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69章 太子相帮

第69章 太子相帮 (第1/2页)

温盈照顾沈寒霁,照顾了差不多一整宿。</p>

小腹疼痛也只能用热水囊缓一缓,直到临近五更天的时候,才忍受不住的趴在床边小睡了过去。</p>

沈寒霁神志逐渐清晰,半睡半醒间半张双目,只见昏暗的烛光之下,趴在床边而睡的温盈。</p>

虽然昏睡中,但也隐约知道自己大抵是昏迷了。而昏睡的时候,也更是感觉到了有人在一旁照顾着他。</p>

给他擦身子,安抚他,柔软的手抚在他的额头之上,附在他的耳边轻轻柔柔的说着话。</p>

虽然昏睡,但也听清了那句“没事了,别怕,我会陪在夫君身旁的。”的话。</p>

沈寒霁薄唇微微勾了勾,眉眼不自觉的流露出淡淡的笑意。</p>

她还真当他是那等需要人哄的几岁孩童吗?</p>

但不可否认,现在再回想起这话,心情很是愉悦。</p>

看着温盈的睡颜,按捺不住的伸出手,指尖落在她眉眼的上方,大抵是担心触摸会吵醒她,所以并未触碰到她的眉眼,余了些许的缝隙。</p>

指尖顺着她的眉眼逐渐划下来,随而是小巧的鼻梁,樱唇。</p>

温润的眉眼中倾泻出一抹淡淡的笑意。</p>

许久之后才收回了目光,从床的另一侧下了床。但只是浅眠的温盈,床微微一动都能让她醒来。</p>

沈寒霁的动作再轻,温盈也还是感觉到了,一下子惊醒了。</p>

看到下了床的沈寒霁醒了过来,松了一口气,悬了半宿的心终于落了地,可随即又紧张了起来。</p>

“夫君,太医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你别起来。”温盈劝着他,撑着床想要站起来的时候,脚蓦地一麻,整个人又跌坐了回去,一张小脸顿时皱了起来。</p>

沈寒霁走到了她身旁,半蹲了下来,扶着她的手臂,嗓音带着高热影响下的沙哑调子,道:“我扶着你慢慢起来,到床上睡一会。”</p>

温盈一手扶着床,在他的搀扶下慢慢地站了起来。但因坐了许久未动,所以双腿发麻得难受得很,眼眶都不自觉的盈满了泪水。</p>

好半晌才困难地坐到了床上,沈寒霁单手在她的小腿上揉捏许久,麻意才逐渐消退了下去。</p>

温盈可不敢让一个生着病的病人照顾自己,所以在麻意消退了些许后,忙低腰拉起了他的手。</p>

“可以了,不是很麻了,夫君你还是再休息一会吧。”</p>

沈寒霁在床边的矮杌子上坐了下来,微微摇头:“不困了,伤口有些疼,疼得也有些睡不着,我坐一会,你睡吧。”</p>

说着,便起身去脱了温盈的鞋子。再而转身握住了温盈的肩膀,力道温和的把她推到了床上,给她盖上了被衾。</p>

温盈确实很累很困乏,可不免还是担心道:“可你的伤……”</p>

沈寒霁打断她的话:“我便在这帐篷中,哪也不去,若是不舒服便喊醒你。”</p>

温盈望着他,思索了一下,因实在太累了,所以便轻轻点了点头,缓缓闭上了双眸。</p>

她很快就睡着了,沈寒霁看了眼地上的水囊,想了想,还是拾起,走到了矮桌几旁。</p>

许是为了不间断的给他喂温水,所以桌上的小炉子一直温有热水,还散着淡淡的热息。</p>

他把水囊中尚有余温的水倒了一半,再倒入炉子中的热水。</p>

掺了一半热水,隔着水囊透出来的热息并不会太烫,热度刚好。</p>

转身缓步走回了床边,微掀被衾,把水囊放进了被窝中。</p>

温盈没有沉睡,感觉到了热乎乎的物什放进了自己的被窝中,一惊。</p>

双眼微睁,满是迷茫的看向他。</p>

沈寒霁对着她笑了笑:“抱着睡,能暖和些。”</p>

快到十月份了,山里的夜晚越发的寒凉,被衾还是太薄了些。</p>

温盈脑子不甚清醒,听到他这么说,呢喃的应了声“嗯”,随而抱着水囊又闭上了双眼。</p>

见温盈熟睡之后,沈寒霁才坐到了一旁,手撑着脸,一脸温色看着温盈。</p>

看了许久之后,才陷入了思索,思索着如何对付裕王。</p>

——该如何才能逼得裕王把野心暴露出来?</p>

——又该如何才能揪到其罪证。</p>

沈寒霁想到了调香阁的齐豫。</p>

经过这一次刺杀,若再说调香阁没有任何的问题,沈寒霁是不信的。</p>

但明明是有问题的,可以刘家女的角度去看,调香阁是在裕王谋反,东疆不轨之下尚能全身而退的一个存在,所以她才敢去威胁的。</p>

锦衣卫和大理寺一等,在裕王和东疆事情相继爆发之后,也不可能那么无能的连调香阁有问题都查不出来。</p>

如此,只有几种可能。</p>

一,微乎其微,或者完全没有的一个可能——是全然清白的。</p>

二,或者是——狡猾如斯,避开了所有证据。</p>

可即便如此,朝廷也是宁可错杀,不可能放过。</p>

三,又或者是——以重要的信息交换,再而弃暗投明的来保全自己。</p>

思索了这几个可能,沈寒霁眼眸微阖,眼底溢出丝丝冷意。</p>

或许这个齐豫,将会是绊倒裕王的关键。</p>

待回到金都,从长计议,他再去会会调香阁的东家。</p>

天色亮了,芙华让人送来了早膳,还传了太子的话,说是沈三郎受了伤,沈娘子也就留在营地照顾,不用一同上金月庵了。</p>

太子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不去见太后的借口,温盈也得以缓一口气。</p>

金月庵——</p>

昨晚,太后听到孙子和孙女都平安无事,才能睡得一个安稳觉。</p>

早起的时候才想起了沈家三郎的事情。</p>

昨日嬷嬷回禀,说来请太医的人是永宁侯府的沈三郎。</p>

咋一听到沈三郎这名,太后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可太子和七公主尚未有消息,她便也就没有花费心思去想。</p>

今日听说太子会到金月庵,太后便等着那温氏到她跟前来,看看那温氏有什么脸见她!</p>

可在太子和公主,还有一众贵女一同到金月庵给她报了平安后,却是没有看到温氏和沈三郎。</p>

好一会后,她才不悦的问:“怎的,温氏和沈三郎夫妻相见,小别胜新婚,连给哀家请安的空闲都没有了?”</p>

太子和芙华等人听到太后的话,脸上的神色都变得微妙了起来。</p>

太子敛了敛微妙之色,淡淡的回道:“回禀皇祖母,沈三郎昨日受了伤,沈娘子现在留在营帐中照顾。”</p>

太后愣了一下,随而疑惑的道:“昨日我听嬷嬷说,那沈三郎到金月庵的时候还好好的,怎现在就受伤了?”</p>

芙华回道:“昨日沈三郎在刺客跑了之后,带着一百人赶回营地,救下了差些被刺客围堵的沈娘子,也为沈娘子挡了一箭。”</p>

那些没有外出的妇人在听到这话,都露出了诧异之色。最为惊诧的无外乎是孙氏。</p>

孙氏是最为了解那夫妻二人的。</p>

在半年前,成婚后的那两年,这夫妻二人感情寡淡得很,怎就仅仅半年,感情就浓厚得可以生死相许了?</p>

太后也是露出了几分惊诧之色,可还是露出了不悦之色。</p>

“夫妻鹣鲽情深倒是让人赞叹,但此行哀家与众人是来金月庵祈福的,太子是敬重哀家才来看望,但这沈三郎怎也跟着来了?而且成了婚的又不是她温氏一个,怎不见其他人的夫君也跟着来,这未免太不把祈福当一回事了?”</p>

太后的话落在一众人的耳中,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听得觉得刺耳。</p>

太子原本还有些温和的神色,已全然冷淡了。</p>

面色平淡的道:“孙儿有些话想对皇祖母说,便让他们都先退下吧。”</p>

太后看了眼他,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抬了抬下巴:“你们都先下去吧。”</p>

坐着的站了起来,与站着的一同朝着太后太子欠了欠身,然后退出了屋子。</p>

一众人退出了屋子后,芙华陪着七公主回了与太后一个院子的屋子。</p>

而孙氏与她姐姐宁妃先行走了,没有与其他人一块离开。</p>

见芙华和公主,孙氏和宁妃都走了,对温盈素来有些意见的伯府陈娘子便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呵,夫妻竟做些恩爱的戏,假得很。若真的是挡箭,那沈三郎昨日怎还会跟个没事人一样到了金月庵?我看呀,就是为了不来金月庵给太后娘娘请安才寻的借口。”</p>

陈娘子的话一出来,另一个妇人也附和道:“就是,好像他们这么说,太后娘娘能对他们改观一样。”</p>

除却刘语馨,其他三个贵女的脸色都沉了下来。</p>

容家姑娘冷笑了一声,随而道:“陈娘子,听说昌盛伯爷又新纳了一房妾室,加上这一房,该有七八房了吧,也难怪你看人家夫妻鹣鲽情深像是做戏的了。”</p>

陈娘子听到这话,顿时沉了脸:“你这丫头,什么意思。”</p>

最新小说: 今天也在酒厂996 女神的超级鳌胥林阳 规则怪谈:他们说我有多重人格 绝美如我,异世修行 陈情令之魏婴,我在 鲤侠道 末世虫师 惊!清冷美男非要给我当老婆 千里姻缘一信牵 网球:我入江不演戏就能超进化! 梦想能实现 宝可梦:我是侦探,不是老六啊喂 柯南之我真的是好人 开局无敌仙帝,打造万界第一宗 女尊:心机夫郎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繁华:从87年开始成为民族巨贾 漫游诸天:从成为杀人狂魔开始 都市:开局就是仙王 我在异界缔造玄幻 诸神皇冠加尔提兰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