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第 73 章 (第1/2页)

既然小黑哥主动提出要处理这件事,沈妄十分放心的将青城山功法交给了他,专心整理起蛇皮袋中的东西。

因为灵植和丹药都被大胃王玄玉仙书吃掉了的原因,蛇皮袋中只有一些成品法器和原材料。

成品法器抛在一边,沈妄专心的挑拣着炼器原材料。

顾东亭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忙碌得像个勤劳的小蜜蜂,突然开口:“你就不怕我带着功法跑了?”

沈妄头也不抬:“我信你。”

这种破功法,根本没有卷款跑路的必要啊。

顾东亭眼眸微微一动,他收好青城山功法,深深看了沈妄一眼;“等我消息。”

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沈妄恍然想起什么,突然伸出了尔康手:“小黑哥,我们还没交换联系方式呢,要不要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如一只灵巧的鸟儿飘然而去的顾东亭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停留,转瞬消失在葱葱郁郁的树梢中。

沈妄一愣,收回手,摸着自己下巴:“他刚才是不是笑了?”

对方戴着鬼面具,看不清表情,只能隐隐感觉到那双眼眸中的浅淡情绪,从刚才的惊鸿一瞥中,沈妄看到他眼中终年不化的冷厉似乎褪去些许。

沈妄仔细回忆,更加纠结:“我怎么总觉得,那双眼睛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那微妙的冷淡中带着淡淡温和的眼眸,总让他觉得莫名熟悉。

脑海中的玄玉仙书不解:“你们之前不是本来就见过吗?”

沈妄:“……”

挺有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想不通,沈妄也不再多想,他拢拢蛇皮袋,扛在肩膀上:“算了,回家吧。”

从这里回到c城有一段距离,沈妄用了神行符,还是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才到家。

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沈妄立刻拿出了从青城山宝库中偷出来的极品好玉,马不停蹄的钻入书房,制作玉符。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妄才从书房中走出来,他神情憔悴,头发凌乱,眼神却如一点寒星,闪烁着幽幽鬼火:“小鬼王是吧?”

“只要你敢来,老子就敢坑死你!”

沈妄死了两次,惜命得很,别说什么小鬼王大鬼王,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他都要挣扎出一条活路!

手里捏着一把青翠欲滴的玉符,沈妄围着别墅外围,将玉符打入地下,随着一枚枚玉符种下,一个繁复的阵法初露端倪。

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沈妄指尖一动,像是拨动了无形的琴弦,空气中淡淡的灵气波纹迅速扩散,将整个别墅都笼罩其中。

“几千万的玉石就是好用,居然蕴含着一点灵气。”感受着阵法的威力,沈妄满意无比,“同种类的符篆,威力居然翻了一倍。”

摊开的手掌合拢,周围泛开的灵气波纹又迅速往回收拢,最后消失在沈妄攥紧的手心中。

做完这一切后,沈妄长长吐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一经放松,脑海中立刻传来透支过度的胀痛,他对此习以为常,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站在原地开始回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了……

反倒是玄玉仙书有些心酸:“主人,你快吃点药吧。”

沈妄如今实力还不够强,一口气画这么多玉符,过程中无数次透支了灵力,现在他不仅经脉中空空荡荡,就连识海也灵气稀薄。

玄玉仙书哗啦啦的翻着书页:“有七十六种丹药可以恢复灵气,其中符合你等级的十四种,所用材料最普通的有五种……”

沈妄制止了玄玉仙书的动作,揉着眉心:“别翻了,这个世界连最普通的材料都没有。”

玄玉仙书翻书的动作顿时停滞了,它想到自己吃掉的那些灵植,总算想起来,那些所谓的‘灵植’,与其说药植,不如说是含有淡淡灵气的杂草。

它认为的‘普通灵植’,在这个世界,估计已经是极为稀少的天材地宝,就算有,怕是也凑不齐一副丹药的分量。

玄玉仙书汪的一声哭出来:“主人,我太没用了,我是个废物……”

玄玉仙书哭得十分凄惨,它书页飞快的大开大合,还有大颗大颗的金色珠子飞溅,没来得及落下就消散在空气中。

这些金色‘眼泪’逸散,居然转化为极少的灵气,滋润了沈妄干涸的识海。

沈妄:“……”

沈妄不仅没有缓解头脑胀痛的感觉,反而更痛了:“小玉,你别哭啊……你可是我金手指,虽然在这里没什么用、不是,我是说,虽然你在这个世界还有知识盲区,但在修真界,你帮过我很多啊。”

玄玉仙书抽抽噎噎的停止了书页开合:“真的吗?可我那时候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沈妄嘴角抽了抽:“虽然你不记得了,但你帮了我很多是事实……要不是你,我也没办法回到这里,重新踏上修炼一道啊。”

好歹是救命恩书,沈妄好声好气劝了半天,才将玄玉仙书劝好。

悲痛的哭了一通后,玄玉仙书又浪费了一些灵气,他缓慢的合上书籍,声音逐渐低沉:“主人,我先睡觉了,你要……”

一句话还没说完,它就又没了声息,重新变回悬挂在识海中的一本金光闪闪的书籍。

沈妄揉着眉心:“这叫什么事啊。”

被玄玉仙书一打岔,沈妄也懒得再去想自己忘了什么事情,反正别墅已经被阵法保护得严严实实,比乌龟壳还安全,他干脆直接就地坐下,在聚灵阵的辅助下,修炼起来。

时间晃晃悠悠的过去,沈妄总算睁开了双眼,站起身的一瞬间,身上各处都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他舒适的伸了个懒腰。

这种耗干自己后再重新修炼的办法,果然是一种极好的修炼方法,短短时间内,沈妄的修为又上升了一个小台阶,从炼气初阶突破到了炼气中阶。

虽然在修真界还什么都不是,但在这个世界,他也能称得上一句高手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覆盖着的一层淡淡黑泥,沈妄无奈:“每次突破都能排出污浊。”

无法,沈妄当初自制的洗髓液效果太差劲,更深层次的污浊根本不是那些毫无灵气的凡药能够排出来的。

去洗了个澡,沈妄神清气爽,总觉得自己心里还挂念着什么事,他拿起手机,下意识的去看与顾东亭的对话列表,没有新消息。

沈妄撇了撇嘴,能理解,心里却无法克制的有些微妙失落。

退出与顾东亭的对话列表,沈妄才发现,自己的消息已经99+,满屏幕的小红点了。

沈妄:“???”

沈妄先点开了特殊部门的人发来的消息。

时砚;【陈风出事了,是不是你动的手?】

时砚:【我知道你隐藏了实力,但你只是一个人,可你只有一个人,不是青城山这种庞然大物的对手】

时砚:【千万要冷静。】

这是陈风出事的时候,时砚早上发过来的消息,紧随其后,第二天,他又一口气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

时砚:【青城山宝库被盗!】

时砚:【事情和你无关对吧?】

时砚:【我在玄学协会和青城山掌门面前力保你了。】

看到最后一句话,沈妄轻轻啧了一声,时砚这个老狐狸,千方百计让自己欠下人情。

无论时砚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替自己挡下了青城山掌门的质问是事实,沈妄回道:【放心。】

在沈妄消息发出去不到十秒,对方立刻疯狂开始刷屏。

时砚:【你说放心是什么意思?】

时砚:【青城山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插手?】

时砚:【你给我个准话,我也能帮你应付一下那些人。】

时砚:【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

这时候,沈妄已经退出去看其他人的消息了。

除了时砚以外,李平平和王恺许程三人发消息来催店铺上新;和他组队的小胖子几人则在群里八卦青城山被洗劫的事情,还夹杂着小和尚奶声奶气的语音。

见都没什么大事,沈妄正要放下手机,突然看到有人加自己好友,他顺手点开一看,顿时沉默了。

他就说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昵称叫梁凉凉的人连续好几天都在给他发好友申请,语气一天比一天哀怨。

【沈哥你好,我是梁如日。】

【沈哥通过一下好友,我们还没给你结尾款……】

【沈哥你钱都不要了吗?呜呜我妹妹怎么办】

【沈哥你不会跑路了吧,我妹妹的事情就那么棘手吗……】

沈妄:“……”

他就说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默默地通过好友申请,沈妄尴尬的思忖,该怎么告诉对方,自己并没有跑路,只是太忙了没时间看消息呢。

在沈妄通过好友申请的同时,远在帝都的梁如日精神一震,噔噔噔地一路跑下楼,大声嚷嚷:“爸!妈!沈哥回复了!”

正要训斥儿子没礼貌的梁父和梁母都精神一震:“真的?!”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闪过强烈的兴奋:“大师怎么说?他……他还愿意给月月治病吗?”

沈妄离开第一天的时候,梁父和梁母心里有些失落,却也能够理解,只是都推了各种工作和聚会,每天在家翘首以盼沈妄的消息。

等了三天都没有消息后,梁父和梁母的心都提了起来。

他们是亲眼见过沈妄的本事的,知道他不可能是当了骗子跑路了,心里忐忑的揣测,是不是女儿的事情太难解决了。

二人焦急的又等了一天后,心情更是急躁不已,尤其是二人半夜讨论这件事的时候,猛然发现沈妄替他们解决了儿子的问题,他们还没有给酬劳,更是焦虑不安。

“是不是因为没有及时给酬劳,所以大师不开心了?”

“我看大师并不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人,会不会因为我们不够虔诚,所以他不愿意帮我们了?”

“我们现在去道歉,还来得及吗……”

今天已经是沈妄没有消息的第五天了,梁家的气氛紧绷到几乎无法呼吸,连梁如日走路声音稍微大了一些,都会被骂一顿。

就在梁家人陷入绝望的时候,沈大师终于回消息了!

梁母喜极而泣,她拉着丈夫的手:“你快告诉大师,我们的酬劳早已准备就绪,并且翻倍了……”

梁父强作镇定:“你态度端正一些,你配叫人家沈哥吗,叫他大师。”

梁如日翻了个白眼,他们怎么可能懂,网上都叫沈妄沈哥好不好!

梁如日也极其紧张,手抖得差点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字符过去,努力冷静下来,他正要打字,就见对话框中线弹出了一句消息。

沈妄:【前几天在忙,没看到消息。】

梁如日手一顿,小心翼翼的打字:【那大师,您的事情忙完了吗?我妹妹的病……】

沈妄想了想,发了一连串药名过去,承诺到:【事情还没解决,你们可以先准备药材,我做完自己的事情就去给她治病。】

梁父和梁母看到那药名,其中一些都是常见的,比如人参之类的,但还有一些药名,他们闻所未闻。

梁父一把从儿子手中抢过手机:【多谢大师,我们会尽快准备好药材,给您的酬劳也已经准备好,请问该怎么转交给您。】

【先去特殊部门报备,等我去给你女儿治病的时候一起给我就好。】

梁父深吸一口气,连连打字道谢,怕冷冰冰的字体不够真诚,他还特意搜了几个表情包发过去:“大师不愧是大师,一眼就看出来是我在和他说话。”

被抢了手机的梁如日:“……”这么明显的语气变化,谁看不出来啊。

梁如日心里腹诽了一句,待梁父和沈妄说完后,他激动的捧着手机,兴奋得忍不住转圈圈:“我居然拿到了沈哥的私人联系方法!”

开心,雀跃!

这几日来梁家的沉闷阴郁一扫而空,三人脸上都弥漫着笑意,气氛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欢快起来,梁如日三步并作两步的上楼,回到自己房间里。

开始直播!

不过短短几天的工夫,梁如日的直播昵称已经换了一个,从鬼少,变成了沈哥首徒预备役。

进入直播后,梁如日直接开始吹:“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拿到沈哥的私人联系方式了!”

“羡慕吧?羡慕我也不给你们看,万一你们偷摸去加他好友,惹沈哥生气了怎么办!”

“还有老粉不认识沈哥吗?我的评论区置顶,有沈哥的账号链接,还有他的店铺链接,大家快去点个关注。”

“什么神棍骗子,你这人说话真难听,其他人或许可能是神棍骗子,但那可是沈哥!”

直播间的弹幕,也从当初清一色的辱骂沈妄,变成了沈妄粉丝集合大本营,和看热闹的乐子人的天下,只有一小搓梁如日老粉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日,几天没见发生了什么,这个主播不是反封建迷信,怼那些神棍骗子的吗?】

【艹,他现在是进了传|销吗,怎么变化这么大】

【靠,我宁愿相信他是爱上了男人,去当舔狗去了……】

【说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说好的相信科学呢,这主播是被下降头了吧】

【哪怕是下降头,也没这么不科学好吧,前几天还在痛骂沈妄,今天就突然成了脑残粉了】

【……这世界变化太快了】

这些老粉越难以置信,看热闹的沈妄粉丝和乐子人越是高兴,哈哈哈哈的弹幕密密麻麻,几乎覆盖了整个屏幕。

【来了来了,今日份的好戏开场了】

【笑死我了,虽然主播演得很弱智,但太可乐了,我愿意接受这种表演方式】

【沈哥确实很厉害啊,但凡关注了他的,都会懂得】

【我是沈哥粉丝,都没这个主播这么铁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主播转了一百八十度,救了他的命也不过如此吧】

梁如日看到了这些评论,他没有放在心上,反正他直播也不是为了钱,主要是自己喜欢,以前喜欢打击封建迷信,现在喜欢狂吹沈妄的彩虹屁而已。

面不改色的拉黑了几个骂沈妄的人,梁如日宝贝的向直播间观众展示手中的东西:“大家看,展示沈哥亲自画的符,你看着线条,粗细匀称,线条流畅,多么完美啊……”

弹幕笑得更加开心了。

【点进来的新粉可以去考古前几天的视频,有惊喜】

【hhhhh这不是他当初大力抨击了一番后,揉吧揉吧丢进垃圾桶里的那些符吗】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符皱皱巴巴的,估计是了】

被当场打脸,梁如日也不生气,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大家就别揭我老底了,当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有眼无珠……”

梁如日的粉丝并不少,足足有好几百万,虽然算不上顶级主播,但也是小网红了,因为他前后转变的态度太快又太极端,这件事很快就上了视频网站的热搜。

原本只是网站内部看热闹,没想到转着转着,居然火出圈了,成了一个赫赫有名的梗:铁骨铮铮梁如日。

最新小说: 重生港岛之无牌大状 重生之不追校花,我追校花老妈 开局被女总裁强推了? 四合院:我一穷光蛋娶了女神 别惹!裴总的小祖宗她心狠手辣 娘娘又茶又媚,宅斗躺赢上位 惟愿余生不相逢 重生的日子之卖萌日记 偏执段律师你给我过来 赤帝情缘 陌离君心 乡野无敌小神医 大师兄说 从盗墓开始选择 病娇甜妻,得宠着 江湖变脸刀 无心的爱人 滑雪后我成了大佬 丞相前妻想篡位 冷心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