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1/2页)

夏瞳从竞技场里退出来之后,久久不能回神。</p>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次恶人。</p>

他威胁别人的样子一定很讨人厌......但是为了zero,做恶人就做恶人吧!zero承受了那么多,他就算被剑齿虎的人骂死又怎么样?他无所谓的!</p>

茧的舱门缓缓升起,夏瞳从座位上一撑站起来,探出上半身,就发现其他的四个茧舱都已经打开了,他的队友们都用或戏谑或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他。</p>

“我......”夏瞳这才猛然间意识到,队友们阵亡以后并不会主动退出竞技场,而会以旁观者的视角围观他和对面存活对手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不能干预罢了。</p>

换句话来说,他刚才所做的事情......其实都一五一十的被队友们知道了。</p>

“对,对不起!”夏瞳的脸“腾”的就涨红了,他仓皇无助的道歉说:“我自作主张地就弃权了,我没有竞技精神,我还......还以权谋私了......对不起!!”</p>

“哎哟,连以权谋私都出来了,看来夏小曈最近学了不少成语嘛。”时雅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轻笑:“没事啦,你看fire跟isnd他们两个刚才打的那波狗屎就知道他们其实早就不想赢了。”</p>

“乱讲,其实要是能躺赢的话,那我也是蛮乐意的!”周焰钧大言不惭的说:“但是相比之下,我还是更乐意听剑齿虎的那群人跪下道歉,马德,太爽了!有种给爷爷上坟的既视感!”</p>

时雅满脸的嫌弃:“......你这是什么阴间形容啊?”</p>

薄屿更是言简意赅:“道歉道得好。”</p>

夏瞳这才如释重负,他想他还是没有错付,poris就是一个人情味儿十足的地方,大家并不会把胜负名利当成绝对的价值观导向。</p>

想到这里,他含笑着去看向林明翡,却发现alpha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一声不吭的独自走出了茧舱,大步流星的拐出了训练室的门。</p>

“z,zero!”夏瞳的心里一阵慌神,他从来没见过zero这么不声不响也不跟人打招呼的模样,那背影明晃晃地就展示出了一个信号——生气了。</p>

zero他生气了,因为自己做的事情......生气了。</p>

就好像被人猛地掐了一下心尖尖,掐破了皮,疼痛来的那么尖锐,夏瞳吓得六神无主,忙跨出茧舱追出去:“zero你等等我呀!!!”</p>

他腿短,非得一路小跑才能追上林明翡,林明翡走的猝不及防又迅疾,一推俱乐部的门直接出去了,夏瞳生怕林明翡跑到他找不到的地方去,急急忙忙的也推门而出,寒风一下子席卷了过来,冰冷将他通体包裹,刺穿,室内室外的温差大的惊人,他瞬间被冷的直打寒战,不得不抱紧了手臂,连讲话也不利索了:“ero你......你阿嚏——”</p>

林明翡终于停下了脚步,他仍旧背对着夏瞳,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缓缓蜷起,后猛地握成了拳头,最终像是放弃了似的折返回头。</p>

“你出来做什么?不怕感冒吗!”他一边疾步迫近夏瞳,一边大声责备,神色看起来比先前还要生气:“回去听见没!”</p>

夏瞳终于和他对视上了,小oga的脸颊冻得通红,一边儿在风中发着抖,一边儿被涌上喉头的委屈给呛得不能自已,眼尾也红了,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你跑跑跑跑什么呀......明知道道道我都追不上你。”他像个卡了碟的磁带似的,又可怜又滑稽,“我给你道歉还不不不不行吗?”</p>

“道歉”二字触动了林明翡的情肠,他着实是看不下去了,脱了自己的薄外套把夏瞳一裹,用力推回室内。</p>

夏瞳的上下两排牙列都早磕磕打打的寒颤着,回到室内后林明翡二话不说先替他搓热冻僵的手心,后起身去厨房里给他切生姜煮汤喝。</p>

“z,zero......”夏瞳一看他作势要离开,立马又不放心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哼哼唧唧地粘过去,张开双臂去抱林明翡的腰,像个小狗一样把脸贴在林明翡的背上蹭来蹭去:“你不要生我的气嘛......呜呜呜呜我下次不敢了呜呜呜。”</p>

林明翡被他困住,身体有些动弹不得,切姜片的动作也缓缓地停滞了下来。</p>

“我没有......”他低声说,像是在叹息:“我没有生你的气。”</p>

“那你为什么跑了,还不理我呜呜呜呜!”夏瞳呜咽着问。</p>

“我是......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林明翡犹豫了一下,牙关咬紧了些,他将刀猛地顿在砧板上,懊恼道。</p>

“你为什么要生自己的气,你那么好......”夏瞳不解的抽泣道。</p>

最新小说: 人生百态尽在天门 回到末日当丧尸 苍穹破灭 谁叫游戏策划欣赏我 都市战神归来 足球最强罗纳尔多 异能科幻域 口袋妖怪之月见山车神传 大怪兽之王 我当阴阳师的那些年 孤城闭(热播剧清平乐原著) 曼陀罗,将爱,将暗 藏獒笔记 婚墙里外 冷面情人 重生之悍将哑妻 我终将肝成神明 斗罗之拯救女教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星际争霸之使徒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