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第1/2页)

第八十六章

系统巨委屈,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针对。

可当事人谁也没空理他。

川岛江崎没想到zero受了伤,还那么大力气。

他被掀翻,陷进柔软的被褥,修长的双腿压的几乎贴到腰,脚背难耐的用力绷直。

一开始还能强撑。

后来越来越用力,只能眼眶红通通的求饶。

他哭的好可怜。

腰细细的,脸上又有伤,眼泪沾湿眼睫滚落,太能激起人类的保护欲和施虐欲。

纵使降谷零是把他放在手心里捧着仍嫌不够的,还是忍不住把他弄得更加狼狈,哭的更狠,又一边心疼怜惜的去吻他的唇。

两个小时后。

川岛江崎眼睛肿了,嘴巴也肿了,靠在床上发怔。

头发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水汽。

系统看他的一副被玩坏的模样,骂骂咧咧,“哼,色令智昏!你就好像那个大sai迷!”

川岛江崎没说话,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能爽的这么超过,总觉得差点死在床上。

不过系统说的也对。

这种事情偶尔来一下可以,经常做他真受不住。

降谷零在浴室洗澡,川岛江崎终于想起昨晚说过的话,扶着腰捡起掉在地板上的手机,去客厅松软的沙发上窝着,发短信给時田一朗。

【贝尔摩德那边还在盯吗?】

巡逻警是明面上的手段。

暗地里,時田一朗叫了几个公安装作路人分段跟踪,不敢离得太近暴露身份,就时而跟上时而放手,不求一次成功抓住boss,只求能尽可能的缩小范围。

時田一朗应该在忙。

过了一会儿才回复:【跟丢了,不过能确定贝尔摩德是在鸟取县鸟取市的某片区域消失的,我正在研究那片区域的地图,到时候派人过去暗查。】

能将范围缩小到确定区域,这次的苦也算没白受。

川岛江崎回:【一定要查仔细,尤其不能漏掉地下室和密室。】

想了想,川岛江崎把黄昏别馆的猜测告诉他,然后道:【如果黑衣组织的boss真是乌丸莲耶,那我估计他现在的身体已经衰老到一定程度,只是在苟延残喘的活着,所以像琴酒那样的核心干部也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

为什么不见?

自然是因为他知道,琴酒见过自己奄奄一息的样子,就不会再忠心耿耿的效忠于他了。

【你的意思是,他离不开呼吸机和其他医疗设备?】

【嗯,可能性很大。】

【我知道了,我会顺着这个方向查查。】

电话挂断,川岛江崎咀嚼着“鸟取县”三个字,总觉得好像听谁说过,还是系统提醒,“这不是三仓直也那个叛徒葬身的地方吗?”

三仓直也就是七年前窃取警察厅资料的警员。

川岛江崎也想起来了,是降谷零

说鸟取县发现一具六年前死亡的白骨,正是三仓直也。

zero洗完澡出来,两人换衣服出去吃饭。

吃完再顺道约个会。

别看他们同居住在一起,其实约会的次数真的很少,算算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两人一起去吃了寿司,喝了点日本梅子酒。

又去看了部警匪片。

大概是身份使然,这部片子对于旁人来说可能有点意思,要冲突有冲突要爆炸有爆炸,但对川岛和降谷零来说就很一般了。

总忍不住用专业眼光去看主角的种种决策,然后挑出一大推毛病。

“接下来想去哪里?我看到附近有个猫咖评价很好,要不要去治愈一下心灵?”

川岛江崎是很喜欢猫的。

从他曾经养过三只流浪猫就能看出来,可惜三只猫死后,他就再也没办法养小动物了。

“好啊。”

黑发青年欣然答应,“不过在去之前,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什么?”

“买礼物啊。”

降谷零以为是买给他的,还很不好意思的抓抓金发,“不用了吧……老师对我来说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礼物……”

川岛江崎:“……不是买给你的。”

正宫的警告系统倏然响起。

金发学生有点酸,大高个低下头像个委屈巴巴的狗狗,“那是要送给谁?琴酒?还是你之前的上级?”他都还没收到过老师送出的礼物呢tt

川岛江崎正烦着,没功夫逗他玩,“我送给琴酒做什么?吃饱了撑的?”

“那是要送给谁。”

哎真是受不了,川岛江崎无奈的瞥了眼黑皮学生,“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可以了吗。昨天他叫我救人我没理,到现在还在生气。毕竟这件事我也有不对,买点东西哄哄他了。”

高中生还有女朋友,现在又是小学生身体,完全没有威胁性。

zero放下心,还热心肠的帮忙挑起礼物。

最后他们选择了三天后开幕的音乐节。

买了两张票,正好可以让柯南带毛利兰一起看,算是很贴心了。

最新小说: 假千金逆袭?抱歉,嫡女已黑化 能力列表系统 快雪有时晴 我大舅子是三国名将 一心只想当村长 从房东开始 从快递小哥到全球大佬 高皇 斗罗剑魔再起不能 我真的不是废柴啊 招梦铃 快穿之妖精难为 盛宫酒馆 长路且歌 女房管 叛妻 极品仙医 仙萤之路 穿越到一个男卑女尊的世界 宝宝的笨蛋妈咪