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85章 给她惊喜上元节

第85章 给她惊喜上元节 (第1/2页)

出了初六,沈寒霁便进了一皇宫。皇帝禀告了在香楼见过拓跋烈的情。</p>

这些番邦使臣进京,皇帝为了以防万一,早安排了锦衣卫暗中盯梢。所以沈寒霁拓跋烈见过的情,又没有意隐瞒,皇帝怎会不知?</p>

故而沈寒霁把拓跋烈所说过的话说了,也包括那拓跋烈心悦刘女的情。</p>

皇帝听了,没有一丝惊讶,道:“既然他喜欢的是刘尚书的女儿,那朕他禀明后,便把刘尚书的女儿封为公主东疆联姻,让他得偿所愿。”</p>

话语一顿,皇帝又问:“对了,那个调香阁的东说的暗河道一,如何了?”</p>

沈寒霁回:“他先前招供了码头镇有暗河道一,臣便让人去查了。发现在离运河关卡还有近两百余里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山洞,山洞中看似封得够水流流过,但实则那门石墙后边却是空的,但如何移动石墙,尚不知。”</p>

“除夕那日去勘察,原以为是戒备最松懈的时候,却不曾想当晚便陆陆续续有不艘小船点着灯笼,就夜载着物顺着暗河道而去,进了那山洞,许久后,小船才返回。”</p>

座上的皇帝面『色』沉了来,问:“知他们把物运到了何处?”</p>

沈寒霁低了头,回:“臣派去的人先前『摸』清楚了那山洞另一面河流的走向,也就斗胆在往金去的那几个岔道口蹲候。在其中一个岔道到口发现了端倪,便尾随一行人到了金城五里外。因那处地方把守极为森严,不敢贸然跟得近,远远看到了他们把那些物搬到了地底。”</p>

皇帝微眯眼眸:“地底?”</p>

沈寒霁应:“确实是地底。而那一处地方,似乎是先前裕王殿为爱女修建陵墓的墓地。”</p>

皇帝眼中的瞳孔骤然一缩,随而脸『色』瞬间沉了来,看向底低着头的沈寒霁,沉声问:“确定那物就是运到了那处?”</p>

沈寒霁没有丝毫犹豫,应:“正是此处。”</p>

皇帝听到沈寒霁这般笃定,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神『色』深深沉沉的,不知在思索些什么,指有一没一的转动着拇指戴着的玉扳指。</p>

这时,沈寒霁度开口道:“臣且还有另外一臣要禀告。”</p>

皇帝:“说。”</p>

沈寒霁便把那日靳琛所言,前昭武校尉徐建被人杀害一说了出来。</p>

“那屋中还有未食完的饭菜酒水,仵作验过徐建的尸身了,他是服用过『迷』『药』,被人用一根簪子『插』入了心口而亡的,而那聋哑婆子那个年轻女子不知所踪。”</p>

“你怀疑那女子是李清宁?”皇上心中也隐约有了数。</p>

“徐建把那女子隐藏得极好,据屋主交代的日子来看,这屋子便是徐建回来后的当日租赁来的。且便是屋主没见过住在屋子的人。行神秘,招了个聋哑婆子,显然是在隐瞒着些什么。”</p>

沈寒霁而分析道:“徐建养的便是外室,就这时间神秘程度来看,实在非比寻常,所以臣才会斗胆是李清宁。”顿了顿,斟酌一二又疑『惑』道:“倘若李清宁未死,裕王殿是否丝毫不知情?若是知情,为何还要修建坟墓?”</p>

皇帝因沈寒霁的这一句话,微眯起眼眸,思索这几者的关联。</p>

半晌,他看向沈寒霁,沉声道:“此,半分不透『露』出去。”</p>

沈寒霁作揖:“臣,遵命。”</p>

皇帝闭上眼眸吐出了一息浊气,半晌后,他问:“你觉得,朕的这个皇弟有反骨?”</p>

沈寒霁低着头,不曾抬起,模棱两的道:“臣裕王殿有所过节,不敢妄断言。”</p>

皇帝忽然笑了笑,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两个月前的云丽山刺杀一,朕思索了许久,想不明白为何会有三处地方遇袭,后,子,营地。”</p>

“后子遇刺,以说是东疆的作为,想搅『乱』大启,在金月庵行刺的刺客,并未攻进庵里,而行刺子也兼顾着刺杀刘尚书的那个女儿,那袭击营地又是为何?”</p>

皇上看向沈寒霁,随而悠悠的道:“朕询问过了,那营地有你那娘子,刺客会不会就是冲着你娘子所去?”</p>

沈寒霁接话道:“或是先前臣坏了码头镇水寇劫船之,他们欲报复我,所以便报复在臣娘子的身上。”</p>

皇帝轻声嗤笑,压低声音反问:“那也很有是裕王所为,不是吗?”</p>

皇帝的威压落在了沈寒霁的身上,他把头垂得更低,不见慌『乱』,应道:“臣不敢随意揣测裕王殿。”</p>

皇帝不说裕王,收回了威压,道:“此暂由朕来处理,如今你便周旋各个番邦使臣之间,做好去东疆的准备。无,便退吧。”</p>

沈寒霁一拜,随而缓缓地退出了大元殿。</p>

转身出了大元殿时候,沈寒霁的眸『色』微敛,嘴角也有一瞬间的微勾,抬起头的时候,面『色』便平时无异。</p>

要李清宁活着,且还在金,这裕王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已经不要了,要的是皇帝的疑心已经起了。</p>

*</p>

温盈寻了风水先生挑了搬宅日子。而搬宅的日子是在过完上元节后的,也就是元月二日五那日搬。</p>

皇上许也考虑到了候世子远在北境,所以宅子侯府不过是前后街,若是抄小道不用半刻时辰就到。</p>

因李清宁的情,上元节那般热闹的花灯会,温盈也没打算出去游玩,打算在府中吃些元宵就算是过了上元节。</p>

黄昏方至,徐氏把温盈喊到了自己的院子去,把一些物什给了温盈。</p>

“我就霁儿一个儿子,在侯府我也用不到多少银钱,所以这些你且拿着,毕竟往后要打点的情还有许多。”说着,徐氏把一个木匣子交给了温盈。</p>

温盈一愣,打开了匣子,看到匣子的银票地契,征愣抬头看向徐氏。</p>

徐氏道:“这里边是我这二几年来攒的,自然,不是部,是一部分。反正我百年之后也是留给你们的,现在先给也是一样的。”</p>

温盈想了想,还是把木匣子还给了徐氏,温声道:“二娘给的胭脂铺子也挣了不少的银钱,还有儿媳开的胭脂铺子也已经开始盈利,而夫君人合作的生意在年底的也得了好些分红,银钱也暂时够用,够打点的,如今把这些收,儿媳收得不踏实。”</p>

顿了一,温盈又道:“不若儿媳夫君喊来,二娘交给夫君。”</p>

徐氏忽然抿唇一笑,打趣道:“我是听说了,那晚在宫中年宴上,霁儿要你比投壶,说输了的话,俸禄如数奉上。”</p>

温盈羞赧地低了头,不敢说沈寒霁在早之前就已经把到的俸禄交付到了她的上做开销。那晚在年宴上不过就是口头上一说罢了,是也为了让旁人知晓她这大娘子受视,从而让旁人不会轻待她。</p>

温盈小声道:“如今银钱还过使的,二娘便把这些养老钱先存着,若是不够银钱使,儿媳便来寻二娘。”</p>

徐氏见她不似说假得,随而道:“那成,我便给我的孙儿孙女存着,他们出生后,便给他们。”</p>

近来主母徐氏说起子嗣一也频繁了许多,温盈面上虽然笑着应,但心中也还是倍感压力。</p>

在徐氏的院子中聊了许久,吃了些元宵后,已经快过去半个时辰了,温盈见坐了这么久,便告退回去了。</p>

最新小说: 嫡女重生,冥王心尖宠 综影视之炮灰不炮灰 重生军婚:我嫁了个帅军官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