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56章 访调香阁

第56章 访调香阁 (第1/2页)

齐豫在一旁站着,沈寒霁便让他也坐下。</p>

一壶香茗,一红一白相对而坐。</p>

茶水煮好,</p>

齐豫拿起一块帕子握在了茶壶壶柄处,撩袖提起茶壶往沈寒霁面前的杯中倒入热气氤氲的热茶,顿时茶香四溢。</p>

茶香浓而不郁,沁人心扉,是上等的好茶。</p>

倒了两杯茶后,齐豫放下茶壶,抬手作出请的姿势。</p>

“沈大人且尝尝这春茶。”</p>

沈寒霁端起茶盏,浅饮了一口。茶水饮进了喉中,茶香依旧残留在唇齿之间。</p>

沈寒霁微微一笑,赞叹道:“滋味鲜活,唇齿留香,确实是好茶。”</p>

见沈寒霁饮了茶,齐豫才问:“不知沈大人此番光临寒舍,所谓何事?”</p>

沈寒霁看了眼杯中清茶,随后放下,抬眸看向对面妖冶的男子。</p>

笑意清雅温润:“我来,是想询问一番,为何齐东家会拒绝了我家娘子的合作。”</p>

齐豫愣了一下,随即眯眸细想了一番,似乎想到了什么,才惊诧道:“原来前不久那温姓的人家,便是沈大人家的娘子!恕齐某愚笨,并未认出是大人妻子的人,若是知道是大人妻子派来的人,肯定会好茶好水招待。”</p>

沈寒霁:“我家娘子忽然想要开一家胭脂铺子,本想着派人来与齐东家谈一谈这供货生意,可却不曾想齐东家拒绝得如此彻底。我不忍看自家娘子为此忧愁,也就来询问一番齐东家到底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p>

齐豫低下头,勾唇笑了笑,意有所指:“沈大人,这做生意便是做生意,可不能以权势来压迫呀。”</p>

说罢,端起茶水,吹散了热气。</p>

沈寒霁明白似的点了点头,也淡淡的“嗯”了一声,可接下来的话却是带着疑问的:“既然齐东家不怕权势相迫,那我便想知道,为何能给一个闺阁女子供货,却给不得我家娘子供货?”</p>

正饮着茶水的齐豫,动作一顿,缓缓地放下茶杯,看向对面的男人,佯装不解:“沈大人何出此言?”</p>

“户部尚书之女,刘家五姑娘,难不成齐东家都不知晓自家客人的身份?”沈寒霁面上依旧是那等清雅温润之色,俨然一个儒雅公子。</p>

那日,那个女子是带着帷帽来的,也很谨慎的不把身份暴露出来,可齐豫也不是那等草包,所以人走了之后,也暗中派人去调查了。</p>

那女子虽然谨慎,可依旧逃不过他的眼线。不过就是废了个几天时间,也从中调查出来了到底是谁。</p>

若是佯装不知道那女子是谁,却又供货,恐怕让人揣测。更别说面前的人是心思缜密的沈寒霁,大理寺司直。</p>

齐豫思索了一晌后,一半真一半假的道:“沈大人是如何知晓那女子是户部尚书之女的?那日那个女子抢来,戴了一顶帷帽,神秘得紧,我让小厮偷偷去跟踪了,但也跟丢了。”</p>

沈寒霁面色不变:“那日我娘子的大伯母也来了调香阁,只是并没有进去,在外边等候的时候,认出来了。而且我娘子定下的铺子,也被人截了胡,大概调查了一下,十有八九便是那刘五姑娘。”</p>

齐豫听到这里,心中思索了半晌,半晌后呼了一口气,幽幽的道:“其实不是齐某愿意供货给那女子,只是那女子手上有齐某的把柄,齐某不得以才供货给她的。”</p>

齐豫脸色也变得无奈了起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今日沈大人都来到齐某的寒舍了,齐某也只能直言了,若是沈大人觉得在下可疑,也大可封了齐某的作坊,也可把齐某抓进大理寺。”</p>

沈寒霁整暇以待等着他接下来的话。</p>

安静了好半会,齐豫呼了一口气才开了口:“我的生母原是东疆的贵女,后来门楣败落,一家被逼得离开了东疆,后来老的老,死的死,最后只剩下我的母亲,母亲遇上了我的父亲,二人成了秦晋之好,后来便有了我,数年前二老相继而亡,我也就举家搬到这金都来了。”</p>

“但我母亲是东疆人的这事,知道的人极少,也不知道那姑娘是怎么知晓的,竟然还以此来威胁我给她供货。如今大启与东疆关系日发紧张,若是此时我的生母身份暴露了出来,调香阁必然遭到连累,我也许还会有牢狱之灾,如此也只能破财挡灾,以低价格供货给那个女子。”</p>

沈寒霁闻言,垂眸沉吟了片刻,才抬起头道:“虽然齐东家能与我坦白至此,但我也不能向齐东家提出任何的承诺。毕竟齐东家也知道现在大启和东疆的关系箭弩拔张,稍有不慎便会开战。而齐东家的身份也委实敏感,所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须齐东家得配合一二,这段时日内关闭作坊。”</p>

齐豫点头:“齐某自然配合,若沈大人有任何疑问,齐某也一定配合。”</p>

沈寒霁“嗯”了一声,随即站了起来,齐豫也跟着站了起来。</p>

沈寒霁面色有几分惋惜:“原本还想着为我娘子来谈一谈生意,看来是谈不成了。”</p>

齐豫无奈笑道:“若是如沈大人所言,作坊被关,供不了货了,我也无能为力,实在抱歉。”</p>

沈寒霁微微颔首:“若是查明齐东家身份清白,作坊自然可继续开着,届时还请给三分薄面。”</p>

“一定。”</p>

齐豫送走了沈寒霁,院门关上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沉了下来。</p>

背着腰刀的小厮询问:“爷,那沈寒霁会不会察觉到了什么?”</p>

齐豫慢悠悠的走进屋中,淡淡道:“素来听闻新科状元沈寒霁聪明睿智,心思缜密。先前在码头镇遇上的时候,就觉得此人难以应付,如今一交谈,还真让人不能有一分松懈。总归他还查不出什么来,但坏事的却是那个尚书之女。”</p>

小厮道:“可要小的去把那女子给解决了?”</p>

齐豫摇了摇头:“人得解决,但现在不是时候,我倒想知道,她究竟是从何处知道我是半个东疆人的事的。另外,沈寒霁那边,切莫再让那些人乱来,此人本就多疑,若是被他察觉了,十几年的筹备就全白费了,传话切记万分小心,再而转告他们……”</p>

说到这,脚步一顿,微眯眼眸,有冷意泛了出来:“若是谁再胆大妄为,擅自决定,杀无赦。”</p>

温盈正在给盆栽剪枝丫,蓉儿从外边走了进来,把茶菓放到了桌面上,随后走了过来,与温盈低声道:“娘子,那刘家五姑娘又到府上来了。”</p>

温盈的剪子一顿,看了眼她:“来寻谁?”</p>

“六姑娘一早便出府去看望大姑娘了,那刘五姑娘便到三娘的院子去寻了七姑娘。”</p>

温盈微微皱眉思索。前日,沈寒霁派了几个人与大伯母一同去了东街的铺子与屋主详谈。</p>

其中一个男子按照沈寒霁所交代的话,与那屋主谈了一番,再隐约透露了他们的身份不简单。</p>

贪心的屋主本想着竞争租铺子的人能竞价,再给他多涨一些租金,竞争个几回,他再以价高者得租赁出去。</p>

可现在来了这么些人,还说要告官,心里难免慌了神。</p>

后来又听说要直接把他的铺子给买了下来。</p>

大概是急需银子,心里边更是动摇了。与他们的人说,若是真的要买,他便回绝了那个多出十两月租的人。</p>

如今这个时候,刘家女应该已经知道了被拒绝的事情了,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是着急铺子的事情吗?</p>

怎有心情来侯府了?</p>

还是没放弃报恩?</p>

或者说还是别有所图,就比如……铺子的事情?</p>

温盈思索了一会,把柯敏喊了过来。</p>

柯月貌美,柯敏就显得普通了许多,看着有些憨。但听那柯教头说,柯敏看着憨,但遇事却是个最机灵的,且耳力也是最为出众的。</p>

温盈吩咐她:“你把三爷从码头镇带回来的甜瓜送一些到三娘的院子,找机会留久一些,看看那刘五姑娘在与谁说话,大概又都说了些什么。”</p>

柯敏样貌普通,不如柯月打眼,在三娘的院子久待一会也不会让人留意。</p>

柯敏端着甜瓜去了三娘的院子。</p>

过了小半个时辰后,柯敏才回来。</p>

“奴婢观察了好一会,原本只有七姑娘与刘五姑娘在一块,但后来五爷也来了。三个人一块说话,不知道说到什么,五爷忽然拍胸脯向刘五姑娘保证,道一定会帮她把这件事办妥来。”</p>

温盈秀眉微微挑了挑:“那你可有听到刘五姑娘拜托的是什么事情?”</p>

柯敏摇头:“听不大清楚,但隐约听到七姑娘说有五哥出面,这事肯定不成问题。”</p>

温盈细细思索一晌,便明白了刘家女来这永宁侯府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p>

她自己不出面抢铺子,可却是来利用沈五郎,这俨然是把那沈五郎当成箭来使。</p>

沈五郎向来荒诞,前一段时日,温盈也听了一些他的事。他对刘家女格外的殷勤,似乎是想追求这刘家女。</p>

但刘家女的眼界极高,又怎可能看得上他。</p>

温盈笑了笑,不过也好,趁着这次机会,让刘家女彻底没了脸继续来永宁侯府。</p>

晚上,温盈松开了发髻,梳着长发的时候,与沈寒霁说了这件事。</p>

“你怎么想?”他拿着一卷书,姿态休闲的倚在床上,并未抬头。似乎对刘家女这样的行径见怪不怪,所以没有丝毫的意外。</p>

温盈道:“我觉着明日五弟就该大张旗鼓地去东街的铺子寻麻烦了。趁此机会,等五弟胡搅蛮缠时,夫君便出面。五弟素来敬畏夫君,知晓铺子已经被夫君买下了,他还为了个外人胡闹,定然会对刘家女产生怨念,觉着刘家女不厚道,往后刘家女再想利用他也就难了。”</p>

说到这,温盈补充了一句:“五弟性子纯,难免容易被利用。”</p>

连宠妾都能利用他,更别说是那个心计更为深沉的刘家女了。</p>

沈寒霁听到这话,终于从书卷中抬起了眼眸,看向坐在梳妆台前的温盈,一挑眉:“性子纯,他?”轻笑了一声:“阿盈你还当真看得起他,他那不叫性子纯,他那叫蠢笨。性纯之人,也不会十五岁就并非室男了。”</p>

沈寒霁用词向来文雅得让人一下反应不过来,室男这一词,温盈在心底过了一遍之后,才反应过来是“童男”的意思。</p>

脸色微窘,与自己的丈夫讨论小叔子是不是童男这话题,他是不尴尬,但她却秀窘得很。</p>

温盈真要避开这个话题,又听那正人君子说道:“不过阿盈你倒是放心,我与他不同,未成婚,未曾乱来。”</p>

温盈……</p>

从铜镜中,隐隐看到了他噙着笑意的嘴角。</p>

温盈微微撇嘴。总觉得被他调戏了,可又寻不到证据,只能作罢。</p>

避开这个话题,继续道:“五弟也是永宁侯府的人,若是他丢了人,丢的也是侯府的脸。所以得及早让他认清了刘家女的嘴脸,不再被她利用。而五弟这次被利用,七妹知晓后,往后也不会与她再有往来,至于六妹那边,只能往后再做打算。”</p>

最新小说: 今天也在酒厂996 女神的超级鳌胥林阳 规则怪谈:他们说我有多重人格 绝美如我,异世修行 陈情令之魏婴,我在 鲤侠道 末世虫师 惊!清冷美男非要给我当老婆 千里姻缘一信牵 网球:我入江不演戏就能超进化! 梦想能实现 宝可梦:我是侦探,不是老六啊喂 柯南之我真的是好人 开局无敌仙帝,打造万界第一宗 女尊:心机夫郎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繁华:从87年开始成为民族巨贾 漫游诸天:从成为杀人狂魔开始 都市:开局就是仙王 我在异界缔造玄幻 诸神皇冠加尔提兰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