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第 11 章 (第1/2页)

两个小时后,江觅坐在高二一班的教室里,低头写物理卷子,听到身旁传来椅子被拉开的动静声,江觅转过头,果不其然,看见了从家里回来的梁绪平。

江觅放下笔,揉了揉额头问:“锦奕现在怎么样了。”

马上要上的晚自习是物理,梁绪平从桌洞里掏出物理书,扔在课桌上,叹了口气道:“我走的时候坐在阳台上发呆呢。”

今天江觅提前从学校走了,他是跟着林叔回了家,吃了晚饭才回来的。

江觅犹豫了一下,拿不定主意问:“你觉得我今天做的对吗?”他也没教育过小朋友。

“怎么不对!”云德高中重点班实行小班教学,一个班只有三十五个人,没有同桌,梁绪平和江觅的位置隔着一条过道,梁绪平索性将椅子拖到江觅身旁坐着,“我早就想让他改改他那个坏毛病了,怎么可以动不动就动手打人,但是在你之前,没有人能制服得他,那小子软硬不吃。”

得到梁绪平赞同,江觅心头微松,“但是,你觉得锦奕能改掉生气就打人这个坏习惯吗?”江觅没几分把握。

“我觉得能。”梁绪平思索片刻后,给出答案。

江觅疑惑看他。

梁绪平拍拍他的肩,“你不知道那小子多喜欢你这个江觅哥哥,他挺害怕你以后就不理他了。”

“是吗?”江觅有些怀疑。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这周五放学,梁锦奕也在幼儿园上课,不可能来接江觅,而江觅这周也没打算去梁家,和梁绪平挥手告辞后,江觅回了自己家。

吃过晚饭,江觅拉着牵引绳,看云朵和它的小伙伴在小区草坪里玩耍。

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林叔打来的电话。

江觅接通后,便听到了梁锦奕小朋友弱弱的声音,“哥哥。”

云朵和朋友在草坪上和玩的正好,江觅望着远处那颗泛黄的梧桐树,嗯了一声。

梁锦奕听到了江觅的声音,赶忙道:“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不打人了。”

江觅没说话,因为梁锦奕小朋友在他面前,是一个容易认错的人。

梁锦奕接着又说:“我今天,还帮,陈若瑄,扔垃圾了。”

他的声音拔高几分,“李老师还,给了我,一朵小红花,小红花,是表现好的,小朋友才可以,可以有的。”最后几个字说的特别急切,生怕江觅听不见。

“哥哥,你明天,可以,陪我玩了吗?”梁锦奕又问。

“不可以。”江觅拒绝道。

梁锦奕又在电话那头委屈地叫哥哥。

江觅揉了揉眉心,他是真的不太会教育小朋友,但是这样应该是对的,他说:“你要是接下来一周都在学校里好好表现,哥哥就相信你是真的认错了,下周可以陪你玩。”

梁锦奕难掩失落地啊了一声。

他又软软地叫了几声哥哥,然而江觅没有任何心软的征兆,梁锦奕只好答应了这个条件,“我会,好好表现。”

梁锦奕是真的很喜欢江觅哥哥,很害怕哥哥以后再也不陪他玩了,所以接下来一周,每天都在学校里好好表现,上课的时候,就算觉得无聊,也不会低头玩自己的游戏,下课的时候觉得小朋友很吵很烦,也会控制住自己想要打他们的冲动。

因为每天都表现得很好,梁锦奕每天都可以得到一朵小红花带回家。

一晃就是周五,梁锦奕知道他和哥哥今天都要放假了,但是这天,梁锦奕小朋友因为中午下了雨,他好久没玩过雨了,跑到教室外玩雨,老师决定今天不给他小红花。

五点五十,大一班的小朋友都放假离开后,梁锦奕小朋友没走,在教室里缠着李老师,要求她补给他一朵小红花。

李老师温柔而有原则,“不可以,锦奕,因为你跑出去玩雨,好几个同学和你一起去玩雨,全身都淋湿了。”

梁锦奕想说,那是他们太笨了,他去玩雨就只弄湿了手,但是他知道他这样说,一定得不到小红花的,于是他说:“我,没有,让他们玩,而且,我没有湿。”

“李老师,你就,给我一朵小红花,吧。”梁锦奕抱住她的大腿,撒娇道,“拜托,拜托了。”

李老师今年三十三岁,已经在这家幼儿园工作十年了,这十年里见过无数小朋友,但是说起长相,梁锦奕小朋友的确是其中翘楚,也不知道他的父母长什么样子,才能生出这样漂亮的小孩。

不过李老师原则性很强,她深知错误的事情一开始就要拒绝,“不行,你今天的表现不可以得到小红花。”

梁锦奕小朋友有些生气了。

但这个时候,教室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梁锦奕转头看去,然后眼睛嗖地一亮,他大步向教室门口的人跑过去,直到距离对方只有一两米的距离了,梁锦奕速度放缓,小步小步挪到他面前,轻声地叫哥哥。

江觅垂眸看了梁锦奕一眼,嗯了声。

梁锦奕见状,前走一步,身体贴着江觅大腿,仰着头道:“哥哥,怎么来了?”

“接你放学。”江觅蹲下身,平视着梁锦奕。

梁锦奕回头看了眼李老师,语气忐忑地道:“可是,我今天,没有,小红花了。”

怕江觅以为自己犯错了,梁锦奕小朋友连忙补充,“我今天,看雨漂亮,用手接雨,有几个同学,学我,但是他们,打湿了,我,也不想,他们学我啊。”梁锦奕说着,语气竟然还有些委屈。

江觅莞尔,伸手揉了揉梁锦奕的小脑袋。

接着,江觅向李老师打了个招呼,牵着梁锦奕往校门口走去,江觅今天本是在校门口等梁锦奕放学的,可是大一班的同学全都出来了,就没有梁锦奕,这周又轮到大一班是最后一个放学的班级,所以江觅就和梁绪平来教室里找梁锦奕了。

不过梁绪平虽然心里在乎梁锦奕,但是现在看到人了,双手插兜,走在身后,表现得挺冷淡。

冷不丁被哥哥牵住了,梁锦奕有些懵,他失神地跟着江觅走了几步,才抬起头问:“哥哥,原谅我了?”

江觅嗯一声,“因为知道锦奕这周都在好好表现。”这周,梁锦奕每天晚上都在给江觅打电话,汇报他在好好表现,有得到小红花。

不过除了梁锦奕小朋友自卖自夸外,江觅其实有和林叔联系,林叔对接老师,说锦奕这周在学校里表现很好,从不惹事,还会帮助同学,上课也很认真。

梁锦奕欢呼一身,他又停下了脚步。

江觅垂眸看他。

梁锦奕双手抱住他的大腿,眼睛亮晶晶道:“哥哥抱我。”

江觅十来天没看见这只小团子了,其实还有点想的,他弯腰将梁锦奕抱了起来。

梁锦奕双手搂住他哥哥的脖子,幸福地在他哥哥的脖子上蹭了蹭,这才抬头望着他,柔声说道:“哥哥,我们以后都,不吵架了,好吗?”

“吵架?”江觅对梁锦奕的形容词感到疑惑。

梁锦奕一整正经地解释,“就是一个人,不理另外一个人,就是吵架。”

他搂紧了江觅的脖子,脑袋贴着他的下巴说,“哥哥,我不喜欢,和你吵架。”

今天中午下了一阵雨,此刻黄昏时分,有一道浅浅的彩虹挂在了天上。

江觅微微弯了一下唇角,说:“要是锦奕以后不犯错,哥哥自然不会你吵架。”

梁锦奕赶忙说:“我不犯错。”顿了顿,他补充说,“我以后,再也不打人了。”

最新小说: 叶无道宋雨涵 今上令我很担忧 只想和你暖下去 明主养成计划 入侵[向哨] 从德玛西亚开始崛起 工匠之王 贫穷使我无所不能 修真少年春衫薄 君梨有个狠夫君 风流狂医叶孤尘 穿书八零:山里汉的娇娇媳 叶军浪苏红袖 你透视呢,乱看阿姨心事干啥? 勾魂都市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