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您好,房间的访客到了。”</br></br> 服务员敲了敲门,引着喻司亭进来。那人今日是一副休闲绅士的装扮,穿着浅灰针织衫搭夹克,黑色长裤衬着修长漂亮的腿型。</br></br> 客房内迎接他的是一幅师生和谐的场景。喻司亭看到如此爱好学习的现场,俊朗的眉头略微蹙起。</br></br> 鹿言捧着纸笔,仰头朝他笑得灿烂:“舅,你来啦?”</br></br> 初澄见状,打算合上书。</br></br> 喻司亭的双手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扬了扬下巴:“没关系,你可以再看会儿。本来想在外面车里等着的,怕你们还没尽兴。”</br></br> 见对方脸上没什么异常神色,鹿言忙道:“我们已经讲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去穿衣服?”</br></br> “不着急。”喻司亭在房间内环顾一周,问鹿言,“应该学累了吧?”</br></br> 他伸出骨节匀称的手指,按下床边服务铃。</br></br> 扬声器里立刻响起回应:“您好,会馆客房部服务台,请问您有什么需要?”</br></br> 喻司亭看着项目单似乎不大满意,询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专业的中医正骨按摩项目?”</br></br> “有的,您是想体验一下吗?”</br></br> “对,现在帮我安排吧。”</br></br> “好的请稍等,马上派技师到您的房间去。”</br></br> 通讯结束后,喻司亭搭坐到初澄的床边,稍一低头就欣赏到了对方露在汗蒸服下的白皙细瘦的小腿。</br></br> 初澄稍挪身体,给他让出一些位置:“喻老师也筋骨不舒服?”</br></br> “嗯,皮痒。”喻司亭淡淡地回。</br></br> 什么?</br></br> 初澄诧异地瞪了瞪眼睛。</br></br> 再次敲门进来的也是位年纪不算大的女技师,长得慈眉善目,环视房中的三人:“请问是哪位客人需要正骨按摩?”</br></br> 喻司亭扬扬下巴:“他。”</br></br> 鹿言摸了摸鼻尖,预感不妙。</br></br> “趴着去啊。”喻司亭情绪淡淡地示意,随后又转向初澄,“晚上打算吃铜火锅?”</br></br> 初澄点头:“对,虽然是鹿言先提的,但我也很久没吃过北京味道的涮羊肉了。喻老师也一起去吧。”</br></br> 喻司亭摸出手机:“好啊。你喜欢哪家?这个季节和时间段,不提前预约的话估计吃不上。”</br></br> “刚好我知道一家正宗又比较冷门的,一般不需要等位。”初澄边作出推荐,边凑身过去,在对方的手机软件上搜索,正想问问鹿言的意见,耳边传来抑制不住的呻-吟声。</br></br> “嘶,疼,姐姐轻点。”</br></br> “这个项目是会有些痛感,但做过之后很舒服,能够有效调节机能,缓解疲劳。你可以放松一点,我肯定不会伤到你的。”女技师笑着解释,重新反向扳起少年的胳膊。</br></br> 这位技师的手法劲道与良善的长相完全不相符。鹿言受不了如此酸爽的感觉,拍打着按摩垫叫停。</br></br> “我这还没使劲呢,要不然……”</br></br> 正骨师还未出口的建</br></br> 议被喻司亭打断。</br></br> “没关系,给他按。”</br></br> “啊哈,啊——呃——”鹿言攥紧床单努力忍耐,还是疼得吱哇乱叫。</br></br> 初澄终于理解喻司亭刚刚是在说谁皮痒,深表同情地眯起眼睛:“疼得声音都抖了。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吃饭成问题,你这舅舅一来就作践人。”</br></br> “他是这么和你说的啊?”喻司亭哼笑一声,顺手翻了翻果盘,从里面摸出颗草莓,不紧不慢地吃掉,然后才转向鹿言。</br></br> “一会儿想吃粤菜,一会儿要吃西餐,一会儿又嫌西点烘焙师做不好豌豆黄。你小姨惯着你,刚往老宅里请了三个新厨子吧?人呢?”</br></br> 鹿言一副痛到虚脱的样子,张了张嘴:“在家斗地主。”</br></br> 喻司亭又问:“那上个星期留给你的十套数学卷呢?到现在我可一张都没看见。”</br></br> 鹿言咬着牙根:“回去就做。”</br></br> 这皮孩子,难怪总是在挨收拾。</br></br> 初澄一时找不到维护的理由,含着吸管,把已经融化的雪顶咖啡喝出“吸溜”一声。</br></br> “我不按了,救命……”又坚持了半分钟,鹿言已觉得是身体不能承受之痛。</br></br> “看来他确实消受不了。”喻司亭把草莓梗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抬头看向技师,“辛苦了,就到这里吧,可以按正常钟收费,然后帮我办退房结账。”</br></br> 技师应下,愉快地离开客房。</br></br> “那我去把这本书还了,顺便去趟洗手间。”初澄理了理浴袍领口,起身出去。</br></br> 喻司亭:“好。”</br></br> 房间里安静了几分钟。</br></br> 鹿言撅在床上一动不</p>动,整个人都是灵魂出窍的状态,半晌才抬起已经忍到发红的脸颊:“我要告状。”</br></br> “没用,你在假期里也归我管。”喻司亭站起来,朝着他的背后拍了一巴掌,“去换衣服,准备吃饭。”</br></br>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啊?”少年缓和下来,爬起身活动肩膀,声音越说越小,“我这还不是在给你做僚机。”</br></br> 喻司亭英俊的脸孔没什么表情,冷声道:“说过很多次,不要总跟着你小姨的歪套路做事,管好自己。我犯得着为了这个去指派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br></br> 鹿言看他一眼,自顾自嘀咕着:“也没见你有什么进展。”</br></br> “别忘了你还欠着我的卷子。”喻司亭懒得费口舌,提醒他什么才是该办的正事,“之前我是没问你要,如果今天我要了再交不上来,你晚上喊得绝对会比刚才惨。”</br></br> 鹿言正想和他讨价还价,远远地瞧见初澄从走廊上回来,直接丢下舅舅迎出去,强行扭转话题:“初老师,你刚才推荐的火锅店在哪里啊?有麻酱水爆肚可以点吗?”</br></br> 喻司亭看着外甥狗腿的背影,被气得想笑。自己和这小子真是有操不完的心,但至少还有一点进步。</br></br> 这一次,他把靠山选对了。</br></br> *</br></br> 吃过晚饭,果然如天气预报说的一样,纷纷扬扬下起了</br></br> 小雪。</br></br> 因为和涮肉馆顺路,喻司亭先把晚上还有一堆卷子要做的鹿言送回了喻家,然后才开车载着初澄朝不同方向的初家去。</br></br> 距离除夕夜没剩几天,城市两旁街道经过装点已有浓重的年节氛围。簌簌飞雪在橘红的灯笼下更显优雅缠绵,铺盖满地的银粟把道路都映亮了几分。</br></br> “初老师。”</br></br> “嗯?”</br></br> 初澄一路都托腮欣赏着车窗外的雪夜景色,直到身侧的人主动开启话题。</br></br> 喻司亭说自己之前收了初先生备下的礼物,却一直没有机会回礼道谢,打算借着年关的机会尽尽礼数。</br></br> 他问:“如果想要登门拜访的话,选在年前和年后的什么时间段更方便?”</br></br> “不用了吧。”初澄不假思索地回答。</br></br> “我爸本来就是出于感谢才备礼让我登门,你再回礼,那这一件事不是没完了?再说老爷子年纪大了,近几年其实已经不怎么接待新客,但他和金教授平日里的私交不少。在年节这种连我都想出门躲清净的时刻,劝你也别凑这个热闹。”</br></br> 喻司亭觉得他说得在理,沉思片刻后再开口:“但我上次见金教授的时候提起过会去拜访,不了了之也不太好。”</br></br> 初澄从窗外收回视线,扭转过头,看着他认真驾驶的侧颜,反问道:“那就看喻老师想要什么样的待遇了。”</br></br> “有什么不同吗?”喻司亭被问得饶有趣味。</br></br> “当然有了。”初澄说,“一种是我向老爷子约时间,你带着礼物郑重登门。到时他和金教授就会在正厅接待你,而我负责在旁端盘倒水,没准还会客客气气地对你说一句‘请喝茶’。”</br></br> 喻司亭挑挑眉梢,似乎不太中意这种过于严肃拘谨的方式。</br></br> 初澄便笑着继续:“另外一种,你提前打电话或者发微信和我说就行了。进门的时候如果碰巧遇上二老,我会向他们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朋友,你随便打完招呼就跟我回房。”</br></br> 喻司亭出耳朵听着,边打着方向盘,边扬起唇角。</br></br> 初澄:“喜欢这种?”</br></br> 喻司亭:“还用问吗?”</br></br>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地为这一话题标上了句号。</br></br> 今夜的雪势不见急也不见缓,从始至终都是轻轻柔柔,悄无声息,地面上的刚化去一些便又添薄白。</br></br> 喻司亭的车轮碾着雪霰停在初家院落胡同外时,两人刚好谈到不用对鹿言太过严厉,这个年纪的孩子,有点个性、爱玩爱闹才是正常的表现。</br></br> “我到啦,感谢喻老师。”初澄的话茬停在这里戛然而止,解开安全带下车,立身到雪幕中。</br></br> 喻司亭正想隔着车窗玻璃摆摆手。</br></br> 初澄却扶住了即将关合的车门,俯身下来笑笑:“要不就今天吧。”</br></br> 他继续道:“你都来两次了,我总不能一直让你送到门外就走。找个地方停车,然后进去坐坐。”</br></br> 喻司亭在夜晚中考虑了一秒钟,然后表示盛情难拒,点头同</br></br> 意了。</br></br> 庭院深深,初家精心修整的中式园林里处处亮着灯,搭配着窗明几净的室内背景,在寂静的落雪中别具一番韵味。</br></br> 两人漫步穿过前庭走廊,进入正房。金教授正在厅里端庄地坐着。</br></br> 初澄低头拂了拂沾在额发上的雪片,叫了声:“妈</p>。”</br></br> “回来啦?”金舒淇抬起头,瞧见了跟在儿子身后的另外一道身影。</br></br> 喻司亭:“金教授好。”</br></br> 金教授微笑着回应:“喻老师来了。”</br></br> “嗯,我们刚一起吃过晚饭,顺便邀他进来坐坐。”初澄自然地接过话茬,想起在门前看到的陌生车辆,询问道,“家里有客人啊?”</br></br> 金教授点头:“有老朋友来看你爸,正在屋里聊事情。你不用进去了,去招待自己的朋友就行。”</br></br> “好嘞。”初澄笑应了声,回身轻声唤上喻老师,挑眉示意,“走。”</br></br> 初澄的房间在这套院落的东厢房。室内是现代的平层套间设计,空间极大,客厅、书房、卧室各种功能区顺次相连,一眼无法望穿。</br></br> “你随便坐也随便看,我马上就过来。”他引着自己的朋友进入,脱下外套随手挂在一边,转身又要出去。</br></br> “好。”喻司亭留下安静地等着,顺带做起简单的参观。</br></br> 虽然这家伙在亭州与人合租着小两室,还时常自嘲喜欢蜗居,但他在家里拥有着一间大概百余平的开放书房。屋内嵌着整两壁的六米顶高踩梯书架,按门类塞满各式藏书,触类旁通,井井有条。</br></br> 喻司亭随手拂过其中明显看上去年代久远的两排架子,《毛诗注疏》、《左传注疏》、《陆放翁诗集》、《纳兰性德词》……这些应该都是他儿时用来抄写练字的。间隔这么久,所有的书籍依然保存完好,还有时而整理的痕迹。</br></br> 再向前走两步,书籍风格俨然不同。国内外的近现代小说名著,还有大量的漫本杂册,甚至是网络游戏宣传的插画集。因为种类过于杂糅,凭这些完全判断不出主人的性格和喜好,却在其博爱和兼收并蓄的程度上可见一斑。</br></br> 很快,喻司亭被一个插空摆放的相框吸引了注意力。</br></br> 这张照片上的初澄大约只有四五岁,小小一只,俊秀的眉眼已见卓绝出挑。在他纤细的脖颈上一次性挂着十几二十枚的奖牌,孩子的表情却异常惹人怜,乌溜溜的眼睛里噙满委屈,不见半分开心。</br></br> 喻司亭从前偶然读起老爷子的传记时,其实有在脑中想象过儿时的初澄会是什么样子,但远没有这个率真可爱。他小心地把相框拿起来端详。</br></br> “喻老师是黑历史挖掘机吧?我这满屋子的光辉记录你都看不见,唯独盯着最狼狈的一张。”伴着吱呀的门声,初澄端着一盘洗干净的水果回来。</br></br> “这还不算光辉?”喻司亭回过头,对他晃晃照片,“被奖牌坠得都要直不起身了。”</br></br> 初澄笑得无奈:“你看仔细,那会儿我还没上学呢。身上所有的奖牌没有一块是我的。”</br></br> 如果</br></br> 认真去瞧,的确能依稀辨认出那些奖牌上的名字略有不同,甚至有的是两个字,有的是三个字。</br></br> &ldquo;&rdquo;</br></br> ◼本作者提裙提醒您最全的《放学后别来我办公室》尽在[格格_党文学],域名◼</br></br> 初澄把果盘放在喻司亭手边,略显苦涩地扬了扬嘴角:“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但我从来就不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br></br> 想要解释照片的事,他就不得不提起那段可以称作是苦逼的孩童光阴了。在一个还没有“鸡娃”名词的年代,外表看着光鲜的小初公子就已经是这个世界参差的见证者了。</br></br> “小时候,父母的世交和好友成群而居。住在同一片儿的不是这里的教授,就是那里的大师,他们家里的孩子养得也都优秀到离谱。我年纪最小,又事事垫底。有时候长辈们忙在一起,就会嘱咐各自的孩子领着我一起玩。”</br></br> 直到现在,初澄依然记得自己四岁时坐在小提琴演奏会的台下,等着邻居姐姐表演完来抱;五岁时被一整个物理竞赛的国集队教做力学实验,六岁被迫去听全法文的演讲比赛,隔天又被邵纪带到了围棋职业定段现场。</br></br> “我在精英修罗场里遭受过各种降维打击,经常跟不上哥哥们的思维,再加上那时候基本没机会见到普通的同龄人,这些导致我对智商没有概念,总觉得自己是个笨蛋。这张照片就是拍在那个时期了,忠实地记录了我为神仙们跑腿打call的日常。”</br></br> 他就连皱眉的原因都这么可爱。喻司亭笑着,用指腹抚了抚照片上那道微蹙的眉宇,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真相的?”</br></br> “上了小学啊。”初澄随手拿起砂糖橘,又递给喻司亭几个,“那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吊车尾,甚至还有点平淡无奇的小聪明。于是连跳两级,开始了解放天性,什么都想学一点,但又什么都没兴趣专精。”</br></br> “恩,像你的性格。”喻司亭坐到沙发上,接下对方递过来的水果举了举,算是感谢款待的意思,然后慢条斯理地剥开,“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在两位老师的严谨家风下,是怎</p>么样长出了你这样的……”</br></br> 他顿了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br></br> “坏蛋?可能基因变异吧。”初澄笑笑,看向自己桌角的一张画作,“虽然我父母都很开明,但他们从事的职业、受过的教育、生活的环境使然,有时免不了会多些原则要求。但好在我小时候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会做我的保护伞。”</br></br> 喻司亭循着视线看过去。他能猜到这幅画的作者,是初澄的外祖父金钊曲,那位已经过世的国画花鸟大家,也是给小太阳取名字的人。</br></br> 初澄说:“他抚育了我母亲和舅舅,之后也把同样的理念传递给了他们和我。生养孩子并非是任何人生命的延续,而是要教他们以热爱的方式过完独属于自己的一生。”</br></br> 喻司亭抚慰式地搭了搭面前人的肩膀。他终于知道初澄清晰的教育观是受谁影响了。</br></br> 不得不说,小太阳再离经叛道,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职业。因为在爱里长大的孩子才会去爱别人的。!</br></br> 提裙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br></br> :,</br></br> :,</br></br> 希望你也喜欢</p>

最新小说: 叶无道宋雨涵 今上令我很担忧 只想和你暖下去 明主养成计划 入侵[向哨] 从德玛西亚开始崛起 工匠之王 贫穷使我无所不能 修真少年春衫薄 君梨有个狠夫君 风流狂医叶孤尘 穿书八零:山里汉的娇娇媳 叶军浪苏红袖 你透视呢,乱看阿姨心事干啥?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