下了。</br></br> 同桌的人不少,男女对半。</br></br> 但初澄上班不久,和那些没有工作接触的老师还不是很熟,除了喻司亭和林祁,还有另外一个语文组的同事以外,其他的老师都说不上话。</br></br> 赴宴的人已坐齐,服务员开始传菜。烤羊排、炒菜、铁锅炖的公鸡和鱼肉……各种菜肴接连被端上桌。</br></br> 因为一次性聚集的朋友太多,周瑾在好几桌之间来回奔波,趁着过来送饮料的间隙,笑着赔礼道:“招待不周哈,大家多担待。”</br></br> 和他相熟的化学组同事摆摆手:“没事,别忙了,我们自便。”</br></br> “那你们先吃先聊。”周瑾抬手掩着嘴巴,小声道,“我还得去她们英语组女老师那桌表现一下。”</br></br> 一个办公组的同事从早到晚在一起,都相当于新婚老婆的半个闺蜜了,自然要特别招待。</br></br> 朋友们都笑着表示理解,然后不必待客人帮忙破冰,自行开启了本桌的话题。</br></br> 参加婚宴,离不开的自然是八卦。酒菜过三巡,桌上的谈话内容已经完全围绕着大家的情感经历了。</br></br> 在场除了林老师和初澄之外,都是挺熟悉的老同事了,两人免不了要遭单cue出来。</br></br> 林祁的性格较为腼腆,恋爱经历也少。在大家多次询问下,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只谈过一个。大学认识的,现在异地。”</br></br> “校友啊?”同事们顺势猜测,“那你女朋友也是师范生吧?”</br></br> 林祁点头:“恩,她现在也是编制老师,不过在南方。”</br></br> 同事们听得仔细,还感叹道:“啊,那你们可挺难的,毕竟都已经工作稳定,谁也没法放弃现有的条件。”</br></br> 林老师无奈地叹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br></</p>br> 林祁分享完自己的恋爱经历,餐桌上稍静了几秒钟。随后,话题又被引向了另外一位新师。</br></br> “初老师现在是单身吧?”</br></br> 正夹菜干饭的当事人猝不及防,动作一顿,礼貌微笑着点了点头。</br></br> 不等其他人再开口,同席的语文组同事抢先一步:“那还用说吗?从文艺晚会的表演之后,他可是我们组的大热门单身汉。”</br></br> “可不是嘛,那个古筝弹的哟,一弦一调都沁在人心里。一夜间不知道吸了多少校园粉丝。”</br></br> “重点是弹筝的人长得好看啊。不需要艺术天赋,只要有眼睛就可以欣赏了。”</br></br> “那初老师可得详细讲讲情史了,重点说一下喜欢什么类型的,也算给大家一个参考。别说学校没给你们谋福利,从今晚以后,牵手初老师的机会,人人平等。”</br></br> 已下班的众人都不必再板着教师脸孔,加上又都喝了点小酒,正是开心的时候,说话便没了在校时的许多顾忌。</br></br> 初澄并未见怪,给出的答案却在大家的意料之外:“恩……说不太清楚,因为我没谈过恋爱。</br></br> ”</br></br> “不可能吧!”一位同事眯起眼睛摆了摆手,“你们师大遍地才女佳人。你这样的,有颜有学识,又会唱歌弹琴懂浪漫,还会愁找女朋友?该不会是你眼光太高了吧?”</br></br> “真不是……”</br></br> 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和室友们一起宅在宿舍,沉迷网络游戏,才没有女朋友的吧?</br></br> 初澄无力解释,只好任由他们起哄。</br></br> “那你不该坐这桌。我们十中可也是美女如云,快让周瑾带你去英语组女老师那边啊。”</br></br> “还轮得到隔壁吗?我们化学组就不差。初老师别害羞,我右手边的这位是徐老师,本科华师研究生复旦。还有你正对面的,江南美女姚老师……”</br></br> 同事们得知初澄真的没有感情经历,像是发现一块新大陆一样,连忙现场扯起了红线。</br></br> 初澄的年纪小,对这种场面完全没有经验。他只能无措地笑着,努力表示出“大家都很优秀”,然后时不时吃东西来掩饰自己的尴尬。</br></br> 喻司亭半晌都没说话,偏头看向身边这位话题中心人物。</br></br> 初副班虽看似乖巧地坐着,朗霁温雅的外表下却分明藏着一副“求求你们别cue,我只想安静摆烂”的样子。</br></br> 他原本要夹菜的手伸出去几次又都收了回来,平常喜欢吃的东西一口都没动。</br></br> 喻司亭不动声色,掰开自己的筷子,夹了块外焦里嫩还流着肉汁的羊排放进他的餐盘里。</br></br> “啊?”初澄一愣,俊秀的眼底噙着几分茫然。</br></br> 喻司亭动了动嘴唇,只反问了几个字:“自己够不着吗?”</br></br> 初澄和他对视几秒。</br></br> 那人杳深的眼底分明写着:吃你的,别管他们。!</p>

最新小说: 今上令我很担忧 只想和你暖下去 明主养成计划 入侵[向哨] 从德玛西亚开始崛起 工匠之王 贫穷使我无所不能 修真少年春衫薄 君梨有个狠夫君 风流狂医叶孤尘 穿书八零:山里汉的娇娇媳 叶军浪苏红袖 你透视呢,乱看阿姨心事干啥?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 三重天之埋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