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78章 陌生男子声音酷似三爷

第78章 陌生男子声音酷似三爷 (第1/2页)

翌日一早,温盈便听到下人带回来的消息。</p>

外边的街小巷,都在昨日她在忠敬伯府的事。</p>

不仅是街小巷,便是几乎半个金都的贵女命『妇』也在这事。</p>

那些个贵女命『妇』平日里料理了中中馈后,闲暇时间最,这茶席,宴席最少都是两天一办,所以哪有么事,都传得极快。</p>

她们不过就是隔岸观火看热闹,对于想看温氏和忠敬伯府遭殃的好戏,其中人数各自参半。</p>

本就是裕王府与永宁侯府温氏两的恩怨,那忠敬伯府竟然掺了一脚进去,也不知道图的是么?</p>

而且还听在这忠敬伯府席上,那裕王妃差点矢口否认了数日前温氏在永宁侯府险些被疯『妇』泼了狗血的事,是她指使的。</p>

但这与承不承认经没有关系了,个人就有八个人认定是裕王妃指使人干的。</p>

蛇蝎心肠的女儿既是下i毒,又是派人去谋杀,做娘的不羞愧便罢了,竟然还派人去给这被害的人泼狗血,还道人是灾星。</p>

不仅不觉得羞愧,反倒觉得女儿这般害人,错的人还了那被害的沈娘子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p>

往后呀,他们遇上裕王府的人,都得绕着走才行,不然他们被欺辱了,裕王府的人还先委屈上了呢。</p>

再忠敬伯府这事,也都了老百姓们茶足饭饱的谈资了。</p>

昨日晌午听了一个法,谁承想下午又有另一个法传出来。</p>

先前的是与那些贵女命『妇』听到所差无几。可下午的法却是截然不的法。</p>

——忠敬伯府娘子与沈娘子在金月庵的时候起了龉龌。今回了金都,伯府娘子便设下一场赔礼的宴席,可谁承想那沈娘子到了伯府就发飙,又摔杯子又指着伯府娘子来骂,好不讲道理。</p>

后来那前来伯府看老的裕王妃看不过去了,便出来了两句。可谁知道那沈娘子更是借题发挥,把泼狗血的事扣到了裕王妃的头上,更是胆妄为的骂得裕王妃脸红脖子粗的。</p>

裕王妃因自己女儿的事,对沈娘子心有愧疚,所以便没有反驳半句话。</p>

自从出了清宁郡主的事之后,裕王妃一直都在王府中深居简出,求神拜佛的为自己的女儿恕罪,不想就是出了一趟门,便与那沈娘子遇上了。</p>

沈娘子也就给她扣了个帽子,再骂了一通后就匆匆离开了。</p>

两个不一样的法,似乎都有道理。</p>

那沈娘子差些没了命,生气也是理所应当。</p>

可这后边的法,却有一个疑点。</p>

整个金都的人都几乎知道永宁侯府与裕王府有过过节,难道那伯府娘子就不知道?</p>

若是裕王妃前来,伯府娘子理应把赔礼宴席延期才是呀,怎么就让两人给对上了?</p>

后来又有人解释,倒是派人去了永宁侯府,可那传话的人恰好与沈娘子的马车错开了,也就没有传上话。</p>

众纷纭,可到底是当时那李清宁做的事过歹毒了,以至于百姓们对这裕王府的观极差。</p>

这时有人忽然提起当时李清宁入狱后,那裕王夫『妇』是去过永宁侯府的。夫『妇』二人强硬的要沈三郎和沈娘子不要与他们的女儿计较。</p>

小夫妻二人自然是不愿意的的,所以还被那裕王夫『妇』二人指着鼻子羞辱了。</p>

这事也都有些许的印象。</p>

这么一,七八的人都觉得第一个法是对的,而第二个法是那伯府娘子和裕王妃让人传出来的。</p>

现在谁人经过那裕王府和忠敬伯府不想啐一口痰的?</p>

但因是小老百姓,不敢得罪权贵,所以皆是经过之时捂着脸急急走过。</p>

这些话传来传去,传进了裕王耳中。</p>

最近因女儿自寻短见,后来金月庵之事未能一箭三雕,心里堵得慌呢。</p>

后来更知道又是那沈三郎搅的局,一口老血险些吐了出来。近来调香阁又被查,诸事叠在了一起,心力交瘁得直接老了好几岁。</p>

现在又来裕王妃这一出,引来了关注,真真的是被激得吐了一口血,直接倒下了。</p>

裕王妃和儿子都守在的床榻之侧。</p>

裕王妃抹着泪道:“都是那温氏,这个灾星,自从遇上他们夫妻二人之后,我们王府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过。”</p>

妻子所,何曾不是裕王的心病。那沈三郎就好似是他的克星一般,无论做么都会因沈三郎的搅局而黄了。</p>

他今都怀疑这沈三郎真的是他的克星了。</p>

“母妃,话不能这么,先前确实是妹妹做错了……”李泽在一旁道。</p>

裕王妃闻言,红着眼瞪向自己的儿子,抬起手就打在了他的胸口处,埋怨道:“有你这么自己妹妹的吗?清宁是做错了,可他们也不能赶尽杀绝呀,致使你妹妹被流放皇陵,受不了苦自寻短见了。”</p>

起妹妹自尽的事,李泽也是一脸痛苦之『色』:“他们确实不该『逼』得过了,若是他们当初肯出面,妹妹也不至于被流放皇陵,从而自寻短见了。”</p>

裕王听了这些话,即便是满脸的病弱之气,但那双眼神依旧阴冷,便是脸『色』都有几分狰狞。</p>

若是现在再刺杀沈三郎,肯定会『露』出端倪,此定是不能再轻举妄动了。</p>

虽是此,但他便不信寻不出他的一丝错处,只要能寻到沈三郎的错处,然后弹劾他,让他撤职。</p>

不然沈三郎一直在朝中,恐会把他的业也给搅黄了。</p>

一三口,心思各异之时,宫中后身边的高内侍来传裕王妃进宫。</p>

听到后要见自己,裕王妃想到了外边对自己的各种议论,再想起后久以前便对她这个儿媳有诸挑剔,直到金疙瘩女儿几岁之后,这况才有所改善。</p>

可今女儿没了,且外边都是对她不好的流言蜚语。这些流言蜚语若是落进了后耳中,她指不定何磋磨自己呢。</p>

不管后先前是不是也为难了温氏,可谁让她是后,而她是儿媳呢。她若是惹到这个婆婆不高兴了,后定然有一堆的借口来为难自己。</p>

裕王妃慌了神,所以想让儿子陪自己一进宫,想让后看在这个孙子的份上,对她轻待几分。</p>

可高内侍却是道:“后娘娘只宣了裕王妃一人进宫,未曾宣小王爷。”</p>

言外之意,只能是裕王妃一人进宫,旁人等着。</p>

裕王妃只能忐忑不安的进了宫。</p>

*</p>

而今日一早,后便先把侯府的老宣进了宫中。</p>

以前,老一个月至少都会进两回宫,可自从出了李清宁下毒害温盈一事后,老进宫就越发的少了。</p>

在李清宁被流放之后,更是没有再进过宫。</p>

而这回,老进宫一个时辰才回来的。回来后,便让人去把主母和三娘子唤了过来。</p>

温盈院子离得远,主母先到她后到。</p>

依次给老和主母请了安后,老笑了笑,与她道:“你可安心了,后这回是想通了。”</p>

主母在一旁,问道:“后娘娘可都了么?”</p>

老没有把细节出来,只道:“她与我了许久的话,约莫是因这次裕王妃的出格,不仅针对到了三孙媳,也针对了整个永宁侯府,所以后才想明白了不能纵容裕王府。”</p>

到这,老又冷哼了一声:“那裕王妃是有么功德,不过是嫁入了皇罢了,我永宁侯府为了皇流了血也流了泪,她竟让人在府门前泼狗血,此行径,后和皇上岂能轻饶她若是饶了她,便不就让其他世也寒了心?”</p>

听到这,温盈也清楚后生气的点在哪里。</p>

即便是当初去金月庵的时候,后也只是针对她,祸不及永宁侯府,就是因为知晓永宁侯府的功绩。</p>

但裕王妃不仅针对她,且还让那污秽之污了永宁侯府的府门,后和皇上怎可能不动怒?</p>

老又缓和了脸『色』:“后嘱咐我,往后让我时常进宫去。”</p>

能让老再次恢复先前那样进出宫廷,便是看开了,真真切切的不会再计较了。</p>

老继续道:“我离开皇宫的时候,后身边的亲信也出了宫,似乎是去了裕王府,那裕王妃看来得受些苦了。”</p>

老此言并无不道理。</p>

其实没有几个人知道,后和皇上母子二人在昨晚便谈过话了。</p>

原本一个臣子的妻子被泼狗血这等事,皇上不会在意的,但坊间起了流言蜚语,都是裕王妃做的。</p>

皇上雷厉风行的让人去彻查,虽然未全确定真的是裕王妃做的,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p>

此,怎可能不惩戒,但毕竟是自弟弟后宅之事,自己不便出面,便让后来料理。</p>

裕王妃会被传进宫中责罚,其实都是侯府许人心照不宣的预料。</p>

老交代完了,也乏了,便让他们回去。</p>

温盈随在主母的身后出了老的院子。</p>

出了院子后,身前的主母道:“今这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我昨日听了明霞详细了你在忠敬伯府的事。”</p>

温盈心有几分忐忑。毕竟她昨日在忠敬伯府的厅中威风凛凛的上骂裕王妃,下骂陈娘子,好不畅快。</p>

但今回味过来后,又觉得自己过彪悍,或许会让主母不喜。</p>

在外人面前她决然不会服软,但今是在护着她的侯府主母这,温盈也就乖乖的怂了下来。</p>

认错道:“昨日在忠敬伯府,儿媳做得有些过了。”</p>

主母轻笑了一声:“何算是过?我在你这个年级的时候,侯爷在边境,旁人欺负到侯府,我都是直接上门去把那些个嘴碎的『妇』人骂得毫无反口之力。”</p>

温盈闻言,诧异地看向主母。</p>

主母暼了她一眼,笑问:“怎么,不信?”</p>

最新小说: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 帝师王翦 木至为烟 娱乐之我怼哭了百万大明星 大佬马甲捂不住了 放下锄头我拿什么爱你 今天也在酒厂996 女神的超级鳌胥林阳 规则怪谈:他们说我有多重人格 绝美如我,异世修行 陈情令之魏婴,我在 鲤侠道 末世虫师 惊!清冷美男非要给我当老婆 千里姻缘一信牵 网球:我入江不演戏就能超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