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第1/2页)

第二十九章

外面下雨了。

阴沉的天非常低,雾蒙蒙的好像要倾倒下来,路上的的车都拥挤了很多,零星几个行人打着五颜六色的伞,步履匆匆。

川岛江崎是打车回家的。

他冷着张臭脸,在警察厅大门口等了足足五分钟。

单薄的黑色长袖衫被风吹的裹在身上,后背的布料空了好大一块,皮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哈,结果某个挨了他一拳的混蛋,完全忘记是怎么把他拎到这里来兴师问罪的了:d

川岛刚揍完人,拒绝拉下面子回头找時田一朗。

他越等越气,又突然想到時田一朗还克扣过他的工资。

新仇旧恨随着扫进来的风雨直冲进大脑,川岛江崎冷笑一声,低头打开手机,把“恶劣上级”拉进黑名单。

“呼——”

心情都好了许多。

系统看着他一番操作:“……”

这是什么小学鸡斗气???

警察厅外面的马路上,计程车司机大概以为站在檐下的川岛江崎有坐车的想法,摇下车窗冲他挥挥手,混着雨声喊:“坐车吗?”

川岛点头,“坐。”

司机见他没伞,把车停在路边,撑伞去接他。

“没带伞吧?哈哈,我今天早上出车的时候差点也忘记带,是我儿子去上学的时候提醒我,说看了天气预报可能会有雨,那小子才七岁,跟个小大人似的,可好玩了。”

川岛江崎沉默的听着,他把鸭舌帽戴上,刻意将帽檐往下压了压。

“我也遇到过一个这样的孩子。”

“是嘛。”

两人并肩走入雨幕中。

黑色的大伞将风雨都拦在外面,川岛江崎视线落在司机撑着伞的手上。

那双手满是老茧,握着弯柄伞把,伞把上露出一个咸蛋超人的贴纸,上面用铅笔稚嫩的写着——

“小早博?”

“对,我儿子是叫小早博,那小子就爱在贴纸上写名字到处标记。”

司机又憨厚的笑了,两人正好走到计程车边,他伸手打开车门让川岛江崎坐进去。

车子缓缓启动。

轮胎压过路边一小洼积水,留下一片水痕涟漪。

那边,時田一朗顶着个渗血的嘴角,跟井浦隆史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十分钟后,他舔了舔行刺痛的嘴角伤痕出来,却发现外面下雨了。

本以为川岛会在外面等他,時田一朗找了一圈没看到人。

“跟我一起来的那小子呢?”

在大厅值班的职员抬头,“好像是走了。”

下大雨走了?

時田一朗打电话给川岛,十几秒后,男人挂了电话。

很好。

又进黑名单了。

逐渐习惯jpg

-

司机给人的感官很好,川岛江崎特意多给了很多车费。

“等等,客人你给多了。”

司机一拿到手就觉得厚度不对,还以为川岛江崎给错了。

川岛说,“多的就算我给小早博同学大阪之旅的赞助。”

他抬眼看向车子前方的仪表台,上面放着一个剪下来的小男孩剪影,被粘贴在大阪天守阁的旅游海报上,巴掌大的纸,上面还用娟秀的字写着“努力工作,全家一起大阪游!”

感觉是很幸福的家庭。

虽然没那么富裕,但不管贴纸也好,车内的手工织物也好,都透露着浓郁的幸福感。

川岛江崎觉得他跟这家人格格不入,完全是两个世界。

却不妨碍他给予对方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系统赞赏的点头:“反正马上就能拿两份工资了嘛!宝,豪气!”

豪气的宝一边跟時田一朗单方面冷战,一边去情报部报道,学了一堆有的没的,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卧底连化妆技术都要学?为了符合警察厅给他伪造的反社会枪械天才人设,还得染发烫头,揣摩人物内心??

总之就是,似乎学了很多东西。

但仔细一想,又什么有用的都没有。

几天后。

早被川岛江崎抛诸脑后的警校生给他发来消息。

“老师,今天拍了班级照。”

警察厅那边都安排的差不多,川岛江崎最近着急找领养人,看见这条消息,先是一愣,“这么快?”

现在才六月尾,不是八月左右毕业吗?

降谷零看见回信,惴惴不安的心稳了许多。

他们这群警校生都签署了保密协议,虽然不清楚具体内情,但肯定跟川岛老师有关。

降谷零很怕收不到回信。

还好,还好。

“是拍班级照,这个是提前拍的。”

川岛江崎看着这几个字,猜测他特意发短信过来的用意,“所以你想问我为什么不在?”

降谷零:“不是,但是跟老师也有关系。”

他紧跟着发送一张相片过来,是a班站在教学楼门口的班级合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凑过来看了一眼,突然抱住肚子狂笑,笑得差点没从半空栽下去。

“对不起!宝!我忏悔我有罪,但是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谁想的好点子,已经不能被称为人了,是神!是卡密saa!”

川岛江崎一脸嫌弃,然后他也低头看了眼。

“……噗。”

失策。

误会统了,真的好好笑。

最新小说: 县令家的表小姐 辗转重生之肖画令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copyright":" 恐慌秘录 重生:从副镇长开始登顶权力之巅 浪荡隋唐 江爷夫人要离婚 废柴夫君废柴妻 大佬你亲妈又黑化了 种田了,我把家乡打造成养生圣地 八零穿书嫁不育军官生龙凤胎 离婚后夫人她放飞自我了 易见钟卿 梦神大人的梦境人生 兵王回归,一众女神倒追我 极品乱世求生 我竟然做了校长 学霸从改变开始 陈情令同人之曦盈 那些男孩和那些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