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节 (第1/2页)

江何失笑,走过去半蹲下来,帮她脱了鞋,平躺在床上。见她还穿着厚厚的开衫,犹疑几秒,俯身替她解了扣子,脱下外套。</p>

盖好被子,正要起身,孟杳又迷迷蒙蒙睁开了眼,笑他,“你这下倒不躲了?脱我衣服还挺熟练。”</p>

“……”</p>

她困极了,眼睛睁开费力,是眯着的,脸颊上有暖风烘出的绯红,躺在床上,迷蒙地看他,像一只慵懒的猫。</p>

江何俯身看着她,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滚动,最后低声一笑,低沉嗓音了浸着天生的放荡肆意,“我是你男朋友,脱你衣服怎么了?”</p>

孟杳困极了的神经被他一句话挑得狠狠一颤,直觉地抬手,搂住他脖子。</p>

其实她已经累得没力,根本搂不住,只是松松地搭着。不过是江何将身体俯得一低再低,让她的手落不下去。</p>

“我好困,你别撩我……”她眼睛还是睁不开,懒懒地说。</p>

那声音像小猫爪子似的挠他,江何无奈地舒了口气——他妈的,谁撩谁啊?!</p>

他不能再待下去了,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将她的手放回被子里掖好,起身走出房间。</p>

*</p>

林拓还不知道莫嘉禾出了事,他见莫嘉禾许久没出现在片场,也没多问,只是有一天中午放饭的时候,他一边挑拣张雷订的差劲盒饭,一边随口问了句:“莫嘉禾最近好像没怎么来片场?”</p>

孟杳愣了一下,低头道:“快过年了,她家里事情多。”说来可笑,他们之间的故事,他们自己都一知半解,倒剩孟杳,是个知晓全局的人。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林拓当莫嘉禾是从无可能的故人,莫嘉禾以为林拓是因缘际会的导演,两人实际上的距离恐怕比看起来更远,她知道得再多,也只能是旁观。</p>

林拓点点头,再不多问。</p>

孟杳却终究忍不住,问:“你做面包的手艺哪学的?就开机那次我们吃过的。”</p>

林拓说:“没跟谁学,自己瞎捣鼓的。我亲爹以前是开面包房的,忙得顾不上我,小时候我连生面团都啃过,所以什么都会做点。”</p>

孟杳心想,那邵则恐怕不是凭空鬼扯了。</p>

“你问这个干嘛?”林拓觉得她奇怪。</p>

孟杳说:“随便问问,雷哥这盒饭订得也太难吃了。”</p>

林拓嗤笑:“吃吧你就,再难吃我也不会给你烤面包的,少点我。”</p>

孟杳:“……”</p>

元宵节,张雷抠抠搜搜地给组里人放半天假——说是半天,其实也就是傍晚到晚上而已。</p>

下午收工,孟杳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婉拒唐玛丽的盛情邀请——唐玛丽女士非要请她回家吃饭,说这两个月如果不是孟导在,她肯定坚持不下来的,林导太凶了,讲话她也听不懂。</p>

孟杳哭笑不得间又很有成就感,如果不是要去看莫嘉禾,她真有些心动了。</p>

结果刚坐上车,江何对她说:“你先看手机。莫嘉禾出院了。”</p>

孟杳愕然,在片场工作时她一直不开手机,这会儿开机一看,果然莫嘉禾几小时前发来一条长消息:</p>

孟老师,感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我已好转很多,准备出院。</p>

接下来这几句话劳烦你替我保密:我打算离婚,家里会支持我的人也许只有我外婆。所以这次我必须回老宅过元宵,争取她的支持。为我加油吧。</p>

新年快乐,平安如意。</p>

另外,麻烦代我向江何再次道谢。这几天实在多亏他。</p>

莫嘉禾</p>

孟杳看完这几句话,眼眶蓦地湿润了。再抬头时将江何吓一跳,“怎么了?”据他了解的消息,莫嘉禾明明是自愿出院,邵则这会儿也还算老实事事随她,甚至答应了今年和她回娘家过元宵。应该不会出事才对。</p>

孟杳吸吸鼻子,笑道:“她让我代她感谢你。”</p>

江何松了口气,吊儿郎当,“人家谢我,你这么感动干嘛?抢功啊。”</p>

孟杳嗤笑,收了手机。</p>

“那,现在去哪?”江何收了玩笑模样,有些心疼地看着她眼底的乌青——林拓是真的反人类,他们剧组的工作强度,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p>

可他又为孟杳高兴。这样高强度没人性的工作,孟杳却乐在其中。用孟杳自己的话说,这也许就是她的胡萝卜。</p>

“你想不想吃元宵?我滚的元宵,很好吃的!”孟杳好久没做饭了,想起来,还有些手痒。</p>

江何吃过她做的元宵,确实美味,可现在,他更担心自己女朋友睡眠不足猝死。溏淉篜里</p>

“想吃元宵?我带你去。”他想了想,拍了板,又将副驾座椅调下去,右手往孟杳肩膀上一摁,“你先睡会儿,到了叫你。”</p>

作者的话</p>

林不答</p>

作者</p>

02-13</p>

小莫姐浅浅出场,主页《将负嘉岁》是她和江序临的故事,求预收~</p>

第48章.始终是他自己画地为牢。</p>

沈趋庭和胡开尔今晚在泰和轩做东,请朋友们过元宵,顺便派发婚礼请柬。他们将婚礼定在三月,苏梅岛风和日丽的好时候。老早就给江何发消息,他说没空,不来。沈趋庭当时觉得稀奇,大学之后他们几个除了除夕要回家应付长辈,其他年节都是凑在一块儿过的。什么时候见江何推脱过?问他忙什么,他也不说。好嘛,这会儿都要开饭了,又一条信息弹过来,让多加两个座。沈趋庭骂骂咧咧地撂下手机,喊服务员来加两份餐具,又问裴澈:“他最近忙什么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还两个座……又谈恋爱了?”裴澈笑而不语。孟杳被江何叫醒,看见泰和轩的招牌,懵懵的,“在这吃?”“嗯。”“现在还有位子?”每到年节,泰和轩都要预订才有席位。</p>

沈趋庭和胡开尔今晚在泰和轩做东,请朋友们过元宵,顺便派发婚礼请柬。他们将婚礼定在三月,苏梅岛风和日丽的好时候。</p>

老早就给江何发消息,他说没空,不来。</p>

最新小说: 官场:从一等功臣到省委书记 大小姐的极品医神 绝顶龙医 八零军嫂超甜,硬汉老公好撩人 摄政王家的小娇娇,得拿命宠! 绝世神医混都市 我的老婆是绝色 校花的极品兵王 桃运小神医 带着灵泉空间,重生火红年代 平步青云 春晓春晓满院绿杨芳草 团宠八零:嫁最猛军官生最萌崽崽 夫人,傅总又去看男科了 太女纪 邪神觉醒,祸害九个绝色宿敌 假千金与残疾大佬先婚后爱 我能抗住最毒的打 夫人带着天才崽崽又逃婚了 突然和美女上司有了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