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初澄和舅舅一同被司机送回了家,一回到他熟悉的小窝,入目的是光可鉴人的地面。</br></br> 再抬眼看,屋子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客厅桌子上原本凌乱的摆放都变得井井有条。</br></br> “喔,进贼了?这贼还挺爱干净。”初澄想起之前只有舅舅来取换洗衣服的时候从自己拿过钥匙,随口开起玩笑。</br></br> “别贫。”金董放下手里杂七杂八的包裹,拍了拍高定西装的袖口,“我已经替你和这边的家政公司签好了合约,给了他们备用钥匙。以后每隔两天,公司就会派人过来打扫一次。”</br></br> “不用了吧。”初澄随手拿起一只抱枕,舒服地窝进沙发里,“又不是在自己家,我就这七八十平的月租房,哪里用得着家政公司。”</br></br> 舅舅转了转左腕上的手表:“我知道你工作忙没有时间。而且身体刚恢复一点,还需要好好休息。再说,你这房子从里到外也没什么怕丢的值钱东西吧?”</br></br> “……”好过分。</br></br> 初澄正想对他的体贴表达感谢,刚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br></br> 金董受了上次的教训,怕再唠叨下去,这个一身反骨的小子又要不高兴,索性直接放手。</br></br> “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忙工作,不留下陪你了。餐桌上有秘书刚去买的热粥,你吃完饭在家好好休息,别到处乱跑了。”</br></br> 他指的是前两天逃院逛夜市街的事情。初澄听出了话外之音,一时理亏,沉默着没有说话。</br></br> 舅舅继续着叮嘱,边走边说:“还有,你的速溶咖啡已经被我扔了,近期都不要再熬夜。没什么事就早点睡,别逼着我制裁你的游戏账号,我可只负责封不负责解。”</br></br> 初澄起身送人出去,态度良好地满口答应:“知道了。您该忙就忙去吧,别总把我当成小孩子。”</br></br> 金董和秘书站进电梯。</br></br> “拜拜。”初澄满脸乖巧,微笑着告别,却在轿门闭合的瞬间立刻转身回房间,换了件连帽卫衣下楼。</br></br> 他从小区侧门出去,在街边招停一辆出租车,坐上副驾驶:“师傅,到十中。”</br></br> “好。”司机的年纪大概三四十岁,有些自来熟,很爱说话,瞥着车载显示屏,“都这个点儿了,你晚自习迟到了吧?”</br></br> 这时候如果解释自己不是高中生,免不了又要被说一箩筐“看起来很年轻”、“几岁上学”之类的话。</br></br> 初澄干脆笑答:“不着急,我们老师这几天请病假,没精力管这些迟到早退的事。”</br></br> 司机打着方向盘,啧叹一声:“哎,干什么职业都不容易啊。”</br></br> “可不是嘛。”初澄应了声,然后低下头玩手机。</br></br> 在住院最后的两天,他收到了不少学生发来的问候消息,这会儿就像是个操心的老父亲,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班里看看自己的崽崽们。</br></br> 此时晚饭时间已过,学生们进入了自习状态。教学楼的走廊里十分安静。</br></br> 初澄放轻脚步来到7班后门,想看看班里的情</br></br> 况,</br></br> 未料刚一探头就和学生对视在了一起,</br></br> 连忙缩了回去。</br></br> “哎?刚才那是初老师吧?”</br></br> “我好像也看见了。”</br></br> “他在哪儿呢?”</br></br> 正在写作业的学生们产生了一阵骚动,纷纷抬头向门边张望。初澄只好大方地露面。</br></br> “初老师你回来了?我们都想死你了!”</br></br> “听说老师的胃出了问题,现在身体怎么样了?”</br></br> “脸色看起来还是很憔悴啊,应该还没恢复好吧?”</br></br> 初澄被众人齐刷刷的视线盯得有些难为情,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大家声音轻些,不要影响其他的班级。</br></br> “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就是做了个小的切除手术,现在已经没事了。”</br></br> “是肿瘤吗?应该不是急症吧,之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br></br> “啊?初老师那么年轻,不会是平常被我们气的吧?我看百度上说人心情郁闷或者经常发脾气就容易生这种病。”</br></br> “那我以后都尽量好好听话,让你少操点心。”</br></br> 一时间学生们七嘴八舌,根本辨不清是谁在立fla。</br></br> 学生们的话虽然说得有点肉麻,但初澄初为人师,还是会被那些真诚细腻的情绪感动。</br></br> “好啦好啦,知道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他伸臂向四下安抚,轻声询问,“大哥没来吗?”</br></br> 前排的学生指了指讲台边的椅子:“在办公室吧,最后一节数学课的时候他还坐在这里监考呢。”</br></br> “又考试啦?不是昨天才考过吗?”初澄想起自己早些时候刷朋友圈,偶然看到了有学生在</p>吐槽。</br></br> 提起这事,简直是遍班哀嚎。</br></br> 就连喻司亭自己的课代表孟鑫都忍不住发声:“何止啊,大哥这两天好像是考试瘾犯了,一言不合就给我们塞试卷。从前天到现在至少堆了三张题还没往下发。再考的话我估计他都要讲不过来了。”</br></br> 好家伙,这不就是趁着别人休假,往死里卷嘛。</br></br> 初澄露出一副“学会了”的表情:“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你们其他科目的成绩这么能打了。改天我也要借鉴一下数学的考练模式。”</br></br> 学生们表现得比他还要积极:“别改天啦,下节就行。”</br></br> “啊?这么草率吗?”初澄一怔,回头看一眼课表,“而且下节是班主任的辅导课吧?”</br></br> 学生的语气里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你不和大哥抢着挤怎么可能会有呢?”</br></br> “可是初老师刚出院,能立刻上课吗?要不要再休息几天啊?”语文课代表韩芮应该是整个班级里和初澄关系最密切的学生,最先考虑到了他的身体情况。</br></br> “我向学校请假到本周末。”初澄的语调温和,话音一转,“不过如果你们想的话,我也可以提前来上班。”</br></br> 他的声音刚落,班里学生立刻响起一阵欢呼。</br></br> “太好了!”</br></br> “我突然发现自</br></br> 己最爱的是语文!”</br></br> “终于不用再写数学卷了。”</br></br> “……”</br></br> 嗯?</br></br> 听着大家袒露真心的喊话声,初老师逐渐发觉了不对劲。</br></br> 等会儿,你们到底是想我,还是想用我来做大哥的挡箭牌啊?</br></br> *</br></br> 在学生面前浅浅地露了个脸后,初澄把管控纪律的活儿丢给班长,自己偷闲回了办公室。</br></br> 因为副班回归而引起的讨论声不太好压制,鹿言在班里喊话的声音传出了很远。</br></br> 初澄听着颇为感慨。</br></br> 虽然从前觉得这种甩锅出去的方法不太厚道,但放羊掌柜式的班级管理模式是真的爽。</br></br> 教学楼五楼南侧都是老师们的办公室,正常下班时间以后基本不开灯。这会儿只有数学组还亮着。</br></br> 初澄敲了敲半掩的门,探身进去,果然看到喻司亭正坐在办公桌前批卷子。</br></br> “我一猜就是你。”屋里没有其他老师在,初澄迈步走了进去。</br></br> 见到来人,喻司亭的脸上现出诧异表情,再一看,他手上已经没有了医用腕带,蹙眉道:“你提前办出院了?”</br></br> 初澄点头:“嗯,医生同意的。”</br></br> “怎么没说呢?”喻司亭似有些被辜负的遗憾,“我下午还让人往医院送了汤。”</br></br> “我喝到了啊,黄芪乌鸡,味道还不错。”初澄正笑着答他的话,忽然觉得有些许不对劲,要求道,“你再说句话。”</br></br> “说什么?”喻司亭没反应过来。</br></br> 初澄却已经发现了问题,询问道:“你是嗓子不舒服吗?”</br></br> 喻司亭干咳两声,清了清喉咙:“有一点,你听得出来?”</br></br> “何止一点啊,你这声音都不对了。”初澄越听他说话就越觉得明显。</br></br> 喻老师的声音原本就磁性沉缓,现在因为嗓子不舒服,吐字不似平日里那般清晰有穿透力,更显得低哑性感。</br></br> 初澄顿时心生愧疚:“该不会是因为我请假,学校医院两头折腾,把你也累病了吧?”</br></br> 喻司亭摇头:“不是。最近天气冷,降温厉害,可能有点换季感冒的苗头。”</br></br> “还真当自己是铁打的啊?”初澄瞄了眼这人办公桌上铺得到处都是的教参和试卷。</br></br> 难怪学生吐槽大哥犯了考试瘾呢。实际上是身体不舒服,影响了讲课状态,干脆借考试来缓和一下吧。</br></br> 但这不是饮鸩止渴吗?就凭他现在这把嗓子,连讲三张卷子后如果还能照常说话,那简直是医学奇迹。</br></br> 就在他思忖的时间里,喻司亭又批出了一张新的卷子,边核算总分,边不紧不慢地回应:“刚出院没几个小时就到学校里来了。论爱岗敬业,我自认比不上初老师。”</br></br> 初澄叹笑:“我们俩就别在这儿互相阴阳怪气了。之前还说一个班里有一个强势的和一个冤大头的就够了。现在总不至于凑不出一个健康的吧?”</br></br> 没等喻司亭说话,初澄继续开口:“下节班里的辅导我去上。语文组办公室抽屉里有玄麦甘桔,等会拿来给你冲一杯。”</br></br> “今晚的课真的不能让给你讲阅读。”喻司亭瞥了眼桌面上的三摞试卷,“你也看见了,我的kpi在这儿呢。周考前……”</br></br> “我什么时候说要讲阅读了?喻老师</p>,虽然我本科和硕士都研究中文,但并不是没有学过高中数学。不放心的话,等会儿你可以过来监堂。”初澄不仅打断了大哥的话,还俯身在他惊疑交加的目光下抱走了数学卷子。</br></br> *</br></br> 第二节晚辅导的铃声响起。</br></br> 7班的主副班同时走进教室。两道高挑俊迈的身影前后并立,都没有说话。</br></br> 这是什么情况?</br></br> 学生们表面上虽然安静,心中却都在暗自思量,接下来一小时二十分钟的辅导时间到底“鹿死谁手”。</br></br> 初老师捏着粉笔率先迈上讲台的一刻,谜底似乎揭晓。学生们的一句“好耶”还没来得及说出,未能占领先机的大哥却也有所动作。</br></br> 喻司亭坐到最后排办公桌边,用单肘拄起了头,沉嗓说了句:“课代表把数学卷发一下。”</br></br> “啊?”突然被cue的孟鑫一愣,茫然地瞧向大哥。</br></br> 不是,你俩到底谁讲啊?</br></br> 等他再次把视线移向讲台时,表情明显更加震惊了。</br></br> 我没看错的话,初老师现在画的是圆锥曲线吧?!</p>

最新小说: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 三重天之埋妆记 这个天神无下限啊 分久必婚 貌合情离 放爱入局 开局无敌的地球男人 分泌血族多巴胺 这反派,不当也罢 女配她妈是豪门大佬的白月光 我是真的重生啦 我失忆前好像很强的样子 红雾主宰 我的前任是顶流 异能制造 废柴重生恋爱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