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举报人提供的这段视频影像有几分钟长。众人站在校长室里完完整整地看完了。</br></br> 全部画面中,周瑾的确一直在白板前讲题。而他背后的初澄却全程坐在沙发上投屏打游戏,连头都没有抬起过,甚至在期间拿了个“五连绝世”。</br></br> “视频中的初老师并没有任何违规行为。”</br></br> 喻司亭作为初澄工作上的第一搭档,跟着杨主任一起进入了办公室。看完材料,他从容不迫地盯向一旁的教育局协调员:“难道也有人举报吗?”</br></br> “没有。”答话的是调查组内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科员,低头看了看上级文件,继续说,“只是我们想和他当面谈谈,也希望你们能认真配合。”</br></br> “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回答?”初澄缓叹一口气,迎上了检查组的视线,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对方带着压迫性的首个问题就让他难以回答。</br></br> 调查员摊开记录本,开口问道:“初老师,作为周瑾的合租室友,你对他在校外进行违规收费补课的行为知情吗?这种情况又持续了多久?”</br></br> “……”</br></br> 面谈结束后,初澄离开校长室。</br></br> 喻司亭看向身边垂头丧气的人,出言安慰:“你已经尽力了。”</br></br> 初澄摇摇头。</br></br> 他是职场新人,可不是天真的小孩子,当然知道这种事的严重性,不是谁出言维护,或者讲情面就能解决的。</br></br> “在想什么?”见副班沉默不语,喻司亭投来关切的目光,“这件事本和你没有关系,不用……”</br></br> “我好像知道是谁举报周师兄了。”初澄忽然道。</br></br> 刚才那段视频是秋天拍摄的,从镜头的转向程度来看,并不是一开始就打算用作举报材料。周瑾在家里的化学课向来是小班型,回忆当时的座位,能拍出这种视角的应当是那几个五班的男生。</br></br> 而师兄提起过,和其中一个闹了矛盾。</br></br> “周瑾那阵子常说,只要他给两分好脸色,这小子就要开染坊,管得太严又会产生逆反心理,搞得像仇人一样,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br></br> 喻司亭:“所以,你觉得可能是这个学生以此报复?”</br></br> “既然是匿名举报,自然不可能让我们找到真凭实据,但……”初澄的话音骤停。</br></br> 因为就在此刻,他心中怀疑的那名学生刚好从校长室门口经过,还十分刻意地朝里看了一眼。</br></br> 初澄实在气愤,也急于知道真相,刚想抬步上前,只觉一道力气拦腰把他揽了回来。</br></br> “干什么?”喻司亭的手臂还环在初澄的小腹上,让他不由自主地歪靠向自己的胸膛。</br></br> “我真的不理解,周瑾对他那么好!”初澄依然挣扎着想要绕过去,却扭不过身上霸道的禁锢力气,反应过来是在教学楼里,才逐渐冷静下来,“你松开我……”</br></br> 喻司亭缓缓抽回胳膊,面孔严肃:“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理性或者情感理解。”</br></br> 初澄:“可</br></br> 总要了解一下情况吧?”</br></br> 喻司亭抬起手腕看向表盘,已经差不多是放学的时间。他一边拎着情绪不好的副班下楼,一边轻声开口:“跟我去钟老师那里。”</br></br> 这一次进教育局,喻司亭不能再像之前那次高调地拿着水果篮了,而是和初澄一起,装作是公务拜访的模样。</br></br> 钟老师在这里本就是个闲差,而且又是在下班后,办公室里没有外人。</br></br> 他的消息灵通,而且对十中关注颇多,自然知晓初澄和喻司亭的来意。</br></br> “如果只是在休息时间,双方互愿的原则下补课,属于一般违规,他不至于被开除。”钟老师给两人和自己都倒了茶水,拿在手里抿了一口,又继续,“但如果学生自称,因为不来补课而被差别对待,那就是师德败坏了。”</br></br> 初澄的后背顿生寒意:“他不止被举报了违规补课?”</br></br> 钟老师点头:“周瑾的问题严重性就在于这里。如果全部举报被证实,他很可能会被撤编。”</br></br> “可是这种事怎么能证明呢?难道就凭他一张嘴乱说?”听到这些话,初澄有些坐不住。</br></br> 竟然会因为太严厉而被怀恨在心,因为寄予厚望而被视作差别对待。这怎么能让人甘心呢?</br></br> 钟老师瞥了眼初澄,又看向同样脸色凝重但练达寡言的喻司亭,最终只说了句:“放心,会调查清楚的。”</br></br> *</br></br> 返校日后,十中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寒假收心课。</br></br> 教育局调查组的人又来了学校几次,每次的访问对象都不一样,具体处理方案始终悬而未决。</br></br> 周瑾在接受调查期间是不上班的。初澄打了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只能从沈老师那里询问一些近况。</b</p>r></br> 又过了一阵,周瑾终于恢复了音讯,主动约初老师在上次的咖啡厅见面。</br></br> 下午放学后,初澄准时赴约。店里的人依旧不多,一进门就能看到坐在圆桌边喝果汁的身影。</br></br> 周瑾面前还摆着一盘手作曲奇。他淡定的脸色如旧,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抬头看见来人,扬了扬眉梢:“我记得你上次点名要吃这个,提前帮你要了。不用慌,还是我请客。”</br></br> “都已经什么时候了,你还说些没用的。”初澄在对面位置坐下,哭笑不得。</br></br>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啊?”周瑾破功,仰头苦笑,“干嘛啊?整天找我。一翻手机记录,你打的电话比我妈都多。”</br></br> 初澄依旧点了杯咖啡,把饮品单递还给店员,轻啧一声:“你找我来就是为了吐槽这个?能不能正经点?说说打算怎么应对啊。”</br></br> 周瑾扁了扁嘴,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还在调查中。但是这件事闹得挺大,通报处分、退回补课收入、扣奖金、停评优和晋升都是一定的了。”</br></br> “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初澄一直盯着对方的眼睛,想要提取到重要信息,“其他的呢?”</br></br> 周瑾沉默。</br></br> 他举起石榴汁的杯子吮吸一大口,然后被酸得皱了皱眉,缓解片刻后,</br></br> 缓声道:“我已经主动申请调离教学岗位了。”</br></br> &ldquo;☁(格格党$文学)_☁”</br></br> “你听我说。”周瑾猜到他的反应,一边出言安抚,一边耐心解释。“现在是严查期间,如果这件事过后能不丢编不销证,我都会觉得是万幸了。”</br></br> “就算我自己不申请,最后肯定也会被强制调动。现在这样决定,过几年观察期满了也许还有回一线的机会。而且熟悉的领导也打过招呼,正好学校实验楼那边缺一个管理化学仪器的老师,活儿清闲。”</br></br> 不知道为什么,事态明明这样严峻了,初澄竟觉得对方的状态还好。</br></br> “你真的没事吗?”</br></br> “还好吧。”周瑾说,“我其实也是受你的启发。”</br></br> 初澄疑惑:“我启发你?”</br></br> “是啊,自己都没想到吧?”周瑾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br></br> “我和楠楠都是刚毕业就过来工作。从上班以后就没什么自我空间了。为了攒钱,连假期也排课,我都好久没带她出去玩了。”</br></br> 初澄喝了一口咖啡,安静地听他一个人说。</br></br> 周瑾:“之前结婚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爸一个工薪阶层怎么能拿出来那么多钱?后来发现也不难想明白,一辈子都在努力工作,为儿子攒钱嘛。”</br></br> “上次和你在这聊天,我就在想,我们的房子是全款买的,父母也都有养老保险和退休金。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拼啊?其实我和我老婆也都是物质欲不高的人,工资加在一起足够用了。更何况,还是别人眼里的……铁饭碗。”</br></br> 初澄轻声提问:“师兄,你后悔吗?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你还会不会太执着于管束和纠正。”</br></br> 周瑾停顿了一下,然后选择跳过了话题。</br></br> 他刚才的话虽然说得通透,却依然有些丢掉热情,带着些随波逐流的意味:“教育对我来说也许并不算事业,只是我谋生的工作而已。”</br></br> 与师兄告别后,初澄的心里一直乱糟糟的,从咖啡厅回学校的路上,恰好刷到了对方的新动态。</br></br>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情,就祝你们以后遇见的老师都像我一样,也和我不一样吧。]</br></br> 点开师兄的头像,再往下滑一点,能看到他在期末时发过的朋友圈。</br></br> 初澄记得那时新婚的他很忙,但还是陪着班里的学生做题打卡,每天都讲作业到很晚。</br></br> 然后有了这样一条动态。</br></br> [不负熬了那么多的夜,崽子们终于及格了!!]</br></br> 透过屏幕,初澄都能感受到他当时的开心,顿时觉得酸涩。</br></br> 这社会上的人形形色色,老师自然也是,有好的,也有坏的。可是对同一个老师的评价,往往会因不同的学生主体而变化。</br></br> 最后双方好像都是委屈的那一方。学生和老师的关系,一定会这样对立吗?</br></br> 初澄想不明白。他拖着沉重的步子上楼,不知不觉回到五楼办公室。</br></br> 抬头看一眼,是数学组。</br></br> “大</br></br> 哥。”初澄推门进去。</br></br> 喻司亭应声抬头,看到来人有些诧异。</br></br> 初澄在他身边的空位坐下,懒惬地靠向椅背,低落道:“我突然发现,你之前教训我是对的。”</br></br> “我什么时候教训过你?”喻司亭放下手里的备课教案,转动椅子,正对着他。</br></br> “我就</p>是没有被毒打过,也不懂什么是现实的章法。”初澄说着,把下巴垫在了办公桌的玻璃围屏上。</br></br> 喻司亭从语气里感受到了他的疲惫和纠结,询问:“怎么了?还是因为周瑾的事?”</br></br> 初澄低声说:“虽然知道这样想不对,可我真的对一部分学生喜欢不起来了。”</br></br> 如果他今天因为什么事严厉批评了学生,日后会不会因此被举报冷暴力,或者侵害青少年心理健康?那他当初何不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哲保身呢?</br></br> “大哥,我感觉自己的一腔热血,被迎头泼了冷水。”</br></br> 看副班钻牛角尖的样子,喻司亭有些心疼,下意识的举动是伸手去摸摸初澄头顶的碎发。但他的动作极轻,甚至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br></br> “初老师,君子论迹不论心。你行得端正就好,不必害怕其他的。”</br></br> 初澄不曾察觉,还在持续性地e:“可是哪有那么多无懈可击的人啊。你也说了,君子论迹不论心,因为论心世上无完人。周瑾刚结婚,刚成家,他想多赚钱,给爱的人好一点的生活,这有什么大错?双方自愿补课,他又没有强迫谁。”</br></br> 喻司亭说:“任何人任何事,只要有向阳的一面,就会有阴影。即使步步谨慎不行差踏错,也不能保证不会发生意外。尤其从事这个行业,你要学会平衡激情与规则,柔软和强硬,要接受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你不仅要具备能量,内心更要强大。”</br></br> 如果只是看少数人经历的事,就让你这么悲观受挫的话,那以后要e的时候多着呢,干脆一起辞职别干了。</br></br> 喻司亭一向冷淡毒舌,可看着面前人的样子,硬是把后面两句话咽下去了。</br></br> 但初澄已然识破,小声嘟囔着:“我也不是不想干了。这里又没有别人,我发发牢骚还不行吗?”</br></br> 喻司亭偏开视线,否认道:“我可没有那样说。”</br></br> “我都看见你的话到嘴边了!”初澄挑着眼尾控诉。</br></br> “你晚上吃饭了吗?”喻司亭不想让他纠结这个,笑着切换话题。</br></br> 初澄摇头,如实答:“和师兄去喝了咖啡。”</br></br> “胃又不想要了?”喻司亭拿他没办法,摸出手机准备点些吃的。</br></br> 初澄表示自己真的没胃口。</br></br> 喻司亭妥协:“那就先不吃吧。家里还有很多的食材,晚上我拿来炖汤,你喝一点。”</br></br> “嗯。”初澄漫不经心地应下,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追问,“你还会炖汤啊?”</br></br> 喻司亭瞥来一眼,自然而然地暴露了隐藏讯息:“你又不是没喝过。”</br></br> “相形见绌的果然是你的手艺。”初澄想起之前味道截然不同的参鸡汤,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br></br> 不过许久没喝到,还有点想念。</br></br> 他咂了咂嘴唇,继续道:“那放学后我去买门口的杂粮煎饼配着吃吧。你要不要?”</br></br> 喻司亭见他恢复往日活力,弯弯嘴角:“嗯,帮我也带一份。”!</p>

最新小说: 龙王令陈平苏雨琪 十维公约第二部[无限] 记轻年 限时宠婚:狐狸老公不好惹 剪不断理还乱第一世 重生娇娇妻我成了全能人 她曾热情似火 豪门青春之恋 快穿之那个女配每天都在摆烂 大国小匠 爱奴 术修大巫 最强魂武者系统 实名举报审神者撩刀不负责 都市之我的玄幻系统 主人公叫龙小山沈月蓉的小说 陈丽姝顾兴东重生回1975年 吞噬诸天从四合院开始 娱乐守门人 万亿富婆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