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其它小说 > 权臣的早死原配 > 第98章 夫妻日常

第98章 夫妻日常 (第1/2页)

夫妻二人算起来,已经有五个月没见面了,分开了这么久后,感情反而加深了几分。</p>

夫妻二人相拥在廊下,廊外依旧是淅淅沥沥的细雨,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人来打扰。</p>

温盈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觉得丢脸,久久不敢从沈寒霁的胸怀中探脸出来。</p>

好一会后,才听到他嗓音低低的,很是温和的说:“人都走了。”</p>

温盈一愣,从他的怀中抬起头,先是红着双眸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探头往四周看了两眼,当真没了其他婢女的影子。</p>

“怎么都走了?”因哭了一会,带了些许的鼻音,这声音听着却有几分软糯可爱。</p>

这声音让沈寒霁心尖一软,他笑了笑,道:“我让她们都下去了。”</p>

方才抱着温盈的时候,沈寒霁朝着温盈身后的蓉儿挥了挥手。蓉儿会意,便把其他的婢女都给驱赶走了,所以回廊下只余夫妻二人。</p>

既然人都走了,温盈便也就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偏过脸去用帕子擦去眼角的眼泪,辩解道:“可不是我想哭的,定然是因有了孩子后,容易多愁善感了,所以才会有眼泪的。”</p>

沈寒霁眉眼含笑的点头:“怀孕了,确实会如此。”</p>

温盈抹了泪后,不知道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回头看向他,目光落在了他的左脸颊上。</p>

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后,她抬起手,指尖落在了他左脸颊的伤疤上。</p>

颧骨下方近乎有一指长的伤痕。</p>

虽然这疤痕的颜色有些浅,可只要看到脸,便能看到这疤,多看两眼,就越发觉得显眼。</p>

沈寒霁微微蹭了蹭她的手指,轻声道:“只是被割伤了,等过两日我便去寻靳琛帮忙弄些宫中的祛疤膏,涂抹上一个月,应当就能祛除这疤。”</p>

温盈把他脸上的疤痕抚摸了两遍下来,才幽幽的道:“夫君似乎黑了许多,也瘦了许多。”</p>

这话落到沈寒霁的耳中,不知怎的就想起受伤当时温霆与他说的那句话—</p>

—这脸怎就伤了,要是好不了了,阿盈可还会像以前那般喜欢你?</p>

之前沈寒霁就有些许的不笃定,如今更是没了底。</p>

他对旁的事情,都能有七八分的把握,唯独在阿盈心里对他感情的这点上,没几分把握。</p>

能确定的是,她现下已经不厌烦他了,也会想念他。想到此,倒也不那么在意温霆的话了。</p>

他语调微低,声音柔和的解释:“路程远,且东疆与北境在四五月份便烈日当空,急着回来见你,便没怎么休整。”</p>

原本脸颊的伤口不痒,但被她那么轻轻地抚摸过去,却有丝丝的痒意,连带着心口的地方都有些痒。</p>

温盈抬起杏眸看了眼他,温声道:“我便在家中,哪也不去,夫君急什么?”</p>

沈寒霁不知李清宁已死的事情。所以他除了急着见她,更急着回来处理李清宁的事情。</p>

“知晓你哪都不去,但就是想你,想见你。”黑眸深邃,声音低低沉沉的。</p>

温盈心底微微颤了颤,竟觉得有一丝丝的甜。</p>

知晓他奔波了许久,没有好好休息,温盈便牵起了他的手,与他道:“夫君先回房梳洗一下,换一身衣裳后吃些东西垫垫肚子,我同时再吩咐婢女把你回来的消息去告诉母亲和二娘她们,一会在过去请安。”</p>

感觉到掌心温软,沈寒霁嘴角始终上扬着,轻应了一声“好”。走到了她的身旁,轻扶着她的腰身,一同走过了回廊。</p>

沈寒霁沐浴时,下人把一个食篮大小的木匣子捧进了房中,放到了软塌的矮桌上。</p>

下人出去后,温盈走到了矮榻旁,有些好奇的看着这木匣子,也不知里边都装了些什么。</p>

等沈寒霁从耳房出来,便见她满脸好奇的盯着木匣子看,噙着笑意走了过去,拉着她坐了下来。</p>

问:“想知道这里边装的是什么?”</p>

温盈诚实地点了点头,在她那好奇的目光之下,沈寒霁拿出一把小钥匙,把木匣子的锁给打开了。</p>

木匣子中装了满满当当的盒子。</p>

温盈看了眼那些个盒子,抬起杏眸,不解的看向他。</p>

沈寒霁笑着拿出了一个锦盒,打开后放到了她的面前:“碧靛子手串,我想你应当会喜欢。”</p>

温盈看到盒子中那一串松绿色,色泽淡雅绚丽的手串,便顿时心生欢喜。</p>

拿起了手串,戴到了手腕之中,抬起手欣赏,越看越欣喜,眉眼间也染上了笑意。</p>

这碧靛子是东疆的玉石,在大启少有,温盈的妆奁中也没有这样的首饰。</p>

沈寒霁又打开了几个盒子,道:“我想你应当会喜欢这玉石,所以便又买了碧靛子手串和耳坠,簪子,还有颈项的坠子。”</p>

温盈目光所及那些收拾,一双眸子似乎在发亮。</p>

她的反应便说明了她是极为喜欢的。</p>

沈寒霁继而与她说:“匣子中都是我卖给你的礼物,你可慢慢的看。”</p>

温盈拿着耳坠的盒子观赏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问他:“那家中主母,二娘,还有妹妹们的礼,你准备了吗?”</p>

沈寒霁笑着点了点:“自然,只是除了你和二娘的礼外,旁人的都是让下人去准备的,二娘我也准备了一套碧靛子的首饰。还有一些东疆那边的布料,你挑出几块,余下的送到侯府去。”</p>

这时,下人送来了吃食,温盈放下手中的盒子,正要扶着桌子站起与他一块去桌子那处,沈寒霁却是按住了她的肩膀:“你不用陪我了,不如再看看我都给你准备些什么礼物。”</p>

温盈想了想,应了一声“好”,复而坐了下来。</p>

沈寒霁在屋中的圆桌用膳,温盈则兴致勃勃的看着他给她带回来的礼物。</p>

温盈以前未出阁的时候,最期待的日子便是生辰这日,只有在那日她能收到礼物。</p>

带着期待打开礼物,也是生辰那日最让人高兴的事情。</p>

但基本上只有大伯母和堂兄给她准备礼物,故而一下子收到这么多全是属于自己的礼物,说不高兴,自然是假的。</p>

沈寒霁的目光极好,所挑的礼物</p>

都是她喜欢的。</p>

礼物看完了,也都试过了。</p>

这时沈寒霁吃得也差不多了,起了身,与她说:“我去侯府走一趟,一会便回来。”</p>

温盈道:“我与夫君一同过去吧。”</p>

说着便站了起来,沈寒霁过去扶住了她,道:“雨天路滑,我去去就回来,你在家中等我。”</p>

温盈想了想,也只好点了点头,让人去备了伞。</p>

下人下去备伞后,温盈看了眼他脸上的疤,担心道:“要是让二娘看到夫君脸上的伤,想必会很担心,不如遮一遮?”</p>

沈寒霁微微挑眉,有些不明白她口中的遮一遮是个怎样的遮法。</p>

温盈把沈寒霁拉到了梳妆台前,让他坐下,随而打开了一盒瓷盒,有淡淡的清香飘散出来。</p>

温盈与他解释:“这是胭脂铺子新出的遮瑕膏,遮去瑕疵很有用,也是时下胭脂铺子卖得最好的,应当能把夫君脸上的疤遮住。”</p>

沈寒霁闻到了淡淡的木芙蓉花香,随而笑着与她:“你便不担心旁人说你夫君脂粉气重?”</p>

温盈指腹沾了些,然后轻柔地涂抹在他脸颊上的伤痕处,半开玩笑的道:“旁人才不会说夫君脂粉气重呢,只会说夫君一回来就与自家娘子黏黏糊糊的,才会染上脂粉香。”</p>

温盈把遮瑕膏抹匀了,再微微后退看了眼,露出了笑意:“如此便看不出来了。”</p>

沈寒霁正要抬手触碰,温盈忙拦住了他的手,阻止道:“你别碰呀,碰花了又要补了。”</p>

最新小说: 离弦歌 这个天才有点废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女儿受辱?十万将士跪下叫公主! 西游之以武证道 入邪七分 退婚后我靠技术精准扶贫 喜讯!玄学大佬离婚后怀了 半世沉浮 帝师王翦 木至为烟 娱乐之我怼哭了百万大明星 大佬马甲捂不住了 放下锄头我拿什么爱你 今天也在酒厂996 女神的超级鳌胥林阳 规则怪谈:他们说我有多重人格 绝美如我,异世修行 陈情令之魏婴,我在 鲤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