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62章 别有用心

第62章 别有用心 (第1/2页)

七公主在太阳底下不肯走,太后只得让她与温盈一同进来。</p>

二人进来后,分别行了不同的礼。</p>

太后面色淡淡的抬眸扫了眼七公主,目光最后再落在温盈的身上。</p>

“方才困乏,哀家一不留神便睡着了。”这算是解释了,但却是没有询问温盈在太阳底下站了多久,更别说是关怀了。</p>

继而道:“哀家喊沈娘子过来,是听说沈娘子的住处偏僻,而哀家这院子还有许多空闲的屋子,平时也能照拂一二,便搬过来吧。”</p>

温盈听到这话,心底猛然一震,这离得远还能轻松些,这就在眼皮子底下,连喘口气都觉得困难。</p>

这三个月怎么熬呀?</p>

温盈心里头正思索着怎么回应的时候,七公主忽然走上前,走到了太后的身旁。</p>

太后不解的看向她,问:“七丫头,你有什么话要说?”</p>

李幼侬抿着嘴儿,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抓住了太后的袖子轻晃了晃,软软的开了口:“皇祖母,别、别为难沈娘子。”</p>

许久未听过这个孙女说话的太后怔愣了一下。声音怯怯糯糯的,音色有些奶奶的,再看她那一双可怜巴巴的纯净眼眸,太后不知怎地,心底像是被小猫爪给抓了一下。</p>

自从七丫头九岁那年跌落楼梯醒来后,变得呆呆傻傻的,也不来请安了,她也就逐渐忘记了这个孙女。</p>

仔细想来,以前七丫头很是机灵,爱笑,爱逗人开心。但被推落楼梯后,便变成了现在的模样。</p>

醒来后的七丫头倒是偶尔会跟着她母妃来安懿宫请安,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她不来了的呢?</p>

看着孙女那张娇艳的小脸,太后陷入回忆。</p>

好像是从清宁常常出现在安懿宫,在她面前说些对七丫头不好的话语,她便渐渐的不怎么喜欢这个孙女了,脸色也时常会露出几分不耐。</p>

如今想来,清宁是从那个年纪开始,心计便深得让人惊诧了。竟从十二岁那年便开始离间她与七丫头的祖孙情谊了。</p>

“皇祖母……”李幼侬见太后没有理会自己,又轻轻地扯了扯太后地衣袖。</p>

太后这才回过神来,本想摆起脸色呵斥她没规矩,但看到她这软软怯怯的脸,又想起她现在的胆子,没准冷了一次脸,她更加怕她了。</p>

最后,太后软了表情,应道:“好好好,依你。”</p>

再而看向温盈,道:“若觉得你现在住的地方还好,便不用搬来了。”</p>

太后已经给了台阶,温盈也就福了福身子,低着头接口道:“住的地方虽小,但很是清幽,搬过来恐会让其他娘子不平衡,臣妇只能拂了太后娘娘的好意了。”</p>

太后“嗯”了一声,再而收回目光,看向李幼侬:“如此,可以了?”</p>

李幼侬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手,乖乖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站着。</p>

莫说是太后了,便是紧绷着的温盈都觉得七公主乖巧可爱得很。</p>

太后轻叹了一口气,温声说道:“皇祖母不为难沈娘子,你先回去,容皇祖母与沈娘子说几句话,可好?”</p>

七公主看了眼身旁的温盈,又看了眼座上的皇祖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轻点了点头,慢腾腾地从屋中走出去,三步一回头的看一眼温盈,似乎很是担心她会被欺负。</p>

在温盈看来,七公主并不傻,她什么都明白,只是心思纯净而已。</p>

七公主终于出了屋子,太后的脸色也冷漠了下来,把屋中的婢女屏退了下去,看向下边低头垂眸的温氏。</p>

安静了半刻,太后才幽幽的问道:“温氏,你觉得委屈吗?”</p>

如今无旁人,称呼也从沈娘子变成了温氏,冷淡疏离得很。</p>

温盈默了默,随而道:“臣妇不知太后娘娘问的是哪方面?”</p>

太后轻嗤笑了一声:“你怎会不知?明明你是被清宁所害的人,哀家却几番为难你,你不觉得委屈?”</p>

温盈在底下,温温顺顺的回道:“臣妇不敢诓骗太后娘娘,臣妇确实觉得委屈过。但臣妇也知道,太后娘娘只是一时的,并不会太过为难臣妇。”</p>

太后哼笑了几声:“你倒是会说话,但你可知哀家为什么忽然会为难你吗?”</p>

温盈微微摇头:“臣妇不确定。”</p>

座上的太后,许久后,叹了一息,幽幽道:“半个多月前,刚被押送到皇陵不久的清宁,自尽了。”</p>

听到了李清宁自尽的消息,温盈心底猛然一颤。</p>

太后的眼底微红,眼中透露出了几分悲伤,随后又说:“此消息,被皇帝给瞒了下来,若是给裕王知道了,你觉得永宁侯府能保得住你吗?本来便是以她的安危来挟制裕王,如今清宁没了,只怕你往后在金都的日子更加难过。”</p>

忽然听到李清宁自尽的消息,温盈心里头一时不知作何感想,只是觉得震惊。</p>

“自尽前,她留了绝笔信给哀家,她求哀家把你和沈三郎给拆散了,让你们二人和离。”</p>

温盈抬起了头,看向座上的太后,沉默几息后,她问:“太后娘娘可是要臣妇与夫君和离?”</p>

太后却没有回答她,而是从座上走了下来,走到了温盈的身前。</p>

“清宁几乎是哀家养大的,她纵有千般错,可哀家对她十几年的疼爱却是真真切切的,她人没了,哀家能不难过吗?哀家能淡淡然的接受吗?哀家能对你心平气和吗?”</p>

温盈垂眸,不语。</p>

李清宁自尽,是她没想到的。她以为太后只是因李清宁在皇陵吃苦,心中有气,所以才对她撒撒气的,不成想却是因李清宁自尽了。</p>

李清宁便是死了,也依旧不想让她过得顺畅。</p>

“哀家不至于糊涂至强迫让你和沈三郎和离。但你若怕裕王报复,也可提出和离,哀家送你离开金都,护你平安。”</p>

太后看着温盈,等她的答复。</p>

小片刻后,温盈不答,只低着头问:“太后娘娘此番让臣妇随行,意欲为何?”</p>

太后转身走回了座上,坐了下来,端起一旁的茶水慢悠悠地饮了一口:“哀家便想看看,你们夫妻分离三个月,那沈三郎当真能耐得住寂寞,并且坐怀不乱么?”</p>

听到太后这话,温盈叹了一口气,心道沈寒霁若真的是个重女色的,便不会在梦中她逝世后八年未曾续娶。</p>

但最后那“坐怀不乱”的话语,却是让温盈免不得深思。</p>

温盈揣摩了片刻,明白了这意思——她离开后,会有女子接近沈寒霁。</p>

温盈明白了太后的意思,随而抬眸,看向太后,不卑不亢的问:“若是臣妇的夫君可耐得住寂寞,并且坐怀不乱,太后娘娘又当如何?”</p>

太后似乎听到了一个笑话,笑道:“世上哪有什么不偷腥的猫,若是不偷腥的,那便是宫刑过的。既然你这般相信你的丈夫,那便与哀家打一个赌,若是三个月后,沈三郎依旧不曾被美色所惑,哀家便允诺你,他日裕王和裕王妃若为难于你,哀家会相帮。”</p>

话到最后,太后问:“可要赌?”</p>

旁的温盈不敢赌,可这一样,她敢。</p>

或者沈寒霁如今比以往重欲了许多,可待人的那股子疏离淡漠还是没有变的。</p>

“臣妇要赌。”</p>

太后点了点头,慢悠悠的道:“可别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p>

“若是臣妇的夫君真的被美色所惑,臣妇也认了。”温盈却是丝毫不担心。</p>

太后说了一个“好”字,便让她退了下去。</p>

温盈退出屋外,那七公主还站在屋檐之下,看见她出来,才呼了一口气,然后朝着温盈轻点了点头,然后没说话,转身回屋子去了。</p>

温盈看着七公主的背影消失视野之中,才走下了几层石阶。</p>

蓉儿忙撑伞过来,挡住了阳光。</p>

温盈心底有几分沉闷。</p>

谁能料到李清宁会忽然自尽了。至于她生还是死,温盈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裕王和裕王妃将来的迁怒,让她觉得疲惫。</p>

每每觉得日子能顺心的时候,却又是横空生出各中堵心的麻烦。</p>

从太后的院子走出去,蓉儿小声地问:“娘子,太后娘娘可有为难你?”</p>

温盈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莫要担心。”</p>

行至金月庵的中院,遇上了其他几位贵女命妇,刘语馨也在其中。</p>

此次随着太后来金月庵的,加上宁妃和七公主还有温盈和孙氏等,共十二人。</p>

刘语馨与其他两个贵女,一个命妇在一块。</p>

那命妇是伯府娘子,姓何,夫家姓陈。因丈夫年纪轻轻就继承了爵位,如今二十来岁左右就已经是伯府夫人了。</p>

陈娘子停在温盈前边,朝着与她盈盈一福身的温盈轻笑了一声,带着几分阴阳怪气地道:“沈三娘子可真厉害,不仅能讨得顾二姑娘的欢心,又能哄得公主殿下开心,讨好人的本事那么好,不如也教教我吧?”</p>

她身旁的两个人听了,都掩唇轻笑出声。</p>

温盈目光从抿着唇,端着一派贵女模样的刘语馨身上扫过,落在了何氏的身上。</p>

温笑道:“我也未特意去讨好,许是我比较讨人喜欢,这看个人眼缘,强求不来。”</p>

“个人眼缘?我看不是吧,分明就是花了心思的去讨好的。”</p>

另一个贵女接道:“可就是有些人花花肠子多,心眼也多,便是伏低做小的讨好人,可太后娘娘也不把她放在眼中。”</p>

话一出,又是一阵笑声。</p>

温盈脸上维持着淡淡的笑意:“几位是故意在这等我,来羞辱我的吗?”</p>

温盈也不与他们虚来虚去,直接言明。</p>

几人表情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话会这么的直接。继而又听她笑着说:“可是我并不觉得这些话能羞辱到我,我也没有感觉到有丝毫的气恼。”</p>

温盈的从容,反倒把她们衬托得刻薄。</p>

陈娘子笑意一敛,挑了挑眉,随而道:“我奉劝沈三娘子你一句,莫要以为能讨得顾二姑娘和公主殿下的欢心,便觉得高人一等了。”</p>

陈娘子的话语一落,便有人接口道:“陈娘子的话什么意思?被顾二姑娘和公主殿下高看一眼,难道不是光彩的事情,怎到了你们的眼里,倒是上不了台面了?”</p>

孙氏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旁人诧异的看了过去。</p>

孙氏走了过来,走到了温盈身前半步,与其他四位女眷对视了起来。</p>

最新小说: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