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40章 有辱斯文

第40章 有辱斯文 (第1/2页)

沈寒霁身姿挺立的站在湖岸边的榕树下,雪白的长袍广袖随风摆动。零星日光透过扶疏的枝叶落到了他的发上,白袍上,光泽温润。湖光潋滟,远远望去确实有那等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p>

如同不可亵渎的谪仙。</p>

温府最小的庶女道:“看见了没,那是不是神仙!”</p>

这样的沈寒霁,任谁见了,都不禁的被其表象所迷惑,也难怪清宁郡主能偏执得似疯魔了样。</p>

这样的样貌和气质融合在一块的,世上着实难寻。</p>

温盈曾经也被他迷惑过,可时下却是一点都没有他被迷惑,反而有些烦躁和怒意在心底滋长。</p>

难能偷得余生半日闲,他竟然在她最闲适惬意的时候出现在淮州!</p>

也是他答应过她的,让她回淮州静一静,可如今呢?</p>

他这个人都已经出现在跟前了,他当初还不如不应她要独自回淮州的要求呢。</p>

她这才回来的第三日。余下还有一日半加上回途的三日,她还有余下的四天半呢。惬意的时光竟这么白白的浪费了。</p>

船上的温燕看清了岸边的人,惊呼道:“那不是姐夫吗?!姐夫怎么会在淮州,不是说了不来了吗?!”</p>

温盈听着温燕吵闹的声音,只觉得头痛,一口气堵在胸口处,呼不出来,更咽不下去。</p>

因姊妹几人都往岸上看去,谁都没有注意到温盈有片刻的不对劲。</p>

船靠岸的那半刻,温盈强迫自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起码,在姊妹的面前不能露出一丝端倪。</p>

上到岸上,温盈自船上下来之时,船摇晃了一下,身子也跟着一晃。这时在岸头的沈寒霁几步迈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腕。</p>

温盈抬起头看向他,微怔了一下,但随即挂上了在旁人眼中无可挑剔的惊喜笑意。</p>

从船上下来,站稳后,佯装惊喜道:“夫君不是说不得闲吗,但怎么来了?!”</p>

温盈的惊喜之意似乎是溢于言表,若非在湖岸上看到她见到他那一瞬间的表情,沈寒霁都差些相信了她是真的很惊喜。</p>

沈寒霁面上也是挂着温柔的笑意,解释道:“圣上来了口谕,下个月初七在宫中设下宫宴,宫宴时再另行安排官职,如今我还有小十天的空闲时日,所以便来了。”</p>

“可夫君不需应酬了吗?”</p>

“应酬再多,也须得来看看岳父。”沈寒霁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很真诚。</p>

听着他这道貌岸然的话,本就因那什么熏香而情绪容易陷入焦躁的温盈,心下更是烦躁。</p>

温家姊妹已全部从船上下来了,拘谨的站在了一旁,都福了福身朝着沈寒霁喊了一声:“姐夫。”</p>

沈寒霁朝着她们温和的笑了笑,问:“我是否扫了你们的雅兴?”</p>

几个姊妹连忙摇头:“没、没有。”</p>

几人都是见过沈寒霁的,唯有七妹记不大清他长什么样了,所以才会错把他当神仙的。</p>

沈寒霁看向温盈,浅浅微笑:“那我可扫了阿盈的兴致?”</p>

温盈心底烦躁,面上若无其事的笑回:“未曾。”</p>

因沈寒霁的到来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也没有继续游湖,更没有按照原先打算定好的计划,先去游湖再去青山寺赏睡莲。</p>

回府时,自是夫妻二人同坐一辆马车。</p>

上了马车后,温盈的笑意就有些挂不住了。索性转头卷起窗口的帷帘,用窗钩挂住,手肘再支着窗楣,手背支着下颌,面色淡淡的望出窗外。</p>

沈寒霁也未曾在这个时候与她说话,只是她看着窗外,他看着她罢了。</p>

沈寒霁知道她不喜。</p>

他答应过她,让她自己一个人来淮州,现今却是他出尔反尔,她有所不悦也是应当的。</p>

只是沈寒霁未曾想过,她竟如此的不希望在淮州见到他。</p>

思及到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p>

一路无话,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回到了温府。</p>

因早已有下人回府中通报大姑娘的夫婿来了,所以季氏也让人把这消息快快的送到了温父那里。</p>

温府看重沈寒霁,所以等温盈他们回来时,温父与季氏都已经在府外等候了。这架势比起温盈回来的那日不知隆重了多少。</p>

沈寒霁现在虽只有功名在身,还未有官职在身。且哪怕日后有了官职,可能品阶也不高。</p>

但架不住他是永宁侯之子,架不住他那连皇上都赞叹过的才华。</p>

如此,还望着女婿能帮一把的温父,自然是把这女婿当成了座上宾。</p>

温盈见他的父亲态度热络,看在眼里好似沈寒霁才是他亲生的,而她则是他那儿子娶回来的。</p>

温盈面上含笑,心底却是冷漠旁观。</p>

“贤婿不是说不来了吗,怎又来了?”入了厅堂,落了座,温父疑惑的询问。</p>

沈寒霁莞尔一笑,语调闲适:“先前未来,是未能确定圣上何时有面圣的圣谕,如今圣谕已下,也有了空隙来拜访岳父。”</p>

温父笑容满面,心底因女婿这话而大悦,可嘴上依旧说道:“贤婿若是忙的话,心意到了便可,也不一定要亲自前来。”</p>

婢女适时的上了茶水,沈寒霁端起茶水浅饮了一口,放下杯盏,理了理宽袖,不疾不徐的道:“岳父是娘子的父亲,更是小婿岳父,来拜访也是作为晚辈的礼节。”</p>

站在一旁的温盈低眸看了眼从容自若应对自己父亲的沈寒霁,思索也飘远了。</p>

方才只顾着沉闷了,也未多加思索沈寒霁为什么也来了淮州。他方才说的理由,她是一个字都不信的。</p>

若他真的是看重礼节,那么梦中三年也不至于只来过一次淮州。</p>

且说他在金都有所应酬,不能前来,这也不过是她要求自己一个人回来,不要他前来的理由罢了。</p>

那他现在来淮州的原因是什么?</p>

温盈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有下人通传靳家姨母与靳表公子,还有表姑娘一同来了。</p>

大家都有些意外。</p>

季氏反应了过来,在一旁笑道:“今日怎就这么凑巧,都一块来了。”</p>

沈寒霁听到靳表公子时,眸中划过一丝不悦。但嘴角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询问季氏:“靳表公子可是去金都考入了大理寺的那位?”</p>

季氏笑着应:“正是我那大外甥。”</p>

回答了之后也不知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神微微闪躲了一下。</p>

待沈寒霁目光移开后,季氏心里头有些忐忑的看了眼温盈,又看了眼她的夫婿。</p>

应该不会被发现吧?</p>

便是盈丫头都不知道她自己当初差些就要与靳家定亲的事情,她的夫婿更不可能知道。</p>

两年前,靳琛母亲见温盈长得好看,性子又温顺,是适合做儿媳的人选。在问过了自己儿子后,便时常让季氏回娘家时把温盈也带上,让两个年轻的人多些相处。</p>

温盈去过两次靳家后,季氏准备把这事告诉她前,金都永宁侯府就派了人来提亲。</p>

权衡之下,自然是侯府的亲事靠谱,再者这永宁侯府的亲事,谁敢轻易的拒绝?</p>

为了个继女,着实没必要得罪永宁侯府,更何况是一门她求都求不来的好亲事。若是她女儿当时有十五了,这婚事也轮不到温盈。</p>

故此,温盈与靳琛也就是这般的有缘无分。</p>

如今她的这姐姐和儿子都来了,可别说漏嘴才是呀。</p>

温父不察妻子的心思,而是问:“靳琛和温霆没有给贤婿添麻烦吧?”</p>

一口一个贤婿,叫得好不亲切。</p>

沈寒霁回道:“未曾,我二位也极为聊得来,既然靳表兄也来了,不若也把温堂兄请过来。”</p>

这时季氏道:“我现在去吩咐人去把阿霆和大嫂请来,晚上一块吃个饭。再顺道也与我那姐姐聊聊,让阿琛来与你们一同聊。”</p>

季氏自厅中离去。</p>

厅中也就沈寒霁与温父聊。但基本是温父说,沈寒霁听。</p>

不一会,靳琛自厅外走了进来,朝着温父拱手一拜:“外甥见过姨父。”</p>

沈寒霁自位上站了起来,待他行礼后看过来,二人相互一拱手作揖。</p>

温盈见他们人多了起来,也不便再留下,便说了声去见姨母后,退出了正厅。</p>

出了屋子,去了季氏的院子,发现靳家表妹在院子中与温燕说话,便走了过去,靳表妹喊了声表姐。</p>

最新小说: 鬼术传承之保家仙的末代守护 御兽,从银月天狼开始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