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第 15 章 (第1/2页)

梁锦奕得了江觅保证,心满意足。

然而徐阳有些逗小朋友上瘾了,“欸,锦奕,要是你哥哥真的是骗你的,你怎么办,你哭给你哥哥看吗?”

梁锦奕停下了喝牛奶的动作,薄薄的眼皮上抬,猛地盯向了徐阳。

徐阳一怔,这个乖小孩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他失神时,梁锦奕小朋友又扯了一下江觅的衣袖,可怜兮兮地告状,“哥哥,他说你,不太喜欢我,刚刚说的话是骗我的。”

江觅无奈地看了徐阳一样。

徐阳连忙竖起了双手保证,“行了行了,我不逗他了,不逗他了。”

梁锦奕小朋友蹙着眉头道:“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江觅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好好,他以后不会再开这种玩笑了。”

徐阳察觉到了这位小朋友很在乎他在江觅心里的地位,想到他刚才做的事,徐阳弥补道:“诶,梁锦奕小朋友,你哥哥很喜欢你的,我听说他每周都要回去陪你,你知不道大学生活很丰富的,他愿意花时间陪你,那肯定是很喜欢你。”

这番话说在了梁锦奕小朋友的心坎上,不过他的好哄仅限于江觅,刚刚徐阳已经做了让他很不开心的事,就算此刻补偿,梁锦奕小朋友也不想给他一点好脸色了。

徐阳:“……”只好放弃逗小孩。

恰好这时候,火锅开始沸腾,学姐学长们招呼着涮肉吃饭。

辩论社有社友是新疆人,家里擅长酿葡萄酒,聚餐的时候就带了两瓶来,让大家尝尝他家乡的味道。

江觅自然也斟了一杯。

微褐的液体漾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梁锦奕小朋友身体凑过来,说:“哥哥,我也要喝这个。”

江觅拒绝:“锦奕,这是酒,小朋友不可以喝酒的。”

梁锦奕小朋友看了他哥哥一眼,说好吧。

梁锦奕小朋友已经八岁半了,吃饭不用江觅照顾,江觅用餐的时候偶尔看他一眼,更主要是是和学姐聊接下来的校内辩论赛。

说了片刻,他有些渴,伸手想拿自己的玻璃酒杯,却发现自己的酒杯已经空了。

江觅微愕,随即转眸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梁锦奕小朋友。

梁锦奕小朋友脸色泛着不正常的驼红,葡萄般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锦奕,你喝哥哥的酒了。”

梁锦奕小朋友望着江觅,可是眼神却没有聚焦点,他软软呆呆地嗯了一声。

江觅有些无奈:“哥哥不是说,小朋友不可以喝酒吗?”

梁锦奕带出几分委屈的神色,眸里的水光越发多了,他含糊不清地说:“我想,我想,和哥哥喝一样的,饮料嘛。”

刚说完,梁锦奕小朋友的脑袋倏地往下栽去。

江觅赶紧伸出手,撑住梁锦奕小朋友的脸蛋,防止他头磕到桌子上。

“锦奕,锦奕。”而等江觅将梁锦奕小朋友的脑袋抬起来,就见梁锦奕小朋友双眼紧闭,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咦,弟弟就这点酒量啊?”徐阳笑着问。

江觅拍了拍梁锦奕的脸,得到对方更加均匀的呼吸声,江觅只能无可奈何地对各位社友道:“我先走了,我得把我家这个小醉鬼送回去。”

社友们自然是笑着同意。

江觅将梁锦奕小朋友的小恐龙水壶挂在身上,弯腰去抱梁锦奕小朋友,刚将梁锦奕小朋友抱起来,梁锦奕小朋友闻到熟悉的味道,双手下意识地环住江觅的脖子,下巴贴在他的肩膀上,安心地睡了过去。

火锅店在大学城附近,周六晚上人潮如织,江觅没等多久,便上了一辆出租车。

大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梁家别墅的大铁门前停下,梁锦奕小朋友还在醉酒中,江觅下了车,将梁锦奕小朋友抱出来。

林叔这个时候也迎了出来,梁锦奕小朋友精力旺盛,经常到了晚上十二点还毫无睡意,他很疑惑今天才九点,他怎么就睡着了。

江觅有点抱歉,“今天他跟着我去同学聚餐,没看住,让他喝了一点酒。”

林叔闻言笑了下,“难怪小少爷的脸那么红。”

说完,林叔想要伸手,从江觅身上接过醉酒的梁锦奕小朋友。

梁锦奕小朋友似乎发现了有人想把他从哥哥身上抱走,下意识搂紧了江觅的脖子。

“我抱上去就行了。”江觅说。

三分钟后,江觅抱着梁锦奕小朋友上了二楼的房间,梁锦奕朋友的房间比起当年江觅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变化了很多,当然变化的不是家具,而是房间里多了很多照片,比如他的床头柜,书桌茶几上,都有和江觅的合照。

江觅把梁锦奕放在床上,林叔帮梁锦奕小朋友脱了鞋,换了身睡衣,江觅帮梁锦奕小朋友擦了擦脸,盖上被子后,见梁锦奕小朋友睡得正熟,就准备离开了。

但梁锦奕小朋友像是有第六感一般,好像发现江觅要走了,江觅起身时拽住他的一根手指,嘟嘟囔囔地强调:“哥哥,不准走。”

“好好好,哥哥不走。”江觅等了一会儿,直到梁锦奕小朋友又沉睡过去,江觅才掰开梁锦奕抓住他手指的手,轻手轻脚退出他的屋子。

梁家别墅附近不好打车,不过梁家几位司机轮流在岗,林叔让李叔送他,江觅没拒绝。

江觅刚走到梁家客厅,就见一个穿深蓝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对方个头很高,长相并不很出众,但是目光矍铄,看见江觅后,他下意识往江觅身后看了眼,问道:“今天锦奕怎么没跟着你。”

江觅叫了声梁叔叔,回答:“他今天睡着了。”

梁鸿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神色疑惑:“锦奕睡这么早了吗?林衡,你不是说锦奕一般十二点才睡吗?我记错了?”梁鸿对梁锦奕并不太熟悉。

江觅解释:“梁叔叔,今天锦奕和我去同学聚会,不小心喝了点酒,醉了。”

梁鸿闻言没太在意,又温和地叮嘱了江觅两句有空常来玩,这才上了楼。

江觅今晚上回了家,翌日上午则是去外婆家给刘沛沛小朋友补课,下午才回学校。

周日放假,下午在学校里溜达的人并不多,江觅从大门进去,经过未名湖的时候发现有个女生白着脸,摇摇晃晃地扶着一棵树。

最新小说: 宇都宫柯学事件簿 欢乐颂之心理医生专家 卡牌召唤从契约魅魔开始 我的农场有妖气 斗罗之元素之神 三重天之埋妆记 这个天神无下限啊 分久必婚 貌合情离 放爱入局 开局无敌的地球男人 分泌血族多巴胺 这反派,不当也罢 女配她妈是豪门大佬的白月光 我是真的重生啦 我失忆前好像很强的样子 红雾主宰 我的前任是顶流 异能制造 废柴重生恋爱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