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云淡风轻 (第1/2页)

晌午过后,徐氏的院子外站了一主一仆,一站就站了两个时辰。</p>

好在是四月天,太阳不毒,反倒是暖得让人懒洋洋的,站着也昏昏欲睡。</p>

温盈昨夜半夜惊醒,除了脚有些累,便是有些困。</p>

她打了沈五郎宠妾一耳刮子的事,不过一个上午就传得整个侯府都知道了。</p>

也传到了主母耳中,主母虽然惊诧,但这些小事还不至于劳她出手来管。也就让人传话给徐氏,道她院子里的事,让她自己解决。</p>

沈五郎闹到了徐氏的院中。柳小娘说她在花园遇见三娘子,不过是去打了招呼,询问了今日是不是十五,便被打了一巴掌。</p>

听到这,徐氏联想到自己催促儿媳生孩子,还有与儿媳说要给儿子纳妾一事,左思右想便自以为是温盈有了怨气,所以才拿别人院中的一个小妾出气。</p>

那小妾是五郎院子的,又不是她这院子的。若是自家院子的,打了就打了,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p>

永宁侯一妻二妾,儿女七个,无论嫡子庶子,嫡女庶女几乎都一视同仁。最厌烦的便是妻妾争宠,兄弟姐妹间撕扯打架。</p>

所以这些年来,妻妾儿女都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起码表面上都是和和气气的,能不起龃龉便大事化了,小事化无了。</p>

是自己儿媳先打了别人院子的人,这事自然做得不对。如今不过就是去赔个礼罢了,又是不是什么大事,徐氏也句不想闹大。</p>

想到这,徐氏也不听温盈解释。见她不肯认错,就让她到院子中罚站,等想通了再进来。</p>

“娘子,听老奴一句劝,这事忍忍就算了,莫要与二娘硬来。”徐氏身旁的婆子祝妈妈在屋檐下耐住性子来劝温盈。</p>

温盈紧攥着帕子,心底苦涩。</p>

什么叫忍忍就算了?</p>

沈寒霁虽为庶子,可她是正妻呀!今日小叔子为了个妾室让她认错,若她认了,那么明日整个侯府,包括那些下人,还会有谁能看得起她?</p>

梦中的那个受尽了委屈,最终郁郁而终下场的自己,让温盈害怕。害怕自己最终也会走向这个结局,所以紧抿着唇,不肯应。</p>

祝妈妈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进屋子中。</p>

过了一会,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清润寡淡的声音:“怎么在这站着?”</p>

温盈抬起头,闻声望去。</p>

暖煦的日头下,一身白衣无尘,带着淡淡笑意的沈寒霁从院外走了进来。沈寒霁样貌俊美,一身白色衣袍,气质清雅温润,因此旁人都道他是误入凡尘放天上谪仙。</p>

可他们不知,这清雅温润之下,是一颗谁也融化不了,冷冰冰的心。</p>

看似有情,实则处处无情。</p>

她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是在成婚的半年后。她觉着他是心悦她的,所以生平第一次鼓起了勇气,在云雨之后问他——夫君,你可喜欢阿盈?</p>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低哑的轻笑了一声,附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声“乖些”。</p>

嗓音低醇,夹着笑意。这声笑声让温盈耳廓酥麻,迷失在其中。</p>

随后拉着她手腕,一手覆上了酥软的腰间,欺压下来,带着她再次攀上欢愉的顶端。</p>

所以她以为是喜欢的。</p>

第二日他便出了远门,直到再次同.房那日才回来。她隐约察觉出了什么,又觉得自己多疑,但从此再也没问过喜不喜欢之类的问题。</p>

现在细细回想,才知道他是在告诉她——他不喜欢,让她乖些,别问这种傻问题。</p>

院中的下人见了沈寒霁,纷纷喊了声“三爷”。</p>

蓉儿忽然“扑通”的一声,朝着沈寒霁跪了下来,哭着求道:“三爷,你可要为娘子做主呀。云霖苑那边的柳小娘在花园中说了些难听的话,还说了三爷的坏话,娘子气不过便打了她一耳刮子。可谁曾想柳小娘竟倒打一耙,诬陷娘子无理取闹,挑拨五爷过来为难二娘,让娘子认错。娘子不肯,就被在这罚站了两个时辰。”</p>

狭长的黑眸中,因听到温盈打人而露出了几分意外。</p>

继而笑意微敛,看向了低着头沉默不语,似乎透露着委屈的温盈。</p>

沈寒霁问她:“当真如蓉儿所说的那样?”</p>

若是以往,温盈大概会大事化了,可她不甘心。大抵是话本中那句“在沈寒霁记忆之中,因她怯怯诺诺,毫无存在感而不记得她长什么模样了”的话,刺伤了她的心,让她不想再隐忍。</p>

所以在掌刮了柳小娘回了云霁苑后,温盈便立刻与蓉儿窜好口径。让她见着三爷就跪下,把那些窜好的话说出来。</p>

沈寒霁或许不喜欢她,可她是他的妻子,但凡她有理,他都会站在她这边。</p>

对于这点,她还是了解他的。</p>

所以温盈朝着他轻轻点了点头,语带委屈:“若夫君想让我去道歉……我便委屈些,去向五弟道个歉,莫为了我伤了夫君和五弟的手足之情。”</p>

若是沈寒霁真让她去道歉,那便真的是寒了心。</p>

即便如此,她也决然不会去道歉的,若要她道歉,她就装晕。站了两个时辰,晕过去也是理所当然。</p>

许是温盈从未在沈寒霁面前耍过心计,所以沈寒霁并未怀疑。</p>

“她是妾,你是妻,何来道歉之说?”说罢,走入了屋中。</p>

沈寒霁虽为庶子,生母也是妾,但在会试中取得会元,如今也算是有功名在的了。以他的才名,殿试中再取头筹,并非没有可能。</p>

且徐氏是侯爷之妾,会元生母,庶子的妾室又怎能比得上?</p>

柳小娘到底是太看得起自个了。</p>

徐氏听闻儿子回来了,从房中出了偏厅,见着人就开始数落儿媳:“霁儿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可不知你那媳妇竟因我多说了几句,她便恼羞成怒打了三房的人。”</p>

沈寒霁微微挑眉:“二娘与阿盈说了什么?”</p>

徐氏念道:“不过就是让她早为你生下子嗣,让你多回房就寝罢了,谁知我前脚刚走,她遇上了那柳小娘,许是柳小娘多了两句嘴提了今日是十五,便被她恼羞成怒的给打了。那脸都打肿了,今日五郎找我理论,我都觉得脸上无光。”</p>

徐氏虽貌美,可不仅耳根子软,且也不大聪明,偏偏却生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儿子。</p>

“是柳小娘与二娘说的,还是阿盈与二娘说的?”</p>

徐氏愣了愣,随即落座,呐呐的道:“是谁说的,重要吗?那柳小娘总不可能敢以上犯上冲撞阿盈吧?”话到最后,有些不确定了。</p>

沈寒霁淡淡一笑:“看来二娘这是听信柳小娘的一面之词了。”</p>

看向门口,温声道:“不妨听阿盈说一说。”</p>

儿子是主心骨,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徐氏自然不可能反驳。</p>

徐氏吩咐婢女把儿媳喊进来。</p>

沈寒霁则看向徐氏身旁的婆子:“祝妈妈,劳烦你到云霖苑喊五弟与柳小娘到这来一趟,说是我喊的。”</p>

祝妈妈退出了屋子,看了眼正要进来的温盈。</p>

心里头奇了怪了,暗道今日三爷怎就掺和进来了?</p>

屋中,在温盈进来前,沈寒霁脸上虽然还有温润的笑意,但看着却似乎比平日凉了几分,让即使身为生母的徐氏都有些忐忑。</p>

“二娘,外人欺负自家人的时候,切莫帮着外人欺负自家人,二娘可明白?”</p>

声音虽温和,但话语中之中却有几分冷寒。</p>

最新小说: 女神的超级鳌胥林阳 规则怪谈:他们说我有多重人格 绝美如我,异世修行 陈情令之魏婴,我在 鲤侠道 末世虫师 惊!清冷美男非要给我当老婆 千里姻缘一信牵 网球:我入江不演戏就能超进化! 梦想能实现 宝可梦:我是侦探,不是老六啊喂 柯南之我真的是好人 开局无敌仙帝,打造万界第一宗 女尊:心机夫郎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繁华:从87年开始成为民族巨贾 漫游诸天:从成为杀人狂魔开始 都市:开局就是仙王 我在异界缔造玄幻 诸神皇冠加尔提兰往事 小马宝莉:密教中的无形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