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随着夜空变得绚烂,烟花声也响得震耳欲聋。</br></br> 初澄静待片刻。</br></br> 除去刚才那句像是刻意的表露之外,喻司亭没有再说什么让他觉得惊讶的话。</br></br> 直到烟花秀结束,两人离开茶楼,又到之前的手作店铺逛了逛,街上还是相当热闹。</br></br> 夜市里的客潮实在汹涌,初澄玩得有些累,耳膜也受不了长时间的吵闹,便和喻老师一同回了繁天景苑。</br></br> 出去一遭,喻司亭的心情似乎变得好了很多,脸色和悦,都没有再提让鹿言补作业的事,如常道了晚安上楼。</br></br> 初澄洗漱后直接进卧室准备休息,余光瞥见放在枕边充电的手机亮起屏幕光。</br></br> 是徐川发来的微信。</br></br> [人呐?]</br></br> [不是说好了陪我一起刷元宵活动吗?放我鸽子是不是!]</br></br> 初澄拿起手机,靠着床头回复。</br></br> [我刚回家,太累了不想玩。]</br></br> [大爷的,有异性没人性啊。跟哪个妹子跑去看花灯了?连兄弟之约都能背弃。]</br></br> 徐川发了个“废话少说,赶紧上号”的熊猫头表情。</br></br> [你是没上过正经的润色修辞课吗?非要把正正经经的事情形容得这么哀怨。]</br></br> 初澄不想继续遭受对方的言语攻击,边张嘴吐槽着,边趴在床上按下笔记本电脑的电源开关。</br></br> 两人连起语音通话。</br></br> 徐川痞里痞气的声音传来:“我可不得哀怨嘛,又没人跟我一起过上元节。”</br></br> 初澄没搭他的话,把电脑架在床桌上,登录了账号。</br></br> 他的角色刚一进入地图,就看到了如繁星一般飞在半空中的孔明灯。游戏世界里竟也是这样张灯结彩的节日氛围。</br></br> 回想起今天的烟花秀,初澄的手指摩擦着外接鼠标的滚轮,陷入了少顷的沉思。</br></br> “问你件事儿。”</br></br> “说。”</br></br> “就是,如果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一同欣赏的烟花才更好看,会是出于什么心理?”初澄在脑中仔细措辞一番,补充说道,“而且这人平常特别照顾对方,工作生病租房,所有事都是尽心尽力。”</br></br> “哈?”徐川思考两秒钟,“不说性别年龄脾气秉性,你这问题等于耍流氓啊。资深前辈对新人、知心朋友对挚友、热情房东对租客……”</br></br> 初澄正想说,这几种关系目前来看差不多都符合。</br></br> 语音通话另一边的人又揶揄味儿十足地添一句:“还没准是儿子跟着爹呢。”</br></br> 初澄沉默以对。</br></br> 果然就不应该问他。</br></br> 徐川自己笑够了,恢复了一派正经:“怎么?无中生友系列,还是怀疑人家对你有意思,怕猜错了太尴尬?”</br></br> “我是怕猜对了才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初澄已经和对方组队进入了副本中,因为脑子想着别的事情,手上的操作很是慵懒,有一个没一下地打着boss。</br></br> 徐川没再</br></br> 使坏心眼,</br></br> &ldquo;④(),</br></br> 说明你对对方的印象相当不错,而且很有发展的可能啊。不然即便感情的买卖不成,以后你们最多也就是表面上公事公办,私底下保持距离。”</br></br> 被人一针见血地cue到重点,初澄的动作停顿住。</br></br> 鬼知道川哥随口的这句“有发展可能”,对他来说是种什么样的定性。而这恰恰也是初澄自我怀疑与震惊的地方,因为喻老师整个人都并没有让他觉得丝毫不舒服。</br></br> “单方暗恋虐在流水无情,双向奔赴甜在心知肚明。既然你连自己的想法都拿不定,何必要去猜别人的心思呢。”</br></br> “凡是爱意嘛,都会控制不住地想要表达。只要它存在,不可能体会不到。不管是谁对谁,早晚都有能确定的瞬间,到那时,你根本没必要来问我。”</br></br> “……”</br></br> 在初澄走神的时间里,对面的川哥已经发表了一篇小作文出来。虽然两个人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但初澄一直没有打断他。</br></br> “哎啊~OT了,OT了……”直到对方一个没注意,被boss锁定并发动了一波致命攻击。</br></br> 徐川的游戏角色坚持了没几秒后当场暴毙,立即甩锅道:“你怎么这么菜啊?连仇恨都拉不住。聪明的脑子,还没尝过爱情的苦就要开始走下坡路。你这样,我以后很难带你玩的。”</br></br> 初澄听了对方一大堆垃圾输出,终于找到插话机会:“你扑街了,怪我菜?”</br></br> 徐川不理他的说辞,高傲指挥:“别打啦,重开一波吧。”</br></br> “你就躺着吧,有你没你都一样。”初澄的性格向来是不思昨日苦恼,不虑明日烦忧</p>。他不再纠结,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噼里啪啦地敲起键盘。</br></br> 徐川看着队友突然犀利起来的操作,大有独吞副本奖励的意思,笑骂:“哎你这人,过河拆桥哈。”</br></br> 初澄笑得爽朗:“我这是,卸磨杀驴。”</br></br> “啊啊啊——我是看明白了!感情刚才那一通都是挖坑引我分神呢。你给我等着,出去我就鲨了你……”</br></br> 初澄完全不理睬,极快地按键连招,单刷掉boss。</br></br> 在激烈的战斗中,他的困意逐渐消散,不知不觉又熬过了一个长夜。</br></br> *</br></br> 元宵过后的几天,十中迎来开学。</br></br> 新学期返校第一天,学生们打扫完卫生坐好,各科的课代表们负责逐桌收取作业。</br></br> 经过一学期的磨砺,初澄已不似初来时那样青涩,能够坦然大方地站在班级讲台上,熟练管控班级。</br></br> 只是学生对待他与对待主班的态度还是天差地别,有时一定要他搬出喻老师来才会起作用。</br></br> “给你们几分钟的整理时间,把桌面的书架都挪到地上去。以讲台的高度和大哥的身高,想要靠书堆把自己藏起来至少要摞四五十本才能做到。你们现在这样只能算欲盖弥彰。”</br></br> “不是,没有,别瞎说啊。我这样是为了引起大哥的注意,才不是趁机搞小动作。”教室中间排发</br></br> 出一道不和谐的接话声。</br></br> 初澄直接淡定回怼捣蛋鬼:“是吗?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要我在开学第一天就把你的名字写到黑板上,</br></br> 他一定会关注到的。”</br></br> “duck不必,</br></br> 这就拿下去。”学生赔笑低头。</br></br> “乖。”从始至终,初澄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娴熟应对。</br></br> 教室各处传出笑声,挖苦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同学。</br></br> 简单的新学期班会结束后,初澄让学生们进入自习状态,然后把管纪律的活儿丢给班长,自己回到语文组。</br></br> 他花费半个小时整理好办公桌,把所有物品都摆放得井井有条,最后把仍是绿叶状态的花毛茛放在桌角。</br></br> 布置完毕,初老师心情大好。虽然知道用不了两天这里就会重新乱起来。</br></br> 初澄举起手机,对着工位拍了张只露出半张脸的自拍,发进朋友圈。</br></br> [新学期人设:耐心和气、不熬夜也不发脾气的初老师。]</br></br> 没一会儿,动态下面排列出许多条回复。</br></br> [大学室友:我靠!帅哥发照片了,他居然有脸诶。]</br></br> [林祁:醒醒,不可能的。]</br></br> [徐川:只要天不亮就不叫熬夜。]</br></br> [杨老师:办公室收拾得很干净。]</br></br> [穆一洋:大哥就从来不立这种fla。]</br></br> 初澄看着学生评论的最后一条,点动屏幕回复。</br></br> [这条可没屏蔽大哥。而且我不是刚收完手机吗?]</br></br> 几秒后,消息列表显示,该评论已删除。</br></br> 今日摸鱼任务完成,开始干活。</br></br> 刷完手机,初澄随手翻看起桌角那摞刚交上来的语文寒假作业。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很快就将他刚获得的满足感全部消耗干净,</br></br> 这些是,什么东西?</br></br> 初澄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br></br> 不是鬼画符加密,就是空题漏题,连答案都懒得抄。才一个假期,学过的东西和练完的字帖都原封不动还给我了?</br></br> 检查完大半的作业,竟然只有放在上面的几本还能看。这应该是课代表在照顾任课老师的情绪了。</br></br> 初澄越翻越生气,又不能真的把学生的作业撕烂,只能随手揉两张废纸团来缓解。</br></br> 果然一上岗,耐心和气就是那缥缈浮云。</br></br> 他抓起手机,把朋友圈删掉,恨恨地键入新个性签名。</br></br> [没事啊,我没生气。]</br></br> 当当——</br></br> 初澄刚发完牢骚,拧动转椅看向办公室门边。</br></br> 喻司亭站在那里,敲着玻璃对口型提醒:“去开会。”</br></br> “恩~”初澄疲惫地靠向椅背。</br></br> “怎么了?”见语文组内没有其他老师,喻司亭推门走进来,顺手把一部手机放在初澄的办公桌上,“穆一洋的。”</br></br> 初澄怔看了一秒钟,口中道:“我那条朋友圈只发了那么几分钟,你都看见了?”</br></br> 喻司亭单臂撑在</br></br> 桌边,</br></br> 一副真诚模样:“在新学期初这么敏感的时候,</br></br> 难道我不应该特别关注一下自己副班的精神状态吗?”</br></p></br> 随后他看了眼桌上那两团被揉成团的A4纸,噙起笑意:“真的没事也没生气?看着不像啊。”</br></br> “啊——”初澄被他说到破防,哭丧着脸把穆一洋的手机收进自己专门的抽屉里,“不管怎样,这小子的话没说错,我确实不应该立fla的。”</br></br> “行啦,走吧。”喻司亭也不等他嚎完,直接上手抓住他的颈后衣领,把人往会议室拎。</br></br> 新学期的第一次主副班座谈会,依旧是那些老面孔。熟悉的老师们坐在一起,彼此聊天。</br></br> 会议内容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无非是班级日常管理、重点学生关注,还有家长沟通,做好学校新规章与要求的传达。</br></br> 初澄出着耳朵听,偶尔记录一笔,大部分时间是在开小差,看组内消息。</br></br> 杨老师在语文任课群聊里发了新学期的教研安排。还特地照顾自己的徒弟,私聊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把讲解假期作业的任务分派给他一些,做录课练习。</br></br> 直到领导的讲话结束,初澄像模像样地拎起根本没写几个字的会议记录,和喻老师一起回班级。</br></br> “我这卫衣帽子怎么回事?你刚才是不是给我拽坏了?”</br></br> “别讹人,早上在阳台挂着的时候就这样。”</br></br> “我……”</br></br> “初老师。”</br></br> “杨主任。”初澄听到从身后传来领导的唤声,连忙摆弄好自己的衣服,停下脚步转回去。</br></br> 对方上前两步,面色严肃地直接询问:“你是和周瑾一起合租吧?”</br></br> 初澄点点头:“之前是的,现在已经不了。”</br></br> 杨主任的眉头依旧紧蹙着:“那你跟我去校长办公室一趟吧。”</br></br> 校长室?</br></br> 初澄顿住,不明情况地看着他。如果是要谈工作上的问题,最多是教务处和政教处而已。</br></br> 喻司亭通过杨主任的神情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出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吗?”</br></br> 见两人皆是一头雾水,杨主任叹了一口气,反正早晚都要知道,干脆直接低声告知:“有学生到教育局举报了周老师违规补课,学校这边需要配合调查。”</br></br> 初澄心中陡然一惊,动了动嘴唇,没说出来话。</br></br> 喻司亭的神色微沉,声音也显得很严肃:“那和他有什么关系?”</br></br> 杨主任回答:“那边提供的举报视频材料里,也拍到了初老师。”!</p>

最新小说: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 三重天之埋妆记 这个天神无下限啊 分久必婚 貌合情离 放爱入局 开局无敌的地球男人 分泌血族多巴胺 这反派,不当也罢 女配她妈是豪门大佬的白月光 我是真的重生啦 我失忆前好像很强的样子 红雾主宰 我的前任是顶流 异能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