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第八章 (第1/2页)

第八章

作为黑衣组织活跃度最高的干部。

琴酒如果会写日记,那他一定会在星期三晚上暗杀五代仪议员的行动失败后,写下这些话。

【星期三,晴。

今天,行动失败,我遇上了一生之敌。

那个完全预测到我所有想法和行动的男人,希望他没有死,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Gin。】

时间倒回外交酒宴开始的前一天。

早晨八点。

学校大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背着高尔夫球包的男人,他看起来三十岁出头,发量很多,下巴上还有淡淡的青色胡茬。

这就是川岛江崎所在的公安部一课课长——時田一朗。

他上班经过警校,带来川岛江崎用的最顺手的T50轻狙,7.62弹道,长枪管,最远的精准射程能到800米,黑色枪身轻便修长,整体重量不到七公斤。

川岛江崎不是体格健壮的类型,重狙虽然射程长,但很重,后坐力又大,对他而言反而是一种负担。

“小川岛,明晚的任务小心别被人狙死了,还有,休假期间也能隔三差五来警视厅看我啊,公安一课没了你真的无聊好多呜呜呜呜。”

川岛江崎被他一把勒住脖子,很不想承认这家伙竟然是他头头。

都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能别把自己当成小孩子,随便蹭别人脸啊!也不看看自己的胡茬多扎!

川岛江崎把他的胳膊撕开。

“路上吸了多少烟,手指臭死了。我还要保养枪械调试狙击镜,先回去了。”

“啊,这么快?见面才两分钟啊。”

時田一朗闻了闻手指,好像是有点烟味,毕竟他来的太早,等的时候很无聊嘛。

成熟男性深邃的五官带着警校生没有的魅力,凑近道。

“嫌弃我?你自己也吸烟啊。”

“我吸的不多,而且只吸女烟,谢谢。”川岛一整个告辞三连,背着高尔夫球包走的飞快,仿佛背后有狗在追。

警察学校除了教职工和学生,别人都不能进。

即便時田一朗是公安警察也是一样。

男人被拦在自动门外,胳膊搭在顶上,看着他的背影叹口气。

“唉。”

他下意识摸烟,又想到什么,把烟盒放回口袋。

自言自语道:“这届的下属真不好带啊,连上级都嫌弃起来了,再发展下去,还不骑到我头上?”

警卫死鱼眼看他发疯,心说你这家伙八点约人七点就来,还一副死皮赖脸讨人嫌的样子,哪有半点上级的威严,不骑你脖子骑谁脖子。

但男人好像根本不在意,咂舌比划道,“那种成就感你能懂吧?”

“刚刚那家伙,天才,十九岁被挖进来就到我手下了。”

“才开始活物射击训练的时候手都抖,怕的要死还冷着脸不服输,收拾完老鼠尸体胆汁都能吐出来,是我想尽办法一手带起来的。哎,就是太年轻,平时看着人模狗样懒懒散散,真疯起来根本不把命当回事。”

他是真怕啊。

其实時田一朗早就该上调了,但川岛的资历还不够,他担心自己走了,换人来接手一课,这小崽子没人盯着,迟早把自己玩死。

警卫:……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便太的想法。

“先生,请不要长时间逗留此地。”

時田一朗又笑,咧着牙很爽朗的模样,根本没有在川岛江崎面前的腻歪劲儿。

“行,走了,再见。”

-

川岛江崎回宿舍换了身黑色长袖和野战裤,底下穿着一双黑色野战靴,裤腿都塞进去了。

他是在外一定要穿正装的轻微强迫症,但还不至于训练时都西装革履——

那也太奇怪了。

今天上午没有狙击课程,靶场很空旷,川岛江崎跟校长打了报告,就过来借用。

自从穿过来,川岛江崎就再没摸过狙击枪,东西虽然都还在脑子里,不过想要找回最佳手感还需要一点时间。

“怎么样,感觉能行吗?”

系统有点担忧,按他秘而不宣的小心思,跟Gin接触哪有跟降谷零接触安全。

一个是备受崇拜的老师,一个是置之死地的对手。

闹得不好真的会死人的。

“反正我没有死而复生的仙丹妙药,你要是技不如人噶了,那就是真噶了,没有第三条命的我跟你说。”

川岛嫌他烦,点了点耳朵里的防噪音耳机。

“闭嘴。”

“好嘞,宝。”

年轻老师趴在地上,枪托抵靠在肩窝中,身体与枪械保持垂直,凝神静气透过狙击镜看六百米远的靶子。他漂亮的脸贴着枪托,整个人如同隐藏在枯草后面的豹子般,等待最佳时机。

感受风向,心跳,调整呼吸。

一分钟后。

“砰!”

7.62毫米的枪弹嘶吼着冲出枪管,后坐力导致枪支狠狠反冲在肩窝上,川岛江崎动都没动。

“8环。”

最新小说: 县令家的表小姐 辗转重生之肖画令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copyright":" 恐慌秘录 重生:从副镇长开始登顶权力之巅 浪荡隋唐 江爷夫人要离婚 废柴夫君废柴妻 大佬你亲妈又黑化了 种田了,我把家乡打造成养生圣地 八零穿书嫁不育军官生龙凤胎 离婚后夫人她放飞自我了 易见钟卿 梦神大人的梦境人生 兵王回归,一众女神倒追我 极品乱世求生 我竟然做了校长 学霸从改变开始 陈情令同人之曦盈 那些男孩和那些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