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32章 如何处理(小修细节)

第32章 如何处理(小修细节) (第1/2页)

温盈从红箩的身上收回目光,朝主母行了礼。</p>

主母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沈寒霁,“人也到了,你且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p>

沈寒霁慢步走到了红箩身前,弯腰把三盒熏香拿了起来,复而转身拿到了主母身侧的桌案上。</p>

“母亲请看这几盒熏香有何不妥。”</p>

侯府主母瞥了眼那几盒熏香。她知道很多后宅阴私,便是宫中的那些妃嫔之间的害人法子都略听到过一二。</p>

这婢女冒着风险去换熏香,那么便说明熏香有问题。</p>

主母身旁的婆子上前打开了盒子,一盒接着一盒的递给主母细瞧。</p>

仔细的瞧了瞧,倒是没有看出任何区别,抬眸看向沈寒霁,问:“如何不妥?”</p>

沈寒霁指了指其中的一盒,说道:“这一盒里边掺杂了麻黄草种子碾磨出来的粉。”</p>

厅中的温盈目露疑惑的看着他,不大清楚什么是麻黄草。</p>

两天前的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温盈还是隐约记得一些的。醒来后记起一些事,便去询问了沈寒霁关于她的问题。</p>

他解释还未查清到底加了什么药物进去,但可以确定的是她那症状,只要再忍一段时日便可慢慢恢复正常。</p>

之后的那两日他都是早出晚归的。晚上她问了,才知晓他是去医馆查熏香中的掺杂之物。</p>

而今日她还是第一次听他提起“麻黄草”。</p>

不仅是温盈不知道什么是麻黄草,便是厅中的其他人也不知道。</p>

沈寒霁伸手到其中一个熏香的盒中,捻了些许的粉在手中,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手中的粉末。</p>

娓娓道出:“麻黄草本是长在西域的药草,少有人知道。可用来治风寒,清醒清肺等疾,但若是用法不当,那也是一种可让人上瘾的毒药。”</p>

“它的种子有毒,少量使用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但长久以往的使用,轻则会让人食欲不振,夜不能,重则会变得意识失常,焦虑不安,烦躁,如同疯魔了一般。”</p>

听到这,厅里边的人脸色都变了。</p>

沈寒霁转身,看向脸色不大好的温盈,沉默了一息后才把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重则视物不清,惊厥,身亡。”</p>

沈寒霁的这一句话,如同惊雷一样击到了温盈的心底。</p>

哪怕早就猜测梦里自己不是简单的抑郁而终,可当真正听到是这原因的时候,她浑身从里到外都透出了一股凉飕飕的寒意。</p>

她与清宁郡主的深仇大恨,不是旁的,竟只是她嫁给了个清宁郡主爱慕的男人……</p>

为了这个男人,清宁郡主不惜要她疯魔,要她的命。</p>

想到这里,温盈心底发寒,发颤,背脊阴凉,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p>

徐氏心疼的看了眼温盈,随即瞪向那红箩,怒道:“三娘子究竟与你有什么仇,你竟这般恶毒的加害她!?”</p>

红箩被布团死死的塞住了嘴巴,完全说不出话来,即便能说出话来,估计她也不知道那香里到底加了什么东西,也不会在意到底加了什么东西。</p>

沈寒霁把指腹之间的粉末捻落回那盒有问题的熏香中,不紧不慢的道:“用了这香后,人会逐渐上瘾,依赖这香,久而久之便离不开了。因这麻黄草起先能让人精神好,再者熏香也极为好用,很难被使用的人察觉出有问题,只有用了一段时日才会逐渐有症状显示。即便是怀疑熏香有问题,但大夫来查,因这香用料极多,也碾成了粉末,很难发现掺杂了什么东西。”</p>

座上的主母看了眼那面色极为不好的温盈,再问他:“那你又是如何发现的?”</p>

沈寒霁回:“前些日子儿子在屋子留宿,几番深夜睡梦中醒来,发现阿盈神志不清的胡言乱语,再闻到了淡淡的余香,因会些医术,便对那香多加了怀疑,所以就拿到了医馆,让大夫细查。”</p>

主母听完了沈寒霁所言,心底到底还是惊讶的。温氏平日里话语少,性子温顺,从不与人起争执,如此温顺的性子,怎就会被人如此费尽心机的谋害?</p>

主母看了眼身旁防备着红箩逃跑的护院,冷声吩咐:“让她说话。”</p>

护院颔首,继而把塞在红箩口中的布团给拿出。</p>

主母冷声逼问:“到底是谁指使你害三娘子的?”</p>

红箩顿时又哭又是磕头的道:“奴婢真的是不知道这香加了什么麻黄草,都是柳小娘让奴婢做的,她说只是加了一些让人不能怀孕的香,并未说要谋害三娘子的性命!”</p>

听到柳小娘这几个字,厅中的人除了沈寒霁和温盈,其他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p>

主母:“你说是柳小娘指使你的?”</p>

红箩边哭边点头:“自一个多月前,柳小娘被三娘子打了一巴掌,本想告诉五爷能出气,不想三爷竟帮着三娘子。而柳小娘回去后被罚跪了几个时辰,她怀恨在心,便用一支金簪收买了奴婢,让奴婢把二娘从寺庙中求来的熏香给换了,如今那支金簪还在奴婢的房中,主母若不信,可派人去一搜。”</p>

主母思索了一下,正想喊人去搜,沈寒霁却是笑了笑,笑意未达眼底:“母亲莫急,我还有话要说。”</p>

主母:“可是还有什么发现?”</p>

沈寒霁看向红箩,向来温润如玉的黑眸,此时却是有层层寒意迭出,被他所看着的人顿时不寒而栗。</p>

红箩背脊发亮,有冷汗从额头冒出。</p>

沈寒霁沉声开口道:“最后查出,这香用料极其珍贵,不仅寻常人用不起,便是富贵人家都不能随意用。”</p>

原本低着头哭泣的红箩听到这话,眼中露出了惊慌,慌着反驳道:“这都是柳小娘给奴婢的,奴婢并不知这香有多珍贵。”</p>

“是吗?”沈寒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继而不疾不徐的问:“你且告诉我,柳小娘何来的通天本事,竟能寻来有南海沉香的贡香加害三娘子?”</p>

厅中的人便是不知道南海沉香,但就“贡香”二字却听得分明,眼神都露出了惊诧之意。</p>

主母听到“贡香”一词,面色也微微一变。</p>

红箩磕磕绊绊的道:“奴、奴婢不知道,这是柳小娘给奴婢的,奴婢只是送到三娘子的屋里而已。这几日三爷一直宿在主屋中,她怕三爷看出端倪,才会让奴婢去换回来的!”</p>

沈寒霁收回了目光,朝着主母略一拱手:“母亲,此婢女满口谎言,没有一句真话,不若转交大理寺,让大理寺彻查此事。既然此香是贡香,必能寻到线索,再顺藤摸瓜必定能查到幕后害人之首。”</p>

牵扯到皇家,主母到底还是有了几分迟疑的。</p>

主母看向桌面的三盒贡香,就这量而言,便是宠妃都没有这么大的手笔。</p>

南海每年进贡的贡香皆为精品,然量却不是很多。</p>

害人便就罢了,为何还要用这么珍贵的香?</p>

“为何会有三盒之多?”主母问。</p>

“其中一盒没有加麻黄草的,是送到我那处,而后一盒则是用来替换加了麻黄草的。”沈寒霁道。</p>

主母思索半晌,吩咐:“把恶婢先行关起来,莫要走漏风声。”</p>

护院把那团布重新塞入想要挣扎的红箩口中,继而把人直接往肩上一扛,扛出了正厅。</p>

厅中只余沈寒霁,温盈,徐氏,还有主母身旁的婆子。</p>

主母看了她们一眼,再而道:“三郎留下,其他人先去前院,记住,今晚之事莫要乱说。”</p>

说着,看了眼温盈:“你若不舒服,也可先回院子去。”</p>

温盈微微点头。</p>

目光朝着沈寒霁看了一眼,只见他朝着她点了点头。温盈垂下了眼眸,朝着主母盈了盈身子,随即随着徐氏一块出了屋子。</p>

最新小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 帝师王翦 木至为烟 娱乐之我怼哭了百万大明星 大佬马甲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