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第四章 (第1/2页)

第四章

青年身体弓成虾米侧躺在地上,疼的生理性眼泪直流。

系统对他还有感情,“你看,我就说代价你承受不住吧?不就是在主角们身边蹭蹭戏份吗,又不是讨好他们,对你来说就这么困难?”

川岛江崎咬着牙,气若游丝。

要说他全身上下什么最硬,大概就是嘴最硬。

小时候他发誓要当最厉害的坏蛋,拥有最多的钱,就跑到那些人面前当“学徒”,他是最能吃苦的一个,整天在他们周围鞍前马后。

当然,也是被打的最惨的一个。

那里面有个人是变态,总爱一边打他一边问疼不疼,你说疼,他就开心,然后笑着打的更狠。

说不疼他生气,然后板着脸打的更狠。

那时候还年幼的川岛江崎很震惊,世上竟有如此不要脸之人!慢慢的,越疼他就越能熬,越不会哭惨。

“嗤。”川岛江崎笑系统天真。

“在我……答应的那一瞬间……就、就意味我承认……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我只能依靠主角而活……”

“拜托。”

他冷汗潺潺,“……我可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坏蛋。”

潜意识已经屈服的人,还怎么当天下第一。

系统没办法。

这家伙真的油盐不进。

川岛江崎大概也知道,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活活疼死,于是一点点,一点点往客厅里挪。

他洗澡时把手机放在茶几上了。

如果打电话给医院,医院应该会想办法想给他止疼吧……

屋漏偏逢连夜雨,平时都懒得动的来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床上跳下来,还绕着川岛江崎走来走去。

“喵~喵~”

你喵鬼呢。

来钱一个喵咪飞跃,从川岛江崎背上踩过去,踩的他差点没断了气!这个企图谋杀亲爹的逆子!

川岛江崎终于爬到茶几边。

刚要够手机,一只花臂喵爪突然伸出来,把川岛江崎的黑色触屏手机推到地上。

川岛江崎望向掉在手边的触屏手机:“……”

乖来钱,不愧是爸爸的好大儿!

爸爸刚才误会你了,你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只十二斤的胖咪猪罢了,又有什么错呢。

双标的明明白白.jpg

川岛江崎拨打120叫救护车。

他实在疼的没力气,浑身瘫软趴在地。脸朝里侧,被刚洗过的蓬松的头发遮挡住大半,意识在混沌与清醒中沉浮。

-

救护车的呜鸣声,在寂静安眠的深夜显得异常刺耳。

警校生们都是警醒的性子,接二连三的被吵醒,豪华单人间也阻挡不了他们找人聊天的渴求。

班群里逐渐热闹起来:

“咦,你们觉不觉得救护车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近了?”

“瞎说,大晚上的来警察学校干嘛?”

“佑树好像不是瞎说,我也感觉到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艹!不会是我们学校有学生生急病了吧?”

“…不会吧,谁这么倒霉……”

消息弹出的速度越来越慢,因为耳聪目明的大家都发现,救护车警笛声确实越来越近,而且隐约还有种开进学校的感觉——

石田佑树下床,掀开窗帘往下看。

“【图片】【图片】【图片】我说你们还不信,救护车往我们这栋楼来了!”

“谁生病了?白天看一个个都精神抖擞啊,不会是急性肠胃炎吧?自己一个人硬撑可不是好主意。”

“不道啊,还有好多人没回消息,八成都在潜水。”

“看我把他们炸出来【您发送了一个手气红包】”

[松口翔太领取了您的红包]

[葛山航领取了您的红包]

[松田阵平领取了您的红包]

……

诸伏没领,但他发了消息:“(笑)真是个好主意。”

“原来你也在潜水啊。”萩原研二问,“降谷呢?”

“他大概没有看手机吧。”

降谷零确实屏蔽了群消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在班群里说话的想法。

因为不同寻常的头发和肤色,降谷零小时候经常被其他同学欺负嘲笑,甚至演变成打架斗殴。以至于到现在,他在不熟的同学面前,还是很难露出性格里柔软的那一面。

班上其他人对他的印象是那种比较一本正经,成熟或许还有点腹黑的人,所以闲聊打屁并不会特别cue他出来。

对普通学生来说,五人组都是怪胎啦~

群里正聊着天,降谷零他们这层楼忽然传来走动声。

石田佑树作为吃瓜的一线队员,在群里直播。

“在我们这层!”

他准备出去帮忙,发现抬着担架的医生停在没有住学员的空宿舍门口,而且其他几个房间的人像是约定好了,一起开门出来。

“这是老师的房间吧?”诸伏感觉不妙。

松田只探出一个卷发蓬松乱糟糟的脑袋,“糟……不会是今天晚上的饭……”

萩原还没研究过老师这种异常矛盾的类型,摩挲下巴,“令人意外,川岛老师原来是这种很会逞强的个性?啊,超难把握的啊。”

最新小说: 假千金逆袭?抱歉,嫡女已黑化 能力列表系统 快雪有时晴 我大舅子是三国名将 一心只想当村长 从房东开始 从快递小哥到全球大佬 高皇 斗罗剑魔再起不能 我真的不是废柴啊 招梦铃 快穿之妖精难为 盛宫酒馆 长路且歌 女房管 叛妻 极品仙医 仙萤之路 穿越到一个男卑女尊的世界 宝宝的笨蛋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