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温盈反击 (第1/2页)

温盈昨日才与沈寒霁说了帖子的事情,第二日便有帖子送来了。</p>

是忠敬伯府的帖子。</p>

先前在金月庵与温盈不对付的那个伯府娘子,不正是忠敬伯府的陈娘子么?</p>

送帖子来的人说他们家的娘子在金月庵之时,与沈三娘子多有误会,如今做下一席酒席做赔罪礼,而日子是与靳表兄和七公主相约的那一日。</p>

忠敬伯府老伯爷去世得早,没什么能力的世子袭爵,如今伯府也就渐渐没落了。所以这去金月庵一事,陈娘子很是积极,希望能在太后的跟前露多几回脸。</p>

而陈娘子与裕王妃的关系如何,温盈倒是不怎么清楚。</p>

但是当日在金月庵的时候,陈娘子为了讨好太后而联合其他两个妇人排挤她,更是在贵女面前编排她。</p>

若是没有云麗山山脚下的那一出,只怕她与贵女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好。</p>

且说回来,太后没有当众说过不会再为难她。为了讨好太后而针对她的陈娘子,怎可能明着与她示好?</p>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p>

想必孩蔫坏的想着法子来为难她,继续来讨太后的欢心呢。</p>

指不定,陈娘子也已经与裕王妃联起手来了。</p>

温盈去的话,那裕王妃应当在忠敬伯府等着她。</p>

不去的话,便落得个心胸狭隘的名声。</p>

但裕王妃若是真的在,也正中温盈下怀。</p>

温盈拿到请帖后,便让人去回话,说明日定然会准时前往。</p>

回了话后,又差了两个下人去孙氏和沈明霞的院子,说是忠敬伯府的赔礼的帖子,她想邀二位明日巳时一同陪同前去。</p>

孙氏听到下人传来的话,心里还奇怪着温氏这事撞邪了,还是昨日被黑狗血给吓到了,但一细想才发现,那忠敬伯府,可不就是那日为难温氏,被她训斥了一番的陈氏么。</p>

温氏邀她同时,定然是怕那陈氏为难才会如此,既是如此,那便与她一同前去。</p>

而纳沈明霞不知金月庵之事,</p>

温盈与孙氏都没怎么说,她也不大清楚陈氏与温盈之间的牵扯。</p>

但想到既然是赔礼宴,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p>

如今伯府赔礼,温氏让她前去,定然是去压场面的。</p>

想着如今那三哥在皇上的跟前颇得赏识,那么她肯定得与三哥打好关系来才成,再者继续改善与温氏的关系。</p>

如此想着,便也就应了下来。</p>

不多时,三方依次传回消息,孙氏和沈明霞这边都应了。而顾芙华那边也应了由她一同与七公主去赴约。</p>

晚上,温盈把忠敬伯府的帖子与沈寒霁说了。</p>

他听了以后,也说裕王妃肯定在,所以便嘱咐她,莫让人给欺负了,若是被人欺负了,便去寻他。</p>

第二日,温盈与孙氏,还有沈明霞在巳时便离了府,往忠敬伯府而去。</p>

不多时,忠敬伯府的下人看到了挂有永宁侯府牌子的马车,便快快走上前去迎,但从马车下来的竟然不是温氏,而是永宁侯府的世子娘子?!</p>

下人一愣,随后后边也跟着停了两辆马车,温氏从第二辆马车下来,而最后那辆马车下来的竟然是永宁侯府嫡女?</p>

本来预想只来温氏一个的,怎就来了三个?!</p>

陈娘子听说不仅温氏来了,便是孙氏和那侯府嫡女六姑娘也来了,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有些忐忑地看向裕王妃。</p>

裕王妃察觉到她投来的目光,问:“什么事?”</p>

陈娘子斟酌了一下,才道:“孙氏和沈六姑娘也来了。”</p>

其他几人也愣了愣,不过想又想,孙氏会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p>

裕王妃嗤笑了一声,不当一回事:“来便来了,她们还能把我怎么样?”</p>

她继而看向陈娘子,安排:“一会你假意把我和温氏分开,再而把那孙氏和沈六给拦住。”又看向另外一个妇人:“你则那温氏引到池子旁。”</p>

妇人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蓦地瞪大了眼眸:“王妃……我、我不敢。”</p>

“本王妃又没让你把人推进池子</p>

去,你慌什么?”说着,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池子,笑了笑:“再说了,那池子浅,也淹不死人,是不是呀,陈娘子?”</p>

陈娘子被点名,想了想,也附和道:“就是,那池子好似就到脖子的地方,浅着呢,不会淹死人的。”</p>

昨日裕王妃寻了她吃茶,说她想到自己受罪的女儿,便想出出气。再说太后如今也想看温氏碰碰壁,不如她们就联手让那温氏出丑,戳戳她的傲气。</p>

陈娘子琢磨着温氏挨泼狗血的事情应当是裕王妃的手笔。</p>

而裕王妃都敢这么弄,也不担心被怪罪,想必是有太后给撑腰才会如此,那她还担心什么?</p>

两人便这样一拍即合了。</p>

而在座其他几人听道陈娘子和裕王妃的对话,脸色都陡然一变。</p>

她们本来就是过来凑个热闹的,可现在看来这热闹可真的一点都不好瞧!</p>

这裕王妃竟然还想着把温氏推进池子中?!</p>

这太、太疯魔了吧?!</p>

其他人变了脸色,可裕王妃却是丝毫不放在眼中,脸上带着微笑,温柔的与她们道:“我们现在都是一块的,你们莫要想着早早回去,明白吗?”</p>

这话外的意思俨然就是——既然都已经在同一艘船上了,都别想再下船了!</p>

几个人心惊胆战的,觉得自己上了一艘贼船,偏生那陈娘子还一副助纣为虐,沉浸在其中的蠢样。</p>

“那温氏不过就是仗着自己嫁给了沈三郎这个好丈夫罢了,就好似觉得自己能高人一等似的,便是连我都不放在眼中了。”</p>

在金月庵,那温氏与顾家嫡女,还有七公主交好,看得她都眼热。反正梁子在金月庵都已经结下了,那现在还不如找一棵大树底下乘凉呢。</p>

裕王小半年前虽被那李清宁牵连得没了实权,可近来倒是也渐渐的恢复实权了。而自家丈夫也交代过了,他们忠敬伯府无论如何都得站在裕王这一边,还让她以裕王妃为马首是瞻。</p>

所以陈娘子才会如此听话。</p>

不一会,温盈等人便进入到了厅</p>

中。</p>

厅中,裕王妃坐在上首,而陈娘子也是坐在一侧。</p>

从外边进来的孙氏和沈明霞在见到座上的裕王妃之时,脸色倏然一变。</p>

——这哪里是赔礼宴,分明就是鸿门宴!</p>

若是温氏只身前来,只怕这一席酒席下来,不掉一层皮才怪!</p>

陈娘子看向温盈那无甚表情的脸,站了起来,堆笑道:“世子娘子,沈三娘子,沈六姑娘,快快请坐。”</p>

三人冷着脸,落了座。</p>

见她们落了座,陈娘子继而笑吟吟的道:“今日裕王妃正巧来与老太太说话,说完话后便一同坐着唠嗑,沈娘子应当不会在意的,对吧?”</p>

温盈看向她,沉默不语,陈娘子却视而不见,让人上茶水。</p>

“这宴席再过半个时辰再开席,我们再说一会话吧。”</p>

裕王妃看了眼温盈,随而端起茶水轻饮了两口,随而放下了茶盏,露出了几分笑意:“听闻沈娘子昨日险些被狗血泼了,也不知有没有被吓到?”</p>

陈娘子接话道:“对呀,沈娘子,你没有被吓到吧,可查出来是谁做的?还是说沈娘子你得罪了什么人,才会遭人这般报复?”</p>

孙氏忽然笑道:“裕王妃和陈娘子为何忽然提起这事?”</p>

陈娘子惊诧道:“怎么,这事不能提?我也只是关心关心沈三娘子而已呀。”</p>

这时,婢女端上了茶水,放到了温盈的身侧。</p>

温盈伸了手,旁人以为她是要喝茶,却不成想她手蓦地一扫,茶几上的茶盏猛地被她扫落。</p>

茶水飞溅,杯盏和杯盖“呯呯”的两声响,碎在了地上,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脸色也都骤然一变,便是裕王妃的脸色也是一怔。</p>

好片刻后,陈娘子才回过神来,瞪大双眸,颤着声音道:“沈三娘子,你、你这什么意思?我诚心诚意想与你赔礼,请你来吃席,你这是来砸我场子吗?!”</p>

一旁的孙氏和沈明霏都相继看了一眼,没想到这温氏会这般坐不住。</p>

温盈并非是坐不住,而是先发制人,而非等</p>

到他们发难的时候,遭了殃再发飙。</p>

温盈抬起眼眸,凛冽的看向沈娘子,语调带着几分嘲讽:“赔礼宴?若真的是赔礼宴,不知为何裕王妃会在此处?”</p>

最新小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 帝师王翦 木至为烟 娱乐之我怼哭了百万大明星 大佬马甲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