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第 19 章 (第1/2页)

因为学校里莫名流传开的疑似传染病,学校专门城里了一个调查部门,调查部门的负责人已经急秃了脑袋。

在陆陆续续有人请病假的时候,他就隐隐察觉到了不对,第一时间联系了疾控中心的人,让他们来检查是否是新型传染病。

如果C城大学里真的出现了新型传染病……负责人一脑门子的冷汗,根本不敢去想后果。

这几天里,他迅速封了校禁止出入并停了课,学校里人心惶惶,往日热闹的校园里根本看不到什么人。

不仅网上有各种各样离谱猜测,现实里还要面对学生和家长的质疑,教育局方面的施压,负责人本就不多的头发一把一把的掉,差点掉成聪明绝顶。

好不容易等到疾控中心的人,负责人就好像饿了三天的人看到一个美味大鸡腿一样,双眼放光的把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迎接进校园里。

“现在有多少个病患了?他们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做消杀?”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带着口罩,眼神犀利,没有与前来列队欢迎的人寒暄,直接问道。

为首的负责人一愣,而后迅速说道:“疑似感染的患者已经集中在两栋宿舍楼里隔离起来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看。”

有专业人员在,一众人心里也安稳下来,急忙带着人去专门用来隔离的那两栋宿舍楼,先去了女生宿舍那栋楼。

这也是很多人第一次直面生病了的同学,原本他们以为只是普通的口腔病,再严重也不会严重到哪里去。

第一个宿舍中住的是最严重的那几个患者,看到她们的面容后,众人都悚然一惊。

原本青春靓丽的女生们表情惨淡麻木,眼神中带着神经质和疯狂,她们的嘴唇严重溃烂,几乎能看到白森森的牙齿,不像是人类的嘴唇,更像是腐烂豁开的伤口。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腥甜腐臭味,令人作呕。

“你们感觉怎么样?”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神情怜悯,轻声的询问道,“大概是什么情况出现这个症状?是谁第一个出现症状?”

只见她们眼中闪过歇斯底里的疯狂,疯狂比划着,嘴巴不能张开太大,也不敢太用力牵扯到嘴唇部分,她们只能强忍着剧痛用模糊不清的声音说道。

“第一个烂嘴巴的是钟新雪那个表子,肯定是她在外面鬼混,得了脏病回来传染给我们的,她喝了我杯子里的水,我也这样了,那个贱人是存心想害我!”

“你不要倒打一耙,明明是你不知道在哪里染了病,传染给了全宿舍的人,你还好意思说我们。”

“医生,你救救我,我不想毁容,求求你救救我,我才二十一岁,我还这么年轻……”

“老师,我不想被关在这里,我想回家,我家人会带我去治病的,你们能不能让我回家?”

任谁都能看出来,这几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些不正常了,尤其是骂脏话最厉害的那个人,已经快要疯癫了。

在场的人都皱了皱眉,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认真看着那几个女生的嘴唇,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总觉得骂脏话最厉害的那个女生,嘴唇似乎肉眼可见的又烂了几分。

认真取好样品,如实记录了所有情况,众人转移去下一个宿舍,走出门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传来嘶哑难听的叫骂。

“都怪你这个贱人,你得了病死在外面也好,为什么要回来传染给我们,你怎么不去死!”

就连见惯了问题学生的负责人都眉心紧皱,但想想这些年轻学生莫名其妙生了不知道的重病,还有可能毁容,他眉心又舒展开了。

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很难保持冷静,也不能怪这些女生。

众人又看了几个宿舍里的病人,他们有些惊讶,从第一个宿舍的情况来看,本以为随着时间过去,这奇怪的疾病会逐渐加重,但之后的所有人,都再没有那么严重的情况。

大部分人都只是口腔内部溃疡,根本没有蔓延到嘴唇部分。

“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对视一眼,“最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情况?你们吃了什么药吗?”

他们刚才查看了这几个女生的情况,发现他们口中只有淡淡的溃疡痕迹,已经好了大半。

被隔离在这几个宿舍里的女生们如实答道。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嘴巴里长了好几个溃疡一样的东西,喝水都痛,看到有同学慢慢烂到嘴巴外,我们也很慌,就吃了一些治疗溃疡的药,没几天就好了……”

另一个女生补充:“我溃疡情况不严重,也没抢到药,什么都没吃,没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奇怪,太奇怪了。别说疾控中心的人,就连对医学一窍不通的调查部门工作人员都觉得事情有些灵异。

这个怪病,在有些人身上就严重到毁容,在有些人身上就只是几天就好的小溃疡,不值一提……难道说这病还看人下菜碟?

“你这几天做了什么?”疾控医生又问那个没吃药就痊愈的女生。

“我没做什么啊。”她回忆道,“我就是和平时一样,呆在学校看书,复习……”

能看出来,她是个性格安静内向的女孩子,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对外界的社交需求比较少,哪怕染上了未知的疾病,她也能保持冷静。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看完了所有的病人后,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将采样都收拾好。

负责人试探性的询问了他们对这个病的看法,但他们却说:“目前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等化验结果了。”

说完,他们就急急忙忙的带着采样离开了。

留下满脸愁容的学校工作人员,站在校门口目送他们离去的背影,叹气声此起彼伏。

“现在怎么办?”有人问道。

负责人摸着又掉了几根头发脑门:“能怎么办,等他们出结果呗。”

说着,他眼里闪过了一丝异样,说道:“不知道,我们请的道长……到哪里了。”

其余人顿时都沉默了。

事实上,在负责人上报情况,并联系疾控中心时,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还去联系了所谓的‘天师’,想让天师也来看一下情况。

一众坚信科学的唯物主义园丁们知道后,心情都很复杂。

以负责人平时的生活习惯来说,没看出他有什么奇怪的信仰啊,怎么突然就冒出个天师来,让人不知道怎么反应。

对此,负责人义正辞严的解释:“就算没看出什么问题,让道长帮忙改个运气,以后更顺一点,求个心理安慰也好啊。”

说人话就是,没需要的时候,他就不信;有需要的时候,他就选择性相信一下。

就在众人腹诽着准备回到校园里的时候,一辆车突然转了过来,车窗摇下,露出一个杂草一样乱糟糟的黄色脑袋:“师傅,开下门,让我们进去啊。”

最新小说: 重生港岛之无牌大状 重生之不追校花,我追校花老妈 开局被女总裁强推了? 四合院:我一穷光蛋娶了女神 别惹!裴总的小祖宗她心狠手辣 娘娘又茶又媚,宅斗躺赢上位 惟愿余生不相逢 重生的日子之卖萌日记 偏执段律师你给我过来 赤帝情缘 陌离君心 乡野无敌小神医 大师兄说 从盗墓开始选择 病娇甜妻,得宠着 江湖变脸刀 无心的爱人 滑雪后我成了大佬 丞相前妻想篡位 冷心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