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38章 温盈心情

第38章 温盈心情 (第1/2页)

从酒楼回来的那一晚,沈寒霁回他自己的屋子了,并没有宿在主屋。</p>

在准备回去的前一宿,温盈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入了木匣子中,房门便被推开了。</p>

温盈看过去,只见沈寒霁步履沉稳的走了进来。</p>

沈寒霁瞥了眼她面前的木匣子,问:“都收拾好了?”</p>

温盈点头:“就差这些了。”以为他今晚过来是为了做云雨之事,所以略有羞赧的道:“今夜夫君还是回去睡吧。”</p>

沈寒霁正要把准备好的药丸拿出的手一顿,微微眯起了眼眸。</p>

还未说出那句“娘子你可是要赶我走”的话,温盈又道:“这几日是我的小日子。”</p>

沈寒霁刚要脱口而出的话,顿时噎了回去。</p>

他确实是有这个心思。</p>

自科考结束那晚,夫妻间最后一回云雨之后,就没有过了,从那晚到现在,整一个月了。</p>

倒不是沈寒霁重欲,而是这向来一个月两回的欢I好,忽然乱了,有些不适。</p>

前些天才开始,她便犯了香瘾,也就被打断了。</p>

沈寒霁也没有再说旁的,从袖中掏出了一瓶药递给温盈,漫不经心的道:“若瘾犯了,莫要强忍。”</p>

温盈认出来了,是前两回他给她用的药。原来过来是为了这事……</p>

温盈略有尴尬的接了过来,微微红了脸,道谢:“多谢夫君。”</p>

沈寒霁轻嗤,戏谑道:“我也非那等重欲之人,明知你明日一早要赶路,还来折腾你。”</p>

温盈被他说得脸更红了。</p>

“药记得拿上,早些休息。”随之一脸正色的从屋中走了出去,好似就真的是来送药的。</p>

第二日一早,温盈便带着温芸温燕去了主母那处道别,又去了徐氏那处。</p>

徐氏单独留了温盈嘱咐道:“你身子现在不大好,早些回来,省得你们夫妻刚刚培养出来的那一点点感情就因这小半个月的分离而淡了。”</p>

温盈心底疑惑徐氏怎么会觉得他们培养出来感情了?他们这哪是感情,分明就是更加的清楚该如何应付对方了。</p>

温盈想归想,还是非常温顺的应:“儿媳会早些回来的。”</p>

徐氏叹了叹气后,又板着脸道:“不过你们夫妻分别一段时日也不见得是坏事。就应该让霁儿也尝尝这独守空闺的滋味。”</p>

“以前你们便是不住一起,你们俩也几乎是日日见面,你把方方面面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如今有小半个月不见,我看他怎么习惯得了!”</p>

温盈笑笑,也没把徐氏的话听到心里去。</p>

时辰也差不多了,温盈从徐氏的院子出来,就听说堂兄他们来了。</p>

回了一趟云霁苑,敲了沈寒霁的房门:“夫君,我要走了。”</p>

沈寒霁拉开门,看了眼她,淡淡的说道:“我送你。”</p>

温盈点了点头。</p>

下人已经把行囊都已经搬到了府邸外边的马车上了,温盈只需上马车便可。</p>

夫妻二人一同出了云霁苑。</p>

沈寒霁开口道:“除却青竹,还有府中的人,我另外还请了几个武馆的教头送你回去。”</p>

温盈步子一顿:“夫君你昨晚怎么没说?”</p>

沈寒霁:“忘了。”</p>

他不想说真正的理由,温盈也不会继续追问。</p>

走到府门外,温霆与靳琛都已经在了。</p>

温霆与靳琛来到侯府门外时,看了眼那车队,都有些错愕。</p>

不仅有侯府的五个随从,就连那沈寒霁身旁的小厮竟也在。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身高体壮,腰间佩戴着不同武器的壮汉。</p>

那些随从毋庸置疑是侯府的人,那这几个壮汉呢?</p>

侯府女眷回一趟娘家,都这般谨慎吗?</p>

温霆与靳琛两人都有些怀疑。毕竟都是当捕快的人,多少都察觉出了些不寻常。</p>

温霆试探的询问了温芸温燕,也没有从她们那里套出什么话。</p>

夫妻二人从侯府出来,温霆和靳琛便敛下揣测的心思,让人帮忙牵着马,他们才走上前是打招呼。</p>

沈寒霁客气道:“这次回淮州,阿盈便拜托二位了。”</p>

堂兄保证道:“我们会把阿盈平平安安接回去,再平平安安的送回来的。”</p>

“多谢温堂兄。”沈寒霁看向靳琛:“也有劳靳表兄一路护送阿盈了。”</p>

靳琛被点了点名,觉得有几分怪异,可看着沈寒霁那清朗儒雅的笑意,又觉得自己过于敏感了。</p>

靳琛点头应道:“我亦会把几位表妹平平安安送回淮州的。”</p>

“多谢。”沈寒霁面心不一的道了谢。</p>

几人说了几句话后,沈寒霁看了眼青竹。青竹朝着自己的主子重重的一点头,然后视线一转,便紧紧的盯着靳琛。</p>

生怕旁人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一样。</p>

沈寒霁几乎想要扶额。</p>

沉默了默,转身去把温盈扶上了马车,与她说:“若在淮州有什么事,便差遣青竹回来告知我。”</p>

温盈浅浅的笑了笑,应他:“我会的。”</p>

随即进了车厢,蓉儿也把帘子放了下来。</p>

队伍启程,沈寒霁目送队伍离去后,才转身回了府。</p>

再回到云霁苑,倒是与往前没什么区别,径直去了书房。</p>

时至晌午,刚沉下心来看书,便有婢女来唤可用午膳了。</p>

沈寒霁放下书籍,从书房走出,行至膳厅。</p>

厅中只有婢女,沈寒霁随口一问:“娘子呢?”话一问出口,厅中的婢女都愣了一下。</p>

婢女呐呐的回道:“娘子一早就走了呀。”</p>

沈寒霁反应了过来,随即道:“娘子不在的时候,便不用在膳厅备膳了,端到书房便可。”</p>

看了眼桌面的饭菜,淡淡道:“撤了吧,我出去一趟。”</p>

转身出了膳厅,让小厮准备马车出门。</p>

上了马车,赶马车的小厮问:“三爷要去何处?”</p>

沈寒霁:“去回春医馆。”</p>

那些药丸本就剩下不多,昨夜都给温盈带走了,现在也该去重新在拿一份了。</p>

沈寒霁倚在马车内闭目养神,不知不觉便浅眠了过去。</p>

也不知近来是不是太多愁绪了,所以导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p>

他竟荒唐的梦到了温盈在回淮州的途中,那靳琛竟撺掇她与他和离!</p>

“与他和离,我定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把你娶进家门,不离不弃,矢志不渝。绝对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也不会像他那样冷冷淡淡的……”</p>

马车忽然一个踉跄,把沈寒霁从梦中给拉了出来。</p>

蓦地睁开双目,回想方才梦境的画面,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眼底中更是浮现了一丝的阴郁。</p>

这丝阴郁很快便被外边的吵闹声给吵散了。</p>

马车停了下来,外边有各种吵闹的嘈杂声,沈寒霁眉头紧蹙,淡漠的问外边的小厮:“外边怎么了?”</p>

小厮不大确定的道:“好像是夫妻吵架。”</p>

“夫妻吵架”这几个字落入耳中,沈寒霁长眉一挑,眼底下多了几分思索。长指在膝上轻点了两下后,吩咐:“你去打听打听,因何吵架。”</p>

马车外边的小厮一懵。</p>

为什么那般神仙一样的三爷,会让他去打听闲话是非?!</p>

虽然惊得和听到六月飞雪一样震惊,但小厮还是麻溜地从车儿板子下跳了下来,走上前问了几个妇人。</p>

沈寒霁在马车内,掀起了卷帘的一角往外看去。前边人头攒动,隐约听见有男人怒极冲天的辱骂声。</p>

“老子跟着跑船,那么辛苦的赚银子给你花使,你就是这么回报老子的,你这个贱人!”</p>

只听得到男人的骂声,旁的便是围观那些人的七嘴八舌。</p>

最新小说: 全村齐惊叹,我让村子变桃源 快穿大佬:女配她又沦陷了 重生在星际,我被皇帝舅公收养了 开局灵根被废?看我全能归来! 撞破皇帝女儿身,绿了女帝就变强 四合院:舔狗老婆嫌,再婚淮茹甜 刚拥有准大将战力,你就让我参战神之谷? 云中子都市生活录 凡人修仙:从兼修炼体开始 鬼术传承之保家仙的末代守护 御兽,从银月天狼开始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