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96章 他的谋划

第96章 他的谋划 (第1/2页)

送亲行伍距离定京还有数日之时,在途中的驿站遭遇了伏击。</p>

和亲公主与送嫁的大臣,以及一些将士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p>

和亲公主手臂被刺客划了一刀,昏迷了一日一夜,如今行伍也不得不停下来休整数日。</p>

因拓跋烈也一同回来,所以那日当即派人快马加鞭回定京,让东疆的王上派遣援兵来接应。</p>

拓跋烈本就心仪刘家女,再有这一个月的相处,感情更是浓厚了许多。而此次刘家女受伤,最为震怒的便是拓跋烈。</p>

大概他最为清楚这一次的伏击是谁派来的。</p>

沈寒霁受的伤似乎也很是严重,故而也在养伤。</p>

旁人都以为沈寒霁伤得最重。身上多处刀伤,那样的一个文臣,如何能扛得住?</p>

显然大家都已经忘却了在除夕那晚他是如何击退东疆状元的。或许也有可能是没几个人亲眼所见,再者文人与文人比剑,在他们看来就是花里胡哨,中看不中用。</p>

温霆端着汤药进了沈寒霁的屋子,随即关上了门,端到桌旁放下,随而看向他,皱眉道:“你如此冒险,若是让阿盈知晓了,指不定该怨我了。”</p>

旁人以为伤得下不得榻的沈寒霁却是掀开了身上的被衾,下了床,走到了桌旁坐了下来,笑了笑:“你不说,我不说,她又如何能得知,等回到金都,这些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p>

说罢,端起了桌面上的汤药,吹去氤氲的热气,面不改色的缓缓饮下。</p>

温霆在一旁坐下,低声道:“此次遇伏,那东疆三王子盛怒,今日还把送去的饭菜都砸了,是真的气得食不下咽。且这两日他也衣不解带的守在了刘家女的床榻旁照顾,直至她清醒过来才回去小憩片刻。”</p>

东疆风俗不比大启,男女界限没有那么严格,更别说二人还有婚约在身。</p>

话到这,温霆眸色微敛,声音压得更低:“你是如何说服那和亲公主用苦肉计的?”</p>

沈寒霁放下了空碗,拿了帕子优雅从容地擦了擦嘴角上的药渍,淡然道:“只要不是愚蠢得无可救药的,都还是可扶得起来的。再者即便先前调香阁的事情受了牵连,但她依旧是个有野心的女子,既然和亲已成定局,那她自然不可能一辈子都屈居人下,更别说她此次和亲,大启还交给了她重任。”</p>

话到最后,沈寒霁饮了一口茶水冲淡口中的苦味,淡淡道:“我只是提点了她一两句罢了,她确实也是对自己够狠,竟下得去手,自己砍自己一刀。”</p>

刺客伪装成婢女进到刘家女房中之前,早被温霆识破,在婢女进去的时候,他便候在了屋外。屋中一声尖叫,他便迅速推门而进,一把短刃直接插入了那人脖子。</p>

刘家女惊愕一瞬,下一息直接拾起地上刺客掉落的匕首,往自己的手臂狠狠地一划,随之扔到地上。</p>

匕首落地的时候,侍卫也闻声而至,但与此同时,假扮成旅客的人也纷纷露出了凶狠的面目。</p>

一场恶斗,沈寒霁所受的伤,都是经过他精心策划的,看着伤重,实则只是皮外伤,只需养伤些许时日便能无碍。但随行的太医是他们的人,他说伤重得厉害,那便是厉害,自然也没有人去特意怀疑沈寒霁是故意受伤的。</p>

到了定京,若是有宫中太医过来,沈寒霁也自有应对的法子。</p>

温霆看了眼沈寒霁脸上的伤,再看了眼他半挂着的手臂,调侃道:“她便是再狠,也没你对你自己狠,她到底是自己动手,可你身上的伤都是别人动的手,若有一分差池,我该如何像阿盈交代?”</p>

沈寒霁唇角微勾,浅浅的笑了笑:“所以以防万一,我穿了软甲。”</p>

温霆心道若是失算了,便是穿了软甲都无济于事。</p>

沈寒霁道:“我受了伤,有些不必要的宴席也能用这借口回绝,也好有空闲让我与定京的探子取得联系。”</p>

温霆眉头紧蹙,犹豫了一息,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了这么个齐豫,值得这般费尽心思,还不惜冒险吗?”</p>

沈寒霁饮了杯中半杯茶水,放下后,抬眸看向温霆,笑意温润:“想要别人为自己拼命,总该不能坐享其成,也要有所成意,如此才能让别人也尽全力,不是么?”</p>

温霆哑然,还真的是这个礼。你什么都不付出,谈何让旁人也给你豁出命来办事?</p>

他妹夫这个人吧,还真是个让人心服口服的怪人,让人在危险之时能不由自主的安心。</p>

温霆叹了一口气,随而道:“那到了定京,我会给你打好掩护。”</p>

沈寒霁含笑的点了点头。</p>

温霆目光再次落在他的脸上,被利器所伤,如今用棉纱包了小半张脸,半调侃道:“故意归故意,这脸怎就伤了,要是好不了了,阿盈可还会像以前那般喜欢你?”</p>

沈寒霁笑回:“阿盈又非因我的外貌而喜欢的我。”</p>

二人说着话,房外传来脚步声。二人相视了一眼后,沈寒霁起了身,把喝过水的杯盏推到温霆的面前,再而拿起空碗朝着床榻走去,把空碗放在了床头的高杌子上。</p>

刚躺下,便有人敲了房门。</p>

“沈郎中,我可否进来?”</p>

是拓跋烈的声音。</p>

温霆去开了门,拓跋烈诧异了一下:“原来温评事也在。”</p>

温霆解释:“刚巧端了药过来,三王子与大人有话要说,在下便先走了。”</p>

说着,转回身,去把床头的空碗拿起,然后转身出了屋子,顺带关上了房门。</p>

“在下如今不便,不能下床行礼仪,还望三王子见谅。”沈寒霁道。</p>

拓跋烈忙道:“无碍,我也不是重礼仪之人。”</p>

最新小说: 人不说鬼说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穿成冰块脸雇主的阿姨,我懵了! 失忆后,我为植物人总裁冲喜 我的猛鬼天团 卡美洛领主 容修 学妹,别人不知道你是穿越者吧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 帝师王翦 木至为烟 娱乐之我怼哭了百万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