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第1/2页)

喝醉了?酒的夏小曈就是个怪力小正太,仗着自己身娇体软林明翡不敢对他下狠手,在alpha的怀里胡作非为,一会儿咬人一会儿打人一会儿踢腾一会儿嗷嗷叫,豆是看不下去了,把责任转移了?之?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家pub。</p>

夏瞳看他走了还老不服气,挥舞着拳头大叫道:</p>

“你别走!!我记住你啦!!你看不起oga!!下次我们好好较量!!”</p>

林明翡:“......”</p>

太特么丢人了?。</p>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夏瞳搬出了洗手间的范围,远远的时雅就看见了?他们俩,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惊到“花容变色”。</p>

“我的个妈呀!我说夏瞳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还以为他掉厕所里了?呢!”时少爷一边儿无语一边儿慌忙冲过来接人,跟林明翡两人一左一右把夏瞳架回座位上。林明翡一看他衣冠楚楚与世无争,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p>

“我临走的时候跟你说过什么?我有没有说过不要我让他喝酒?”</p>

“你说了但是——”时雅试图狡辩:“我没有让他喝啊,那些酒都是我自己点的,是他自己——”</p>

林明翡:“这个月的绩效全部充公。”</p>

时雅:“?”</p>

时雅:“别啊!我刚看好了一款表!!就等着付定金呢!!”</p>

林明翡面无表情:“哦,那又怎么样?那你就等着呗。”</p>

时雅:“........”</p>

他自知理亏,扶了会儿额头道:“我去舞池叫他们回来。”</p>

很快,周焰钧和薄屿就从舞池里被提溜回来了。</p>

好家伙,就跳了?一轮舞,周焰钧的脸上和脖子上就多了?好些口红印,那家伙整一个在百花丛中打完滚的阿拉斯猪,且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薄屿比他稍微好一丢丢,头发凌乱,衣袖也被薅着卷了上去,不知道被多少双手摸过了?。</p>

林明翡皮笑肉不笑:“......看来你们都玩儿的很开心啊。”</p>

周焰钧:“那可不——”他话?音刚落,就看见了?林明翡怀里那个醉的不省人事的小oga,求生欲就让他把嘴闭上了?。</p>

林明翡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儿。</p>

人比人真的能气死个人。</p>

他在外面奔波劳累大半个晚上,这群人搁这儿放浪形骸,没人管夏小曈害的夏小曈喝的烂醉也就算了?,凭什么他们一个个都有艳遇,自己就只配被夏小曈拳打脚踢??</p>

越想越气了?呢......</p>

夏瞳大约是吧力气都消耗完了?,彻底在林明翡怀里睡死过去,林明翡周身的气压超低,低到让厚脸皮如周焰钧这样的人都不敢大喘气儿了,一群人把东西收拾收拾了,去前台结了?账,后走出了pub的大门。</p>

此时已经过了?午夜,街上的风微凉,人也少了?些许,打车很方便,他们分开打了?两辆车回程,薄屿和周焰钧一辆,时雅、林明翡和夏瞳一辆。</p>

因为要照顾那个靠自己个儿压根就走不动道儿的小醉鬼oga,时雅不得不坐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把后排的座位留给林明翡和夏瞳,夏瞳横躺着,枕在林明翡的大腿上熟睡,时不时砸两下嘴表示自己睡的很开心。</p>

他身上的酒气浓重,逸散开来钻进了?林明翡的鼻子,让alpha也产生了?一丝微醺感,头昏脑涨,林明翡不得不把窗子摇下来些许,让夜间的冷风灌进来,而后他又担心夏瞳睡着了?受凉,于是将自己的外套脱了盖在夏瞳身上。</p>

他照顾的细致到位,这就愈发让时少爷感到无地自容,时少爷轻轻咳嗽了一声,通过后视镜看向林明翡。</p>

“何经理呢?没跟你一起回来?”</p>

“老何还在谈赞助细节,我就是去表个态的,主要还是不放心你们,就紧赶着回来了。”林明翡淡淡道。</p>

时雅歪了歪头,手肘抵在车窗上,一手托住了腮,陷入了沉思。</p>

通过后视镜,他能清晰的看到林明翡眉眼温柔的看着夏瞳,时不时轻拍着夏瞳的肩头,安抚似的哄着。</p>

时少爷眯起了?狭长的桃花儿眼,像是有个小算盘在心底“噼里啪啦”的盘点着,“喂,zero。”他出其不意的开了?嗓喊道。</p>

林明翡:“?”</p>

他纳闷的抬起头,就看见时雅从前后车厢之间的挡板的空隙里把手伸了过来,指缝间夹着一个塑料包装的薄片,勾引似的晃了?两下,“喏,这个给你。”</p>

最新小说: 人生百态尽在天门 回到末日当丧尸 苍穹破灭 谁叫游戏策划欣赏我 都市战神归来 足球最强罗纳尔多 异能科幻域 口袋妖怪之月见山车神传 大怪兽之王 我当阴阳师的那些年 孤城闭(热播剧清平乐原著) 曼陀罗,将爱,将暗 藏獒笔记 婚墙里外 冷面情人 重生之悍将哑妻 我终将肝成神明 斗罗之拯救女教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星际争霸之使徒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