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第1/2页)

第五十七章

无数事例证明。

時田一朗要是跟川岛意见相左,就从来没赢过。

他问对方位置,得不到回答,日本这么大時田一朗就算想找也找不到,于是非常卑微的问,“真的不能今晚?”

川岛江崎冷酷至极。

“不能。”

很好,今晚东京又要多一个伤心失眠人。

時田一朗叹息,退后一步说,“那你手机别关机,我们保持联系,明天需要我去接你吗?”

“保持联系可以,接我就不必了,我现在住的地方有点不方便。”

毕竟是“黑衣组织成员”的住处,公安警察出入算怎么回事?

别害得zero卧底身份暴露。

時田一朗沉默片刻。

只要川岛江崎还活着,就算有一百个一千个问题都能忍住不问,就算知道他有秘密也能视而不见。

“……好,那明天十点,不见不散。”

川岛让時田专心开车,路上小心一点,后者也答应了。

通话结束。

因为白天睡了很长时间,川岛直到凌晨后才开始犯困,刚睡下不久,隐约听到有人洗澡的声音。

……zero回来了?

川岛江崎打着哈切睁开眼,果然不是做梦,降谷零大概不想弄醒他,摸黑去的浴室,连灯都没点。

青年翻了个身,面朝外面,拿出手机打开一看。

刚好是晚上两点整。

他醒了就有点睡不着,想着等降谷零洗完澡出来,跟他说联系了時田一朗的事。

川岛江崎顺手点开新闻打发时间,发现没有关于黄昏别馆的报道,接着又打开游览器,继续去网上搜索有关乌丸莲耶的消息。

他们从黄昏别馆回来后就调查了这个人。

乌丸莲耶毕竟是四十多年前的人,那时候手机出现不久,还没有拍照功能,相机远也没有现在普遍,像素很低,所以这位半世纪之前的超级富豪只留下了几张模糊的照片。

而且在黄昏别馆事件结束后,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失踪了。

大家都默认乌丸莲耶早就老死,日本曾经财力第一的乌丸集团也就此分崩离析,被铃木财团所取代。

但深究起来,又有谁亲眼见过乌丸莲耶的尸体?

卧室昏暗无光,手机屏幕自动变暗,幽幽的照着川岛江崎的脸,他目光沉静而深邃,手指滑动着网页,慢吞吞的看那些或真或假的信息。

不知什么时候起。

水声渐渐变小,消失。

浴室门咔嚓一响,降谷零出来,湿润的灰蓝色眼睛正好看见整个房间唯一被光照亮的青年精致的脸。

“又把你吵醒了?”

降谷零擦着头发,声音有些不自然。

“不,你该庆幸我的警惕心还没被你完全磨平。”川岛没发现他的嗓音有些紧绷,因为只能看见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床边,于是伸手“啪”的一下打开灯。

尚未习惯灯光的鸦色眼睛微眯,被刺出一点生理泪水。

然后——

“嗯?”

川岛的目光落在某个面露尴尬的男人身上,语气带着嘲笑,意有所指,“这是礼物吗?”

降谷零:“……别瞎说。”

浴室昏暗看不太清,他就没换睡衣,只裹着一条浴巾出来,上半身露在外面,头上搭着条干发的毛巾。

因为老师早上不会起很早,降谷零又有裸睡的习惯,他没想太多,准备铺完被褥直接睡了,明天早上再换衣服。

谁想到一出来就对上老师的目光。

川岛江崎的视线落在zero身上——

真正锻炼出来的肌肉不会像健美先生那么夸张,性感的小麦色皮肤下,肌肉的线条完美流畅。

随着金发学生有些尴尬的拽下毛巾,默默搭在脖子上的动作,他手臂的肱一头肌略微鼓胀,能判断出这家伙认真起来,大概不会输给猩猩。

降谷零被川岛江崎看的浑身不自在。

闷头打开衣柜准备拿被褥。

但是他一转身,宽肩窄腰又暴露在老师面前,被视线戳的略微发麻,感觉从尾椎到后脖颈都被细软的东西刺着一般。

川岛江崎看了一会儿。

突然问,“事情处理完了吗?”

降谷零没回头,声音有点闷:“嗯,不是组织的事,我去找零组的属下查黄昏别馆的建造时间和建筑师,还有乌丸莲耶以及他的母亲,结果时间太久了,查到的东西很有限。”

“对了。”

降谷零想借由正事转移川岛江崎的注意力,“属下告诉我,最近在鸟取县附近意外发现一具白骨,经由dna检测,这是七年前窃取了警视厅资料的警员尸体,被人开枪命中后脑致死,死亡时间大约是六年前。”

也就是说背叛警方后不到一年时间就被杀了吗?

“哦。”

死了就死了。

川岛江崎既不高兴也不遗憾,心里没什么感觉。

虽然这个叛徒是一切事情的导/火/索,如果不是他,潜伏在各个犯罪组织中的卧底不会撤回,川岛江崎的名单也不会被送上警备部企划科的书桌。

但只有川岛江崎自己知道,不管有没有这个人,他都会争取跳槽去黑衣组织工作,有的只是卧底,和专心干倒boss自己当老板的区别。

“那你明天应该没事了吧。”

降谷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摇摇头,“应该没有。”

如果组织不突然联系的话。

川岛江崎拍拍身侧的床,“别找了,过来坐,有点事想跟你说。”

青年还是第一次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话。

降谷零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走过去坐下,川岛江崎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拿起降谷零脖子上的毛巾给他擦湿头发,手指轻柔的按着头皮,然后开口。

“我今天联系了時田。”

这句话像炸/弹一样落在降谷零耳边,他被炸的头晕目眩有些耳鸣,茫然的侧过脑袋看向川岛江崎。

降谷零知道他终究会离开。

终究会回到正常的生活,不会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这些天像一场美丽的梦,不管什么时候回家都能看到老师的身影,睡醒之后可以安静的坐在床边,用目光深深的看青年的脸,从他精致的眉眼,扫到高挺的鼻梁,再看到粉色的嘴唇。

太幸福的生活,连时间都流逝格外快。

一转眼,老师又要离开了。

“啊……嗯……”

说不出什么话,金发黑皮男人张张嘴,只能发出几个又干又哑的音节。

川岛江崎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睛微弯。

微微上挑的狭长眼睛适合冷笑,讥讽和面无表情的阴冷注视,但这时候,他弯起的眼睛和唇角竟然没什么负面情绪,“太难看了,zero,这么容易情绪外泄真的不会被琴酒发现吗?嗯?”

降谷零垂着眼,低声,“因为我喜欢老师。”

“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了。”

降谷零重复,“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川岛江崎,所以不受控制的露出了难看又丑陋的样子。”

好可爱。

川岛江崎咬住他耳朵。

声音低得几乎是气音,“zero,来--吧?”

--的呼吸仿佛带着钩子,---------------------------------------------------

“你对我有一点点喜欢吗?”

川岛江崎觉得这家伙才是性冷淡,油盐不进啊这个人,----------------

不过他目光越过金发男人的身体,落在-----

嗯,看起来不是性冷淡。

是真的能忍。

“有。”

川岛江崎随口一答。

他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过对zero确实要比对其他人亲近一些,大约是生活在一起太久了,他下意识将zero也容纳进自己的生活。

川岛江崎拿开毛巾。

用手指捻了捻金发,差不多干了。

于是拽起身后的轻飘飘的薄被,高高举起,将自己和zero整个罩起来。

黑暗闷热的环境中。

川岛江崎伸手将降谷零的头偏过来,然后跟他交换了一个…的吻,唇舌交接,青年的唇肉都被压的微微陷下去,从健康的粉色磨成充血的艷红。

他们已经接过很多次吻,很熟悉对方的气味和习惯。

降谷零被老师的回答弄的心潮澎湃,满心满眼都是“他说有”,“他说也有一点点喜欢我了”,因为激动的心情,加上老师的虎狼之词,动作也不免有点激烈。

他吻的很用力,吮吸着青年的口腔,甜滋滋的…滋润着渴求的喉管。

川岛江崎被男人反压在床上。

灯光还亮着,被子又轻又薄透气性很好,两个人即便被埋在下面急促的喘气,也不会有憋闷的感觉。

川岛江崎从眼睑到耳尖,整个红了。

降谷零很怜惜的亲吻他的眼睛,亲吻他手上薄薄的枪茧,还有胸口差点将他夺走的疤痕,迷蒙之中,川岛江崎听见他又在低语。

“喜欢你……”

川岛江崎感觉男人手微微使力,把他整个翻过来,面朝下趴着。

脊背被亲,很痒。

青年漂亮的手指抓着床单,手背又被男人覆上,十指紧扣,接着,降谷零摩挲他指根处的红痣,在耳边低哑的笑,“其实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老师的手很漂亮。”

“很涩。”

哪有这么说话的。

川岛江崎有点恼火。

本来想抽开,但是降谷零下一秒就松开手,手指送到他嘴边。

湿漉漉的沾在手指上。

最新小说: 县令家的表小姐 辗转重生之肖画令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copyright":" 恐慌秘录 重生:从副镇长开始登顶权力之巅 浪荡隋唐 江爷夫人要离婚 废柴夫君废柴妻 大佬你亲妈又黑化了 种田了,我把家乡打造成养生圣地 八零穿书嫁不育军官生龙凤胎 离婚后夫人她放飞自我了 易见钟卿 梦神大人的梦境人生 兵王回归,一众女神倒追我 极品乱世求生 我竟然做了校长 学霸从改变开始 陈情令同人之曦盈 那些男孩和那些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