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最终,鹿言在店里买下两套休闲装,初澄也挑到了一件合适的外套。</br></br> ◧本作者提裙提醒您最全的《放学后别来我办公室》尽在[格格。党文学],域名◧</br></br> 初澄本打算去看个电影,结果到了影院门前才发现,这阵子根本没什么好的片子。</br></br> “要不试试那个吧?看着就很刺激。”鹿言仰着头,看向顶层的巨幅宣传海报。</br></br> 惊悚密室逃脱?</br></br> 初澄看清海报上面的字,朝着喻司亭站的方向扬扬下巴:“这么大胆的提议,你觉得他能同意吗?”</br></br> “能啊。”鹿言一副已经预知结果的样子,怂恿道,“只要你也想玩。”</br></br> 喻司亭抄着风衣口袋,冷眼看着面前两人大声“密谋”。</br></br> 客观来说,鹿言分析得完全没错。</br></br> 如果只有他和舅舅出门,那这种项目必然是无需考虑的,但因为有初老师在,三张入场票来得轻而易举。</br></br> 这里的密室种类丰富多样。鹿言纠结片刻,最终选择了可三人挑战的主题:冥婚。</br></br> “挑战时长限制为两小时,入场禁止携带手机,有特殊情况请通过对讲机联系,祝各位探秘愉快~”工作人员的开场词结束后,密室大门被从外关闭。</br></br> “这么黑啊。”</br></br> “恐怖程度五颗星,翻译过来就是看不见的程度五颗星。”</br></br> 和大多数的实景鬼屋一样,为了营造出恐怖氛围,密室内的初入环境布置得很黑。</br></br> 初澄有轻微夜盲,只靠手电筒照出的一点点光亮,基本没什么体验感可言。喻司亭又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所以前期的主力输出全靠鹿言。</br></br> 好在第一关机械密室只是些简单的数字迷题。鹿言一顿脑力操作加暴力试错,把团队成功带出。</br></br> 来到第二个关卡,按照规则,三人团队需要分成两波,一人单独负责解迷,另外两人负责抵御[恶鬼追踪]。</br></br> 鹿言带着全场唯一的脑子,为了还能够准时走出去,自然主动选择了前者。初澄和喻司亭则组合前行,走进另外一条黑暗的甬道中。</br></br> 两人摸索前进,时不时还有npc从旁营造恐怖氛围。</br></br> 需要收集的道具也很应景,比如猩红的裙摆,潮湿的头发,忽明忽暗的纸灯笼……把中式恐怖值拉满。</br></br> 走着走着,初澄发现,没有鹿言在旁,自己居然变成打头阵的了。</br></br> 他回过头眯起眼睛,朦朦胧胧地看见一道不紧不慢的身影,问道:“哎?你怎么走在我后面?哪有让dps站位在最前顶伤的!”</br></br> 喻司亭反问:“不然呢?进来之前你只顾着哄孩子高兴,可没问过我怕不怕鬼。”</br></br> 初澄一乐:“你们数学老师不是崇尚理性吗?应该都是无神论者。”</br></br> “这两者有关联吗?”喻司亭哼了一声,依旧迈着散漫没干劲的步子。</br></br> 他的态度听起来有些酸,就好像是因为鹿言总是太受宠而吃了醋一样。</br></br> “孩子想玩嘛,下次绝对听你的意</br></br> 见。”</br></br> 初澄觉得这样计较起来的喻老师很有意思,扶着他的肩膀,把人推到前面。</br></br> 两人凑头到一起,借着手电筒的微弱光亮,查看本关卡的任务规则。</br></br> 这一局的目标是躲避恶鬼追踪,也就是不能被npc找到。而纵观整个场景,能藏人的地方似乎只设置了棺材和木质衣柜。</br></br> 初澄和喻司亭踌躇一阵,两人十分默契,都不想躺到棺材里,干脆决定挤进同一个衣柜。</br></br> 两人刚艰难地关上柜门,外面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Npc进行情景演绎,时不时还发出阴森恐怖的笑声。</br></br> 因为柜子内原本只设计躲藏一人,空间较为狭窄,两个身材高大的人不得不靠得相当紧密。</br></br> 喻司亭身上的味道非常干净,只有清淡的松木味,让人觉得放松。</br></br> 初澄紧紧贴着他,在极静的环境里听到了清晰的心跳声。</br></br> “你真害怕啊?”</br></br> 这一句脱口而出,然而话音未落就被初澄自我否定了。</br></br> 怎么可能呢?都是些故弄玄虚的把戏。可是,这人的心确实跳得快而有力。</br></br> 喻司亭张口:“怕,怎么办?”</br></br> 初澄听到来自头顶的声音,知道对方答得不老实。他的话音里明明带着镇定的笑意。可惜自己这会儿连脖子都动不了,没法抬头看看他这会儿是什么样的恶劣表情。</br></br> 咣——</br></br> 突然间的一声巨响,似乎是npc拿着什么在砸柜子的门。</br></br> 初澄没有心理准备,被惊得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攥了攥手边的衣袖。</br></br> 下一秒,</p>他感受到自己被一条坚实的手臂揽住。</br></br> 初澄趴在对方胸口,怔然地听到双方同时心鼓如雷,呼吸加速。那种带着异样的紧张和兴奋,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br></br> 这感觉,很明显不是恐惧。</br></br> 喻司亭似乎也察觉到了身边人的变化,轻笑着调侃他:“原来你也‘害怕’啊。”</br></br> 初澄无言相对。</br></br> 持续的咣咣震动后,砸门声逐渐停止。由npc扮演的恶鬼消散,场景内的红灯也熄灭,代表情景危机解除。</br></br> 两人离开狭小而灼热的木柜,初澄的心跳才平稳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空间过于密闭,氧气不足,他都觉得有些呼吸不畅了。</br></br> 滋啦——</br></br> 伴着细索的响动,通道尽头开启一扇小门。两人从中穿过,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场景。</br></br> 这里的光线明亮许多,初澄终于能够完全看清周围景象。只是。原本应该在此处解迷的鹿言不见踪迹。</br></br> 初澄觉得奇怪,打算四处探寻,却被喻司亭拉住。循着对方视线看过去,终于发现端倪。</br></br> 在这个氛围诡异的中式冥婚大堂里,正座上端坐着一位盖有红纱的新娘“npc”,然而他的嫁衣裙摆下面露出了非常眼熟的牛仔裤。</br></br> 就让他在那儿坐着。</br></br> 喻司亭朝初澄使了个眼神,后者笑而不语。</br></br> 鹿言原本是想恶作剧一</br></br> 把,等了半天不见有人揭盖头,周围还没了声音。</br></br> 这俩人这么菜吗?居然想不出来鬼新娘是解谜的关键。</br></br> 少年内心吐槽着,又过了两分钟实在熬不住,自己动手掀开了头巾。就在这一瞬,他的左右两侧无限贴近了两张黑白无常的鬼脸。</br></br> “我日……”鹿言没有防备,被吓得直接飚出脏字,从红木椅子上蹦起来。</br></br> 喻司亭拿下面具,抬手便是爆头一击:“嘴巴干净点。”</br></br> “还不是因为你俩故意吓我!”鹿言捂着心口,深呼吸着缓和。</br></br> 黑无常装扮的初澄上前揉揉孩子的头发,面具下的脸孔笑得灿烂:“摸摸毛,没吓着。”</br></br> “谁先起坏心思的?技不如人,还恼羞成怒。”喻司亭瞥他一眼,出言挖苦。</br></br> “我不跟你俩玩了。”孩子气得把头巾一扔,直奔下一关卡。</br></br> 因为心细、胆大、还能自娱自乐调高难度。三个高玩选手只花费了40分钟就完成了限时两个小时的解迷游戏。</br></br> 成功离开密室时,店里的工作人员还请几人在通关记录榜上签名。</br></br> 鹿言直接一人代劳,分别留名为语文老师、数学老师,和物理学发光元件。</br></br> 为了这几个名称,初澄笑了好几分钟都停不下来。</br></br> 稍作“开胃”活动,三人在外吃了晚餐,然后又逛逛书店算作饭后消食。</br></br> 今日的书店内挂着一张大大的赠书活动宣传单。初澄对此很感兴趣,到收银台结账时却被告知,只有积分会员才可以参与。</br></br> “现在的商家怎么都搞这个套路啊?”初澄不满地嘟囔。</br></br> 喻司亭上前道:“记鹿言的卡吧,他以前经常在这里买书。”</br></br> 鹿言递上卡,店员输入会员号的同时,电脑屏幕也显示出了对应的近期购书记录。</br></br> 初澄无意间瞥了眼,竟然看到名录上面有喻司亭在家里看的那套《初励宁文集》,而且购入时间已经很久了。</br></br> 全套9卷书,一共是分三次购买,其中的首次积分时间是去年十月……</br></br> 初澄诧异地看向喻司亭。</br></br> 这可比他预料的时间早了许多。</br></br> *</br></br> 在外面逛了大半天后,终于回到繁天景苑,三人都已经满足且疲惫,准备各回各房休息。</br></br> 初澄走进客厅,随手收拾了中午时的干果盘,从吊椅旁拿悬疑小说时,注意到了放在茶几上的那本自传。</br></br> 他俯身拿起,捧在手里细看。从书的折页痕迹和书脊翻折程度来看,必然是已经从头到尾地阅读过了。</br></br> “怎么了?”喻司亭正要回房,瞧见初老师立身在这儿许久没动,有些奇怪。</br></br> 初澄转向他,递出那本书:“没怎么,我刚才看会员卡记录就有些好奇。你怎么把我爸的个人传记全买了?”</br></br> 喻司亭笑笑,坦然道:“我觉得初先生的书挺有意思的。”</br></br> “所以,你是全看完了?”</br></br> “差不多。”</br></br> 初澄默然。</br></br> 老爷子早年的传记多达九卷,就连他这个做儿子的也没有全部阅读过。喻老师居然会花那么多时间。</br></br> “那你还,听我说那么多小时候</p>的事?”</br></br> 初澄忽然想起过年的时候,俩人曾在北京的家里,边吃烤梨盅,边聊童年的糗事,直到半夜。</br></br> 既然喻老师看过九卷书,那就说明,外公取的名字、邵纪的捉弄,院里的槐树、发小们的降维打击、刻着初字的戒尺……这些他全部知道。</br></br> 初澄说:“就算是我看过的电影,再听别人原封不动地讲一遍,都会觉得无聊。”</br></br> 更何况是儿时那些鸡毛蒜皮的幼稚事。</br></br> “我不觉得啊。”喻司亭冷静地看着他,目光坚润又莫名灼热。</br></br> “我不想一直用书中的文字,还有别人的视角来了解活生生处在我身边的人。虽然是一样的内容,但还是想听你亲口讲述出来,那样会像真正参与过一样,更加真实有血肉。”</br></br> 初澄没有应答。</br></br> 但在这一刻,他真切感觉到了喻司亭淡漠外表下的细腻。</br></br> “我确实看过关于初老师儿时的许多事,之后又会像上瘾一样想再亲自多了解一些。因为最先吸引我的是站在面前的人。”喻司亭继续说,“如果你觉得不公平,我也很乐意把自己的事慢慢说给你听。只要我有机会的话。”</br></br> 只要他有机会。</br></br> 初澄仔细地咀嚼这几个字,感觉胸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煽动起,然后在不安分地游窜。</br></br> 喻司亭看着初老师震惊又无措的表情,知道对方是不会给出什么回应了。</br></br> 他完全不急,只是温煦地笑笑:“书能还我吗?我晚上还要看的。</br></br> 初澄的脸颊发起热,怔了一瞬后,担羞又乖巧地抬手把书递还回去。</br></br> 喻司亭如常道了句晚安,上楼休息。</br></br> 初澄却鼓着腮帮缓舒一口气,随后他打开冰箱拿了瓶冰镇矿泉水,一边走着回房,一边就仰头灌了两口。!</br></br> 提裙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br></br> :,</br></br> :,</br></br> 希望你也喜欢</p>

最新小说: 你透视呢,乱看阿姨心事干啥?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 三重天之埋妆记 这个天神无下限啊 分久必婚 貌合情离 放爱入局 开局无敌的地球男人 分泌血族多巴胺 这反派,不当也罢 女配她妈是豪门大佬的白月光 我是真的重生啦 我失忆前好像很强的样子 红雾主宰 我的前任是顶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