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79章 他的病情温盈的担心

第79章 他的病情温盈的担心 (第1/2页)

沈寒霁换下官服,从屋中出来,欲离开大理寺,靳琛却是迎面走过来。</p>

沈寒霁略微诧异,问他:“不是你天的假期,让你回淮州一趟,怎又来大理寺?”</p>

靳琛的婚事,定在来二月中旬。</p>

靳琛微一拱手后,压低声音:“方才出城门之,遇上先前护送李清宁去皇陵的昭武校尉。”</p>

沈寒霁眉眼一挑。</p>

靳琛:“他是前日回京的,因监管不力,让李清宁自尽,所以被降职守城门。可需卑职前去调查一番?”</p>

沈寒霁思索一下,随而抬眸看向刚捧着折子走进院子的官差,收回目光,与靳琛:“进屋子说。”</p>

二人进屋子,沈寒霁指腹摩挲腰间玉佩,某种带着思索:“这段日,我琢磨许久,也觉得李清宁的死有蹊跷。按理说她的『性』子偏执至极,便是穷途末路,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结束自己的『性』命。”</p>

靳琛应:“或许是真的假死,以假死逃脱罪责,让太后悲生怒,再让裕王夫『妇』悲极生恨,从而……”靳琛余下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他与沈寒霁都明白得很,李清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p>

可随即靳琛又疑『惑』:“但要在诸将士的监视之下假死,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是有人帮她。”</p>

沈寒霁那放在玉佩上的指腹顿顿,淡淡:“人在皇陵死的,皇陵距金都路途遥远,传来身死的消息,差不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那天气炎热,便是运送尸身回来也会腐烂发臭,认不出是何人,所以在那处便烧。”</p>

靳琛点:“的确如此,卑职打探过,那昭武校尉便是把骨灰带回到金都城外外,交付到裕王手上。”</p>

皇上有过金口玉言,李清宁至死皆不能回金都。所以只能在城外交付。</p>

今日裕王拖着重病之区,进宫跪求皇上,恩准皇上让他在城外修建一处墓地来安葬女。</p>

靳琛:“不过看裕王夫『妇』的反应,李清宁并不像是假死。”</p>

沈寒霁思索一下,随而:“让堂兄去调查,你且先行回淮州把你自己的事情解决。”</p>

靳琛颔首。</p>

*</p>

今日温盈外出一趟,回来后便在房中发一下午的呆,直到婢女来提醒温盈,说已经是申末,这才回过神来。</p>

想着沈寒霁也该回来,便吩咐婢女去熬『药』,熬好再端去屋里边,她一会回去喝。</p>

说是她喝的,但其实是沈寒霁喝的。</p>

以前,沈寒霁并不想太过显眼,所以从未用汤『药』,只让金大夫做那些含有些许『迷』『药』功效草『药』的『药』丸,不用熬制,平日里直接服用便成。</p>

而沈寒霁肩膀上的伤无须用汤『药』,只需按上『药』便可,忽然用汤『药』,难免让旁人揣测,好在温盈先前闻有毒的熏香,过小半,余毒已清,身子也调理得七七八八,也不用进补汤。</p>

他们自己知温盈不需要再用『药』,可旁人不知。所以便与金大夫简单说一下沈寒霁是因『乳』娘死在身旁才生出的病,后来便演变成——在梦魇中,死在身侧的人变成他最为亲近之人。</p>

便是没说明白,见识广的金大夫也大概明白他这是怎么回事。</p>

这算是病,所以『药』物很难根治。『药』物只是起些许作用,若是得根治,得靠日,靠他自己想明白,想通透。</p>

尽管金大夫这么说,温盈是让其开方子,抓『药』回来。</p>

临走的候,金大夫温盈一个小锦囊,她回来后才拆开。</p>

里边话语不,只写这病症的人,为敏感脆弱,莫要看沈郎君比常人都要坚定,但若是被刺激到,只会更加严重,让她些耐,平日些陪伴,开解。</p>

若非是金大夫偷偷她的,温盈都要怀疑是不是沈寒霁让金大夫写的。</p>

毕竟他现在太过黏人。</p>

中午那一个辰也要回一趟侯府,一下值便回来,哪都不去,就在她的身旁。</p>

她忙活的候,他会在一旁小憩。</p>

今日下午趁着沈寒霁去上值,温盈便去一趟医馆,详细的问一下金大夫。</p>

虽难以启齿,但是把沈寒霁这股子黏人劲告诉金大夫。</p>

金大夫沉『吟』片刻,问:“沈娘子是否不止一次遇到过危险?”</p>

沈寒霁未曾与金大夫细说过身份,金大夫大概是尊重沈寒霁,所以也不曾特意的留意和调查过。</p>

温盈到这话,惊诧:“金大夫是如何得知的?”</p>

金大夫:“如今沈郎君的梦魇中是沈娘子的脸,且沈娘子与沈郎君所言,这怪疾似乎较数月之前更严重,且几乎是全部的闲暇间都与沈娘子相处,那便有可能是因沈娘子先前的数次危险刺激到沈郎君。”</p>

温盈沉默许久,又问:“若是再受一次刺激,会如何?”</p>

金大夫想想,未直接言明,只是侧面说:“若是旁人像沈郎君这的,已然疯,沈郎君能扛到现在,已然让老夫惊讶。”</p>

温盈明白,若再有一次,沈寒霁大概真的会疯。</p>

意识到这点,温盈里有些发凉,呆呆滞滞的出医馆,也不知是如何回到府中的。</p>

因为这事,她在房中不言不语的坐一个下午。</p>

也不知他们这是天生反冲,是八字相克,再有几个月,她便会避开梦中早亡的命运,但沈寒霁却是越发的不好。</p>

温盈叹一口气,从屋中出去,候在院子的月门外。待看到沈寒霁,才面带笑意迎上去。</p>

沈寒霁看到她出来迎自己,眸中浮现笑意。待走近,才诧异的问:“今日怎么想着出来等我?”</p>

温盈与他走到一块,柔声:“今日有些想夫君,便出来。”</p>

沈寒霁的脚步蓦地一顿,『露』出惊讶之『色』看向她。</p>

要温盈说甜言蜜语,哪次不是被他在榻上磨得实在没,才会说他想到的话?</p>

今日不是被他『逼』迫,也不是久而不见,只不过是两个辰未见,她却说想他?</p>

沈寒霁顿觉得有一股温热的暖流流进底,熨得里微微发烫。</p>

若非有旁人在,他都想把她直接打横抱回屋中亲热。</p>

沈寒霁目光几分炙热,温盈恰好对上他的目光,羞赧的用手背轻推一下他的手臂,小声嗔:“我说的是经的想你,你可别想岔。”</p>

虽不能把人直接抱起回屋,沈寒霁却是在温盈收回手的那一瞬间抓住她的手,五指『插』入她柔嫩的指缝之间。</p>

他脸上的笑意浓些。</p>

温盈知他不会松开,且想起今日金大夫的话,温盈也就随他,没有抽出手。</p>

回屋,门一关上,温盈就被他抵在门扉处,唇瓣被他攫住,把她的未尽的话语卷入他的口中。</p>

片刻猛烈,片刻温柔,反反复复。好像是他想温柔的待她,但忘i情后又压抑不住地把她的脑袋压向自己。</p>

许久之后,温盈才气喘吁吁地的趴在他的胸口中。眼尾微红,嘴唇嫣红湿润,脸上带着几分余韵。</p>

稍稍软绵无力的在他的胸口处打一下,软着声音埋怨:“一会我怎么出去见人呀?”</p>

唇瓣肯定肿。</p>

沈寒霁轻笑出声,埋在他胸膛中的温盈感觉到他胸腔传递出来的微微震动。</p>

“那便不见,晚些再出去。”说着话的,蓦地把温盈打横抱起来。</p>

温盈吓得直接抱住他的脖子,随后又变脸,急忙:“你肩膀的伤没完全好呢,你别抱我,快些把我放下来。”</p>

沈寒霁走到软榻前,声音愉悦的应一声“好”,然后把她放到榻上。</p>

温盈:……</p>

都已经抱到榻上,应好有什么用?!</p>

温盈微恼的瞪眼他,沈寒霁却是噙着笑意,把她的鞋子脱,然后再拖自己的鞋子,上软塌。</p>

近来,沈寒霁在白日不怎么沾床,平日下值回来,天『色』早,便会在这软榻上休息。</p>

沈寒霁躺在她的身侧,眼底『露』出绝不会在外人面前的疲惫。</p>

温盈敛去恼意,指尖在他的好看的眉骨上来回的划两下,目光『露』出几分温软:“夫君若累,便先睡一会,我在一旁,等睡醒再用膳用『药』。”</p>

两人已经有默契。她知他晚上睡不着,他知她知,但谁都没有明说。</p>

沈寒霁轻“嗯”声,随而缓缓的闭上双眸。</p>

天气渐冷,睡在软榻没有被衾盖着,恐会着凉,温盈便把双脚放下榻,才要站起来,沈寒霁蓦地抓住她的手腕。</p>

力有些大。</p>

“你要去哪?”</p>

温盈一怔,转看向睁开双眸,目光紧锁着她的沈寒霁。</p>

温盈安抚:“我去把被衾拿过来,再把针线活拿过来。”</p>

闻言,沈寒霁才知自己太过明显的,随而松开她的手,解释:“方才一不甚清醒。”</p>

温盈温柔的笑笑:“无事。”</p>

随而起身,走近内间,抱起被衾的候,温盈轻轻的叹一息。</p>

如此下去,也不是子。</p>

温盈抱回被衾,盖在他的身上,再而拿来针线活,坐在软榻上,把腿放入被窝。</p>

“夫君睡吧。”</p>

沈寒霁点点,闭上眼眸。</p>

最新小说: 今天也在酒厂996 女神的超级鳌胥林阳 规则怪谈:他们说我有多重人格 绝美如我,异世修行 陈情令之魏婴,我在 鲤侠道 末世虫师 惊!清冷美男非要给我当老婆 千里姻缘一信牵 网球:我入江不演戏就能超进化! 梦想能实现 宝可梦:我是侦探,不是老六啊喂 柯南之我真的是好人 开局无敌仙帝,打造万界第一宗 女尊:心机夫郎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繁华:从87年开始成为民族巨贾 漫游诸天:从成为杀人狂魔开始 都市:开局就是仙王 我在异界缔造玄幻 诸神皇冠加尔提兰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