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为己谋划 (第1/2页)

徐氏吩咐人去寻大夫后,边骂着那三娘母女,边急着把温盈送回了院子。</p>

这几日温氏甚得她的心,被当着她的面欺负了,她焉能不气愤?</p>

再者那镯子是三娘当着她的面送给温氏的,如今女儿又大庭广众之下抢夺伤了她的儿媳,把她这脸打得可真响。</p>

回了院子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徐氏看到了那大半截手指长的口子,便是看着都觉得疼得慌。</p>

上止血的金创药,辣疼得温盈泪珠子没止住,从脸颊滚落,但愣是咬着唇没有喊出声。</p>

上了药止了血后包扎了起来,等大夫来了之后才拆开查看。</p>

伤不重,但会留疤。除非是用那等用珍药熬制的祛疤膏才能不留疤,可这珍贵的祛疤膏,估摸宫中才有。</p>

宫中珍药,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能得到?更何况温盈只是侯府的庶子正妻,而非嫡子正妻。</p>

“我现在就让人去药堂去买最贵的祛疤膏回来,若是这疤消不了,我与那三娘没完。”愤愤的说了这话后,徐氏让温盈好生休息,然后才出了屋子。</p>

吩咐人去买祛疤膏,顺道也让人去做些补血的补汤。</p>

那血流得太可怕了,便是温氏的脸色都白得吓人,徐氏有些担心。</p>

徐氏走了之后,温盈只留了蓉儿,屏退了其他人。</p>

“娘子,奴婢该提醒你不要戴这镯子的,都是奴婢粗心大意。”那日在徐氏厅堂中,蓉儿也听到了徐氏说过三娘的女儿讨过镯子,但三娘没给。</p>

沈明霏那骄纵的性子,若是看到了自己喜爱的镯子戴在了不受重视的三嫂手上,怎可能不抢?</p>

温盈擦拭了眼尾的泪珠,笑了笑:“哭什么,我知道她会抢的。”</p>

真痛哭着的蓉儿一愣,傻傻的抬起头,呆滞的看向自己的主子。</p>

“娘子知道镯子会被抢……?”</p>

温盈吸了吸鼻子,解释道:“今日之事,七姑娘定会被罚,六姑娘为嫡女,以后嫁人后也是要管家的。而世子娘子将来会成为侯府娘子,她们二人未曾劝阻,也都会被训斥。”</p>

温盈早已经知道了她们二人不会出手相帮了,便是以前都不会相帮,现在又怎么会帮?</p>

“娘子这样伤了自己,就是为了她们被罚,被训斥?奴婢觉得不值当。”蓉儿抹着泪,心疼道。</p>

“值,起码今日之后她们不敢轻易欺辱我,也不会随意欺负我这院子的人。”</p>

蓉儿在这侯府,明明是一等丫头,可便是三等的丫头都敢给她脸色瞧。</p>

在梦中,温盈看到当清宁郡主羞辱她的时候,孙氏只会冷眼旁观。</p>

在梦中,在茶会上她被人推进池子里出洋相的时候,那沈明霏分明就站在岸上,与那些个贵女一同嘲笑与她。</p>

回到侯府,更说是温盈自己不小心落水的,还怪到别人的头上去。</p>

如今若是不把她们镇住了,等沈寒霁高中之后,她们并不会因她成了状元夫人而有所顾忌,还是会帮着外边的人来欺辱她。</p>

且有些气,她想要出一出。</p>

梦外的自己憋屈,梦中的自己更加的憋屈,这加起来的两口气,若不出,她许是真的会如梦中那样疯掉的。</p>

温盈擦了擦蓉儿脸上的眼泪,温声道:“夫君若不疼我,我便自己疼自己,自己为自己谋划。”</p>

蓉儿忽然破涕为笑:“娘子你终于想通了。”两年来,蓉儿看着自己主子委屈求全,虽心疼,却也无从去劝。</p>

“明白得有些晚了,但还来得及。”却是来得及,不用怕像梦里边的自己,到死才能想开</p>

*</p>

晚间,沈寒霁饮了些酒回来。</p>

平日饮酒后,皆是温盈送醒酒汤过来,今日却是其他婢女送来的。</p>

沈寒霁净手后,拉了块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问:“娘子呢?”</p>

婢女低头道:“娘子伤了手,在屋子休息。”</p>

动作一顿,看向婢女:“如何伤的?”</p>

婢女踌躇了一下,还是如实道:“今日晨省请安之时,七姑娘见娘子戴了三娘送的镯子,便要抢。一不小心,镯子砸到了石桌,镯子碎的时候割伤了娘子的手。”</p>

沈寒霁脸上的温润之色微微沉了沉,随后道:“醒酒汤放下,退下吧。”</p>

婢女把醒酒汤放到了桌面上,随即退出了屋子。</p>

屋子只余一人时,沈寒霁脸上的温润顿时全无,黑眸晦暗不明,便是连眉梢都泛着冷意。</p>

最新小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 帝师王翦 木至为烟 娱乐之我怼哭了百万大明星 大佬马甲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