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84章 八十四章此次若是先寻到她我便先斩……

第84章 八十四章此次若是先寻到她我便先斩…… (第1/2页)

初一,沈寒霁昨夜难能睡了个觉。</p>

大概是因这段时日不需大理寺和府中两头跑,与温盈多了处的时间,这心头也就多了分踏实,所以才睡得安稳。</p>

今日还是一样下着小雪,屋内烧了地龙,很是暖和。</p>

沈寒霁得早,天『色』未亮便来了。动作轻缓的下了床,披了大氅到外间的软塌上,半倚着看书。</p>

温盈虽得晚,但冬日本就昼短夜长,这会天『色』才蒙蒙亮,所以来的时候屋内还是暗的。</p>

侧无人,外间了蜡烛。</p>

温盈『揉』了『揉』眼,撩帐幔下了床,踩上了便鞋,便往外间走了出去。</p>

走到外边,沈寒霁听到动静,抬头望向她,见她衣着单薄,眉头微蹙:“怎的不多穿一件衣服,屋内虽暖,但也会着凉。”</p>

说着,朝她喊道:“过来。”</p>

温盈笑了笑,朝着他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一旁,他便伸臂把她揽入了大氅之中。</p>

他的怀中,满是书墨气息,还有属于他的热息,倒也算是温暖。</p>

温盈看了眼他手中的书卷,问:“这是东疆的书?”</p>

上边的文字,是温盈看不懂的,但也看见过,知道是哪里的文字。</p>

沈寒霁轻“嗯”了一声,拉拢了大氅,说道:“总该是了解透彻了,才能有备无患。”</p>

确实,沈寒霁不做无准备之事。</p>

“那你先看着,我让下人去弄些吃的。”</p>

说着,她正打算来,沈寒霁却是搂紧她,道:“不着急。”顿了一下,又问:“你想一东疆的文字?”</p>

见他颇有兴致,温盈也就有拒绝,只轻轻的了头。</p>

沈寒霁便始她些简单的东疆话,再在书卷上找到应的文字。</p>

外边天『色』渐渐亮了,屋内二人也浑然未觉。</p>

清晨,院子外边积了许多的雪,下人正在清扫。</p>

去完太太的院子拜,温盈还得了些红封。许是今温盈的改变,又因她今受的委屈,长辈给的红封都比往丰厚了许多。</p>

在太太的院子,与大家伙一同吃了早膳后才回了云霁苑。</p>

沈寒霁回房换衣,温盈上前帮忙,问:“今日初一,还未到拜的时候,夫君是要出去会友?”</p>

沈寒霁头:“昨夜那东疆三王子说要与我叙旧,话中意思,大概就是今日会在天香楼等我,他见过我,也是事。”</p>

温盈不多问,便嘱咐道:“今日还下着雪,路面湿滑,夫君让赶马车的车夫路上小心些。”</p>

沈寒霁含笑的应了一声“”。</p>

*</p>

沈寒霁到天香楼的时候,已经巳时正。</p>

今日虽是初一,但也有不少人出门会友,大堂中已经坐了不少人。</p>

二楼上的一个雅间外有一个高大的男子,看到沈寒霁了大堂后,便从楼下下来,走到了沈寒霁的面前,略一拱首:“沈大人,我家爷恭候多时了。”</p>

沈寒霁笑了笑:“劳烦带路。”</p>

随着随从上了楼,推门了雅间,再而朝着屋中站之人拱手作揖:“沈某见过三王子。”</p>

拓跋烈上前,虚扶了扶,笑道:“沈大人无需多礼,如先前处那般便。”</p>

大半前,二人见,沈寒霁猜测得出来拓跋烈的份,但拓跋烈却不知他是谁。</p>

那会沈寒霁只说了姓,拓跋烈说了名字中的“烈”。二人虽只见过数面,但拓跋烈也挺喜欢这个大启朋友。的</p>

毕竟能在大启金都找到一个会听也会说东疆话,且还聊得来的朋友,太难了。</p>

拓跋烈当时只觉得见恨晚,能早些认识。</p>

昨日在殿上才知道原来那个姓沈的朋友,竟然是大启朝的状元。</p>

现在回想来,当时这姓沈的朋友,不仅会东疆话,还很是健谈,知道许多东疆的风土人情,见多识广,博多才,且浑散发着一股淡然从容,温润如玉的气质。</p>

当时若说这人将会中状元,他也信。</p>

二人落座后,拓跋烈给沈寒霁亲自斟了酒水,随而道:“昨夜我皇叔多有失礼,还请见谅。”</p>

昨天晚上的那种情况,要比试必然是奔着赢的目的去的。那东疆亲王本就想是想要在武上边赢了沈寒霁,再而羞辱他,但不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让自己丢了脸。</p>

沈寒霁说了声“多谢”,随而才道:“在下未放在心上,三王子无需在意。”</p>

三王子笑了笑,随而道:“皇叔想要为难沈大人,不成想沈大人文武双全,着实让人惊叹不已。”</p>

沈寒霁谦虚道:“只是多读了些书,再有便是父亲再三督促,才不至于荒废了那套拳脚功夫,不足挂齿。”</p>

端酒水,沈寒霁敬了他一杯。</p>

一杯酒后,拓跋烈口道:“大启和东疆就是这一不一样,在东疆若是家中皆是武官,便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从事文官一职。”</p>

沈寒霁淡淡一笑,对他邦内政不加以置评。但心中也约莫知晓造就今日东疆政权分割得厉害,太后手握大权的原因,很大的一方面便是武官握权过。</p>

闲聊了片刻,拓跋烈道:“我看得出来,大启的皇帝对沈大人很是视。”</p>

沈寒霁淡淡笑道:“蒙得皇上圣眷,不敢居大。”</p>

拓跋烈一笑,随而把他的酒杯倒满酒水,继而道:“其实此次我是奉父王之命,前来大启,请求大启皇帝赐婚的。”</p>

沈寒霁故意『露』出诧异之『色』:“确定是哪位主了?”思索了一下,又道:“如今适合纪的主只有两位,七主已经定亲了,那么只剩下刚及笄不久的八主了。”</p>

说到八主之时,沈寒霁看向了对面的拓跋烈,以眼神告诉他——和亲之人,极有能是这八主。</p>

拓跋烈明白他的意思,叹了一口气,继而端酒水饮了一口。</p>

斟酌了一下,才抬眸看向沈寒霁,了口:“其实我已有心仪了女子。”</p>

沈寒霁心中有数,却还是问:“是哪家姑娘?”</p>

“贵朝户部尚书,刘家之女。”说到这里,颇有些不意思摩挲着手中的杯子。</p>

“刘家五姑娘?”</p>

拓跋烈不自在的了头:“正是。”</p>

沈寒霁一笑,温声道:“若是喜欢,向我朝皇上直言便是,三王子何须这般扭捏?”</p>

拓跋烈紧张的『舔』了『舔』干燥的唇瓣,然后才道:“毕竟远嫁东疆,那刘姑娘或对我有怨言。”</p>

沈寒霁思索了一下,随而道:“听闻三王子会在金都待到二主成婚后才离金都,那正在元月下旬,我新搬府邸的乔迁宴,届时宴请三王子和刘姑娘,三王子再向其表明心意,如何?”</p>

三王子愣了一下,随而呐呐道:“若是那刘姑娘不愿又如何?”</p>

沈寒霁提酒壶,站给他斟满酒,声音清朗:“难道三王子觉得八主也会愿意远嫁东疆那么远?”</p>

三王子抬头看他。</p>

沈寒霁放下了酒壶,慢悠悠的坐了下来,淡淡的道:“有多少个贵女愿意离国土,外嫁千里之外的,三王子又何必在意这一呢?”他轻笑了笑,又道:“三王子是怕柳姑娘怨对自己,那不若待她,疼爱她,让时间来证明三王子的情意,在下想,长此以往,便是冰山,都能融化了。”</p>

沈寒霁明白得很,他便是不说这些,拓跋烈最后也会向皇上禀明想娶的人是那刘家女,他不过是顺着拓跋烈的想法把这些话说出来而已。</p>

拓跋烈思索了一下,似乎想通了,『露』出粲然一笑。随而端酒水敬沈寒霁:“多谢沈大人这一番话。”</p>

沈寒霁举杯盏,与其一碰杯,随而一饮而尽。</p>

此番见,拓跋烈的目的,怎能只是为了个女子,不过是寻个借口,与他见面,加深分情谊罢了。</p>

多一个朋友,总过多一个敌人,又何乐而不为。</p>

放下了酒杯,二人视一笑。</p>

*</p>

最新小说: 被迫分家后,我带百亿物资去流放 开局:酒吧里捡了个老婆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