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第七章 (第1/2页)

第七章

春夏就是雨水很多。

明明早上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在校长办公室聊了天,出来时天已经阴了。阵雨来的又快又急,柔软的樱花被打落进泥泞中,不过也驱散了连日燥热的天气,清新湿润的空气在肺腔转一圈,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川岛江崎站在办公楼门口,见外面的雨幕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周围也没有伞,就想在门口旁边放着的木长椅上坐一会儿,等雨稍微小一点了再走。

正这时,一道身影穿过雨幕,缓缓靠近。

川岛江崎眼微眯,绝佳的视力不仅看清来的人是黑皮学生,还看见他脸上有受伤的痕迹。

昨晚才被人举报的青年老师,忍不住用恶意揣测他。

“总不会又是来打小报告的吧?”

川岛江崎没有多管闲的打算,收回视线准备去坐。

结果浑身湿淋淋的金发黑皮男生,先开口叫了他,“老师。”

“嗯?”

川岛江崎挑眉,淡漠冷清的眼眸直视他,“有什么事?”

降谷零已经走到檐下,跟穿着昂贵西装,衣冠楚楚的矜贵老师不同,他现在就像一条浑身湿透的金毛。警校生淡蓝色的短袖衬衫不知从哪蹭了些黑色污渍,湿淋淋贴在身上。头发搭在额前还滴着水,嘴角有一块乌青渗血的淤伤,手肘处也有擦伤。

听见老师没有半点感情波澜的语气,黑皮男生突然觉得难受。

比听说老师被人举报、比给老师发消息,发现自己已经被拉进黑名单时还要难受。

也许是发现自己在老师心里也没那么重要吧。

男生脑袋站在距离青年两米远的位置,任由身上的雨水在脚底汇聚成一汪水痕。

胸口闷闷的,声音也闷闷的,降谷零听见自己问:“……老师,我还有机会从黑名单里出来吗?”

川岛江崎:“……”

就说忘了什么,原来是忘了这件事。

但也不至于一刻都等不了,冒雨也要跑来找他吧,他们的宿舍不是面对面?

川岛江崎“唔”了一声,拿出手机,当着降谷零的面,把不久前才拉进去的人统统放出来。

“这样可以了吗?”

降谷零没想到川岛江崎这么好说话,他以为自己也会被视作举报者的同伙,被老师的怒火平等的波及。

“……你不生气了?”

川岛江崎开口道,“生气,差点递了辞呈,不过现在心情还行。”

毕竟刚得知一个意向单位,马上还有会一笔额外收入,他目标明确着呢,哪有功夫为这些小事生气。

再说,要是心情不好,他根本不会理降谷零。别说淋雨,就算淋刀子跑来,川岛江崎都不会多给一个眼神。

看黑皮男生狼狈不堪的样子,川岛江崎也懒得等雨停了,他有点怀疑降谷零是不是故意弄成这样来拿捏他的。

根根纤白的手掌伸到男生面前,“手机给我。”

降谷零没问为什么,乖乖拿出手机。

此时。

班群里还在疯狂讨论“降谷和堀春打架”的爆炸性新闻,并震惊先动手的竟然是班上体术第一的降谷零?!

他完全不像会主动惹事的人啊。

难道是昨天堀春开玩笑说“肤色差”,让他怀恨在心?

就在鬼冢教官把堀春叫走询问情况,还让其他人看见降谷零,马上叫他来自己办公室后不久。

从来不在班群讲话的混血黑皮冒了泡。

降谷零:“谁能来送伞。”

诸伏景光气的倒仰:“你跑哪里去了,鬼冢教官很生气,让你去找他,堀春已经去了。”

降谷零:“?他在教职工办公楼。”

最新小说: 县令家的表小姐 辗转重生之肖画令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copyright":" 恐慌秘录 重生:从副镇长开始登顶权力之巅 浪荡隋唐 江爷夫人要离婚 废柴夫君废柴妻 大佬你亲妈又黑化了 种田了,我把家乡打造成养生圣地 八零穿书嫁不育军官生龙凤胎 离婚后夫人她放飞自我了 易见钟卿 梦神大人的梦境人生 兵王回归,一众女神倒追我 极品乱世求生 我竟然做了校长 学霸从改变开始 陈情令同人之曦盈 那些男孩和那些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