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72章 夫妻剖白

第72章 夫妻剖白 (第1/2页)

沈寒霁何其敏锐的一个人,所以从进了屋子后,便隐约发现了妻子和二娘的不对劲。</p>

二娘的眼眶微红,似乎刚刚哭了。</p>

而温盈看向他的时候,目光比平时都要软了许多。</p>

略一思索。想起温盈离开金都之后,二娘的试探,沈寒霁大概猜测得出来她们现在这副模样是所为何事。</p>

便是大概猜测到是什么事,可也没有露出一丝端倪,面上依旧是笑意晏晏。</p>

他与徐氏请安后。徐氏又忍不住的抹泪,心疼的说他瘦了许多,面色也差了很多。</p>

温盈看着沈寒霁无甚变化的脸,根本就看不出来有少一分肉。莫说脸上没有少肉了,便是衣服底下的肌肉纹理都不曾多一分,少一分。</p>

这段时间沈寒霁的手臂不能胡乱动弹,他又是爱干净的,这几日都是温盈给他擦的背,所以她也最是了解他到底是瘦了还是长肉了的。</p>

徐氏这大抵就是做母亲的,总会觉得自己的儿女瘦,吃不饱穿不暖。</p>

徐氏抹了泪后,又多番询问他的身体情况,问他手臂和肩胛骨处的伤。</p>

沈寒霁素来沉着镇定,很容易就能给人安心的感觉。</p>

一顿安抚下来,徐氏心绪定了许多。</p>

沈寒霁在徐氏的屋子坐了约莫一刻,婢女来传话,说晚膳做好了。</p>

夫妻二人是在徐氏的院子用完晚膳才回去的。</p>

温盈紧绷了一个月,又疲惫了好几日,现在回到侯府了便想好好休息,可想起了在徐氏那里听到的话,心里边又是难以安心。</p>

回到云霁苑,下人说热水已经准备好在浴间了。</p>

浴间中,温盈兑好了温水。沈寒霁这时脱了两层外衫,穿着薄薄的一层里衫走进了浴间,坐到了杌子上。</p>

“先前是手,现在是后背,让阿盈你费心了。”</p>

温盈把他发髻上的束髻冠取下,墨发顿时倾泻下来。温盈把束髻冠放到了一旁,再而把他的墨发松散开来,回道:“夫君是因我才伤了后背,且只是沐发擦背,不算费心。”</p>

沈寒霁嘴角微勾,心情颇好的时候,温盈又接着道:“但夫君沐浴的时候还是小心些,别又像之前手臂那样严重,非得等到我离开后才慢慢恢复。”</p>

起先温盈是信了沈寒霁所说的伤口过深,恢复得过慢的话,可后来想想又觉得不对劲。</p>

就算再深的伤口,好好的小心处理,精心的养着,也不至于这般越来越严重,更别说沈寒霁还是会些医术的,所以这就更不可能越来越严重了。</p>

温盈便有些许的怀疑他是故意让自己的伤势加重的。</p>

后来他来云麗山的时候,手臂已经结痂,恢复得非常的好,她才确定他先前十有八/九真的是对她使了苦肉计。</p>

这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真的够狠的。</p>

毕竟伤不在她的身上,她便没有较真。可如今,他是为了她而伤的,再有今日听了徐氏的话之后,温盈很难不生出恻隐之心。</p>

背对着温盈的沈寒霁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随而无奈的笑了一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p>

温盈怕他故技重施,就重声道:“身体是自己的,用作践自己的身体想让别人心疼,不值当。且若是这回这伤势再发脓,我便真的会置之不理了。”</p>

沈寒霁应道:“你身体不适也费尽心思照顾我,我定然不会让伤势加重,更何况我也不忍心让你受累。”</p>

温盈细品了他的最后一句话,便听出别的意思来了。</p>

如今说起情话来,他像是家常便饭一样,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p>

也不是一次两次被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撩拨,温盈早就已经能镇定自若的应对了,她道:“如此最好。”说了这话后,便让他歪一下头,给他冲些水,弄湿墨发。</p>

湿发后,便拿了香胰子在他的发上轻轻揉搓。</p>

柔软的手指在头顶上轻揉着,便会让人想起她那手到底有多软多滑腻,也总会心生出一些不干净的想法。</p>

黑发洗了一半,温盈并未说话,而是满怀心事的在想该如何开口问他关于梦魇的事情。</p>

沈寒霁脑海中旖旎的想法褪去,许久都未听到温盈说话。垂眸思索了片刻,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p>

他率先出声:“方才在二娘那里,你们是否在谈论我梦魇的缘由?”</p>

正在想着该怎么开口的温盈一惊,动作也停了下来,惊愕的瞪着沈寒霁的后脑勺。</p>

有那么一瞬间,温盈真的怀疑沈寒霁是真的有那等读心的本事,不然他背对着她,怎能猜得出来她在想什么?!</p>

而且还知道她方才与二娘议论的是何事。</p>

温盈心里有短暂的惊骇,但很快便平静了。毕竟沈寒霁向来是个聪明人,还能有什么事他猜不到的?</p>

温盈微微抿唇,还是小声嘟囔道:“夫君还有了读心的本事不成,我在想什么都能猜得到。”</p>

沈寒霁轻笑了一声,悠然而道:“世上哪有那么多会读心术的人,不过是因一切都有迹可循罢了。”他顿了顿,一一的解释:“你离开前,我们去过医馆,在我昏睡的期间,金大夫大概与你说过什么,所以你回来后,便有些心不在焉,再者你离开后,二娘便来试探我,我也把二者联系到了一块。”</p>

沈寒霁的语气甚是轻松,好似在说一件很是平常无奇的事情。</p>

他继续道:“而且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能瞒一辈子的秘密,你是与我最亲密的人,这半年来我们同床共枕的次数越发的多,你能发现一些端倪,也无可厚非。”</p>

温盈听到这,心中暗暗的感叹沈寒霁的从容,和承受能力的强大。现下便是让人发现了秘密,竟然还能这般面不改色,神色自若的与她解释这些事情。</p>

既然他都这般的不在意,那她便直接问了:“乳娘的事情,夫君还记得多少?”</p>

沈寒霁不甚在意的回道:“事情也都还记得,模样倒是完全记不清楚了。但你若是问我对她还有没有什么感情,没有。”</p>

温盈听着他这话,眉头紧蹙,心情复杂,但手上的动作却未停,把他长发冲洗干净,用棉巾包裹着擦拭。</p>

好一会后,她才走到他的面前来,端详他那张淡然的脸,希望能看出半点的端倪。</p>

可沈寒霁不仅没有露出端倪,反倒是对她勾唇笑了笑,忽然伸出手拉过了她的手腕,然后暗暗一使劲,温盈整个人就扑向了他的怀中。</p>

温盈倒抽了一口气,脚步一踉跄,下意识地伸手撑在了他的肩膀上。</p>

似乎牵扯到了伤口,沈寒霁只是眉头微皱,但也不影响他松开了她的手腕,灵活的环住了她的腰。</p>

温盈也怕牵扯到他的伤,松开肩上的手。</p>

可这也给了沈寒霁便利,环住她纤细腰身的手臂略一用力,边把温盈抱到了怀中,温盈站不住,只能坐到了他的腿上。</p>

莫要看他平日走路轻缓,他腿肌还是细腻结实的,温盈坐在他的腿上,能感觉得到他紧绷着的肌肉。</p>

温盈意识到现在自己与沈寒霁的姿势,顿时面红耳赤。</p>

推了推他的肩膀,没敢太用力,轻斥道:“做什么呢,我们在说很正经的事情,夫君别这么不正经。”</p>

最新小说: 开局灵根被废?看我全能归来! 撞破皇帝女儿身,绿了女帝就变强 四合院:舔狗老婆嫌,再婚淮茹甜 刚拥有准大将战力,你就让我参战神之谷? 云中子都市生活录 凡人修仙:从兼修炼体开始 鬼术传承之保家仙的末代守护 御兽,从银月天狼开始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