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48章 尘埃落定

第48章 尘埃落定 (第1/2页)

清宁郡主加害状元娘子,更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害得七公主痴呆,宁玉县主更差些被她毁容的事传了出来,百姓们都道她蛇蝎心肠。</p>

后来,对于她的处罚也下来了,削去封号,流放皇陵,终身不得返回金都。</p>

诏书一下,大快人心。</p>

因即将被押送去皇陵,特准裕王妃去见一面。</p>

牢房中。</p>

裕王妃捻着帕子哭道:“我可怜的儿呀,你都还没嫁人,流放到了皇陵该怎么活呀……”</p>

犯了重罪的皇室,若是不被处死,便是被流放至皇陵。</p>

而皇陵偏僻,四面荒山,重兵把守。除了看守的侍卫,地宫,死人外还能有什么?</p>

那无疑就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把人困在这牢笼中度过漫长的岁月,能把人给逼疯了。</p>

李清宁看着哭泣的母亲,浑浑噩噩的,至今都未从被摘了封号,流放皇陵中回过神来。</p>

她不是郡主了……</p>

她要在那荒凉的皇陵陪着死人终老一生了……</p>

不!不!</p>

她是尊贵的郡主,她没了封号就什么都不是了!她不能被摘了封号!也不要去那只有死人的皇陵!</p>

蓦地惊醒,猛地扯住了她母亲的手臂,语声颤抖的哀求:“母妃,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能没了封号!我也不能去皇陵!去了皇陵我会活不下去的!”</p>

与皇族来说,身份比命更重要,若没了这身份,她什么都不是了。</p>

裕王妃哭得更厉害了,怨怪道:“那你为什么要去推那七公主?又为什么要去毁宁玉县主的容?又为什么偏要在官船上动手?若是你没做这三件事,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你都做了!”</p>

李清宁听到母妃把前两件事说出来,手一颤,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嘴唇蠕动半晌:“母妃你、你怎么会知道是我推的七妹,又是怎么知道是我害的宁玉?”</p>

裕王妃抬眸看向她,哭红的眼中多了两分怨气:“你还说呢,要不是你在那官船上对温氏出手,和那些个水寇牵扯上了,皇上又怎会让锦衣卫把你所作的事情全部都调查一遍?”</p>

李清宁瞳孔一缩,皇上知道是她把七公主推下楼梯的了……</p>

惊愕了数息之后,猛得抓住自己母亲的手臂:“母妃,你去寻皇祖母,皇祖母素来最疼我了,她一定会帮我的,你让皇祖母去皇上那里给我求求情,好不好?”</p>

裕王妃从她的手中抽出了手臂,垂下了眼眸:“清宁,不是母妃不肯帮你,而是你皇祖母不愿见母妃,也不见你父亲和你哥哥。”裕王妃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幽幽的问道:“清宁,你可知那官船上运的都是什么吗”</p>

李清宁被关起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那船上到底运的是什么。</p>

她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p>

裕王妃哽咽的道:“运的可都是官银和兵器呀!你偏在这官船上闹事,还妄想假借着水寇动乱的由头制造温氏落水而亡的意外!你可知道你想嫁祸给水寇,可却与谋反扯上了关系呀!”</p>

听到这里,李清宁瞬间白了脸,没有了一丝血色。</p>

她没有想谋反……</p>

几息之后,她忽然高声道:“我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官银兵器,我也不知道什么水寇劫船!我只是想让那温氏死而已!我只是想让她死而已呀!”一张貌美的脸,因激动而变得狰狞。</p>

裕王妃继而垂泪道:“你便是没有做,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现在好了,温氏也活着,沈家三郎也立了功,你父亲和哥哥所有的职务都被停了。现在说得好听些还是王爷,可如今还有谁敢与我们裕王府往来的?”</p>

“以前一个个上赶着与王府套交情,如今呢,一个个都避裕王府如祸水,生怕惹上麻烦。还有那永宁侯府,那日上门本想和和气气的把这事和解了,可谁知道他们上到永宁侯,下到那个庶子之妻都不把你母妃和父亲放在眼里。”</p>

听到这,李清宁忙拉回裕王妃的手,焦急又急躁道:“母妃,你都觉得那温氏可恶是不是?既然如此,你帮我除了她好不好?”</p>

听到这话,裕王妃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她:“你父亲和哥哥的前途都因你执着要那庶子之妻的命给毁了,你难道还想要你父亲连王爷都做不成了吗?若是真杀了温氏,不就是与皇上直接叫板了吗?!这可是大不敬,丢的有可能不仅仅是封号了,而是命!”</p>

裕王妃用力的抽出手,颤抖的指着她:“你、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为你父亲和哥哥着想!”</p>

听到这,可怜求助的李清宁瞬间变了脸。咬牙瞪眼,大声吼道:“那父王和哥哥又何时为我着想过!?他们明知我心悦沈三郎,可父亲却把我送离了金都。我回了金都,想要夺回沈三郎,可哥哥也不帮着我!要我为他们着想,他们又什么时候为我着想过了?!”</p>

李清宁红着眼眶,眼眶还有眼泪,忽然渗人的一笑:“要是当初让我嫁给了沈三郎,对谁都好,可现在看看,报应不都来……”</p>

话还没说完,一巴掌猛地打在了她的脸上。</p>

李清宁捂着脸,斜瞪向自己的亲生母亲,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大声骂道:“母妃你也从未为我着想过!要是为我着想的,就应该帮我得到我想要的,帮我杀掉温氏!”</p>

裕王妃看着自己那素来宠爱的女儿变得如此可怖,捂着胸口痛哭了起来:“清宁你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p>

李清宁像是疯了一般,冷笑道:“我可不一直都是这样,反倒是你们变了,自小我想要什么,你们都给我什么,我打了人,欺负了人你们也都帮着我遮掩,为什么现在却不帮我了!?”</p>

裕王妃听到这话,一怔恍惚,忽然意识到了她变成了这样的原因是什么了。</p>

都是他们太过宠溺她,把她给害了……</p>

裕王妃看了眼她,幽幽的道:“清宁,去了皇陵,好好改过自新,莫要想着再害温氏了,母妃和你父亲会想尽办法把你接回来的。”</p>

虽然这么说,裕王妃也知道希望极为渺茫,毕竟皇上都已经下令了,永不得以任何由头回金都,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p>

裕王妃说完这话后,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毅然决然的走出了牢房。</p>

看着自己的母亲走了,李清宁急了,想要追出去,但却被拦下。</p>

牢房门被关上,李清宁扒着牢房朝外边崩溃的大喊大叫:“母妃,你们不能不管我!我不要去皇陵,我不要做庶民!”</p>

“母妃,你们不能不要我了,我是清宁呀,你们最疼爱的清宁呀!”</p>

声音在牢中回响着,但没有任何人回应她。</p>

可怜又可悲。</p>

裕王府的人来过的第二日,主母来看温盈。</p>

把下人屏退后,主母坐在了床外边,温盈不好意思的继续躺着,欲撩开薄衾下床,主母淡淡的与她说:“躺着吧,要做便做得像一些,外边的风评才会向着你们夫妻二人。”</p>

温盈也就只好在床上坐着。</p>

主母宽慰她:“裕王夫妇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所以你也不必把昨日他们在厅堂中说的那些话当真。”</p>

温盈点头道:“昨夜夫君已经与我分析过了。”</p>

“也是,三郎如此聪明,这些他又怎么看不透。”主母笑了笑,继而道:“如今圣旨也下了,三郎为大理寺司直,圣上也赐了他一座府邸,等年后你们再离府。到了新宅子,往后你也是一家主母了,等你这身子养好后,便随在我身边多学一些东西,没准往后也能用得上。”</p>

温盈愣了一下,意识到主母在帮她,所以还是下了床,施礼。</p>

感激的谢道:“多谢母亲。”</p>

主母微微一笑,随即起了身,与她说道:“本就是一家人,便是搬了出去,家门荣辱也还是绑在一块的,我帮你也是在帮侯府罢了。”</p>

“早些休息好,过几日就要进宫赴宫宴了,嬷嬷会多留两日,也不必太过焦急。另外要穿着的衣物首饰也都已经备好了。”</p>

温盈再次谢过。</p>

主母点了点头,随后出了屋子。</p>

除却主母来看过温盈外,还有徐氏,三娘和七姑娘沈明霏。</p>

徐氏许是觉得温盈现在的情况多少与自己的儿子有些关系,所以心里有些愧疚,不仅送了许多的补品,还送了好些珠宝首饰。</p>

徐氏离开后没到半个时辰,三娘也带着沈明霏进来了。</p>

若温盈真的是病得厉害,压根没有精力应付他们,好在只是装病。</p>

三娘一开口便是各种关心,又是对那被削去郡主封号的李清宁各种骂。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温盈是她的亲闺女。</p>

沈明霏在一旁道:“二嫂不是向来与清宁郡主交好吗?怎清宁郡主一出事,二嫂连院子都不出来了?”</p>

主母并未把孙氏做的事情摆到明面上来。温盈也多少知道一些原因的,毕竟关乎侯府的脸面,所以也只说孙氏身子抱恙,在院中养病,小公子由她来照顾。</p>

三娘嗤笑了一声,虽没说什么,但脸上的笑意也足以表明她现在的想法。</p>

踩高捧低,落井下石。</p>

温盈笑笑。</p>

孙氏高高在上,给人的感觉是她从未用正眼看过别人。她不如主母那般以德服人,让人从心里尊敬,旁人便是对她面上尊敬,心底多少有些不敬。</p>

温盈温声道:“二嫂是二嫂,清宁郡主是清宁郡主,莫要混为一谈让旁人误会了,毕竟二嫂是永宁侯府的世子娘子。”</p>

三娘眉眼微微一挑,听得明白她的意思。便是孙氏真的与清宁郡主做了些什么,现在这个势头上,可千万不能与清宁郡主传出半点对于侯府不利的消息。</p>

现下当事人都让她们莫要多说了,她们若是敢多说,没准传到主母那里还会挨一顿训。</p>

思索了一下,三娘看向沈明霏,低声开口训道:“你个不懂事的,现在什么情况,你还把二嫂和那被废的郡主挂在嘴边,是想害死你二嫂还是想让侯府遭祸?!”</p>

最新小说: 全村齐惊叹,我让村子变桃源 快穿大佬:女配她又沦陷了 重生在星际,我被皇帝舅公收养了 开局灵根被废?看我全能归来! 撞破皇帝女儿身,绿了女帝就变强 四合院:舔狗老婆嫌,再婚淮茹甜 刚拥有准大将战力,你就让我参战神之谷? 云中子都市生活录 凡人修仙:从兼修炼体开始 鬼术传承之保家仙的末代守护 御兽,从银月天狼开始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