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第1/2页)

孟杳看呆了,这表现得也太夸张了,像在演戏。</p>

“…倒也不用这么捧场?”她惊了。</p>

莫嘉禾没形象地揩一下嘴角的油,“没吃过这些东西,兴奋嘛。”</p>

孟杳摇头发叹,“在美国也没吃过?”</p>

莫嘉禾很嫌弃,“他们做路边摊的都戴那种蓝色的橡胶手套,看起来就没食欲。好没职业道德哦,路边摊不就应该不干不净吗!”</p>

孟杳没来得及捂她的嘴,被老板剜了一眼。</p>

“…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吃这家店吧。”孟杳无语地咕哝一句,这可是她大学时最喜欢的烧烤。</p>

莫嘉禾愣是没听见,美滋滋地继续啃鱿鱼。</p>

钟牧原失笑,给她打开一听可乐,拿纸巾擦干净易拉罐上外渗的水珠,递到她面前。</p>

孟杳直愣愣地看着冰饮料的精华被他擦掉,又看他在路边摊坐得板正挺拔,面前摆一份冰粥,对香喷喷的烤串视而不见。</p>

“……”</p>

钟牧原注意到她的眼神,主动问:“怎么?”</p>

孟杳:“你为什么要来吃这个?”</p>

钟牧原笑得温和:“不是你叫我来的吗?”</p>

你叫我来,你在这里。我不会再迟到了。</p>

孟杳无语地撇了撇嘴。</p>

“……”</p>

算了,他们俩从来都不是一个语言体系。</p>

新的水珠又渗出来,钟牧原看见,又要拿纸给她擦。</p>

孟杳眼疾手快,抓起易拉罐喝了一大口。</p>

“…凉!”钟牧原出声提醒,虽然没什么用。</p>

孟杳懒得说话,又灌了一大口。</p>

然后不轻不重地打了个嗝。</p>

三十八度的大夏天,神经病才嫌可乐凉。</p>

这顿饭正经说来是莫嘉禾的朋友局,本该她做东的,结果她只顾着炫烤串,一晚上都没说几句话,压根不管她的两个朋友。</p>

孟杳也不想和钟牧原说太多有的没的,所以吃得也比平时多,吃得钟牧原频频皱眉,孟杳老感觉他下一秒就要给她背诵中国居民营养膳食指南。</p>

两波烤串消灭干净,饭吃得差不多,孟杳主动问莫嘉禾需不需要她送她回家。这姑娘跟醉烧烤似的,一顿串炫下来,整个人迷迷糊糊。</p>

莫嘉禾的丈夫好像不太喜欢她跟男人接触,所以她压根没考虑让钟牧原送。</p>

莫嘉禾吃撑了,迟钝地点头,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来。</p>

孟杳和钟牧原都看到莫嘉禾的肩膀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p>

而钟牧原还发现,这个电话的铃声和莫嘉禾其他的来电铃声不一样,是一阵轻快的口哨声。</p>

是莫嘉禾丈夫打来的。</p>

两句话,莫嘉禾先回答自己在哪,后说了一个“好”字。</p>

“我老公来接我,要不你们先走吧?”</p>

孟杳皱了皱眉,“我们陪你等吧。”</p>

莫嘉禾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几分钟后,亮起眼睛问:“那我是不是还能再吃两串鱿鱼?”</p>

孟杳觉得她吃得好像有点多,但也还是点了头,“你想吃的话,当然可以。”</p>

莫嘉禾的丈夫来得很迟,在半个多小时后。</p>

他太瘦了,精神似乎也不太好,从大型SUV上滑下来,就像复印机里吐出一张纸。</p>

邵则看见钟牧原和孟杳,也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低头扶住莫嘉禾的肩膀,“怎么吃这个?”</p>

莫嘉禾把头靠在他的肚子上,孟杳才发现,这么瘦的人,居然还有小肚子。</p>

“这是我的朋友,钟医生和孟老师。”她向邵则介绍。</p>

邵则这才看向两人,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p>

钟牧原刚要开口的问候被堵回去。</p>

邵则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似乎不太高兴,捏在莫嘉禾瘦弱肩头上的手紧了紧,又问了一遍:“怎么吃这种东西?”</p>

莫嘉禾拽他的手,想拉他也坐下,“好吃,你也吃嘛。”</p>

邵则的耐心明显在下降,他把手抽回来,仍旧抓在她肩上,“明天不是要去看我妈?还吃这个。”</p>

莫嘉禾忽然就撇下嘴角,有点娇蛮地问:“这次可以不去吗?”</p>

邵则彻底没有好脸色了。</p>

最新小说: 官场:从一等功臣到省委书记 大小姐的极品医神 绝顶龙医 八零军嫂超甜,硬汉老公好撩人 摄政王家的小娇娇,得拿命宠! 绝世神医混都市 我的老婆是绝色 校花的极品兵王 桃运小神医 带着灵泉空间,重生火红年代 平步青云 春晓春晓满院绿杨芳草 团宠八零:嫁最猛军官生最萌崽崽 夫人,傅总又去看男科了 太女纪 邪神觉醒,祸害九个绝色宿敌 假千金与残疾大佬先婚后爱 我能抗住最毒的打 夫人带着天才崽崽又逃婚了 突然和美女上司有了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