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30章 心生动摇

第30章 心生动摇 (第1/2页)

成婚之后,温盈望着他的眼神之中似有星辰,他知道她是极喜欢自己的。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星辰没了,她的双眸也渐渐暗淡了下来。</p>

沈寒霁看过梦境中那些虚虚实实,发生过和尚未发生过的事情。之前不知她与他一样看到了那些事情,如今知道了,也大概明白了那双眼眸为什么会黯淡下来了。</p>

也知道那双黯淡的眼眸为什么又鲜活了起来。</p>

黯淡下去,是因在侯府被磋磨了两年。</p>

鲜活了起来,是因她放下的是对他的那些始终得不到回应的感情,所以心底轻松了,抑郁也就一扫而空。</p>

她会心生出害怕,会抗拒他的安抚,是因为受他牵连,让她置身于了危险之中。</p>

沈寒霁虽看得透彻,但心底却是生出了几分莫名的沉闷。</p>

熏香一事,虽未得到证实,可二人心底都明白,已然是八九不离十了。</p>

回府的一路上,温盈思绪乱而复杂,面露疲惫,一路未曾说话。</p>

任谁知道自己正被人谋害,心绪都会很难定下来。更别说若是没发现的话,自己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丢了性命。</p>

起先,温盈以为自己生个孩子,就能解决这个将近三年无所出的话柄。可现在却发现,真正的症结并不是在孩子这一点上。</p>

孩子并不能排除了连累她早死的因素。</p>

思来想去,想得疲惫,也暂时不想与沈寒霁说话。</p>

下了马车,一路无话的回了云霁苑。</p>

“我有些累了,便先回房歇息了。”温盈盈了盈身,随即转身往自己的屋子走去。</p>

沈寒霁目送她离去,眼神暗了暗,随即转身回了书房。</p>

坐在书案后,目光深沉如水的看着桌面上的两盒熏香。</p>

沉思了许久,许是昨晚一宿未眠,思索间便不自觉的支着额头闭上了双目,浅眠休憩。</p>

不过才一刻,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下意识的紧咬牙关,下颚到脖子之间紧绷得青筋也显了出来,就是放在膝上的手慢慢的收紧握拳,极力想要从梦中挣脱出来。</p>

梦中是深夜,诡异而安静的屋子,似乎有股阴森寒凉的冷风从半敞开的窗户吹了进来,吹得屋内的烛火忽明忽暗。</p>

在梦中,沈寒霁蓦地睁开了双眼,入眼的是卧榻之侧躺着的温盈。</p>

一张脸涨得青紫,七窍流血,一双眼眸睁得极大,还从眼角流出猩红色的血。</p>

他的身体僵硬得动弹不得,只能睁着眼看着身旁躺着的人没有任何呼吸,死状恐怖。</p>

整个人犹如溺在水中,近乎窒息之时才猛地睁开双眼。</p>

向来清朗温雅的黑眸,在睁开的那一瞬间瞳孔骤然一缩,待看清身处在书房的时候,才幽幽地呼出了一口气。</p>

看来,他又被梦魇住了,只是这回并不是躺在床上,不过只是小睡了片刻。</p>

以往沈寒霁只有睡在床榻之上才会被梦魇住。</p>

最初,沈寒霁那梦里的死人是无脸的,后来逐渐变成了徐氏的脸。再后来沈寒霁外出求学了几年,那梦中的人又逐渐没了五官。</p>

可从昨晚开始,那脸竟然出现了温盈的五官。</p>

沈寒霁猜测是被昨夜的熏香给影响到的。</p>

手放到额头一摸,不出所料的摸到了一把冷汗。</p>

再度呼了一口气后,才从椅子上起来,从书房出来后走回自己所居的屋子。</p>

到门前时,顿足在门口,往主屋那边看了半晌。</p>

半晌后,才转身推开了房门进了屋中。</p>

不一会青竹便端了一盆冷水进来,放在了架子上后,看了眼主子汗湿的衣服,以为是天气热出的热汗,便问:“要不要让小厨房做些凉品过来?”</p>

沈寒霁捋起袖子,掬了两捧水拂在脸上。冰凉的水冲在脸上,顿时清爽了许多。</p>

拉了干帕子擦去脸上的水渍,淡淡道:“不必……”顿了一下,继而道:“一会去我书房,我开个安神汤的方子,你亲自去做,做好了好送到娘子那处。”</p>

吩咐之后便把青竹屏退出屋外,换了一身干爽的衣物才从屋中出来,随后去书房写了一张方子给青竹。</p>

为免打草惊蛇,便嘱咐:“便说是普通的补汤便可,莫说是安神的。”</p>

青竹接过方子,有些诧异道:“近来三爷似乎对娘子很是关心。”</p>

沈寒霁抬眸瞥了他一眼,随即收回了目光,淡淡道:“赶紧去把方子上边的要的东西准备好。”</p>

青竹应声退出了书房。</p>

青竹退了出去后,只余下沈寒霁一人在书房之中。</p>

回想方才青竹的话,只有沈寒霁清楚,他所谓的关心,不过是因知道她会郁郁而终后才有所改变的。</p>

若是没做那个梦,或许他还是会和梦中那般冷冷淡淡的对待她。</p>

即便有可能温盈并非全然是因心结而郁郁而终,其中或许也有被人迫害的因素,可不管如何,究其源头,还是因他。</p>

是他对不住她。</p>

想了想,出了书房,去寻了温盈。</p>

*</p>

温盈回屋不久,正烦躁着坐在圆桌旁揉着额头,温芸温燕便寻来了。</p>

“长姐,如何是好?!”</p>

温芸面色惶恐,便是温燕都有不安。</p>

温盈揉了揉额头,抬起眼眸看了她们一眼,颇为疲惫地问:“又怎了?”</p>

温芸看了眼温燕,随即才忐忑的道:“果真如长姐所言,那世子娘子邀我与四妹妹一块去裕王府做客。”</p>

方才她们才回来,在院子中遇上了孙氏,孙氏邀她们到她那院子坐一坐。</p>

长姐不在,且她们是客,世子娘子才是侯府的主人,她们若是不识好歹的拒绝了,也不知被说成什么样了,所以只能忐忑的应了邀请。</p>

去了孙氏的院子后,孙氏看着十分的面善,有说有笑的,完全看不出半点别有所图的模样。</p>

可正因为这样,她们才心惶惶的。毕竟这孙氏的做法完全符合了她们刚来侯府时,长姐口中那“别有用心的妇人”的嘴脸。</p>

还有上一回送点心,长姐也说过这一回就该同邀她们去裕王府了。果不其然,聊着聊着便聊到了清宁郡主的茶席,还邀她们一同前去。</p>

若是长姐先前没有说那些话,她们还真会当这世子娘子是个平易近人的人,也会因邀她们去裕王府而沾沾自喜,满是感激。</p>

可时下,世子娘子的所作所为全都与长姐所说对上了!</p>

若非有所图,怎会被长姐猜得丝毫不差?</p>

她们常常听说高门后宅阴私可怕,以前不信,现在信了。长姐在侯府两年了,自然比她们看得多,那些阴私伎俩肯定是清楚得很。</p>

虽不知那孙氏图她们什么,为什么想要害她们,但听长姐的总该是没错的。</p>

听到又是清宁郡主的事情,温盈只觉脑仁疼得很。那清宁郡主怎就这般的阴魂不散!?</p>

温盈抬眸看了眼她们,叹了一口气,问:“那可是王府,你们当真的不想去?”</p>

温盈这话才出来,接话却不是姊妹二人,而是刚踏进门槛的沈寒霁。</p>

“王府重规矩,稍有差错便会闹笑话,二嫂或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莫要当真。”</p>

温盈姊妹三人往门口望去,温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p>

沈寒霁看向温芸温燕,淡淡地问:“如此,你们还想去?”</p>

姊妹二人连忙摇头,温燕抿了抿唇,嘟囔道:“方才世子娘子邀我们去的时候,我们没敢应下,只说回来问问长姐再做决定。”</p>

沈寒霁沉吟了片刻,看向温盈,问她:“我来回绝了可好?”</p>

温盈垂下眼眸,温声应:“既然夫君都这么说了,那便劳烦夫君了。”</p>

他出面总好过她出面。温芸温燕本就没什么花花肠子,若是真的去了,肯定应付不了,还不知被坑成什么样子。</p>

沈寒霁点头,随即喊了婢女进来,吩咐:“你去云震苑与世子娘子说,便说我说的,说温家两位姑娘年纪尚轻,未见过大场面,恐会扫了郡主茶席的雅兴,就不去了,也谢过世子娘子的好意。”</p>

吩咐妥当,婢女走了之后,温芸温燕相视了一眼,在温燕的眼神威逼之下,温芸硬着头皮的道:“姐夫,那、那我们就回房了。”</p>

沈寒霁微微点头。</p>

姊妹二人离开后,温盈问:“夫君还有话要与我说?”</p>

温盈眼眸微垂,看着似乎温顺,但实则已然有些敷衍了。</p>

最新小说: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